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37963817\x26blogName\x3dNowhere\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GB\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x26vt\x3d2616783927992608377',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Tuesday, 16 August 2011

Liar Game - 虛擬故事?

最近看了一套蠻有意思的日劇, Liar Game (欺詐遊戲)

這是改篇自甲斐谷忍同名漫畫的一部電視劇; 主要是講主角神崎直(戶田惠梨香飾), 因為無端收到了一個裝有一億日元的神秘包裹, 又不小心打開了, 就被迫參加一場欺詐遊戲; 遊戲目的就是要不擇手段的去嬴取其他玩家的獎金 - 要是在遊戲中輸了, 就要背負著一億元的債務渡過餘生.

神崎直本是一個很正直很正直的女孩, 很容易受騙, 又怎能在這種比賽中獲勝? 但她家有病危老父, 實在不能背負這一億元的債務, 在高人指點下找到欺詐師秋山深一 (松田翔太飾)幫忙, 才能在比賽中獲勝.

雖然, 神崎直在秋山的幫助下, 一次又一次在這欺詐遊戲中獲勝, 本可不用再參賽 - 只要遵守Liar Game 事務局的退場規矩 - 把獎金一半退還事務局就可. 但神崎每一次都是不忍見到對手輸得這麼慘, 而把得到的獎金還給他們以償還債務; 而秋山則看不過眼事務所舉行這種玩弄人性的遊戲, 而誓要參與到底而揭穿事務所的真面目.

這日劇/漫畫最初吸引人的地方, 是秋山與其他參賽者之間的角力 - 為了嬴取獎金, 大家都使出令對方意想不到的招數, 也令觀眾很有驚喜.

但後來的亮點, 是神崎直 - 在這liar game中, 她有一份怪異的堅持: 就是要信任參加者, 希望參加者聯手對付大家的共同敵人 - 事務所. 就算是屢次被其他參加者欺負, 但最終也會對他們出手相救; 但凡所有會使參加者的金錢流入事務所的策略, 就算是對自己有利, 都一既拒絕不使用. (例如, 她就算嬴了, 也會選擇將獎金交給輸家以讓他們可以將原先借事務所的一億交還以不致負債, 而不會選擇交回一半獎金給事務所以求自己脫身; 因為, 前者事務所只是收回借出的金錢而已, 沒有賺錢; 但後者其實是讓事務所賺了一半的獎金 [別忘了事務所無論如何也會向輸家追回一億的]; 她就很堅持, 要將所有的資金留在參加者那邊, 不論是敵還是友, 也不要流入事務所)

"事務所才是共同的敵人" 這一點很有趣, 令我不禁多想了一點: 事務所, 在現實生活有嗎?

的確, 看liar game的初期, 的確覺得故事設定有些古怪 - 這世上怎會有這麼古怪的比賽, 一不小心就墮進圈套要參加, 而要大家互相欺詐? 是的, 有這麼開宗明義打正旗號是"欺詐遊戲"這一點, 的確有點奇怪; 然而, 這世界真的沒"欺詐遊戲"嗎?

才怪!! 這社會, 尤其是香港這種大都會社會中, 本身就是一個欺詐遊戲! 最顯而易見的, 就是在股票市場, 大商家/投資銀行利用財技, 設計不同的投資工具, 看準小投資者"希望撈一筆"的心態, 吸引他們參與其中. 但其實這是商家和銀行賺取更多金錢的手段; 銀行從中賺取可觀的經紀費用; 大商家呢, 其實我不太懂當中的運作, 但聽過好景時, 有錢佬能以較低價認購些具潛力新股; 某零售公司上市, 但其實公司部分分店租用該集團另一未有上市的公司的舖位 - 所交的租金真是市價租嗎?.....總之, 鮮有大商家投資市場輸, 損手的總是小投資者; 是以, 作為小投資者的我們, 就算嬴錢都只是嬴其他小投資者的 - 這不就和LIAR GAME裏, 自身嬴錢時, 就會有其他參加者負債 (輸錢), 道理一樣; 而大家都要是在這"遊戲"中, 靠眼光和策略取勝的!! 唯一不同, 股票市場不如LIAR GAME, 勝利者要交出一半賞金作離場費 - 雖然, 開始進入這"遊戲"時, 也是被引誘進場的. (就算你不是貪, 當媒體不斷鼓吹你去投資, 並恐嚇說若你不投資, 資產就會貶值; 甚至, 連強積金都是強迫你投資的 - 你能抗拒入局嗎?)

就算你不玩股票, 這社會本身, 也是一個LIAR GAME的場地. 大地產商/大財團就是事務所. 這個社會的消費圈, 被地產商壟斷得愈來愈嚴重, 市民的選擇愈來愈窄 - 超市、連鎖店愈來愈多, 小商戶的生存空間愈來愈少. 超市就是看準市民貪便宜貪方便的心理, 總會有一兩款比街市買要抵得多蔬菜和肉類, 吸引大家走進去, 之後就貪方便把其他所需用品都買了 - 就是這些東西比你在雜貨舖買, 每件都要貴上至少一元.

這是另一種LIAR GAME - 事務所 (大財團) 設定了一個會令參加者 (消費者) 想自己"嬴" (至抵) 的設定, 但其實在中間不斷偷偷地把錢賺進自己口袋裏. 而參加者(消費者)就不斷地用不同的策略 (價格, 儲超市積分等) 要令自己嬴, 賺得最多 (花最少的錢買到最多的貨品). 然後, 另一些參加者 (小商戶) 敵不過超市的攻勢, 有少部份不誠實的, 以呃秤、次貨當正貨、過期扮未過等手段欺騙顧客以求自己賺得更多, 但卻使消費者對整體小商戶的印像大打折扣, 事務所漁人得利.....

作為消費者, 試問你能為了幫一幫小商戶, 使他們能持續生存, 保存多一個對手抵抗超市以防壟斷, 你能稍為多付一兩元, 或者多走兩步去買兩斤菜嗎? 但另一方面, 又是否每個小商戶都能誠實, 不欺騙顧客光明正大做生意, 小商戶和顧客聯手擊退地產商呢? 事實是, 也許人性真的是貪心, 這仗是參加者節節敗退 - 觀乎這二十年間超市的不斷膨漲, 呃客的事屢聽不鮮, 愈來愈多人貪方便/被超市廣告蒙騙以為好抵而只到超市.

要是沒有神崎直, LIAR GAME到最後, 恐怕只是事務所和極小部份的參與者獲勝, 而大部份參加者都是輸家 - 似乎這社會, 正朝著這方向走. 我們的神崎直會在何時出現? 也許, 這也是作者甲奜的疑問和盼望.

(如果你單單喜歡看心理戰, 甲斐較早期的One Outs其實要比 Liar Game 精彩緊湊得多. One Outs 遊戲設定在一個棒球隊中,一個本來靠打賭搏棒球維生的渡久地東亞,進入職業球隊後,以得失球率計算薪金,與老闆鬥智門力,當中涉及不少對已方隊友,以及對方球員反應的計算,還有如何巧妙地利用天氣和賽制使自己得到更多好處,甚至反敗為勝;主角渡久地東亞的神機妙算, 比Liar Game內的秋山深一帥多了; 只是, 比Liar Game少一份睿智, 而且不警告各大著重畫功的漫畫迷們 - One Outs 首十回的畫功實在令人太難過...+_+")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