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37963817\x26blogName\x3dNowhere\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GB\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x26vt\x3d2616783927992608377',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Saturday, 28 November 2009

辛勞

星期六的下午,與朋友在石硤尾逛完,距上班時間還有兩個半小時,沒心情和週末的人群擠,就索性走回公司。

路經南山邨,穿過又一城,走到窩打老道,浸會醫院就在我的眼前。等候過路期間,看到一位瘦弱的老婦,她正拉著一部手推車,上面的「貨物」 (以黑色垃圾袋包著, 後來知道是紙皮) 堆得比她還要高;她步履蹣跚地往浸會大學的方向走去。

我本來打算就這樣從她身旁走過;可是,面前這條,是一條頗長的上斜路,於心不忍,反正時間充裕,就回頭幫了她一把。

本來她還不讓我幫忙拉,但實在拉得太辛苦了,後來也讓我幫她一起拉。

接手的時候,我有點嚇到…真的很重!!! 一直拉, 一直拉, 我想我只是負責了這部車的大半部分而已,但抵達她的目的地樂富時,我的左手已是完全的軟掉了,拿起自己的包包, 也會發抖。

抵達樂富, 她就不讓我再送下去了;那是既一段下坡路,我也不再堅持;我看著她瘦弱的背影走遠,感觸良多;她,每就要拉這麼長的一段路 (甚至更長),就是為了那十元八塊;我一直都知道香港有這些貧窮人士的存在,可是他們面對的辛勞,我還是第一次感受到 – 而且相信, 這只是一小部份。

想來也覺得羞恥 – 在香港這一個富裕的地方,我們可以輕易地享受美酒佳餚,繁華美景垂手可得;然而,卻有不少人仍處於赤貧之中,每天就是為了十元八塊,付出身體難以承受的勞動力…想到這裡, 我為我自己每天坐在辦公室的怨聲載道感到慚愧;看到那些為搏出位而行善,背後卻在壓榨香港市民的富豪,更感可憎;當然還少不了那些容讓官商勾結發生的庸官 - 他們真不該再支取薪金福利,而將之轉贈這些赤貧者 – 造成今天嚴重貧富懸殊的局面,始作俑者,是他們,是他們虧欠了這群香港人,理當償還。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Thursday, 26 November 2009

細說柒頭

和朋友說起,發現每一家公司,或者群體裏,總不免有一種人,統稱「柒頭」;不分男女,他(她)們一般都有以下特徵:

1. 身體虛弱,經常生病,而每次生病皆需時極久方能痊癒,令人有錯覺以為其有暗病。

2. 覺得自己是全公司最偉大的人,認為自己為公司貢獻最多;總是眼紅人家的可以補假、去第二個office上班的「特權」,卻不會記得自己平日工作時間短過人,兼夾做事馬虎經常要同事執手尾,工作態度惡劣更不在話下。

3. 總以不同的方法博取他人的注意,例如不小心撞到了頭,雖未見血,也要大肆宣揚,甚至乎要請足兩天病假以收宣傳之效。

4. 愛從不同的途徑炫耀自己的「身份」和「地位」,例如會透過向同事兜售某物品,告知大家他是porter的vip;但那"porter"只是作為合法老翻的"porter international", 與正版日本的head porter完全沒有關係。(下次不如話比我知你係baleno vip 吖笨...)

5. 愛吃酸葡萄,當大家去吃東西,或是說笑話沒有預她的份,她就會酸溜溜地編個令人芫爾的原因,高調宣稱自己「不希罕」...(但明明現場沒有人想跟她說話, 高聲地像瘋婆子般自言自語也要把這些立場宣示出來)

6. 懶熱心地主動要求幫忙,正確點說是強制各同事/朋友接受其幫忙,卻渾然不知自己為他人製造不少麻煩。

7. 自以為自己很能幹,例如以為自己中文很好,熱愛糾正人家的錯別字,可惜那些字詞被她糾正後,仍是錯的。

8. 愛認叻,不論任何生活上的小節,都要顯示自己比別人優越;例如有同事稱自己執到二十元,在鄰座的她會突然殺出,十分自豪地稱自己男友執到一部價值不菲的ipod,非常高興,云云....(天,老師在學校不是教我們要拾金不昧才是好孩子的嗎?)

9. 愛使陰招破壞同事的聲譽,可招數都十分低級而且指控不合理;例如愛於同事查看日本旅遊資料時突然走到背後,高聲說:「你又去日本嗎?你怎樣有這麼多的假?」意圖陷同事於「工作時間做私人事情 + 亂放假」的不義中;可是人家已做足申請年假的程序,而柒頭明明自己也經常被發現於工作時間內玩接龍和寫私人網誌。

10. 自以為人緣極佳;不過,那些看似與她最「親近」的人,往往在背後把她罵得最兇、怨得最厲害,而她卻慒然不知,完全沒有自知之名。

11. 成日覺得老細針對佢,但又從來唔檢討吓自己做D嘢幾柒。

12. 一D簡單到爆的工作,佢可以視為入行以黎最滿意的PROJECT

13. 以為世界只為他一人而轉,舉凡不圍著他而轉的,都會被視為不正常,或是十惡不赦的大魔頭。

14. the last but not the least, 柒頭永遠都唔知自己好X柒...若是有此自知之明,就不會是今天大家所見的柒頭了。


暫時數到14個;若各位歸納到更多,歡迎提供進一步資料。 (鳴謝: 蘇院友)

Labels: ,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