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37963817\x26blogName\x3dNowhere\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GB\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x26vt\x3d2616783927992608377',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Sunday, 27 July 2008

畢業照

最近,聽了不少人對大學生抱公仔拍畢業照,感到不齒、嘔心,甚至痛心疾首。

第一位,是太公前任上司「麒麟臂」,她說:嘩,「我真係頂唔順而家d大學生...都大學畢業啦,仲攬住個公仔影畢業相喎!」

第二位,是太公一位欣賞的本地漫畫家小克,他在他新作中說,受不了大學生影畢業相攬公仔,如要攬,不如攬花。

小克說到重點,花。

太公不是要加入這「聲討攬住個公仔影畢業相的大學生」小組,因為太公當年影畢業相都是攬公仔不攬花。

影畢業相要攬公仔,相信是我們這一代大學生開始的。

畢業袍大多黑古肋突,單單穿畢業袍拍照,畫面很「齋」,不好看。過往師兄師姐輩影畢業相,會有花。但花動軋要二三百大元一紮,只可放幾天,其實不太化算;太公這一代大學畢業時遇上經濟不景,大家都覺得,影一次畢業相,買一紮二三百元的花太奢侈(要知道為了就各方親友,影畢業上通常要分幾個weekend),於是就出動了公仔這玩意,因為公仔可以較便宜,最重要的是,可以循環再用。以我們中學校友為例,這次你班中大同學送了個公仔給我們港大同學影相,下次科大同學影相我們就會帶同一個公仔去撐場,再下次你們中大又影相,公仔又可以出動多一次....甚至今年用完,可留待下年師弟妹畢業時做人情 (太公當年畢業相用的豬豬公仔,就是這個下場)。就算這隻公仔都索價二三百元,但他的利用價值,絕對比一札索價二三百元的花化算得多...更何況市價低於二三百元的畢業公仔,選擇甚多。

所以,我們攬公仔影畢業相,倒沒想過要裝可愛,純粹從經濟角度出發。你們這班與我們脫了節的長輩們,不要不分青紅皂白就怪責年青人,想也不想就一句「看不過眼」擲下去....好,你「看不過眼」我們攬公仔,但我覺得我們比你們上一輩,影畢業相要攬花束,更節儉更有美德。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Friday, 25 July 2008

Gossip

一個辦公室,Gossip總少不免。人愈多,Gossip愈多。

太公愛gossip;因為透過針對上司或一些討人厭同事的Gossip, 可以抒發一下工作上壓抑;只要不刻意搬弄是非,適量的gossip其實不錯。

所以可以說,太公是個八婆。

一次,一位同事向太公傾訴心意事,曾經在太公面前狠狠地批評說:「我地講野細聲d,你身邊兩個女人都好八!」「喔~~」當時太公只能有這個反應,因為實在問心有愧,差點沒和她說,我都好八,你說的其中一個,我經常和她通過msn談八卦,只是你沒有察覺而已。

不過,後來才發現這位同事才是八中之極品。因近兩晚,太公都聽到她和別的同事說悄悄話,言談中總是提及誰是「衰人」,誰誰又是「仆街」,天天新款,搬弄不同的是非。太公心想,嘩,勁呀,原來這才是八婆中的大師級,這公司相信沒有誰沒被她暗中批評過呢?俗話說得好,愛批評人家八卦的,其實才是最愛搬弄是非。

真是活到老學到老,一山還有一山高,我打這才知道,八婆這個位子我坐不起,我身邊的幾位女同事都與之有一段距離,還是留給那位大師級的八婆宗師。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Wednesday, 23 July 2008

電影

突然發現,太公很久都沒有看電影。

因為娛樂太多。自從有youtube和土豆,台劇日劇美劇甚至太公最愛的港劇《男親女愛》都可以在上面找到後,兼且現在影碟的租金也愈來愈高昂的情況下,太公漸漸不再有癮要去逛影視店,乖乖在家煲劇。






好了,我寫完了。

以為又有偉論咩?冇喎,吹咩。嘿。乜次次都要有偉論既咩?!


抗議?回水?退錢?....oh....咁.....為左增加大家o係呢個頁面度既逗留時間,等大家覺得花左0.01個kcal, 同用左0.1秒click入呢版都物有所值,我唯有送返隻近期睇得幾開心的mtv俾大家:


Labels: ,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Tuesday, 15 July 2008

全球化

太公討厭全球化。

別以為全球化,大家連接變得緊密,我們可以安坐家中,都可以過到地球另一端的人的生活,吃到他們的東西,學到他們的文化。

但一個地方的文化,不是吃到他們一些東西,看到他們一些電視節目,就算是了;更何況,這些東西很多時都變了質。

在英國時,太公很愛吃一隻叫salty dog的薯片;遇上它是偶然;有次在倫敦逛到V&A,在V&A的小食亭買了包salty dog充飢,自次便驚為天人,太公覺得,這是全世界最好吃的薯片;包裝上寫它是手製的,而且因為製作數量有限,所以只供應予小型商店 (small business) -- 的確,在tesco, sainsbury等英國大超市是找不到 salty dog的;太公也是在Durham (Newcastle附近的一個小城) 的火車站的小食亭才再一次找到其芳踪。這樣罕有的美味,才教人回味無窮。

可這一切的美好教全球化破壞了;太公沒有誇張,因為有天,太公在又一城的Taste 裏再一次遇上Salty dog;它的包裝完全一樣,也是寫著 "for small business only" 的字眼;太公當然很想再嘗這久違了的美味,但轉念一想,這不是騙人嗎?"for small business only"的話又會出現這香港連鎖超市巨頭之一 -- pk shop 旗下的超市嗎?還是salty dog 已經變質嗎?

因為這個疑問,太公站在貨架上近十分鐘,掙扎著應否以十元港幣之價錢買下這包小小的 salty dog....結果,太公還是不敵對美好回憶的憧憬,取下,付款,打開,吃 -- ack!!嘩,根本就是不新鮮的薯片!!是沒有變霉壞掉,但就沒有新鮮的那種脆脆的美好感覺 -- 因為salty dog是手製,較機製的薯片厚一點,薯片放久了,就不夠好吃 -- 也許是這樣,立心不良的英國商人 (或者李嘉誠都有份想的點子) 就將放久了的salty dog,運來香港當貴價貨賣 -- 反正都不打算開展國際市場,而這裏盲目追求來路貨的大有人在,就等一些讓這班中國人上上當就算了。可憐太公這個salty dog fans, 卻因此對其美好憧憬完全幻滅。

有些想像,應該好好被保留在原居地;走出自己的國家,就算再像的包裝,都是不一樣的了。所以太公覺得全球化那所謂文化交流的好處意義不太;不過這既然是不可避免的世界大潮流,無聊的社會學家就阿Q的,想一些好處讓大家寬懷一點而已。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one down

是日,太公那說得一口「標準恐怖」英語的阿姐又要太公做醜人:

姐:隔離組(即某節目)既同事又冇俾"one down" 我地啦,成日都係咁,你問佢地要今日果份,順手同佢地反映下。

太:哦。(然後除除走到隔離組)

太:Kenny呀,我阿姐話想要你地今日份"one down".

Kenny: (疑惑) 下?咩"one down"

太:哦,阿姐話要 "one down"呀ma, 仲因為你地遲左俾"one down"佢,好唔高興....(向其枱面份rundown打眼色)

Kenny: (明晒) 哦哦哦哦....

太:哈,如果我同阿姐講話,你地冇 "one down" 喎,只係得 "rundown", 會唔會串得太應呢?嘿!!


嗱各位小朋友,記得趁細個,學好英文,尤其是讀音;太公唔係果種追求咩咩式英文,講求語調,要講到好似native一樣果d人;不過,發音標準真係好緊要,唔係人地會唔明之餘,仲會嚇親人。而且自己講得好,就多左個去笑人既本錢 -- well, 用唔用係你既事,但你會有權揀,係咪?(例如太公今日心情靚,所以冇寸到) 所以記得要學好英文呀各位小朋友!!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Monday, 7 July 2008

變態!真變態!!

變態死肥豬,連熊仔都唔放過

隻肥豬係屬於同事leo的...嗚,我既小熊,咁就被污辱左,leo你點教你隻豬架!咁有傷風化既事都做得出!


是晚和同事些雲msn,將此事告知後...


太公: 係咪好變態?leo都唔好好管教佢隻豬 ,走黎攪我隻小熊...

些云:LEO的傑作?

太公: 唔係, 其實係既傑作,嘿嘿

些云: 邊有人自己話自己變態嫁

太公: 我~~ 呵呵呵呵呵呵呵~


呵呵呵!話自己變態的,係咪比變態更變態呀?哇呵呵呵~~~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Sunday, 6 July 2008

為扮野而扮野

記得鍾景輝早陣子在壹仔的專訪中,對詹瑞文有一個批評:「為扮野而扮野」。

似乎是說得不屑;的確,在香港,很多時「為某事而作某事」,背後總有些不單純的原因;某些電台主持「為批評而批評」,是為了建立所謂「敢言」形象;政客「為反對而反對」,是為了政治利益;女星「為跌膊而跌膊」,是為增加見報率...等等。

如果不是一次又一次的看到甄詠蓓寫詹瑞文「愛扮野」,愛到連走在街上也會扮途人的話,我也真的認為,詹瑞文「為扮野而扮野」,是為了知名度。

《男人之虎》就是詹瑞文「為扮野而扮野」的代表作;深度欠奉,但他應該可以過足扮野癮,觀眾也可從中獲得歡樂 -- 是的,我是覺得,詹瑞文是為了喜歡扮野而扮野,對扮野有癮,有癮就要找機會過癮;舞台就是他過癮的場地。

這個單純的原因一說出來,實在會教香港人難以置信;也實在,因為這個社會太複雜,複雜得我們再也不能相信單純的原因 -- 簡單來說,我們漸漸忘記單純。創作話劇,如果可以像《萬世歌王》和《萬千師奶》寫得又好笑又有深層意思,固然好;但創作不易,如果老是要道理要說教的話,就更難創新;是以,香港很多編劇作家等再犯的毛病就是,一個明明有趣但其實本來沒甚麼特別的故事,偏偏硬塞些「道理」進去;結果,觀眾笑完了,對所謂「道理」卻留下一堆堆的問號;甚至這些「道理」,會造成故事的某些部份由「有趣」變「沉悶」;最後,可能得不償失;《男人之虎》的敗筆,其實在這裏。

這也是香港人常犯的毛病;念預科時的一個中文課,老師出了個題目叫「氣球」,要我們所有人輪流作公開演講;於是,大家都將「氣球」扯到不同的大道理上,說得理直氣壯;最後,老師卻認為那位只是從「氣球」聯想到雪糕,然後細數其最愛的雪糕口味的同學最好,因為,他在演講中所流露的情感,最真摰。可這個老道理,學了快十年了,現在寫廣播劇,也禁不住犯了這毛病,將道理硬塞;結果就被教導:其實,要寫攪笑的,還是純粹的鬧劇好。

雖然《男人之虎》沒有《萬世歌王》和《萬千師奶》般對社會的精闢批判;但回想起來,演者演得最過癮,最能打動人心的,卻是《男人之虎》;這是演員者觀眾的交流,感覺來的,我就是感受到了,才會信他的原因會是如此單純。

為扮野而扮野,為搞笑而搞笑,何罪之有?

愈快樂,愈「墮落」 -- 總比假道學好!

Labels: ,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