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37963817\x26blogName\x3dNowhere\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GB\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x26vt\x3d2616783927992608377',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Sunday, 23 November 2014

有今生,無來世

(本來只是想update 一下status, 記下自己心情;不料愈寫愈長,欲罷不能,還是記在博客,以免有天自己fb account 不幸被block, 也能找得回)

自從西班牙回來後,一直睡不夠,平均每晚都只能維持六小時左右,連所謂週末補眠也沒有;加上入秋後氣管敏感,一直作病,前晚一通頂,終於來個大爆發,甚麼渴睡甚麼咳甚麼頭痛甚麼鼻水倒流甚至痾清fight都在今天一起上。

繞了跳舞課,在家睡,也有空間思考了一下;想來這些日子幾乎晚晚都在街上而得來的累,值得不值得?談到大理想而堅持不論結果如何也是值得,而更值得去思考的是這個,當初只是因為爭取普選、公民抗命而得來的空間 - 街道,為我們帶來那麼多的可能。

往日約開會約朋友都只能往餐廳跑,往日覺得無聊也是去唱K去看戲逛街;現在我們有了空間,約人開會碰面可以在街上進行,或是坐在圖書館看看書或隨意聽人家分享 - 這些都是往日沒有的空間 - 我們的公共空間只有甚麼都不行的公園 - 坐坐可以,但可以讓人有個類似'speaker corner' 和分享書本分享想法的空間, 一直沒有。就算公園能坐也始終沒那種的氛圍,結果都只是往餐廳跑 - 佔領期間好像捐物資或為自己加裝備多花了錢,但其實另一邊廂也省下了一些伙食費用 - 就自在外吃,也會吃得簡單一些,最起碼不會至少二三百少能下樓的那種。

通頂時和新相識的朋友聊天,也才想到這場佔領也打開了很多香港人自身的一些「限制」:佔領前你想過在街上席地而坐甚至席地而睡嗎?但現在,尤其是天氣稍熱時,不少人真的直接躺下,披星戴月的就睡了;坐在街上很髒嗎?現在大家都很自然地就坐在地上;坐的椅子桌子一定要全新?廢木和舊傢俱其實也可成桌椅。佔領前你知道膠水樽要分拆招紙樽蓋和樽身才能回收嗎?政府沒好好做教育也沒給予空間,環團喊到聲沙也難以令市民明白當中道理,但能在佔領區分上三種膠樽回收 - 蓋、身、招紙,市民一看就明,也就跟著做。縱然要走的路還很長 (例如佔領區外怎辦呢?),但至少能將固中理念讓多些人明白,也算是一大步;佔領前你覺得祈禱一定要安靜?在旺角小聖堂的諸位可是經常「藍絲挑機於左而神不分」啊!

「還路於民」- 每次路過,我都認真地看著民建聯banner 上的這些字;寫得真好,但此時此刻的佔領,方讓我覺得道理才是真正的屬於人民;往日,除了坐車經過,你真能在彌敦道夏愨道怡和街上真正地「生活」嗎?還是你以為你去消費然後讓金錢流向租金流入財閥的口袋裏才是你的「生活」?佔領前道路都是屬於你的嗎?街道上最佔空間的是私家車,是擠塞的最大元凶;你一直在擠塞的道路上走就以為道路是你的?在旺角擠迫的行人道上苟且前進時,你以為道路是你的?我們平日生活的空間如此的少限制又多,是為了便利財閥 (劃地劃得取盡政府和財團可以賺更多吧)還是便利人民?所謂的經濟利益你享有幾多 -甚至換角度說,你真的需要享有很多這些「經濟利益」?還是其是有個人人能享用的合理生活空間,你可以不用搏得太盡而有更多時間陪陪朋友家人多點「生活」?就是話說回來,你真的喜歡你現在(佔領前)的生活嗎?為甚麼都不吭聲呢?

最近和朋友約在街上都笑說「有今生無來世」。的確,終會有退場或清場的一天,但對空間的想像,今天打破了框框,日後可以繼續發揚光大;爭取城市空間,也許是下一個戰場吧。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Sunday, 9 November 2014

不經一番寒風徹骨

http://news.mingpao.com/pns/%E6%9B%BE%E9%88%BA%E6%88%90%EF%B9%95%E4%BD%94%E9%A0%98%E8%A1%8C%E5%8B%95%E7%94%A2%E7%94%9F%E6%AD%A3%E8%83%BD%E9%87%8F/web_tc/article/20141108/s00001/1415383458825


昨天,去做一個訪問。老闆平易近人,對本業非常有熱誠,敬業樂業,待每一個人都非常的親切。

這位看似與世無爭的前輩,一直都只講本業 (其實夠講很久很久),談笑話家常。大概他看到我手上的up band,誤以為我是藍絲,臨走時,他語重心長地,開始講一些政治議題。

他說,他從不討論政治,但最近發生,讓他忍不住要說。

他說,香港是個多元社會,每個人都可有不同意見,但要表達不同意見,不應妨礙到別人。

我沒答腔,也有點詑異;之前訪問,老闆都有講到現在沒年輕人入行的問題,他說:「以前我哋入行,只要努力做,一日做十幾個鐘,至少都可以養到自己養埋老婆仔女;而家後生入行,你叫佢做,做十幾個鐘都搵唔到食....而家生活水準太高喇。」

對於現在年輕一輩生活難題有如此體會的人,我有不相信他會人云亦云盲目反對;我沒有答腔,讓他自己慢慢說理由。

他說,法治是香港的核心價值,不應破壞法治去達至自己想要的目標;這是大家認為「公民抗命」是否必要中有差異之處,這一點我非常尊重的,我想聽下去,未有開控辯論。

他繼續說,這些學生都不肯去捱,只盲目西方理想化的社會;你估英美好好呀?美國當自己係大佬攻打人地國家,佢哋警察又係打人,冇人講?以前英國統治時,尐警察咪又係咁打人?我地市民咪又唔出聲?而家好好架喇,香港好好架喇,仲嘈?仲有,呢場運動根本係戴耀庭策劃既,呢個人只係為咗積累自己政治本錢之嘛!民主制度響香港實行唔到的,外國人實行到,佢地心胸廣闊,議會入面點講都得,出到去放低晒;但中國人唔係架,你睇尐泛民?議會入面一傾唔掂數,就出來佔路.....

至此,我感覺有點不太對勁;這些「論述」本身已自相矛盾 - 到底是泛民還是戴耀庭策劃這些運動? (雖然根本是市民和學生自發,誰也沒有這樣的影響力);而這些「論述」和事實之間也有不少矛盾;佔領的策劃者是,英美政府的不足之處,那會沒人講,當年美國攻伊拉克香港都有規模不小的反戰示威,更遑論美國本土了。更重要的,是既是他自己認為法治是香港核心價值,但何故對當權者的有法不依,他卻以一些更嚴重的例子引證作為小市民要默默忍受就算 - 既然要有法治,為何不是人人平等?

雖然邊聽我內心不斷反駁,但我也深深地感受到,他那一代人對英國統治時的,被壓迫得多麼慘,那段傷痕對那一代人來說,是難以磨滅的;所以,當工聯會民建聯說佔領是勾結外國勢力,以「學生想用外國果套」VS「自己中國」作二元對立,就此將爭取民主的理想打成「外國理念」而「污名化」 - 他們都很快受落;就算是較有邏輯思考的人,在傷痕的陰影下,都難以抵檔,全盤接收這一套,不管這一套本身、和事實、和自己自身理念間,有著多大的矛盾。

只是他們不知道,當年他們被英國佬欺負,正正是因為他們沒有選舉港督的權利;君不見如今政權變更,變得只有政權,香港其實仍然被殖民;甚至回歸後立法會除消功能組別新九組、分組點票、議員難以提具約束力議案等令立法會功能被削弱,加上除消民選市政局而改成政治委任制,當年英殖期間辛苦爭取多年的一些較民主的以及較易培育政治人材的政治體制,實則上也漸被削弱;真正該著眼的不應是「愛國抗敵」,而該是市民實則得到了多才權利。

更何況,民主自由權利應是普世價值,也於聯合國人權公約列明,中國也是簽署國之一。現在學生所追求的真正的民主,並不是盲目追隨西方那套,並不是覺得「外國的月光特別圓」而屏棄中國,也不會盲目覺得殖民時期英國的一切都對;他們只是爭取一個普世價值而已。

只是眼前這個,本來講到沒接班人問題時也不曾如此激動的老人,說到此,臉肌也微震 - 這個平常循規蹈矩習慣忍氣吞聲的老人大概傷痕很深、也或許和自己兒女因此不和,因而如此激動。

看著這個老好人 - 他的確本身是個仁慈的好人,我沒有多爭論而令他更憤慨,而且這些「論述」恐怕在社區間已醞釀多時 (其實落區多麼重要啊),憑我一己一時之力難以一時三刻改變;只是,我禮貌地問了他一句:其實,你之前不是自己說,現在後生仔就算想入行,再努力,都難以搵食嗎?這是後生仔正在面對的問題,為何要說他們不肯捱世界呢?

他呆了幾秒,倖倖然道:「...嗯,很多出來的,都是學生未畢業的。」我笑了笑,禮貌地告辭;沒有再多的話,只希望他呆的這幾秒,至少種下一些種子,總有一天他會想到他接收的這些「論述」,多矛盾。


******************************

今天的新聞說曾鈺成和學生對話,說在佔領行動產生正能量

我想,曾鈺成固然有他的政治崗位,但他一直能合邏輯地說出對佔領行動一些較中肯的意見,相信也是自己的功力。

和昨天訪問的老闆年紀相若,甚至還更大一點;他對當年港英政府的「傷痕」,一定不亞於那位老闆。

大概不同的,,是他年輕時在不公義的政權下,沒有忍氣吞聲;他也為他認為理想的社會,發聲過、努力過。所以今天他看見這些學生和年輕人,他知道他們在追求自己的理想,也懂得這種東西叫普世價值,也會客觀地看清事實才作出論斷。若果當年他選擇沉默而忍氣吞聲,不經運動的洗禮、不經反覆思考的過程、不經行動中不同意見互相衝撀反覆掙扎 - 實在難以變成今日的「曾鈺成」。

「不經一番寒風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我想現在的年輕人,能勇敢走出來,不管這場運動會如何,但這都會是人生一個很好的訓練 - 待那天長到五六十歲,回看社會上發生的一切,不論當天站的位置如何,至少會較廣闊的視野和常識,會客觀地看清事實才作論斷 - 雖然,那一天,你也許會選擇掩住良心說話 - 我希望不會再有那樣的必要。但無論如何,至少你有選擇。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Tuesday, 4 November 2014

邏輯混亂






叫抗爭者思考退場,是邏輯混亂的一件事

雨傘行動歷時超過一月。建制薑蓉私煙忙不迭出來說,佔中影響社會運作,影響民生,云云;然後又指佔領區有衝突,很亂,要佔領者「思考退場」,回家。

說完全沒影響,我不是如藍絲般「我們一切都是對的」自我麻醉至此。但不少明眼人看到,這影響,其實只是一種洗牌“ - 一些平日被財團佔領的旺區受影響,相對一些小店,戶外用品店等有受惠。有人交通受了影響,有人說多了路人空間,午膳可在附近野餐。

在我看來,受影響最大的,講到底,其實是那個一直掩耳盜鈴,企圖製造歌舞昇平假象唬弄市民而拒絕認真解決政改,言論自由空間收窄,對示威者執法不公,貧富縣殊和住屋等深層次問題的訴求。

如今民怨大爆發,以政改為主,矛頭直指這些深層次問題;政府被迫上梁山,處於莙境,本是非得要解決不可;只是在這要緊關頭,中央出手召喚薑蓉私煙建制派,齊齊將佔路責任推向抗爭者,齊齊將「思考退場」責任推向抗爭者。

我相信,在佔領區中的人們,大部份,絕大部份,都會比佔領區外的人,更想離開;我縱然不是「長期在佔領區」住下來的一批,但這個月來,一有時間就忍不住要去旺角、金鐘或銅鑼灣,就是省不下心去玩 連早已約好的飯局,都沒有心情而得要婉拒朋友。但我其實真的很想去玩 - 秋高氣爽,去燒烤去海灘燒烤去海邊露營多好啊。

但在這一刻去想退場?先要想想當初走出來的原因 正正就是忍受不了這個一直不肯去正視香港各項社會問題、利益輸送官商勾結、收窄香港人民主自由的空間、任得一些親中的牛鬼蛇神大放厥詞和歪理「拖低民智」的政府。

而今次令到一眾香港人忍不住走出來佔領,很大程度也是政府一直以來對市民和平示威、公投等一直不理不睬,甚至執法不公種下的惡果。你說抗爭者不和平,一早做過公投,年年七一都走出來上街 然而七一從銅鑼灣走到中環路一年比一年難行,警察設置的障礙愈來愈多,明明走的人愈來愈多,路卻不見得變闊,甚至變得更窄,市民走得愈來愈辛苦 走這段路,汗水一年比一年用得要多,然而政府卻一年比一年輕視自己的聲音。

政府平常如此對待市民的「和平發聲」,市民忍受多年,今天忍不住走上街「佔領」,事出有因;而政府今日繼續毫無誠意作出改善,所謂的橄欖枝只是邀學生坐在自己對面,但.繼續的自說自話;一面又只將佔路責任推向示威者,這個毫無反省能力的政府,要市民如何信服?

如果這一刻我們覺得「收貨」可以回家,那我們當初就不用走出來;與其將責任推給抗爭者,不如叫政府盡快回應訴求,才是正經。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