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37963817\x26blogName\x3dNowhere\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GB\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x26vt\x3d2616783927992608377',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Tuesday, 30 October 2012

樹根傳

樹根,字treegun,小欖痴筋人也。生時,有舊雲若樹,飄浮根上,因以為名。未彌月,江華口水爆棚,水暴至,母鐘氏抱根坐痰罐中,衝濤乘流而下,及岸,得不死。

根少欠氣度,人厚多言。天資魯鈍,記錯晒書傳,尤好子烏虛有及焚書坑孺。家貧,拾薪為燭,拜主法達旦不寐。生有神力,未冠,能廢UP三千句。學射於素玉。玉射三矢,皆正字,以示根;根引弓一發,澳門立法會;再發,於立法會議員擔任議員。玉大驚,以一大舊雲贈之。根由是益自練習,盡得開會一舊雲術。

未幾,玉返家鄉,根悲慟不已。每值朔望,必至主法會,奠而泣;又引玉所贈舊雲,廢UP三句,乃酹。父知而義之,撫其背曰:「使汝異日得禮義廉,其殉國死義乎?」應曰:「惟大人許兒以身報香港人民共和國,何事不可為?」


延伸閱讀:
Wikipedia: 鐘樹根

Labels: ,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Tuesday, 23 October 2012

最佳院友 (新版)

話說,院長早年於頑童群益會任職時,曾經針對當日會內大小低能事,杜撰過《最佳院友》一曲歌詞。

時移世易,兼多得各院友鼎力開拓青山,青山院友已遍及五湖四海,係時候要修改一下歌詞,以切合所有院友的需要,哇哈哈哈哈~~~



****************************************

最佳院友

作曲:Eric God|填詞:青山院長

朋友 我當你一秒朋友 朋友 我當你一世朋友
奇怪 過去再不堪回首 懷緬 時時被你狂揪
朋友 你野野啱我何車 朋友 你試過講我衰野
無法 再與你飲沙田柚 畢竟難得有過最佳院友

從前共你  開工吹水msn都不夠  我有喪笑過你有沒有
幾多痴 gag 今生只可給你  開心至到永久  別人如何明白透
實實在在地係笑到想嘔  即使忍笑到  眼有裂口
護士決定了  食藥吔飯要"昂"頭  但我背隻  卻那樣厚

*問我有沒有  確實也沒有  一直"拍"藥的藉口 D藥堅係流
為何舊院長  在最後  變不到野獸
梗知你是我病友 "吔"藥有沒有  bonjour 病友  D藥堅過頭
來年dup濕的  是昨日  最七的某某*

低B之交當天不知罕有 到你變態了至覺未夠
多想一天 院長不需打救 痴gag再次去攪 待人人明白透
但是現實入面個個發吽 即使掌刮了  那個on 狗
護士與病友 各自也在吔鼓油 就當嚇夠 各個病友

*問我有沒有  確實也沒有  一直"拍"藥的藉口 D藥堅係流
為何舊院長  在最後  變不到野獸
梗知你是我病友  "吔"藥有沒有  bonjour 病友  D藥堅過頭
來年dup濕的  是昨日  最七的某某*

痴筋攪笑後  各自有  際遇作導遊
奇就奇在接受了 各自冇路走
咬著唇像你或我  眼淚背著流
嚴重似道友  真出醜

有沒有  確實也沒有  一直"拍"藥的藉口  D藥堅係流
為何舊院長 在最後  變不到野獸
不知你又有沒有  掛念這病友  或者自己  早就想通透
來年dup親的  是昨日  最膠的某某

總好於那日我沒有  沒有 dup過某某....




(**特別鳴謝:羅大佑個大佬羅大導幫手審稿 XD)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陳腔濫調

最近沒甚麼動力寫文。

也有點因為上班佔去了不少時間,培養文思的時間大大減少;但最重要的,甚實還是不想寫。

早陣子和朋友談起寫文;的確,現在有些文章實在太廉價;一些放諸四海皆準的陳腔濫調,放諸不同的場合,包一包裝,又變成看似論點高明的文章「出售」 - 雖然,看穿了,又是差不多的東西吧。

可怕的是,自己想到的,想寫的,來來去去老是那些差不多的東西;雖然,這個社會,那些問題仍然存在,也總是讓我感覺最剌眼。只是一次又一次把問題又搬出來說上一百萬遍一千萬遍,你不覺陳腔吧,但我也覺得濫調。

是以,對不起各位了,這博客最近更新速度恐怕近乎龜速。既然寫得力不從心,還不如趁還能夠醉生的時候去夢死多一回,去拜讀一些我欣賞的朋友的大作,而不是花時間自個兒在陳腔濫調舊事重彈。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慈善




小時候喜歡看電視,也喜歡《歡樂滿江華》、《星光汁汁耀保良》等慈善節目。和鄰居小弟 (對,小時家貧老媽要為鄰居帶小孩賺外快,這傢伙長時間待在我家,彷彿就是我的老弟) 總是討論,誰來付出十個大洋打去捐款熱線認捐、留誰名、那十個大洋各自的「投資額」如何.....等。雖然總是吵完一輪(甚至繼而動武一輪) 後,完全沒付諸行動。

現在,看《歡樂滿江華》、《星光汁汁耀保良》,看到那些呆頭呆腦的總理們,或是那些裝成一副慈善者的「善長」們的咀臉,還有那些總理善長們樂此不疲地唱著走音歌,主持們說著那些千篇一律的台詞….整個畫面裏只是不斷地出現「庸俗」兩個字,教人倒胃口。

我說那些善長們的模樣大多是裝出來的;是的,不如翻查一下,那些善長們的錢從何來?向來出名以爛仔手段欺壓小業主以歛財的田生當然不用說,那些甚麼甚麼大公司,其實也屢傳不少欺壓員工的新聞 (或傳聞),或是為了自己賺盡而已小商舖迫上絕路;好,就算沒有這些行為吧,卻也屢屢在行善時諸多要求,例如自己(或公司主席)的芳容要在電視畫面上逗留多久、自己去送暖時要有幾多記者、自己公司的名字要出現在那些地方、公司標誌要有多大….才收貨。

真心想去幫助別人,真的需要如此斤斤計較嗎?只有把慈善看作一種商品,一種能自己、或自己公司塗脂抹粉,掩飾一下自己謀利時的不義行為的商品的那些人,才會如此斤斤計較。

**********************

偶爾,在路上閒逛。看到長者步履蹣跚地撿紙皮、推 (或拖)著堆滿紙皮的小車,老是看不過眼,有空的話,總忍不住出手上一把。

小妹好歹也算正值壯年,而且定期有運動,但每次幫完都仍肩酸背痛;可想而知,那些公公婆婆,每天都要這樣做,是何其辛苦呢?而且往往這也只能僅能使他維持到生活,甚至連買好一點的藥也不夠;香港自稱是活力之都、東方之珠,還有這一群的長者得要如此出賣勞力才能維生,何如?

那些在慈善活動慈善節目慈善項目中出盡風頭的所謂大慈善家們,你們想過這些問題嗎?有沒有想過,你們自己賺錢時多顧及一點社會道義,利用你在政商界的影響力勸說你的同仁大家一起「賺亦有道」,其實就能舒緩很多這類社會問題嗎?

還是,你們怕在這些長者或他們兒孫身上賺得不夠多,還是怕這些社會問題一旦統統消失了你們就沒對象可供塗脂抹粉呢?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