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37963817\x26blogName\x3dNowhere\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GB\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x26vt\x3d2616783927992608377',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Wednesday, 31 August 2011

去藥房

因為討厭地產商,誓要對抗地產霸權,我開始多光顧了小店,盡量不去連鎖店購物。

但走進小店,才發覺這一步,行來不易;因為,走進小店時方發現,我們在過去這些時日中,不知不覺間已習慣了大連鎖超市藥房塑造出來那一套消費模式,而對小店的消費模式漸漸陌生。

最令我感到困難的是藥房;甫走進藥房,就會有人問你「想找甚麼」。對爾等宅女來說,去慣超市和連鎖藥房,習慣自己選擇貨品,再去結帳;當中最多講句「唔使膠袋啦唔該」或「八達通吖」之外,都無需多話;忽然要具體地向人形容自己想要甚麼,有點難。

而且,平常去開超市連鎖店,不知從何時有了這習慣,就是走到貨品堆中,才想起自己要甚麼;然後又可能會三心兩意,最後把已拿起的貨品放回原處;但在藥房呢,你一定要有明確目標才開口;否則,說要又不要,人家不罵,自己也有點不好意思。

更令人不自在的是:格價不方便。是的,不知何時,我們習慣了去多幾間超市格價才購物 (但明明都是超市而已) ,連買包牙籤都要格過才買。但在藥房,除了部份日用品會放在門外標明價錢,很多藥品都是沒有的,結果你想知價錢,要開口問;問到的結果,屬合理範圍,但到底是不是最抵?心裏總想要多問兩家;但人家連貨都拿出來了,說不要好像有點不好意思.....這個時候,就會想念連鎖藥房:價錢都清楚標明,想格價,走進去看一看就好,多方便!

但事實上是在藥房的確很多東西比在連鎖店便宜;傷風感冒藥十零蚊,買下吧!事關你在藥房格也不格價買的,分分鐘比你格了幾家連鎖店的價格後而買下的,更為便宜啊! (有時便宜很多)。更何況,多買、多與朋友鄰居交換情報,就自會知那家藥房買甚麼最抵了,不用下下自己親身格價,省下的時間不妨用來多看些書充實自己。

更何況,只要你開口,藥房的店員尤如一本會動的百科全書 (藥房版);當你有些甚麼不舒服,走入去向店員略講症狀,就有專人為你提供藥品建議,甚至會替你分析不同品牌的優劣(連睇雜誌收集資料都慳返!),連用法都親自授之,之後更會提供售後服務,若有不明白隨時可問;適逢某牌有PROMOTION的話,也會即時相告;連鎖店的員工,對店內藥品和貨品的認識,能有這麼齊全嗎?

能在入店前就確立購買目標其實是一個很良好的習慣 - 這樣,就不會買了些無謂東西回家。何解我們要喜歡磨磨憎憎的在貨架前思前想後呢? 明明這是很浪費時間的事...啊! 是的,我們總以為超市很方便,能為我們省時;但卻從不察覺,超市讓我們不知不覺間建立起來的消費習慣,卻是最浪費時間的。

是以,消滅地產霸權、消滅超市、消滅連鎖店...的第一仗,恐怕是場「文化戰」 - 戰勝連鎖店令我們建立起來的消費文化,重用以往幫襯街坊小店的那一套吧!




延伸閱讀:
龐一鳴: 一年唔幫襯地產商: http://yatming.wordpress.com/

Labels: ,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Saturday, 27 August 2011

今夜‧港大






很久沒有在晚上回港大。

港大的夜,在回憶裏,大部份都是閒靜的;要不,是晚上一個人在荷花池旁發呆,要不,是半夜偷偷回來還書 (要趕及在第二天圖書館開門前把前一天到期的書投在書箱裏!),要不,是工作至半夜離開...晚上的校園,總是安靜的。

但話說回來,港大的校園本來就安靜。開心公園,舉行的討論活動是有的,但能引起同學熱烈參與的,終究不多。我在校的三年,學校沒發生甚麼大事件,鮮有一大幫人激昂地一起叫喊....喔, 在舍際比賽中集體DEM CHEERS除外. 但為校政、時事如呼喊之,人數浩蕩而聲勢浩大的,那三年,不論白天還是黑夜,印象中不曾有過。

畢業後八年的今晚,竟教我遇上;參與人士一個接一個的發言,台下校友、同學、參加者,為著同意或不同意的意見而呼叫、拍掌、歡呼。有時不自覺地,一個口號隨口而出,然後身旁有些人跟者叫喊. 在這個不算大的廣場中,一句接一句的呼喊聲,此起彼落者。

校長就在鈕魯詩樓的一角,同學也沒騷擾之,也沒對還未站到台上的他多作刁難。是的,港大同學,一向理性,上一秒叫完口號,下一秒卻可以因著發言者乘機賣廣告而恥笑之。 (很懷念呢,當年大伙也是如此吧!!) 就是這樣,不用警察來管,保安也只是遠遠地站著,都可以如此井然,更顯得當天警方的保安,是過份嚴密,是多麼的不合理了。

(註: 我本來一直對徐立之校長很有保留,因為,他漂亮的話實在太多而實行起來竟完全走樣;但今晚,他竟然在微弱保安下出席這個開宗明義要檢討他和警方安排失當的大會;若非對同學有信任,若非打從心底尊重同學,決不會如此大剌剌地就此出現;我真的相信,他是一位好好先生。只是,他有能力面對港大高層中眾多豹狼,有膽色為了校園的自由、學術的尊嚴而向權貴對不呢? 暫時就未看到他有這能力了,希望他能通過今次事件能變得強一點吧)

因為有事!我沒有待至完結;點完燭光,多聽一兩個發言,就離開了。從圖書館旁樓梯拾級而下,身後傳來「平反六四」激昂的呼喊;而眼前,卻是嫻靜的本部大樓光境;這一個晚上,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忘記。

*********************************************



最後,還是不得不多謝一下曾偉雄。

曾處長,如果不是你,恐怕很多港大師生和香港人,都如一盤溫水煮蛙,言論和表達意見自由漸被剥奪、社會給多權貴特權的情況日益惡化等危機迫近而不察覺;多得你,指揮下屬作出如此不合理的封校,把同學推入後樓梯,把一盆滾水照頭淋在港大師生和香港人身上,使他們意識到危機,方造就今晚感動人心的晚會。雖然如此,但曾處長,我認為你已完全歷史任務,你還是告老歸田吧。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Saturday, 20 August 2011

大隱隱於屋村 - 盛記麵檔

朋友早前因工作關係,去了沙田瀝源邨,偶遇盛記麵檔後,驚為天人,稱之為「神奇」、「意想不到」,云云。

有點莞爾 - 喔,老屋村裏雖是有很多很有特色的小店,但說成這樣,好像有點太誇張了吧。好,就好一次看看吧!

甫到瀝源邨,有點愕然 - 哦,原來就是坐落在那個看起來很大陸的「沙田娛樂城」後面!想不到這麼大陸化的一幢怪物背後,藏著這麼有香港特式的屋邨;雖然也有連鎖店的踪影,但很多港式老店仍保留得好好的,令人感覺著實不錯。而我們的目的地 - 盛記,實在隱敝呀!! 朋友雖然來過一次,但都在外頭繞了一個大圈,找呀找呀,才找到入口。

哇塞!這真的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原來朋友真的沒誇張,在舊式屋邨裏有這麼一個地方,實在不可意議!



是的,想不到這兒有這麼一個,裝潢得如此有特色的老麵檔!感覺很像東南亞的一些咖啡店。而且,真的有一整個書櫃讓食客 (多是街坊) 借閱,邊吃邊看,就是一個下午了





環境令人有驚喜,食物如何呢?此店於1956年成立,老闆已是第二代繼任者,但仍堅持用上一代的方法製作雲吞、牛雜、牛腩和湯底;雖聽說這兒的牛雜和牛腩很不錯,但太公不吃內臟,也不太喜歡牛腩,就要了個雲吞麵,試試他們自家製作的雲吞。
(註: 原來朋友問了老闆, 這兒的牛雜果然是以新鮮牛雜製作的; 而如今香港以新鮮牛雜作牛雜麵的地方買少見少, 大多已轉用冰鮮貨, 味道差上一截; 好此道者值得入來一試的)





上桌,雲吞被麵條覆蓋,細細粒的,不像現在街上吃到大大粒蝦的霸道的爽脆,甚至是好像沒吃著甚麼蝦似的 - 因為都切碎混到肉未去了。但吃在口裏,是很扎實的鮮味,是從肉末和蝦本身產生的鮮甜味,份量不太多,剛好讓雲吞皮襯出其味道;這雲吞,我很喜歡。(我最怕,吃雲吞也好,吃小籠生煎也好,餡料太多而皮太薄,只是肉鮮味在口腔內遊走,欠缺將之好好地襯托出來的澱粉質,倒變得好寡;需知道「牡丹雖好,還需綠葉扶持」啊!!) 湯頭應不是甚麼大地魚煲出,不是海鮮那邊的味道,是肉那邊的,據說是牛骨煲的,朋友說很鮮甜;但奈何太公對鹼水異常敏感,這雲吞麵是有點鹼水(尤幸不多,吃麵時不太覺得,喝湯就發覺了),雖也覺得湯底應是不錯,但總覺得有鹼水味,下次得來要碗米粉試真D個湯。無論如何,這都算是一種,現今城市中難覓的一種紮實好味道。更何況,才十八個大洋就有大大碗。

唯一遺憾的是,此店大部份店面都沒有冷氣,夏天來吃的人較少,店家只於白天營業,下午四點就關門;想試他們的小炒,就要等九月後了。(另,在這兒消費都可享屋邨免費泊車優惠,而且老闆還會很熱心教你在那兒蓋章甚麼的,就像是和你認識了很久的老街坊...喔對了!這兒的伙記/老闆/老闆娘,臉上都帶著笑容的!




臨走前,看到他們的派麵通知 - 逢十六就派麵予長者;仍會體貼有需要的人士的老闆,而非一味自私自利地只顧自己的利益,在香港這益發畸型的社會中,買少見少。而且,老闆說,他們每天大清早便要起床準備食材,一直做到下午,很辛苦,賺得卻不多,也不指望下一代會繼承。啊!這意味著這麼一個有人情味味道又不錯的地方,最終還是難逃消失的扼運嗎?

其實瀝源邨路新城市廣場不遠,與其他幫襯商場內的連鎖食肆,不如去走遠一些,去感受下街坊風味,順道當支持一下老闆。

Labels: ,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Friday, 19 August 2011

俱往矣

今天,很難過。

香港大學,一個曾經讓我引以為榮的地方,今天竟然因為一個政要來訪,竟然連封鎖學校,阻隔異見聲音的行為都做得出;實在教人傷心。

須知道,港大使我引以為榮的原因,不是甚麼甚麼名牌或世界排名,而是她的自由 - 正確來說,是她曾經擁有過的自由。

早在入學之前,已對港大產生憧憬 - 除了古老典雅的建築,還有那國殤之柱;六四於我心中一直是一個圖騰,89當年年紀縱小,但週遭大人的悲憤激情酪印於心中. 能容這一個紀念六四屠城大型雕塑安放的學校,一定不會差到那裏.

及至高考那一年,港大爆出鐘庭耀事件。當年港大學生會會長張韻琪在鏡頭前義正辭嚴地去譴責校方干預學術自由,令我深深著迷,立志要入港大,要為不公平出頭,要去抗爭到底。

然後,我順利進入了港大。然後,急不及待地加入了「關注新校長遴選委員會」,開始在學生會的圈子裏打轉。去過立法會示威,上了電視,被老媽狠斥,仍樂在其中。後來有被赤化的內閣和風閣有意選庄,和朋友寫滿民主牆,把反對文章貼滿黃克競樓的平台....(雖然, 主要還是她寫, 我貼;但能自由地在校園表達意見) 猶記得全個平台舖滿白紙黑字的氣勢,猶記得和風閣被大比數的不信任票拉倒後,戰友還會對"同學是否盲目地聽了我們說反就反?" 產生疑慮 - 是的,在這環境下,沒有一面倒地認為自己全對,沒被勝利沖昏頭腦 - 我真的慶幸自己進了港大,認識了這一班人;而且,當年校方對這些事,全無干預,沒有要向中央獻媚,推動赤化內閣主宰學生會之意;當然也沒有偏幫原有學生會的班底。

而我主修的社會學學系裏諸位教授導師,對很多天馬行空的想法和意見都很包容;縱然,這也許不是他們所面對的學術界真正的面貌,但至少他們的包容和開放,使我能於這三年間盡情地呼吸學術自由的風氣。

偶有接下一些研究分析的工作,往往在校園的電腦中心工作至深夜;完工後,對著荷花池發一陣呆,通常已是四、五點,那時,校園裏出現不少晨運的長者;他們和善的笑著,談著;與平時大家的嘻鬧不一樣,帶一種平和的氛圍;校園能與街坊分享,為他們帶來歡樂,作為學生,臉上也好樣貼了點金.

宿舍裏那散漫而自由的氣氛 - 雖是散漫,但當面臨舍際比賽等大事件時,大家還是會拼了命去做的;我想,是大家從自由的環境中學會如何對自己有適當的約束,也得尊重別人和做好本份,以免為隊友/他人帶來麻煩 - 誰說給了自由就會亂? 相反,在自由中才更能領悟適量約束的可貴。

那三年的日子裏,我每一天都過得很快樂,很自豪;畢業後這幾年,我也一直以港大畢業生為傲。

但今天,我看到那我一直以為很自由的校園,被重門深鎖封閉著,只能學生和教師進入;異見校入只能在校園外圍呼叫;持有異見的同學被推進後樓梯而不能自由於學校進出,就只為了一個政要? 而且還是一個不敢面對異見的獨裁政要? 我曾是多麼珍而重之的港大校園自由風氣,彷彿一夜之間,消失淨盡。

誠然,與大陸接軋,有些地方要妥協、要合作,無可厚非;但我還以為,學術自由、校園內言論自由和行動自由,應該是作為一個有理想的辦學機構,嚴厲守護的最後防線;但原來,我錯了,我的母校 - 香港大學,她的管理層今天竟自行將這道防線打破,任由校園的自由風氣被肆意破壞;而且是為了一個跟本沒必要的儀式 - 說實在,國務院副主席出席百週年紀念活動有鬼用,托咩???

看到被推往後樓梯的同學在哭;想起那些老婆婆老伯伯,明明天朗氣清,今天都不能來校園晨運了,我實在難過。俱往矣!不止是回憶,更是這所大學 - 「香港大學」;因為,她已不再是屬於香港人的學校,不配再被稱為「香港大學」。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Tuesday, 16 August 2011

Liar Game - 虛擬故事?

最近看了一套蠻有意思的日劇, Liar Game (欺詐遊戲)

這是改篇自甲斐谷忍同名漫畫的一部電視劇; 主要是講主角神崎直(戶田惠梨香飾), 因為無端收到了一個裝有一億日元的神秘包裹, 又不小心打開了, 就被迫參加一場欺詐遊戲; 遊戲目的就是要不擇手段的去嬴取其他玩家的獎金 - 要是在遊戲中輸了, 就要背負著一億元的債務渡過餘生.

神崎直本是一個很正直很正直的女孩, 很容易受騙, 又怎能在這種比賽中獲勝? 但她家有病危老父, 實在不能背負這一億元的債務, 在高人指點下找到欺詐師秋山深一 (松田翔太飾)幫忙, 才能在比賽中獲勝.

雖然, 神崎直在秋山的幫助下, 一次又一次在這欺詐遊戲中獲勝, 本可不用再參賽 - 只要遵守Liar Game 事務局的退場規矩 - 把獎金一半退還事務局就可. 但神崎每一次都是不忍見到對手輸得這麼慘, 而把得到的獎金還給他們以償還債務; 而秋山則看不過眼事務所舉行這種玩弄人性的遊戲, 而誓要參與到底而揭穿事務所的真面目.

這日劇/漫畫最初吸引人的地方, 是秋山與其他參賽者之間的角力 - 為了嬴取獎金, 大家都使出令對方意想不到的招數, 也令觀眾很有驚喜.

但後來的亮點, 是神崎直 - 在這liar game中, 她有一份怪異的堅持: 就是要信任參加者, 希望參加者聯手對付大家的共同敵人 - 事務所. 就算是屢次被其他參加者欺負, 但最終也會對他們出手相救; 但凡所有會使參加者的金錢流入事務所的策略, 就算是對自己有利, 都一既拒絕不使用. (例如, 她就算嬴了, 也會選擇將獎金交給輸家以讓他們可以將原先借事務所的一億交還以不致負債, 而不會選擇交回一半獎金給事務所以求自己脫身; 因為, 前者事務所只是收回借出的金錢而已, 沒有賺錢; 但後者其實是讓事務所賺了一半的獎金 [別忘了事務所無論如何也會向輸家追回一億的]; 她就很堅持, 要將所有的資金留在參加者那邊, 不論是敵還是友, 也不要流入事務所)

"事務所才是共同的敵人" 這一點很有趣, 令我不禁多想了一點: 事務所, 在現實生活有嗎?

的確, 看liar game的初期, 的確覺得故事設定有些古怪 - 這世上怎會有這麼古怪的比賽, 一不小心就墮進圈套要參加, 而要大家互相欺詐? 是的, 有這麼開宗明義打正旗號是"欺詐遊戲"這一點, 的確有點奇怪; 然而, 這世界真的沒"欺詐遊戲"嗎?

才怪!! 這社會, 尤其是香港這種大都會社會中, 本身就是一個欺詐遊戲! 最顯而易見的, 就是在股票市場, 大商家/投資銀行利用財技, 設計不同的投資工具, 看準小投資者"希望撈一筆"的心態, 吸引他們參與其中. 但其實這是商家和銀行賺取更多金錢的手段; 銀行從中賺取可觀的經紀費用; 大商家呢, 其實我不太懂當中的運作, 但聽過好景時, 有錢佬能以較低價認購些具潛力新股; 某零售公司上市, 但其實公司部分分店租用該集團另一未有上市的公司的舖位 - 所交的租金真是市價租嗎?.....總之, 鮮有大商家投資市場輸, 損手的總是小投資者; 是以, 作為小投資者的我們, 就算嬴錢都只是嬴其他小投資者的 - 這不就和LIAR GAME裏, 自身嬴錢時, 就會有其他參加者負債 (輸錢), 道理一樣; 而大家都要是在這"遊戲"中, 靠眼光和策略取勝的!! 唯一不同, 股票市場不如LIAR GAME, 勝利者要交出一半賞金作離場費 - 雖然, 開始進入這"遊戲"時, 也是被引誘進場的. (就算你不是貪, 當媒體不斷鼓吹你去投資, 並恐嚇說若你不投資, 資產就會貶值; 甚至, 連強積金都是強迫你投資的 - 你能抗拒入局嗎?)

就算你不玩股票, 這社會本身, 也是一個LIAR GAME的場地. 大地產商/大財團就是事務所. 這個社會的消費圈, 被地產商壟斷得愈來愈嚴重, 市民的選擇愈來愈窄 - 超市、連鎖店愈來愈多, 小商戶的生存空間愈來愈少. 超市就是看準市民貪便宜貪方便的心理, 總會有一兩款比街市買要抵得多蔬菜和肉類, 吸引大家走進去, 之後就貪方便把其他所需用品都買了 - 就是這些東西比你在雜貨舖買, 每件都要貴上至少一元.

這是另一種LIAR GAME - 事務所 (大財團) 設定了一個會令參加者 (消費者) 想自己"嬴" (至抵) 的設定, 但其實在中間不斷偷偷地把錢賺進自己口袋裏. 而參加者(消費者)就不斷地用不同的策略 (價格, 儲超市積分等) 要令自己嬴, 賺得最多 (花最少的錢買到最多的貨品). 然後, 另一些參加者 (小商戶) 敵不過超市的攻勢, 有少部份不誠實的, 以呃秤、次貨當正貨、過期扮未過等手段欺騙顧客以求自己賺得更多, 但卻使消費者對整體小商戶的印像大打折扣, 事務所漁人得利.....

作為消費者, 試問你能為了幫一幫小商戶, 使他們能持續生存, 保存多一個對手抵抗超市以防壟斷, 你能稍為多付一兩元, 或者多走兩步去買兩斤菜嗎? 但另一方面, 又是否每個小商戶都能誠實, 不欺騙顧客光明正大做生意, 小商戶和顧客聯手擊退地產商呢? 事實是, 也許人性真的是貪心, 這仗是參加者節節敗退 - 觀乎這二十年間超市的不斷膨漲, 呃客的事屢聽不鮮, 愈來愈多人貪方便/被超市廣告蒙騙以為好抵而只到超市.

要是沒有神崎直, LIAR GAME到最後, 恐怕只是事務所和極小部份的參與者獲勝, 而大部份參加者都是輸家 - 似乎這社會, 正朝著這方向走. 我們的神崎直會在何時出現? 也許, 這也是作者甲奜的疑問和盼望.

(如果你單單喜歡看心理戰, 甲斐較早期的One Outs其實要比 Liar Game 精彩緊湊得多. One Outs 遊戲設定在一個棒球隊中,一個本來靠打賭搏棒球維生的渡久地東亞,進入職業球隊後,以得失球率計算薪金,與老闆鬥智門力,當中涉及不少對已方隊友,以及對方球員反應的計算,還有如何巧妙地利用天氣和賽制使自己得到更多好處,甚至反敗為勝;主角渡久地東亞的神機妙算, 比Liar Game內的秋山深一帥多了; 只是, 比Liar Game少一份睿智, 而且不警告各大著重畫功的漫畫迷們 - One Outs 首十回的畫功實在令人太難過...+_+")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Thursday, 11 August 2011

"破地獄", 好嗎?

這裏指的, 不是在大酒店裏進行的破地獄, 而是在明將進行的那種"破地獄".

明將壽司, 簡直近年食壇的一個奇蹟. 一家做壽司做得如此難吃的店, 我一直以為其存在, 只是為了一些負擔不起去一般壽司店用膳, 但又想(讓子女)一嘗吃壽司的夙願的的家長和年青人而已. (始終付出港幣40多元就可任食, 吃個飽, 往那找呢?) 要做到這功能, 在低收入地區有幾家分店就足夠了. (先旨聲明, 我對明將這一個社會功能, 是非常欣賞的; 需知道這社會哈日風氣盛, 明將的出現能讓低收入家庭有機會追隨這哈日風, 沒有因為他們收入低而不能哈日, 沒有使他們因此而對社會多一份抽離感, 不會像高清電視般把他們排拒門外)

但奇怪的是, 明將近年的分店竟然愈開愈多之勢; 香港的貧窮人口, 這兩年激增乎?

非也. 事關不知何故, 近兩年吹起了去"明將"破地獄之風也, 吸引不少年青人去明將, 挑戰各款難吃壽司, 更要打大佬 "紅豆軍艦", 云云.

最初, 覺得此事有點無聊而已; 但最近看了陳曉蕾的《剩食》, 看到每一天有這麼多的食物被白白浪費掉 (香港每天運往堆田區的垃圾, 有三份一是廚餘呀陰功!!而廚餘廢物會滋生細菌和引來昆蟲動物, 要花不少金錢和資源處理的啊!); 我想, 是時候反思一下, 這種"破地獄"的風氣, 真的好嗎?

破地獄本身固然都幾浪費食物 - 破地獄途中, 拿到桌上的壽司, 是否全被吃掉了呢? 還是吃下一件大佬後, 另一件 (甚至另一碟) 著實吃不下去了, 就任他們留著? 吃畢, 有把食物吐出來嗎? 從youtube 上看到一些挑戰者的片段, 似乎都有剩下/吐出.

然後, 店家打烊後, 有多少碟這些太樣衰的"大佬們"會被丟進垃圾桶?

更甚的, 當"破地獄"之風愈來愈盛, 難保有別的店家想以同樣的手段賺錢 - 既然差的食物成本不高, 若能殺出重圍, 何樂而不為? 只是, 不用心去處理食物, 使製成品難吃而導致顧客被迫浪費食物, 已是對食物大不敬; 故意而為之, 更是罪過. 若是此等手段失敗了, 被遺在餐桌上的食物會更多, 更多. 白白浪費掉的食物啊, 若他們被正正常常地製作出不難吃的成品, 應是可以被吃掉, 完成其任務; 現在, 就直接被倒進堆田區了.

但我們作為消費者, 也非完全無責任. 我們可否停止去"挑戰難吃食物"的風氣呢? (其實同樣道理, 甚麼挑戰喪辣米線/雞翼, 巨份牛排等等, 都會引致食物浪費, 也不應鼓勵) 始終食物得來不易, 對食物應該有份尊重, 應鼓勵用心製作, 而非鼓勵糟塌食物, 製作一些不是正常人可吃的讓人去"破地獄"啊.

也許我們香港人, 富裕的日子過慣了, 對浪費食物變得麻木起來 - 一件兩件壽司, 就如午餐飯盒裏剩下的一丁點飯 - 小意思吧? 但若每人能省那一點, 可以減少不少堆填區負擔; 省下來的資源, 能造福不少人了. 然後連帶減少土地的疲勞 (讓土地增加休養的時間), 減少人工肥料的使用, 再減少製造/運送過程中的廢氣, 也減少資源的損耗, 對環境也有好處啦, 再者...(下刪五千字)

一句到尾, 香港人, 應學會對食物更珍惜, 而非糟塌之; 糟塌食物, 此風實在不可長.


註: 我很推介陳曉蕾的《剩食》,道出了很多我們不知不覺被浪費掉的食物, 也有不少能更善用食物的點子可供參考.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Sunday, 7 August 2011

行入D?

總是聽人指責說, 那些人, 在繁忙時間的金鐘轉車, 總是貪方便不肯走進車箱多一點點, 害得後面的人上不了車.

雖然, 我是經常上不到車的一群, 可我也不覺得這情況有特別嚴重; 反之, 我倒是覺得在金鐘站總是有股洪流, 要將自己推進車裏; 尤其是不幸你是排到最尾的那幾個, 都站到門邊了, 後面的人還是要擠進來; 結果, 門要關上幾次才能合上, 阻礙了下一班車進站, 時間還不是一樣 (而且還阻礙其他已上車的人的時間!)

更不幸的是, 當指責人家"不肯走入一點點"之說旺盛起來時, 那些喜歡擠的人, 對自己所作的更理直氣壯

上週某天下班, 從金鐘轉車. 一個阿婆拖了一個疊滿紙皮的手推車進來, 一個男人站了在他的旁邊. 這個阿婆和男人之間, 自然看似多了一個空間 (其實已放了手推車了).

乘客魚貫進站, 一如往常還是有人要擠, 擠不下了停下來; 豈料, 到最後還是有一名胖婦硬是擠進來; 一邊擠, 一邊還說, "唔好意思, 我趕時間", 但其實為她這個行動, 車門開合多了兩次, 延誤了開車時間.

她沒有絲毫歉意, 卻大大聲地說, '唉, 而家D人真係冇公德心, 坐地鐵又唔行入去D喎! 行入D吖嘛!!' 兇狠的眼光就射向阿婆那手推車所形成的空位, 當然還少不了那手推車旁的男人.

那個男人真無辜. 這真是一隻死貓. 恐怕, 他本來已因為這擠迫的人潮, 小腿脛骨已是被壓在這手推車邊上, 不太舒服. 現在更要被硬指"沒公德心". 他倒有風度, 沒有作聲, 由得這胖婦逕自大叫大嚷.

胖婦見男人沒動, 車箱也沒有人動, 就自己動, 左轉右轉的, 企圖為自己爭取多一點空間 - 但事實是, 車箱內已擠迫不已, 她此舉無助變大車箱, 只是令他人更壓迫更辛苦而已.

到尖沙咀了, 胖婦走了, 大半乘客也魚貫下車, 就算也有乘客上車, 車箱也不如之前般壓迫. 男人鬆了一口氣, 兩腿終於得以舒展一下, 露出一個釋懷的笑容.



行入D, 還是不行入D比較沒公德, 我迷糊了.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