<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37963817\x26blogName\x3dNowhere\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GB\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x26vt\x3d2616783927992608377',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Thursday, 27 November 2008

深井行山美食團 - 發記 + 裕記

上週日,太公同班舊書友齊齊由荃威出發,行山路去深井。

我地呢班非常之唔專業的人士,行左三個半鐘先到深井;關於行山當中的爆粗、傷人、甚至企圖殺人等事件,我遲d先講。民以食為天,講左食先。

我地首先去左發記....點解去食糖水先呢?因為行到落山先得果四點半鬆d, 食燒鵝又太早,唯有去發記食陣糖水先。

嘩....一入到發記就好勁榴槤味,空氣入面d榴槤味含量極高!如果你好鐘意食榴槤,呢度有如天堂;之但係你唔鐘意的話....透少兩啖氣把啦! (果個咪我囉,唉~~~)

一人叫左一碗糖水,再叫多個酥皮焗香蕉share。


酥皮焗香蕉....OK啦。

呢個楊枝甘露好味....入面d芒果好味...


其實發記d糖水做得幾好,用既生果又好新鮮;我叫的楊枝甘露,個味又"較"得剛好,入面d芒果都好好味呀~~

謝麗好豪氣咁叫左個什果榴槤布甸好味, 係生果面,然後有個疑似榴槤布甸的物體,重點係入面包住左件大榴槤...好闊太feel, 佢食得好滋味。


幾震撼...

成團六個人,有一半人都叫左榴槤野食,我右手邊既肥溫同連華都叫左個咩榴槤xyz飄香....我只要對住佢地,都會聞到好勁榴槤味!我唯有轉向左手邊,同bear兩個瑟縮一二角食我自己碗野,好坎坷呀....><
************************************************************************

食完糖水,擾攘下,我地緩慢地移動到裕記,到裕記時都差唔多六點。

裕記好串,要你齊人先入得;我地去到時,己經開始有人要等啦。不過我地好好彩,人齊之時剛好有六人枱係吉既.....嘿嘿...(再遲d黎就要等啦...><) 一坐低,BEAR就好堅持要一隻鵝。雖然大家都好懷疑會唔會食得晒,想叫住半隻的;但既然呢同學咁堅持,話會係armarm好,就叫啦...點知..... 結果上左兩大碟黎 (半隻一碟),搞到我地好似成世未食過燒鵝咁呀.....
睇呢張就知幾震撼啦...好似出獄餐咁呀....

好啦,隻燒鵝係算ok既,皮幾脆,不過好肥1or,有幾舊鵝仲有大塊肥膏tim!見到都唔多開胃;個肉質一般,唔夠鮮味...即係, 真係試少少好啦,我地為左要盡量唔好浪費先食得多....唉。我覺得鏞記果d好食d, 冇咁肥,肉又鮮味d, 同埋都唔係貴好多。


肥鵝!

我地仲叫左百花炸蝦丸、西湖牛肉羹、蒸帶子豆腐、西蘭花炒鮮魷...佢d餸幾好味,樣樣都整得唔錯,料幾足,不過貴左d,唔係咁抵食。


呢碟百花炸蝦丸得果十粒...都幾廿蚊架

班友仔仲叫左個唔知咩"豉油xyz鵝腸"的,我唔食內臟,冇食到,據聞幾爽喎咁lor.

食完出門,成村人o係度排晒隊等位....使唔使呀?裕記雖然野食算係唔錯,但唔係值得你痴痴地等半粒鐘,甚至一粒鐘然後走入去食果d lor....

************************************************************************



行山札記:

1. 有一爆粗書友因為上山果段太多樓梯,行到佢索晒氣,所以一路上爆左幾次粗。仲有,行到山中的一個涼亭,發現只係行左一小半時,大爆左一次:


望望下幅地圖....X街~~~!!乜仲有咁長架?! (注意佢隔離個侍婢係唔敢幫鏡頭架!)

2. 好在,爆粗書友帶埋佢個近身侍婢黎 (即係佢男友),照顧下佢,唔係可能俾我地四條友合力踢左落山。

3. 後來,爆粗書友拾得粗樹枝一條作行山竹用;不過後來將佢當武器,稍有一言不合,就攻擊佢個近身侍婢,好彩冇殃及池魚

4. 爆粗書友得悉某同行者急尿後,經常發出 "噓~~~噓~~~"之聲,極盡挑釁之能事。(都話我地好想踢佢落山架啦...)

5. 行到一半時,爆粗書友突然問其侍婢:「點解你仲未死下死下咁既?」未及其侍婢回應,太公搭咀:「呢度好似得你一個行到死下死下咁喎! 」爭d俾人殺左。 (可以執返條命仔響度寫呢篇野,真係恩典)

6. 其實個view幾靚的,不過可惜天氣唔太好,陽光不足,映d相就爭d。

7. 太公因為畏高,部份路段行到腳軟,多得肥溫肯企係太公側邊檔住大部份山下的視線 (成圑人最effective果個係佢,嘿嘿),特此致謝。

8. 同埋多謝連華做我地呢班奇怪雜兵的領隊同設計路線,阿門!



Labels: ,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Wednesday, 26 November 2008

變態佬出沒!





唔關我事架...呢個唔係我做架,係有一個姓周既中國藉男子,見到三隻冇著衫的小熊,心生邪念,繼而行動之,架咋....

Labels: ,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維他檸檬茶

由小學到中學,學校小賣部出售的都是「維他」系列的飲品;最受同學歡迎的,是維他檸檬茶和維他菊花茶。

是以,我幾乎是見證著維他檸檬茶近二十年來的售價轉變過程:初小時是每包二元;後來變成了二元半;剛升上中學時加至三元,臨近中學畢業時,是三元半。

昨晚,忽然想懷舊,到便利店買了一包小包裝的維他檸檬茶,索價四元八角,比中學畢業前的一包375更貴。

維他檸檬茶好喝嗎?這實在是見仁見智;不過,喝得多,食了習慣,改不了;中學後期反叛,部份同學間掀起"陽光風", 覺得"陽光"系列的飲品比"維他"好喝,款式又比較多(有我最愛的蜜瓜荳奶呢),午膳放學總愛到附近士多買陽光,開p一定買"陽光"而非"維他",貪新鮮。

到了大學,罐裝的雀巢檸檬茶 (雀檸) 興起,又掀起一波熱潮;大家都覺得,雀檸最好喝,茶味最濃,不論"陽光",或是"維他",都是cheap野,不可與之相比;而汽水機多只有雀檸出售,而沒有紙包裝飲品;要飲"維他", canteen才有。在"汽水機多過canteen"的情況下,大學時代,比較多喝雀檸。

出來做事的時候,時代也進步了,維他檸檬茶也出了罐裝;公司的汽水機裏,也有"維他檸檬茶"和"雀檸"二種可供選擇,後者貴五毛。不知是否因為人長大了,還是身邊對檸檬茶的評論少了,我開始覺得,還是維他檸檬茶最好喝:雀檸味道太單薄,茶餐廳的出品帶有苦味,還是維他檸檬茶最好。其實說到底,維他檸檬茶的味道大有都是人造出來的,但畢竟在小時喝了這十多年,舌頭已被這種味道教育了,覺得這才是檸檬茶應有的味道。

而唯一可與維他檸檬茶媲美的,只有陽光檸檬茶。

應該是因為人長大了。吃的喝的,除了要味道好,有時還會看回憶;明明味道不怎麼樣,但只要「好似細個果時飲/食果d味呀!!」,那道食物或飲品,頂上即添上了一道光環。無怪乎,總會偶爾吹個懷舊風。

現在流行的椰奶,剛好觸到了那批比太公年長十年的人的回憶 - 太公忽然覺得自己生於八十年代好幸運,因為那時流行的不是小販攤買的飲品,而是紙包飲品;紙包飲品是從來都沒有在便利店、士多和超市的貨架上消失過;想回味小時味道?實在方便到極。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Sunday, 23 November 2008

香草

我最近發現,自己其實偏愛具香草味道的食品:

我愛喝芫茜皮蛋湯或者芫茜豆腐湯

炒飯除了蛋、飯、和一點點的葱花,我對其他配料都沒有太大偏好 - 就除了芫茜;如果能將芫茜切碎放下去同炒,絕對能為那炒飯錦上添花。

遊台灣,首先引起我注意的是小菜裏面的九層塔,自此便喜愛得一發不可收拾,只要有那個小吃是寫著有九層塔的,一定會買來吃;不過也只有等候往故宮博物館車站外,遇到九層塔油酥餅而已,我認定那是我在台灣吃過最美味的食物。

同樣地,我也喜歡泰菜的金不換 (與九層塔其實是同物,是不是同一品種不清楚,但一定都是羅勒 的一種);和同事朋友吃泰菜,我總愛偷偷地把青咖哩裏的金不換全舀到自己的碗裏,我甚至連放在燒魚內的金不換也不想放過 -- 不過實在太咸,消受不起。

喝泡沫咖啡 (cappuccino), 我一定會下肉桂粉;沒有肉桂粉的泡沫咖啡,不如不喝。

帶有薄何的甜品糖果,一向都得到我的偏愛。

喜歡西班牙海鮮飯(paella), 是因為番紅花;曾在西班牙的一個小鎮上吃過一盤很平民化的paella, 只有小蜆幾隻和雞肉,但那是我吃過最好吃的paella了,一來夠乾身, 二來番紅花下得夠,也沒有讓一些太多太混雜味道的海鮮蓋過 (傳統paella海鮮比例不太多,而且一定有雞,也許就是這道理)

同樣是白汁義大利麵,有香料的總比沒有香料的來得好吃;就算只是簡單地將麵條與 pesto (Pesto alla genovese) 同撈,我也覺得很美味,因為內含羅勒葉 (Basil leaves)。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Friday, 21 November 2008

台灣 vs 香港

舒國治講到,在台灣老是找不到正宗的廣東菜 - 噫?早兩天才和朋友過相同的問題:在香港老是吃不到正宗的台灣食品。

我們還在想不同的原因,還以為問題是出在豬油和肥豬肉的使用呢?可看舒國治寫的台灣小吃,近十多年,用豬油的也較少了 - 想想也是,如台灣吃到的福州魚丸湯,也該沒甚麼豬油可加,為甚麼香港很少吃到這種味道呢?

舒國治寫說,在台灣找不到正宗的廣東菜,原因是台灣人太相信自己的煮食方式,他以煮粥作例,台灣人開廣東粥店,會本著 "粥嘛,我們台灣也有",於是就用了台灣煮粥的方法煮廣東粥底,結果出來的產品老是與他在廣東吃到的不像。

香港的廚師又何嘗不是這樣呢?我在淡水吃到的魚丸湯,只有包了肉末的魚丸、湯和一點葱花,但香港的總有紫菜,魚丸內裏感覺雖花巧多了,但總歸不是那種味道 - 香港的廚師也許不是"太相信自己",應該是"太不相信客人",以為一定要符合某些條件,如豐富,如多肉汁,如要"爆漿"等等,產品才會好賣,完全不相信客人能夠欣賞最簡單的食物 - 是以,香港的廚師,總是做不出正宗的台灣菜。

同樣道理,香港做的四川雲南北京蒙古泰國日本印度星馬....等地的菜,也鮮能做出地道水準;只有上海菜,曾經有多間正宗味道的在港流行過,這與香港過往多財雄勢大的上海移民有關。不過隨著他們的下一代 - 那些沒有在上海生活過的下一代隨漸成長,而上一代又漸漸離開,懂欣賞這些正宗上海菜的人愈來愈少,這些做正宗上海菜的店家就愈來愈少,反而那些賣弄花巧卻毫無上海菜風韻的"上海菜館"卻愈開愈多,實在不得不教人對香港的食客失去信心。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Thursday, 20 November 2008

玩野

是日,本來是司儀傾rundown,不過由於另一位司儀臨時老闆到 (奇,老闆唔係應該日日都o係度既咩?),所以只有我獨力對付一對新人,做一隻孤獨的電燈膽。

冇司儀,就先度rundown。當中有個新郎哥萬萬接受不了的點子....是緣太公與新郎相識十五載,見證著他由偏瘦肌肉型男,轉變成現在一件肥仔的「完全變態」過程;因此,太公就想為新郎度身訂造一個"珠潤堂" (應該叫"必肉站"才對)廣告...哈哈哈...傾傾下都忍唔住笑到趴左響張梳化度....

不過,既然新郎難以接受,那公諸同好也不怕;若大家認識一些玩得的肥新郎,大可一試。

首先,先參考janice的必瘦站廣告:



然後,改篇的文本如下:

新郎:(興奮的面對鏡子) 嘩!咁快肥左十五磅!
(然後興奮地跑出房, 再在另一鏡前騷首弄姿,發晒姣咁)
新郎vo:想好似我咁肥 / 必晒d肉出黎 / 賤肉橫生,快d黎必肉站啦!兩個禮拜肥六十磅二十寸,都只係$88,888,仲冇合約保證tim!快d打9999-9999報名啦!

如果真係拍到好似janice咁...一定好好笑...哇哈哈....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Tuesday, 18 November 2008

窮中談吃

看完"The Economic Naturalist", 緊接就看舒國治的《窮中談吃》。

我很喜歡的舒國治,自從某次在書局偶遇他的《台北小吃札記》後就愛上了他的作品。

他寫得很率性,寫的都是自己喜愛的;很多寫給自己自娛的東西,人家都不愛看,但舒國治寫的,卻總是吸引著人一直看下去。他寫談吃最好,一來他對小食很留意;二來,他偏好清淡少油之食,與太公的飲食習慣相似。

不過,就算你不是偏好清淡少油之食也不打緊,看過這書,你就算不想到台灣一遊,也會有想要動身在香港找出具質素的廉價美食的衝動 -- 至少你會開始在腦海中搜索,到底那裏做的本土小吃,是我吃過的做得最好,值得推介呢?

說到台灣,順帶一提,台北每年十二月初,都會有個簡單生活節的;屆時很多歌手都會到場演出 (有些很有名,有些是較不為熟悉的),可以一整天賴在台前不走,很有那種 "woodstock"的感覺;另有一些街頭市集的檔攤,或能找到好東西哦!太公前年去過,覺得很好,可惜今年不能去了,希望明年能早點預備吧!

2008簡單生活節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Monday, 17 November 2008

心頭好書

現在沒有了時間的限制,反倒可以將心頭好書細味完畢方作介紹。



最近看畢 Robert J Frank 的 "The economic Naturalist- why economics explains almost everything"。此書是就著日常生活不同的細節,提出疑問,例如為何dvd的包裝盒比cd大得多? (但明明種碟的形狀和size是完全一樣) 為何男裝恤形總是左叠右而女裝的總是右叠左?為何同級的男model總是嫌得少過女model?...諸如此類。筆者就從經濟學的角度,將之一一破解。

雖然 Frank 不是單單從demand and supply的規律解答這些問題,也考慮了很多其他因素,如人的心理等等;然而,我還是要說,不能將他的解答奉若神明,一來我還是相信單從某一理論看的世界還是有很多不完全;二來,書中主要講及英美的情況,需知道我們與他們存有文化差異,不能一概而論 -- 例如有一道問題問:「為何百貨公司的男裝部總是在Ground Floor,但女裝部卻卻往往在較高的樓層?」筆者以「女人對挑選衣服的耐性比男人高」;然而,環觀本港,不少本港百貨公司或時裝店都是將女裝部設在Ground Floor - 這又如何解釋呢?是否又可以解作,女人較男人會在衣物上花錢,而東方女性較多要為配偶置裝或是花男人錢為自己置裝,當然要先讓她們先花最大筆的 -- 也實在太有事後孔明的感覺了。

既然解答往往有「事後孔明」之感,為甚麼我又要推介呢?因為這本書,妙的是問題。這城市中有很多似乎是理所當然地進行的事情,我們又很理所當然地接受了這些「常規」,但很少會去問:「為甚麼是這樣?」,甚至連注意也未必注意到。本書中的問題,正正為我們問了這些總是被遺忘的「為甚麼」;縱然解答未必合意,但會刺激你於腦中不斷地想出論點去反駁那些解答,從而對身邊的「常規」重新思考一番。

書本的作用,不一定是硬生生的將所有知識寫在你面前讓你去學讓你去接受,刺激思考也是重要功能之一。觀乎作者部份草率的觀點,似乎他的用意,也是在於後者多過前者。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那個星期六

在電台,進進出出的人多得很,但這次告別的,最教我感到唏噓。

她在剛過去的週五已last day了,不過由於實在太多東西,星期六還要回來執拾。

又是一個星期六。

和她第一次碰面,剛巧也是星期六;本來我沒有想過會有這麼一個碰面的,因為當她致電給我時,距離我寄出履歷表的時間,相隔已有五個月;而當時我也有一份不錯的工作,我當下即以工作繁忙為由將之推卻;但當她一再地說,可以遷就我,在灣仔會面,我給她打動了。就在某星期六的上午,我跑到電台(記得當天下午還要為同組同事的活動當司儀的),來個面談。

又是那間房間;那是她的工作間,我們就坐在那兒,互相了解 (嘿嘿);有一份不錯工作在手的我,也老實不客氣地提出很多疑問,實在似傾生意多於見工。但見她不愠不火,對每個問題都耐心解答,也耐心聆聽我的想法,我就知道,她將會是一位很好的上司(從咭片上得知她是節目監製);經過那次會面,我幾乎是突然地,從「八卦來看看」的心態,變得很想很想要那份工作 - 因為我知道,有她作為上司,是可以很安心的;加上以前的那份工作雖然不俗,但無奈發展的空間實在太有限 - 因此,我下定跳糟的決心。

後來我得到second in的機會;這次,卻是由一位夜郎自大、專橫跋扈的黃姓高層面見;那一次的經驗,卻使我對這份工作的感覺,180度逆轉 - 我幾乎想放棄這個offer了;最後,我還是憑我對監製職責的認知 (我個direct supervisor應該係監製...卦),選擇接受了。

我經常在想,如果第一次面見我的不是她,而是那個氣焰囂張的高層,我一定不會下定接受這份工作的決心 - 甚至連second in,也一定不會參與。是以,能夠在這個地方工作,得著的所見所聞,得到的一切機會,全都是拜她所賜。所以我一直都覺得自己是她聘請回來的,與其他人任何一個人都了無關係;也因而,對她,我總是有一份額外的尊重。

星期六,看到她在房間裏默默地執拾,我不期然地想起了我們第一次的相遇。時間真是過得很快,人的流動也很快 - 一切都實在太快了。

我所認識的她,不是一個很aggressive的人,這種個性或許不能讓她揚名立萬,但她的隨和、她的細心、她的不平則鳴,都讓我佩服不已;我相信,這種好人,就算沒有名、沒有利,但一定活得比其他人都要快樂。


感性完了,最後,我真係很想講句:江麗芬,你呃左我上「賊船」*,而家就自己跳船,係咪玩野呀~~呀~~~呀~~~~~呀~~~~~~呀~~~~~~~~~ (fade out)


*網名黎姐!你問十個人,九個九都會覺得佢自己做緊野既地方係一條「賊船」,而自己係「被呃上船」架啦!!嘿嘿~~~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Friday, 14 November 2008

不時不食

吃,講求時令;時令的食物,總是既便宜又質量好。例如,雖然現在一年四季都可以買到西瓜,但畢竟還是夏天的西瓜最便宜最多選擇也是最好;其餘葡萄、梨子、西洋菜...等蔬果,情況都一樣。

除了材料,烹調之法也要講求時令。太公嗜辣,平素喜愛光顧長沙灣某麻辣米線店,貪其麻得爽快,辣得過癮。不過,今天又去吃了一趟,過癮不足,辛苦有餘。

為甚麼呢?先看看「麻辣」的起源;麻辣之食,源於四川,自古以來其環境極為潮溼,所以易產生瘴癘之氣,對人體而言,容易造成肺部積水,風濕等症狀的問題。另根據《本草綱目》所載,辣椒又名辣茄,屬茄科植物,含有大量維生素C及辣椒紅素,能促進胃液分泌並增進食慾,有入肺發汗、治風寒、止咳嗽、入脾暖胃等功效,元陽不足者得常食之。是以,四川人以「麻辣之食」,作去濕之效。

香港位處亞熱帶,屬潮濕氣候,吃麻辣照計很適合的。然而,時值秋季乾燥之時,吃麻辣,功效就不及在夏天潮濕時吃了;是以,身體的反應,也沒有天氣潮濕時佳。

既然麻辣於秋天屬「不時」之物,先少吃一點吧。反而,最近的水梨和葡萄狀況甚佳,還是趁機會多吃一點吧 - 畢竟,香港的秋天,還是偏短的。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Thursday, 13 November 2008

炸死

因為太公終於到適婚年齡了 (這是何小碧的結論),身邊要結婚的朋友愈來愈多,加上踏入結婚旺季,經常有人以不同的方式 (致電, msn, email, facebook msg) 要求太公提供地址,以便炸太公。

每次,太公都很想鄭重地和他們說:


我第時一定唔會炸你地果喎!你地可唔可以手下留情,唔好炸我呀?!下?!



我可以肯定自己不會炸人的原因如下:

1. 太公生性市儈,就算見人地結婚好幸福好快樂咁,但只要一想到結左婚就要派利是,結婚意欲隨即驟降!加上太公係極度唔想生仔 (我覺得生仔同"駝"仔都係酷刑!),如果結左婚係會只出冇入的,所以....

2. 不過,正如天有不測之風雲,任何事都唔好咁早下定論先。如果太公他朝真係要結婚...大家放心,太公份人咁怕麻煩,結婚既先決條件一定係: 「我死都唔擺酒架!要擺我寧願唔嫁!」太公ideal的婚禮係好hea好hea, 結完婚人地都唔覺直到有一日望到我手上果隻設計集高貴時尚典雅於一身既999卡鑽石戒指果時,先至如夢初醒.........哇嘿嘿嘿......

所以,各位有結婚打算的朋友:

我第時一定唔會炸你地果喎!你地可唔可以手下留情,唔好炸我呀?!你請我觀禮咪算囉好唔好?!

(當然,如果你同我情同姐妹,如Iby、謝麗等,甚至院友你想再嫁多次 〈啋!〉,或者巨菇你結到婚的話,我係唔介意俾你地炸的....嘿嘿嘿...)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說酒

又到了喝酒的季節。

太公其實屬不宜喝酒的人;半杯下肚,已全身通紅,痕癢不已;非因喝醉,而是「出酒爛」

不過,氣溫下降,一瓶瓶的烈酒就變得特別誘人。

酒精本來就有讓人發熱的作用;是以,愈往北走,人們喝的酒愈烈;溫帶的法國人喝紅酒白酒,走到蘇格蘭,已是威士忌;再走北點,到俄羅斯等東歐北歐地方,伏特加、氈酒又是極受歡迎。電影裡總看到俄國人袋著一小瓶酒到處走吧?那準是伏特加。寒意襲來時就呷上一小口 -- 可別小看那一小口,已經夠人由心暖出來。

不過到南方,人們就愛啤酒,酒精含量太低,而且還是冰凍;這時候的啤酒就很單純是一種飲料了 -- 頂多是一種能讓人心情愉快些的飲料而已,沒甚麼功效;是以,太公不太喜歡啤酒,也無意多為喝這種無意義的酒精而弄至滿身「酒爛」。太公也不特別喜歡紅酒或白酒;不知為何總是不懂得品味,就除了一種名為"Port"的甜紅酒 -- 這種甜紅酒當甜品喝是不錯的。

太公偏好烈酒,一來因為容易達到取暖之效;另外,實每一種烈酒 - 伏特加、gin、rum、blandy、whisky...等,味道強烈又很有個性,讓人要不就很喜歡,要不就完全接受不了。當中,太公是完全接受不了gin和blandy的,覺得難喝極了。但另一方面,威士忌和伏特加就成為太公的最愛;前者,有一種隨性又不失細緻的味道,與那個總是教我念念不忘的地方 -- 蘇格蘭,個性很像。前者就有一種內歛的剛烈味道,教人很自然地就愛上了。

伏特加適合和朋友一起喝,將兩個小小的杯子裝滿伏特加,然後兩人面對面,用杯底敲敲桌面,再一飲而盡,好豪氣!和北歐朋友的飯局的話,總是要對喝幾回。

威士忌則適合獨自品嘗;用一個比平時喝水用的玻璃杯矮一點又肥一點的,淺淺地注入一層,就這樣的品嘗。覺得味道太濃,可以加清水。不過,那所謂 「芝華士 + 綠茶」太公則未試過,想起都覺得噁心。而威士忌的變種bailey's是太公最愛中的最愛 -- 威士忌加上咖啡香,教人心醉,而且酒精含量較烈酒低 (又未至於少如啤酒),適合香港那其實不算非常冷的冬天使用

威士忌屬於蘇格蘭的、伏特加屬於俄羅斯一帶地區、Bailey's 又是愛爾蘭的代表...然而,除了這些廣泛流傳的酒外,很多地方都會出品具有本土特色的酒。西班牙南部,出品的是甜酒,而且每個地方都有其不同之處;太公曾經在Nerja喝過一種比Port更好喝的紅色甜酒 -- 那是吃完晚飯後店家拿了一瓶來邀我們喝的,那時才剛開始學西班牙文,完全看不懂招紙上寫的是甚麼;日後只能瞎找,所有疑似甜酒類的物體都買了回來 -- Murcia, Malaga...等等地方,出產的都是不同的甜酒;是各有特式的沒錯,但總是找不回那天該店家請我們喝的那種味道 -- 難道,那是店家親自製作的嗎?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Tuesday, 11 November 2008

Krispy Kreme

不少同事對Krispy Kreme 的倒閉感到唏噓;他們覺得Krispy Kreme 的冬甩很好吃。

今天,剛從美國回來的上司買了一大堆Krispy Kreme 的冬甩回來,大家都吃得不亦樂乎。

不過,太公除外。

太公一向對這種美式冬甩沒甚麼興趣,不是因為太甜,而是總覺得那層糖霜與被炸過的甜面包,配搭出來的口感怪怪的;不過,太公卻很喜歡英式的 (即以前餅舖經常有的"沙翁"),特別是裏面有custer cream的那一種,配上濃香蛋味的原味面包(即不甜的)和外層的糖粒,味道和口感都一流;裏面若換上jam的話,口感會差一點,不過還好吃;朱古力就不是太公那杯茶, 因為朱古力往往使沙翁變得過甜,出來的整體效果就變得不好了。

然而,對於Krispy Kreme的結束, 太公還是有點唏噓。

以前工作的地方,有一位肥仔來做過約個半月的freelance;與他共事時,適值Krispy Kreme剛開張不久;他是一位Krispy Kreme的狂熱愛好者,每每說到自己如何購買新鮮出爐的donut回家品嘗時,都會講到眉飛色舞;不用聽他的內容,光看表情就知道他是超級愛吃Krispy Kreme的 Donuts,能對某種食物有如此熱愛的人,太公還是第一次碰到。

後來,從舊同事的口中,得知這位肥仔離世的消息;太公雖然實質只與他共事三週,並不稔熟,但他說起冬甩時的熱切表情,我每每在路過Krispy Kreme的分店時,都會在腦海中浮現。現在Krispy Kreme結業了,若他泉下有知,未知會作何感想?

很多人生前都很努力地務求在離世前,在這世界上留下一點的痕跡;不過,原來很單純對某事的熱愛,已經在別人心中,留下那雖屬輕輕一劃,卻己是難以磨滅的痕跡了。那我們又何苦要再為著要流芳百世,而營營役役至迷失自己呢?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Friday, 7 November 2008

y2k

重聽 Kenny 的《眼紅館》,我想在,不知kenny他跑那裏去了。

Kenny 是第一個我見過真人後,打從心裏喜歡的藝人;那時他還未正式出道,只是參演過港台的《Y2K +01》;在牛棚書院的一個seminar分享一下作為年青人對某議題(忘記了)的看法。完場後,他和一個女孩子在外面打打鬧鬧 -- 我從未試過,一個本來只能在電視上看到的人,這麼真實地呈現在我眼前。我說真實,因為他正在做的事,和我每天做的差不多,神情差不多,動作差不多;不像一些刻意包裝過的藝人,就算共處一"lift", 面前那個人還像是假的一樣。

然而,這麼實在的一個人,竟然有著一副如漫畫男主角的臉!這能不教一個二十歲的女孩子心動麼?

然後,想起了 "Y2K", 2000年和她的前後兩年的暑假,港台都推出了y2k系列,分別為"y2k前的暑假"、"青春@y2k", 和"y2k+01",因為打從會考起我已放棄追看電視劇,頭兩個系列都沒有追看,只有"y2k+01",因為當時寬頻變普及了,而我也入住了設有寬頻網絡的大學宿舍,可以透過互聯網每個星期追劇(那種"追", 也不用定時定候坐在電視前,只需要播出日那晚看就可),也能重溫之前的兩集。

那三年,太公適值十來二十歲,對這些「尋覓夢想」類的青春劇很受落;而港台的選角也很好: Isabel、Moe、阿樂(余文樂)、kenny、方力申、阿sa等等等等,當中還有些是以前《Yes!》的校花校草。

*************************
2008,與y2k也相距8年;當日劇中的主角和我,還有我的同伴們,都往那裏去了?

朋友A去了流浪,B辭去了工作休息中,C、D和E都說要結婚,連我當天痴痴暗戀著的F也在前兩天邀了我去他的婚禮;G更誇張,孩子都已生了兩個....

更多的,都在某個角落工作著、生活著 (其實就算C-G的諸位亦然),為了生活似乎想要往上前進,營營役役得都彷彿失去了人生的方向了....還是,這「方向」,我們從來都未曾擁有過?

*************************
這星期的週末節目,女主持跑去走「毅行者」,我要當替工。

講父母如何照顧子女,我說不來,就挑了「年青人關社認知如何與家庭發生衝突」的這題目。

預備資料之際,我想起了一件事。

九年前,因為鍾庭耀的「陰乾」事件,港大校長鄭耀宗被趕下台;翌年我甫進港大,就參加了學生會的那個「關注新校長遴選委員會」。

有一天,跑去立法會反對政府干預學術自由。豈料我們那一格的示威區,只有張韻琪、我和另一位同學站著,與旁邊不知爭取甚麼的,形成強烈對比;碰巧那天無線的攝記來了,把我們通通拍進去。

之後,我成為中學同學之間的話題:「嘩,太公走去遊行喎」;這不打緊,重要的是更成了太公媽的師奶茶餘飯後話題;那晚,那位連我選甚麼科目都沒有意見的娘親,卻嚴正地告誡我不要再走去示威。

不過,我們這小組之後也沒有走去立法會示威了。直到零三年畢業後的七一遊行,但她也沒有再說甚麼了。也許當時的那些民怨,令我沒有再變得「鶴立雞群」吧。

*************************
告訴我這消息,他連電話也沒有打,只是通過MSN來傳話。

我們還很熟絡的時候,幾乎每晚都icq. 我總愛用invisible mode, 扮自己offline, 讓他一時看得到,一時看不到。

那時的我還愛煲粥。也會拿著電話和他講過不停。

我們的關係像美元對港元的匯價,上到高位,都只是很要好的朋友而已;雖然,我總愛以他為對象,宣洩一些虛無的情感。

忘記是那一天,突然,我厭倦了那份虛無;我想將那份虛無變成現實,卻發現自己從來都沒有動力作出相應行動。

*************************
Year 2 interhouse 的那個話劇結束後,我們一幫女孩子都嚷著要實現夢想。現在,有幾多個夢想可以真正實現呢?

*************************
每月發薪水的時候,我感覺很實在。工作、支薪、購物、儲起、工作、支薪、購物、儲起....我似乎是實實在在的存在。

突然有一天下班的時候,聽著《眼紅館》,我方發現在我面前的,其實都很虛無。

所謂的社會責任是虛無、孰是孰非也是虛無、跟進、投訴、所謂幫助....都是為了某人的虛名而作而已。

然後,我發現我身邊的語言變得不再熟悉 -- 怎麼耳邊多了這麼多的國語?廣東話的口音又如此不同了?為何我又總是要適應新的樓宇、新的街景、新的店舖、新的人物....一切彷彿都是鏡花水月,過眼雲煙。

這時候,回憶反而變得實在;我的時間彷彿永遠被凍結在y2k。也許,是因為這個理當重視現實的國際金融大都會,我們內心的思想卻總是,獨獨地被架空 -- 只有在那些明德格物的學府,還會為思想保有一絲空間 -- 起碼在y2k時,她還如是。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Sunday, 2 November 2008

東京屎塔 -- 我的老豆老母

(呢篇係純屬玩野自娛之作,如果閣下睇完被吹到"啤"一聲,非本人所能負責)


我老豆響我細細個果時,已經離開左屋企,自小,我就同我老母相依為命。

雖然家境清貧,但我老母仍然好努力不懈咁,靠佢一雙手倒夜香黎供我讀上大學。

大學畢業之後,我就出左東京做野。

聽我老母講,我老豆係做建築工程,全東京既屎塔,佢都有份起的。所以,老母一直都有個心願,就係黎東京睇屎塔。

不過,我實在有太多野做。莫講話接老母黎睇屎塔,就算每次用屎塔,我都係匆匆用完就走,望都唔望多一眼。

就連老母,我都好少返去探佢...

終於,我返鄉下探佢。呢幾年雖然我都會寄錢俾佢,但佢怕我會洗腳唔抺腳,唯有繼續倒夜香;之不過,由於鄉下d屎塔愈起愈多,老母佢漸漸開工不足,被迫收山。

我一落火車,就見到老母落寞的身影;佢身上已經冇左果陣臭味,但個人反而變得憔悴。係老左,老母佢老左好多。唔知仲有幾耐命呢?我忽然好後悔,之前冇好好珍惜同佢相聚既日子,冇帶佢好好地去睇下東京d屎塔。

終於,我的起心肝,接左老母去東京住,仲請左一個月假,陪佢去睇東京既屎塔。雖然理論上,每個地方既屎塔設計係大同小異,但東京屎塔對老母黎講,似乎有一種更深層的意義....

有一日,我講俾老母知,東京有好多屎塔都開始老化,要重新裝過;我新接左個project, 就係要翻新東京d屎塔。

老母好開心,佢覺得,自己個仔能夠繼續從事同屎塔有關既工作,仲要嚮東京做,實在令佢感到非常驕傲;佢緊緊地捉住我隻手...

果一刻,我估都估唔到果次係佢最後一次捉住我隻手。第二朝起身,叫極老母都唔醒,我就發現佢冇左呼吸。

我默默地為老母處理左佢既後事,然後再默默地整理佢既遺物。整理期間,我發現我老母原來收埋左各種不同既屎塔模型,仲有好多我細細個去屎塔時的相....

我望住d模型同相,鼻子一酸,忍唔住喊左出黎。老母,我答應你,我一定會起好d屎塔,我唔可以辜負你對我既期望。





創作靈感:來自剛睇完《東京鐵塔》dvd的一位世紀大醜男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