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37963817\x26blogName\x3dNowhere\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GB\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x26vt\x3d2616783927992608377',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Sunday, 26 February 2012

青山寓言: 貪心的狗


有一隻被派去當清潔大隊長的狗,打掃了幾年都沒有找到肥肉吃。捱到了建華年代完結,自己終於有些出頭有機會狗UP的時候,它興奮地發現有很多地產商、富商名流等為他送上一大塊香噴噴的肥肉,它趕緊叼起那塊肉往它的禮賓府走。心裏在想:“真是太好運了,竟然可以得到這麽大的一塊肥肉,我得好好享受一下。”

從新界出發的它,見到菜園村居民失去家園而搬新村遇到重重障礙時,他懶得去管,心想能討去也主人就好;經過瑪嘉烈醫院,見到懷疑患乳癌的婦女拿著排期排到2014才能做檢查的單據發呆,還有那些付不起貴藥而一臉愁容的病人,他不屑去理,心想有錢不如多開設一些無聊職位籠絡那些會給他大肥肉的人;晚上路經板間房和籠屋林立的深水埗區,他對那些受到了局促空間而被迫下樓露宿的人視而不見,甚至覺得他們阻街,擔心他們會影響那到些給他肥肉的人的利益,而叫食環署和警察趕走他們。

不知不覺地走了七年,它來到了一條小河邊,只要過了小橋便光榮收山了,它更加咬緊了那塊肉,往橋上走去。它鬆毛鬆翼地走著,當走到橋中間時,它不經意地往河裏看了看,這一看可不得了了,他發現有一條狗在水裏,嘴裏也銜著一塊好大的肉正瞪著它,倒映中還有一座漂亮房子,還坐在又大又漂亮的遊艇上享用。它心裡便開始琢磨:“它的那塊肉看起來好像比我的這一塊大好多哦!而且那遊艇比我之前坐的更漂亮。我一定要趁我收山前最後機會叫得大聲點,等那些富豪們以更大更漂亮的遊艇招待我去澳門,要住上比它背後更漂亮的複式單位!反正,我隨便以兩根骨頭交換,人家也不能說我收受利益,等我收山後ICAC都吹我唔脹!!……嗯,我一定可以兇走ICAC班死蠢的,就好似兇走呢條賤狗咁!!!”

它越想越高興,就對著水中的狗兇了起來。可是奇怪的是,那隻狗好像一點也不怕它。它瞪眼,“它”也瞪眼;它轉頭,“它”也轉頭;它跳腳,“它”也跟著跳腳……最後,它實在是氣極了,心想:“我乾脆扮痛心,反咬它一口,它一定會逃走的,我就可以安心地了坐遊艇住大屋,享用我的大肥肉了。”於是,它張開嘴大聲地吼“汪、汪……”

它剛一張開嘴,肉便從它的嘴裡掉了下來,“噗通”一聲,打破了水中那隻狗的身體,轉眼便沉到水裡不見了。泛起的水花把這隻貪心的狗的夢全都打碎了,它這才知道,原來那隻狗是自己在水中的倒影。它痛心地哭了起來:“嗚,嗚…早知道我就不要那麼貪心了,這下可好,叫得太大聲,驚醒了全港市民,本來已可住的大屋和到手的肥肉都丟了,更招惹ICAC上門調查,吠極都吠唔走……要是被通櫃那怎麼辦?嗚……我好痛心哦…”




(按: 所以,筆者覺得孔叫獸說有部份香港人是狗也不無道理...禮賓付確確實實的,住了一隻;而我真的希望,這隻狗能和寓言中的狗一樣,得到應有的懲罰!!)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Friday, 24 February 2012

舊文重貼: 打小人與打大人

9年後的太公按: 2003年,正值建華之亂顛峰之時,當日於鵝頸橋下遊走,只覺特別多人,回家後方發覺,原來不少人都是故意去打董建華和梁錦松小人的....

今天,特地舊文重貼;驚蟄將之,今年去打曾蔭權小人的人,會否如斯噓冚?


打小人與打大人

日期:6/3/2003 ()


二零零三年三月六日,天陰,但心感萬分雀躍興奮。
  
去年因為相機臨時機件故障而被迫眼光光睇人打小人的我,不服氣了一整年,今日終於可以吐氣揚眉一番。

到 達鵝頸橋時於五時四十五分,第一個感覺是:嘩,使唔使咁多人!。鵝頸橋於放工時間一向多人路過,尤其是其三角安全島地帶。今日更加多;由於係驚蟄加上有毛 毛雨關係,將大部份前來打小人的人擠進那三角地帶。於是,除了路人之外,更有很多排隊打小人,打緊小人,同打完小人的人。

據現場有關報道(即係我報返俾自己聽):人多,好有氣勢。而咁多人之中就大部份都係女性,老中青皆有之。而男人都有,但就以阿叔為主。

而擺擋既,就真係清一式以阿婆為主。好多阿婆,花多眼亂;更加打破左所謂既年齡主義:老人家唔係唔productive, 仲好professional,只係平時個社會俾唔到佢地做到professional 既空間;而今日班阿婆仲係度搵到佢地既空間。我大喜之下,於是攞左部相機出黎gum gum gum…

當我攞住部相機gum gum gum 之際(其實都gum左好耐,因為心情過度興奮雀躍而手震震…),奇怪既事就發生左:開始有人向我指指點點。我開始狐疑:yee, 係我沉魚落雁;抑或係,挾著青年議員之名上過下報紙電視既我,俾人認出呢?開心緊之際,有個幫手睇擋既阿婆行埋黎同我講:‘你係影就快手D,如果唔係嚇走我D客我唔俾你影架’。唓! 

俾人話我阻街之後,我落荒而逃,逃到去側邊較少人的街上再戰。
  
冇咁迫,冇咁多人,冇咁多煙,企多陣都唔會俾人話阻街我終於企定定睇返之街影既相,竟然有重大發現!!!!!:
點解有咁多老虎既?

  
為左發揚我自己好尋根究底既精神(其實係八卦),我決定,我決定,去打小人!!!

其實我為人平實,又靚,又好人,又冇仇口,又和藹可親,又美若天仙…(下刪一萬字),要搵仇家去打真係好難。連打梁錦松,都怕唔覺意打死左佢攪到佢個女變左孤兒仔於是,我厚住面皮問個拉客阿姑:‘呃我冇仇家,咁可唔可以打小人架?’‘得!你冇仇家啫!但人人身邊都有好多小人架ma!打小人祈福呀ma!!!’於是,我就決定:打呀!!!!

於 是個阿姑俾左張紙我叫我寫低自己個名。寫完之後,個阿姑就幫我俾左個阿婆。我見住個阿婆係度咬左舊肉,然後攞小人紙抹下條繩同寫有我個名既果張紙。過程中 係不斷口噏噏。然後攞出張小人紙,係咁打,一路口噏噏;打到個小人一棟都冇之後,將所有野用紅紙包住,掃下老虎個背‘隻’,拜兩拜,再掃下我。然後大叫一 句:‘好咯!’。打完。

跟住就俾左堆野俾個阿叔攞去燒。阿叔熱心地解釋話,燒呢下係將我D衰氣燒晒。而驚蟄又係所有冬眠既動物醒返之時,D動物最兇猛,所以今日打係最好既,云云。


後記:
由於呢一個打小人過程極為珍貴,我係全程錄低左以作日後教學用途;(教自己點樣打小人)而個阿婆亦真係非常專業,全程我有我影,佢有佢打,完全冇尷尬,亦唔嫌三嫌四,絕無欺場。仲有,佢地係一D都 唔喉擒咁叫你俾紙。除左問佢價時佢講過話收錢之外,成程前後,就算係完左之後,都冇人同我講話俾錢。係我自己走時俾錢佢,佢仲講左佢:‘下,唔使咁急 既!’。一切都講個信字;今時今日咁既服務態度邊度搵,係完全打破晒我地‘慌死你唔俾錢’既消費模式。一個看似迷信既打小人儀式,一班看似老弱既打小人阿 婆,其實係不斷挑戰緊我地社會既制度(現存係香港個購物制度係咪好著重security, 慌死你唔俾錢呢?)及各種主義(年齡主義 邊個話老人家冇生產力,邊個話老人家唔係professional!!),令到我地作出反思。我今次真係心服口服乜都服。係呢度,我要向各位阿婆致敬:阿婆萬歲!!!



文章原址:
 http://www.zorpia.com/cyjoyce/journal/871316 (如果你地開到zorpia的話...)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給曾蔭權

曾蔭權,你可知甚麼叫樣衰?

你是繼董建華後,再一次向國際社會證明了:英國人做得到的,中國人做不到。

你管治下的香港和董伯伯的一樣,都是一塌糊塗...不,其實比他更糟。董伯伯管治下的香港,傷得表面,縱是難看也是一陣子;但香港被你管治七年後,都是內傷。

選舉時誇下海口的「玩舖勁」早就隨海浪飄去大西洋,還促成政改斷送市民2012雙普選的機會;任內地產商誤導消費者的個案間直一單還有 一單甘,但未見政府提出有效的監管;還要豪花6百多億、摧毀市民家園,而去上馬一個明益地產商和明擦阿爺鞋的膠鐵工程。蔭權七年,擺明是地產商天堂。

你這個所謂的香港仔,根本沒有對香港的情,不過香港仔的古惑,倒是被你發揮得淋漓盡致。

*************************************

你說你為了市民對你的「誤解」而痛心,我想,小市民聽到你這一句後更痛心。

原來你現在才覺得痛心。

當樓價暴升,市民要住板間房,甚至因其消防設施欠佳而失去性命或家人時,你有否痛心?

當市民受了地產商誤導,耗了半生積蓄買樓,卻換來銷售文件中差天共地的單位,美好家園夢碎,你有否痛心?

當愈來愈多的自由行來港,導致租金急升,地產商及旗下的公司賺得盆滿缽滿之時,一間又一間的老店、小商店被迫走,甚至結業收場,你有否痛心?

當賣地成績理想,庫房收入增加,而你去增設副局長等職收買權貴人心時,香港公營醫療資源不足卻愈來愈嚴重;當小市民輪專科檢查要輪幾年、生病因缺錢而買不起藥物名冊外的藥品時,你有否痛心?

當有些市民因為貴租連板間房都負擔不了,要在街頭露宿,而你就將他們趕盡殺絕時,你有否痛心?

太多了,真的太多了。

七年來,你就是偏坦地產商。

然後,今天,你展現在香港人面前的,是你收了富豪權貴這麼多的利益。香港人縱善忘,也不會忘記你蔭權七年帶給自己的雞毛鴨血。而你居然是以香港人的雞毛鴨血換取自己的著數,然後,還要厚著面皮說這是「陰謀論」、「負面角度」、「內耗不停」.........然後,痛心。

一直以來,香港小市民因為你施政失誤而陷於水深火熱,就沒聽見你的痛心。

根本,你只會為自己痛心。哼,原來這就是你的為官之道。

********************************

你可能因為有人惡攪,將你key落陳水扁被捕的照片上而憤怒....但我想,陳水扁要是知道了,他應當比你更忿怒。陳水扁終究在位時為台灣人做過些好事,如推動公投等。但你曾蔭權呢? 在位七年, 對香港小市民有咩貢獻吖? 成個政府只係益地產商, 明益地產商, 同擺明益地產商!!!

更甚的,我們作為小市民,不能像台灣人般用選票給予陳水扁所屬的黨派慘痛教訓,因為我們只有小圈子選特首;而我們2012雙普選的機會正正就是斷送在你提出的政改方案手上。

曾蔭權,要是你他朝因貪污被捕了,我請你你不要學人出本甚麼「香港的十字架」,因為根本沒有會想買你這本書付你版稅;我相信大部份香港市民,想通你櫃,多過想買本垃圾書放於書櫃!


(點給曾蔭權的歌...以下幾句歌詞實在太讚

"可以死了心 但忍不住恨
但求天會追究這男人
仍相信有場好戲 命中已注定等你 
報應日漸臨近來清算你罪行")

延伸閱讀:

商台: 曾蔭權對近期事件痛心冀獲諒解憂香港內耗不停 [22 Feb 2012]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Monday, 20 February 2012

除了爆住粗食花生,我覺得我冇野好做/講了

是的,唐生今天居然可以大模斯樣地拿著三百多張選票去報名參選。

你說唐生厚面皮;不,更厚面皮是那三百多個仍然提名他的人;當中有不少是地產商,連我家老媽都立刻道出固中原委了 - 那,不是擺明與地產商勾結嗎?地產商要他做特首,一定是有著數。

我倒沒概歎甚麼。香港,老早如是,只是政府與地產商之間的眉來眼去,由以往還包裝得好好,後來的甩頭甩骨,到現在的,赤裸裸呈現於市民眼前。(唐英年原來是環保鬥士? 連包裝都不用了?失覺晒!)

數年前,因為要做馬灣挪亞方舟遲遲不開幕的專題,和一個對馬灣地契有研究的律師開會;尤記得律師概歎過一句:其實,以前港英政府都會俾些著數地產商,只是一切包裝得較好,也較有分寸;現在呢?愈來愈核突了。

正是。那天,還是指責某地產商在補地價上得了益處,但當初講好要興建落成的公眾文娛設施(挪亞方舟)卻珊珊來遲,政府未做好監管未做好督促,任由地產商拖得就拖;這,在那位律師的眼中,只算「好核突」;但接著看到的,堆填區附近的環境可被說成「心曠神怡」;平台層居然是地下,所謂五樓也只算是地上一層;還有,以各種不同方法誇大建築面積 - 再看到那些地產商還要聯手送唐英年做特首 - 何以這些地產商得以以此等失實的資料賣樓,屢屢有小市民受害,花了大錢卻只得貨不對辦的樓時,政府仍未迅速行動?就算你不是明眼人,也該明白了。

這就是小圈子選舉的可惡,真的,是小圈子選舉的可惡;何以這個擺明聽命於大商家,而妄顧香港市民利益,而且是民望極低落的的人,仍可以施施然參選特首,而且還有勝出的機會?(需知道,要是這是全民普選的話,唐早就完蛋了) 這是因為,大家根本不能選,只是靠那自己都不太知道是甚麼人的1200個蛋散選委去投票。

最要命的是,我們還可以說甚麼?兩年前,某政黨走去中聯辦開秘密會議,支持政府的所謂普選方案,白白放棄我們能於2012普選的機會;然後呢?說好了要票債票償的,但到區選一個二個又講要顧全大局,還有人在選輸後惡形惡相地說民主毀在投白票/不去投票的人手上,云云。到今天,咀巴裏講小圈子選舉荒謬,實質就瞓身參與其中 - 既然荒謬,何以還要去馬?

這根本就是荒謬頂透的一件事,理當旗幟鮮明去反對阻止這一切發生的,有人不幫忙阻止算了,還要我們理智和顧全大局?連給一個教訓這些二五(傻)仔都被說成千古罪人?甚麼和甚麼呢?事到如今,除了爆住粗食花生,我覺得我冇野好做/講了。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Saturday, 18 February 2012

誰人迫我

本來,我很討厭在地鐵停站時,那些等不及人們出來,就衝進車廂裏的人。

因為 - 這實在只是為了方便自己佔據位子而已;車又不會因你早進入車廂而早開,反而,本來想要離開車廂的人,卻因為你要搶著進入,而延誤了下車的時間。

從來,讓車廂內的人先下,好讓出位置讓候車者入內,天經地義。我以為,港鐵平素提倡「請先讓乘客落車」也源於是道理。

但今天,我終於能體諒,部份放棄秩序者的心情。

也許是迫不得已的。

今天,從炮台山出發,欲前往太古;站在近門口的位置,北角站下車的人多,就先站出車廂外,讓要出的人都出了,再上車。

但事實上是,待最後一個要出車廂的人都離開車廂時,早已響出了最後的"嘟嘟聲";我才剛來得及走回車廂,門就關了;可憐站在我身後的那幾個守秩序的後生仔,只能看著關了的門發呆。

你說,人太多擠不進,等下一班車還算情有可原;但只是因為守一下最基本的秩序而致使如此的結果,你說誰想繼續守秩序呢?

最膠的還是港鐵;明明月台有CCTV鏡頭拍下整個月台情況已供司機觀察,一般司機都會因應月台情況而控制關門時間;他應不難見到這幾個後生仔還是聚結在車門外,為何不等一下,讓他們上車才關門呢?平時就要人「請先讓車上乘客落車」,人家乖乖做了,你就不等人進門就開走,算甚麼道理?

咀巴上要求乘客守秩序,但卻無視守秩序的乘客,港鐵,實在是惡劣之至!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Thursday, 16 February 2012

我和我的唐生 (節錄)

無疑,唐生真是傻的。

如果說,十年前,那個買入約道七號、積極參加課外活動、開會扮睇文件但其實係睇波爾多紅酒目錄的三碌零傻仔,還沒有意識到,唐太已打算把一個可圈可點的地下行宮造給了他,那麼,今天,當我再次見到唐生,並又一次嘲笑他的時候,我才意識到,我和我的唐生已經無法分開了。

不久前,我和朋友們看見了一本世界歷史上的垃圾。出於什麼呢?我立刻把它取下書架,幾乎是下意識地,隨手翻到了吊吊揈的那一頁。

是的,那是一個注定要用黑色筆填寫的日子 --

二月十五日

一九六六年 香港大旱,政府開始實施制水。
一九九六年 中國長征三號乙運載火箭首飛發射外國衛星,起飛後22秒由於系統故障,撞毀在發射場附近的山坡上,火箭與衛星損失。事件造成6死57傷,發射基地居住區80多間房屋被毀。
二零零一年 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董建華公佈時任財政司司長曾蔭權接替提前退休的陳方安生任政務司司長。

二零一二年 香港唐生發生大地震

我又看到了我的唐生。我的車毀人亡的唐生。我的金句累累的唐生。我的在核心中九死一生的唐生。

唐生大地震,它理所當然要和世界歷史、人類發展史上一切重大事件一同被人類所銘記。

唐生永遠也不會忘記這個忌日。這些年,每當二月十五日黃昏到來的時候,唐生家中的泳池就有一些垃圾在晃動看。悄寂無聲中,亮起的是一小簇一小簇剛愎自用的火苗。火光裏映出的是一雙雙勇往直前的眼睛 - 史納莎的,史納莎的,還是史納莎的。也映出了它在約道5號和7號之間穿插時遺下的狗毛。

人大xxx收
政協xxx收
中南海各位大人收

陽光中,淡黃色的吊臂化作的裝置,由升升降降間漸漸融合成一體,如唐生所欠缺的膊頭和腰骨,浮動在唐生和中聯辦行宮之間。吊臂在陽光中飄移,它們是唐生眼中一隻隻吊吊揈的黑色手臂,升得很高,又SET部機俯瞰。對準在他行宮的中心地帶,閃光燈的光線落在泳池中,落在佇立池邊的唐太。她沒有避開它,她的眼睛在癡癡地望泳池,不,是在望地底下的那個酒池肉林;唐太的嘴唇顫動看,在喃喃訴說什麼。(我又要幫老公出黎頂罪啦, 頂佢!)

我曾不止一次走過那些吊臂座落的街心。我理解,在唐生心中,「二‧一五」地震所帶來的挑戰是日日新鮮日日新的;那個吊臂下的泳池,那個日式風宮,那些在泳池天窗下的多用途影院,甚至剛剛在酒窖的品酒室,都是他進行課外娛樂的遊園地。十年前,它們就是在這些地方,被唐生的工人用鋤頭,一下一下好小心地挖深咗挖挖挖挖而挖咗成千呎空間出來建成的。十年後,堅實飽滿的土地已不復存在。然而我認得出一切。

唐生大地震,是迄今為止十五年香港特首選舉史上最悲慘的一頁。青山醫院出版社出版的《低能的震撼》一書,向全人類公佈了這一慘絕人寰的事實:
  • 小四學生 知道360的英文是three hundred and sixty,而養大一個小朋友,由零歲至十八歲十八年間,預計共花父母四百萬
  • 唐生 認為360的英文是三碌拎,而養其一年,共費納稅人近四百萬,當中還未包括房屋津貼等福利
每當我看到這些數字的時候,我的心便會一陣陣發緊。

更為重要的,是這些數字背後人的悲慘命運。唐生盡量可以指使其工人一次又一次「不小心」地挖深咗,可是又能用什麼來計算政府因為用了這些資源養唐生此等貪婪的廢柴而得不到足夠福利和藥物的老人和病者呢?還有那個被他一次又一次推出來頂罪的太太?活生生的人是無價的。

太難了,要想忘掉那一切是太難了。

**************************************

十年前,當時失業率還是百分之二點二,從電視機中一下子聽到唐生說相信自己『有生之年』再見唔到百分之二點二時,我祇是感受了什麼叫做「低能」。儘管林煥光教我們不要歧視他人、儘管看了一遍又一遍的「接納等於支持」政府廣告……我只是感覺到雖然自己而家有份工,卻仍然想響應黃子華『做低佢』,縮短他有生之年而解決香港人的失業問題。而唐生再一次推老婆出來為其頂罪,我忽然覺得,自己懂得了什麼了……

**************************************

七百萬香港人無疑是一個悲哀的整體,大家都清楚知道唐生至今在智商和人格上皆是車毀人亡。一切似乎都逝去了,一切似乎又都遺留下來了。彷彿是不再痛苦的痛苦,彷彿是不再悲哀的悲哀。

正是這一切,促使我用筆寫出我的唐生。我要給今天和明天的人類學家、社會學家、地震學家、醫學家、骨醫………不,不光是他們,還有--整個地球上的人們,留下關於一個大白痴的真實記錄,留下關於競選中的男人的賤格記錄,留下尚未有定評的歷史事實,也留下我的思考和疑問。

這就是我的心願。

(特別鳴謝Lestsariel 提供最尾一段)


筆者註:
其實, 見到豬狼互揭黑材料, 仲有件掃把無端想出黎抽水, 全民齊聲皆鬧龍豬冇膊頭的同時......大家認識到小圈子選舉幾咁荒謬未?如果當初爭取到2012有普選,會有今日的鬧劇?????

惡搞, 係好好笑, 但其實背後是可悲的現實: 因為惡搞,恐怕係香港人能夠對呢個我地根本都不能參與的所謂普選的唯一控訴方法.....

所以,香港人,惡搞之餘,請不要忽略小圈子選舉的可惡!我地要繼續爭取普選!!! 我不要這場鬧劇在2017年又要重演!!!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