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37963817\x26blogName\x3dNowhere\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GB\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x26vt\x3d2616783927992608377',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Wednesday, 23 January 2013

facebook

不止一位朋友說過:「喂, facebook老是給妳和某某洗版!」
最經常投訴的,是大哥。

笑嘻嘻地看著他「有嗎?」然後想,為甚麼我事無大小都想 update?
也許 facebook,確實填滿我某些空缺。

**********************************************

十年前,何東宿舍 11樓某個房間。

那段日子,那個房間住著的兩名女子,總是不斷地在吼:「嘩,呢件衫好靚呀!」「哎 …點解今日眼袋咁大?」「頭先去銅鑼灣食咗串好好味的魚蛋 ….邊邊邊。」「喂,我覺得陳 X東隻新碟好好聽,尤其是係果首 …」「嘩!有冇搞錯,阿葉劉咁衰...架... 」

如是這般;這些瑣事,沒有人會煞有介事地,打電話告訴別人,甚至連 msn/icq(想當年… 我老了) ,也實在很難會特地發一個訊息說這些;但就是很想說,很想表達;旁邊有個人,隨口就說出來;如果沒有人在旁邊,就如剛搬離宿舍的那段時間,會極不習慣;這些瑣事,我想吼,卻沒有人聽我說。家裏只有老媽;雖然偶爾還可,但畢竟很多年輕人的玩意心事,她終究不會懂。

大概,我們都有一種慾望,那種很想有人即時能聽我們說一下下瑣事,「隨便傾吐一下」的慾望;當然當中也薀含了一定程度「想有個人認同」的慾望,在生活瑣事中也如是,這是最基不過的人性。

在工作間的同事也幾乎是朝夕共處的啊,你會說;我還算是個幸運的女子,在不同工作場合中也總能遇上交心的人;但畢竟是在工作中才碰面;工作時那會想到那麼多的生活瑣事?就算想到也實在沒那麼多閒情去說;談得最多,還是和工作有關,頂多,也是關乎家國大事的風花雪月。

如果你是個幸運的人,你下班後還該有自己的生活;那下班後,面對生活中出現的各種瑣事,我們希望找人「隨便傾吐一下」的慾望,可以如何處理?

面書,Facebook, 恐怕就是為我們填了這空缺。一個分享,得來幾個like回應,恐是寂寞的人們,很不錯的慰藉。

所以,不要恥笑港女毒男事無大小都要拍照上載,沉淪facebook。你也許不用這個方式解決你的寂寞,也許你寧願縱情聲色,瘋狂購物,暴飲暴食,沉醉於工作,或者胡亂找些人盲目送暖去解決。但無可否認的是,我們都寂寞。寂寞人何苦難為寂寞人呢?

**********************************************

我的大哥,的確很少更新 facebook – 就除了出差;
這傢伙,每次出差,都會在候機區照一張「指定動作」。
其實你也有這種「隨便傾吐一下」的慾望,不是嗎?

Labels: ,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Saturday, 5 January 2013

我最憎



朋友在facebook上分享了黑紙;2013改版後的黑紙,主題是一連串的「我最憎」;第一期,林夕,最憎的是節日。

我不喜歡這個主題,卻不禁在想,我最憎的,又是甚麼?

我最憎的,應該是沉默。

喜歡聊天,喜歡笑,喜歡吵 (聲線刺耳者除外)

害怕安靜,所以總不自覺就發出些聲音來打破沉默

但環境的安靜其實還不是我所憎的。

我憎的,是明明看到問題、遇到不滿、知悉不義,還要保持沉默的人

很多沉默者,不是笨;他們看到問題所在。

很多沉默者,不是壞;他們知道甚麼是不對的。

只是他們沉默了;因為怕事、因為忙、因為累、因為怕徒勞、因為怕秋後算賬、因為犬儒....

總之,面對問題、甚至不義,選擇沉默。



要是面對善者,看到他們有問題而不出言指正之,他們那有改善的機會?

甚至,可有一天脫離了善者之路;今天選擇沉默的你,豈不成了幫兇?

要是面對惡者,看到不義而不出言指正之 - 你的沉默,只會淪成他們武器

「沉默的大多數都是支持自己」就此被騎劫了,你甘心嗎?

更何況,指正不義,讓聲音集腋成裘,才能向惡者形成阻力,才能阻擋不義的發生。

所以說沉默是邪惡的幫兇。

更何況那些犬儒,自己沉默,還要指責那些發聲者嘈吵、徒勞、激進;這等人恐是全世界最糟糕的人,太公完全不想花精神理會,不贅。



所以說,我最憎沉默


***************************************


感謝,在身邊鼓勵我,支持我的朋友;你們堅持信念的光芒是我堅持走下去的力量。

順帶一提,我的朋友,沒有你鼓勵的日子裏要堅持一些信念,殊不容易;原本不察覺的,但有天我居然莫名地難過得哭了,才發現我太習慣看著你的身影去堅持;原來我得要看到你的堅持才能讓我走得更堅定,原來我習慣了得著你的鼓勵讓我走得更勇敢;我的朋友,感激你一直的堅持還有你的鼓勵,還有你沒走得太久;正如我告訴過你沒你的世界是缺了一塊的,雖然實際上來說,主要還是因為體積,哈哈!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