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37963817\x26blogName\x3dNowhere\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GB\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x26vt\x3d2616783927992608377',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Wednesday, 27 February 2008

奇怪都市

剛剛從蘇格蘭搬到巴塞隆拿的時候,我很不習慣。

可能大英帝國的男人實太有風度,把我們此等嬌生慣養的女子縱壞;在西班牙,那些男人才不管你,你大包小包的走到門前,他也不會為你扶一下門,自顧自走了;男士絕對不會想到讓女士,爭先恐後的情況也不少;這些在蘇格蘭,是絕少發生的

後來習慣了,倒是忍受了他們的「無禮」-- 與其是無禮,倒不如說他們「未想到」。西班牙人比英國人直率自我得多,所以對他人較難做到「體貼」。當然,這種直率和自我的民族特色有其好處,就是思想比較自由開放,是以,這個城市包容性較大,作為亞洲人,較不會感到自己受到歧視,城市也較為有趣;這是西班牙比蘇格蘭強的地方。

每個民族都有其民族特色,有其優勢之處,也有其不足的地方。雖然西班牙人的風度比蘇格蘭人差很多,但在西班牙城市中洋溢的熱情、自由和活潑的空氣,在蘇格蕳很難嗅到。我於是接受了西班牙人的粗魯。

可回到香港,這個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邏輯又再次被打破;首先,香港的男男女女 (包括自由行) 都有欠風度;坐一下地鐵你就會明白:打尖進車廂、一人霸佔多座、不讓座等等行為經常見;一些年老身體不佳的還可以理解,但太公親眼目睹一位五十來歲身體強健的阿伯以高速在月台上奔跑就是為了打尖入內爭座位 -- 閣下如此健步如飛,為何會這麼在乎這個小小的座位呢?

香港人粗魯、沒禮貌,可是香港的空氣有沒有自由點呢?也沒有。政制上,我們未能普選首長和議員,己是不爭的事實;文化上,有嗎?觀乎過往《秋天的童話》內一個小小的粗口、學生自發稍為踩界在校報搞情色版,已可以成為一班道德塔利班的話柄,並以輿論、以及過時之法律,將之打擊得體無完膚;至近來的藝人裸照事件,又不知為何男女主角的些只為了增加情趣的玩意和癖好都要受人指責,男主角更要被指賤男 (雖然不少人都認為他只涉拍照,不涉發放).......自由嗎?我只感到這個社會很局促!

問題來了;香港人既無風度,思想又不自由,到底還有甚麼好處?效率嗎?在一個資本主義掛帥的社會可以是這麼說的;我們高效的生產力,個人而言,換來了較高的消費力,也使社會有更多的消費品流通;然而,這種促進消費的行徑卻往往造成浪費。well,我們還應該為我們的效率自豪嗎?然後,香港這個民族,到底有甚麼特色是可以被稱作優勝的呢?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Saturday, 23 February 2008

卡斯特羅

太公眼中近眼的大新聞,不是程翔,更不是edison,而是卡斯特羅。

卡斯特羅彷彿是一個傳奇;經歷過文革的老媽,說她年青時有唱過一些歌頌卡斯特羅的革命歌;這邊廂中國,老毛經歷過一瞬間的光輝,然後就摺埋九世。可是這個卡斯特羅,論「革命」的成就,可沒老毛搞出個文革般如此「輝煌」。但他的王朝由1959年上任到現在,屹立了有半個世紀。

也許這是拉丁和中國文化差異之處 -- 拉丁人對快樂的追求,遠比光榮的追求為低 -- 我總是感覺,古巴是一個沒有甚麼野心的國家,好像是甘願落在一個小島上自成一角;沒有妄想過要超英趕美 -- 就算有,也沒有笨得真的要去實行兼大搞煉鋼三反五反。雖然,在此等極權的國家裏,人民生活也不好過 -- 在入口管制下,沒有甚麼消費品可言,牛仔褲以奢侈的物事,那些老早隨著老毛被淘汰了九世的老爺車款至今仍於古巴舉國通行;還有不少古巴女孩,為了外國遊客施予的一雙高跟鞋,而甘願出賣自己的貞操。

在這種艱苦的生活下,換上是甚他國家的人,已經起義聲討,如東歐捷克等國;要不,就是變成被那些所謂經濟發展至上的民族主義催眠了和愚化了的賤民,一如咱們的同胞。但古巴人,還可以悠然自得地過活,繼續吸雪茄唱樂滿夏灣拿,造就出較諸鄰近其他拉丁美洲國家更有特色的文化,彷似與世無爭;但今天卡斯特羅下台,旋即有古巴人走出來,說他們想要個更民主的總統。

我是被卡斯特羅迷住了。到底他是個甚麼人?為甚麼在他的極權統治下,他的人民一方面是如此艱苦、沉重、受壓迫,但卻又如此逍遙、快樂、又能保有自由思想?這是和個人魅力有關?個人性格有關?還是民族特性有關?我想我們這種總要背靠祖國的香港人,很難於一時三刻之內對此有所了解的。

也許,是要去揭開這一個謎。我期待一個三星期以上的假,好讓我去揭開這一個謎 -- 希望那時候,卡斯特羅還未死,讓我還有機會,在夏灣拿的街道上偶遇他。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Wednesday, 20 February 2008

淫照風暴的最大教訓是揭露虛偽?

「淫照風暴的最大教訓是揭露虛偽」這是李怡上週的一篇評論,他引用了當時鐘欣桐的一些「純潔宣言」,而背後的她卻在拍攝淫照,揭露她的虛偽;此文一出,大受歡迎,網上專載不絕,電台節目也禁不住要引文讚揚李怡的觸覺和敢言。

李怡沒錯,現在的娛樂圈,的確很虛偽;然而,作為受眾,我們今天才知道這一個事實,我們要待淫照風暴發生才讓這「事實」被「揭露」嗎?

林奕華說得對,娛樂事業,往往就是販賣幻想;這個愛站在道德高地的社會對玉女有需求,於是有大量玉女的湧現;為了營造幻想,玉女就往往一副長髮白衫白裙身家清白的形象出現,以前有周慧敏楊采妮,後來有初出道的張栢芝,現在有江若琳;但觀乎八卦雜誌,玉女背後其實受著公司諸多禁忌和限制 (如不淮拍拖);還有,一些青春健康的其實習慣濫藥、一些高貴典雅的背後是粗魯乞人憎、一些有情有義的其實愛背妻偷食...總不乏這些傳聞充斥市面,我們怎會不知道娛樂圈是虛偽的呢?其實我們從來都知道藝人現在我們面前的形象,或多或少,都是刻意為迎合我們的幻想而打造;只是我們,都是甘願地被催眠,甚至是自我催眠,使自己更能投入這些被製造出來的幻想中,從而找著一些心靈上的慰藉。

這根本就是一個你願買我願賣的遊戲:哦,你想要幻想,得,我造俾你,我是「造」出來的,你其實心裏清楚。只是今次,出現了淫照這外圍因素,這場交易被迫中斷,藝人真實的生活赤裸裸地被呈現,大家的幻想隨即破滅;於是,一眾受眾,一眾家長,便紛紛批評藝人虛偽,甚至要去聲討,迅速地將自己安放在一個「無辜受眾」的位置上,而忘記自己當初也有份自我催眠,走去「買」這個「藝人」打造出來的形象,沒想過那個「形象」的造成,自己也有份協力;不!沒有沒有!迅速的代入了「無辜受眾」的角色,重新開始過另一個「我被騙了」的幻想。說穿了,大家的最極幻想就是自己道德最強,孔子再世。為使這幻想得以鞏固,不惜對那些會讓自我(id)被揭穿的人和事,作出嚴厲指摘。

淫照風暴的最大教訓是揭露虛偽?的確。但虛偽的不止是藝人,這個藐視人之本性, id, 而過份追捧道德價值, superego, 的社會,其實也很虛偽。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Wednesday, 13 February 2008

我的求暑娃娃



我愛夏日勁長勁長勁勁長...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Saturday, 9 February 2008

高清

我們是否總是將科技發展正常化了?合理化了?

高清廣播的推出,大家似乎不覺得有問題;不少大小男人,都拍案叫好,個微粒可以再細緻d個光線又可以點個邊又sharp d, 云云。然而,除了看電視可以清楚點,我實在看不出推行高清的好處。壞處,反而不少。

第一,正如朋友p所言,將社會最低層與其他階屋的差距進一步拉遠了;你推高清,有能力的,才可應付買一台新電視或解碼器;沒有能力的,就只可以繼續看一般電視,在免費電視這個層面上,也將社會最窮最窮的一群和其他階層劃分出來,只會讓這一群人,更進一步地覺得被社會遺棄,這是提倡和諧社會的政府所作的麼?更甚的是,五年後,舊式電視將被淘汰,到時這一班,可能換電視,都是靠別人捐贈二手電視的窮人和長者,連他們獲得免費娛樂的權利也要剝削麼?

第二,也實在不太環保;因為高清,以及五年後會全面使用高清廣播,驅使很多人提早把家裏的電視換成高清,讓那些高科技發燒友又多個理由快些去追款...有何謂呢?

第三,是一個對盲目追求科技發展的批判;近二十年來,電視節目的質素似乎每況愈下,縱使多了收費電視的競爭,創意元素真是少得可憐。觀乎七八十年代的綜藝節目,雖然拍攝的手法,科技的配套都沒有現在的好,可是卻有趣多了;例如,以往扮歌星除了神似,更會加上抵死改編歌詞;現在只餘形似神不似的表演,唱歌部份非但沒有將歌詞改動,很多更只是「咪咀」了事。

是否當資源愈有限,愈能激發節目製作人的創意呢?我們不必將責任完全推在製作人身上,試想想,現今大家都花了不少精力去當鑽研和學習新科技,研究在高清廣播之下如何防止穿崩,又有誰有時間和精力去鑽研和經營創意呢?


雖然如此,當科技發展成為了理所當然的風氣下,從來沒有團體可以走出來推動高清廣播革命,因為你出來反高清,你就是反進步反發展,有誰可以承擔下這個責任;更何況要五年之後才舊電視才被淘汰,現在沒有即時危機罷...這是溫水煮蛙還是計時炸彈?總之,科技愈進步,我們的民智似乎愈來愈低了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Wednesday, 6 February 2008

好來好去

做電台峰煙節目,最討厭的是聽電話。

可能是先天性對那些自以為是識少少扮代表兼以為全世界佢至叻或佢最慘的男人厭惡之至,每一次聽電話 (十居其九是維園阿伯),都很厭惡。

然而,厭惡還厭惡,既受人錢財,便要替人消災;其實很多人打來只是想講兩句,偶爾遇上一兩個死纏爛打的才比較惱人;部份其實更甚具娛樂性。

剛開始時,很怕那些懷有敵意,打來批評主持兩句便粗口滿天飛還要對我人身攻擊的阿伯;聽久了,反而覺得他們最具娛樂性。這班阿伯擺明與敝節目立場對立,討厭批評政府的言論兼盲目愛土共黨,可是偏偏要聽,聽完又要致電本熱線;本來,你有不同意見,大家討論無妨;只是這些阿伯知識有限,被我多問兩句,自己的理據站不住了,老羞成怒,就開始不斷地問候主持人和我的阿娘;現在我反而以作弄他們為樂;講完一句「大家咁話」,還會記得要他好好記著這一句兼回家「諗清楚」。

太公不反對人家說髒話;但很討厭那些自己沒料子以理服人,動輒便用粗口罵人的仆街;你以為講粗口大家都會怕你嗎?噢,我倒愛捉弄你們。


以下為各方朋友化解粗口的方法:

x你/x你老母 -- 哦,你得咪得lor,可惜你唔得,得個講字,呵!

x你老母(假若她不幸己過身) -- 哦,咁你送左自己落下面先啦

你去做雞啦 -- 大家咁話啦,一齊呀,我諗你做得會好過我。

臭x -- 下?咩話?聽唔到?你話你好臭?!哦!明白(佢一定係繼續repeat),得啦先生,我知你好臭,成身都好臭,口都好臭...

仆街 -- 你話你仆在係條街度?係邊條街呀?有冇撼親個頭?使唔使幫你call白車....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