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37963817\x26blogName\x3dNowhere\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GB\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x26vt\x3d2616783927992608377',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Thursday, 24 June 2010

泛民千重浪

一個民主黨方案, 激起泛民千重浪。

2010年,政改表決前數天,政府(其實是中央)忽然轉軚,說支持民主黨建議的區議會方案; 頓時,讓不少泛民支持者激動不已。

但能不激動嗎?

先不說這個方案的好壞;唐英年最初提出政改方案時,泛民一致口徑,告訴市民這個方案"沒有處理如何取消功能組别, 也沒有明確指明2017/20普選的模式"(這已是當時最底的底線,社民連堅持的2012雙普選就不多說了);然後,五區補選,雖參與率不高,但的確增強對政改的討論氣氛,民眾開始建立一個"這個方案沒有處理最終如何達致普選,泛民否決也應當",也相信只要繼續抗爭,2017總會有普選 - 可忽然一下子,民主黨拿了個非但沒推廣出去讓公眾廣泛討論,甚至連黨代表大會也未通過的區議會方案,走去和中央進行閉門會議;再然後,中央在近乎最後的一刻,說接受這個方案,民主黨於是由反對,轉軚支持這個方案。

這個方案最大的問題是:在沒有處理到現存功能組別如何廢除, 也沒有時間表, 就拋出一個只是增加幾個有直選成份的功能組別議席 - 這是與泛民一直提倡對政改方案的看法,有著太大的落差;還要加多一句:中央係唔會俾普選香港人,有咩"lap"住先...這行徑,完全就是將自己幾十年來為香港市民製造的夢想泡泡,一下子自己拿支針去戳破。

民主黨突然作出了這個和泛民一直為民眾建構出來的期望大相逕庭的舉動,而且更是在沒有主動製造足夠公眾討論氣氛和共識的情況下進行,實在很有先斬後奏之感,民眾情緒反彈,激動不已,實屬正常,就算爆粗辱罵也無可厚非;君不見英格蘭在嬴美國1-0的情況下,格連一個牛油手令美國扳平的那一刻,粗口聲也是此起彼落嗎?更何況,英格蘭在世界盃的命運嚴格來說也是他人之事,但政改是我們的切身事務,我們的民主前途無端被民主黨擺上枱,能有不激動之理嗎?

我覺得民主黨在作這一步時,其實應把公眾反應計算內,可他們根本想不到這一點;加上社民連的煽風點火,這民主黨就昏了頭,以為指責的都是敵人。但不想想,說你們出賣了港人的指控也不全是失實;大家其實心裏明白你們也不是存心要拿香港人的政治前途向中央拿甚麼直接政治利益 - 因為我深信你們去談的時候,也不覺得這方案會被接受;只是,你們設計這個方案時,本身也一定有對民主黨政治發展的考量在內 (這五個區議會議席的提名和競選,泛民一些新成立而地區紮根不足的黨派自然較難和民主黨競爭,明顯不過對自己有利);但當中央首肯,這一切都變成瓜田李下;更何況這方案的確對民主黨有利,加上之前所說的期望落差,民眾自然會有被民主黨出賣的想法 - 嚴格來說這也是事實,就算只是不小心造成的,民主黨其實也的的確確把香港人的民主前途拿去賣了。

本來,我也是氣在心頭,不得不跟著罵幾句民主黨出賣民主來洩憤;豈料,民主黨往後的反應,更教人哀痛。

民主黨氣急敗壞地說民眾指責自己出賣民主不公道,張文光急著指摘長毛的指罵是恐怖政治 - 他們沒想過,這是很自然的公眾情緒;他們沒想過,是否因為他們根本沒有從一些很基層的泛民支持者的角度出發去想?然後,就倒過來大力指責罵他們的人,也飄飄然地走向政改起錨的親中群眾翩翩起舞?

我不得不同意,中央一直表態反對,直在最遲的一刻才支持民主黨這方案,是個很高明的策略 - 民主黨計算不到的,他都計算到了;公投過後,民主黨拿著這個方案走去談判,根本就是自己送上門。因此,我們不能將中中共的計謀和令泛民分裂的責任全推向社民連和指責民主黨的群眾;負更大責任的,應是民主黨 - 要是民主黨自己所聲稱那般真心為香港民主奉獻,面對這一切的指控,理當明白一切源於自己,理當沉住氣;然後,盡一切能力撫平民眾情緒 - 既然政治籌碼是自己的支持票,何不以此要脅煲呔押後表決,好讓社會有更多的討論呢?

可現在,我在民主黨身上,看不到一個領導香港人爭取民主幾十年的政黨,應有政治智慧,和風骨。我是徹底的對這個政黨失望。

**************************************

還有兩點想說的。

首先我想說社民連。我不是偏心,要偏,我偏公民黨多一點;可社民連,激進是為了要鞏固基本盤,所以要帶領民眾做些激進之事,無何厚非的;有民眾討厭他們很自然,但泛民中人,特別是傳統民主派如民主黨,其他也該想想"社民連的激進有market"這現象,背後也代表民意的轉化 - 大家對普選的爭取也許到了個不能再拖的地步了吧?別說群眾被黃毓民幾句就煽動 - 要是你這麼不相信市民,不要爭取普選了。

第二,我倒是有一句勸社民連: 要罵發洩情緒,可;但一切要有個限度;一些過份的話語,如指罵"華叔病上腦",應盡量避免。不要平白送些道德高地予理當接受遣責的人盡情享用。

**************************************

6月25日後記

這兩天, 看到民主黨和一些普選聯人士, 一直不斷將指責自己者看成社民連和其支持者而批評, 所謂名咀冷諷熱諷鄭家富, 長毛失言詛咒華叔, 更甚的, 一些左仔假借民主黨支持者之名來抽水挑撥...忿忿不已. 小女子不才, 只能分析自己作一位無黨派但情感上稍偏公民黨的泛民支持者的心路歷程而已, 想來想去想不出way out. 但今天, 看到敬重的傳媒人潘小濤於facebook成立的請八位民主黨議員辭職群組, 內裏寫給民主黨的信, 一帖清涼, 也為這紛亂的局面提供一個很好的way out - 對,要是確信自己為市民謀福, 問心無愧的話, 辭職吧, 重新獲得市民的授權, 再上路, 面對他人的指控, 自然理更直氣更壯地回應. 正如小濤所言: "讓市民在你們新政綱下,重新授權,令民主黨議員往後可輕裝上陣,與原來的選民、原來的政綱,貨銀兩訖,互不相干。"

Facebook:請八位民主黨議員辭職 群組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Tuesday, 1 June 2010

陌生人

網上拍賣, 很誘人。

固之然是因為,網上拍賣場,藏有不少寶貝;可能你找了很久的書,在這都會發現;或是隨便看看一些圍巾耳環,也能找到一些外面少見的款式,而且還便宜上一大截;甚至有些奇怪物事

但更吸引的,是那些貨品的背後,藏著的故事;每次下標,都會不期然地想像:到底那些人從何得到那些貨品?又為何放上網賣, 從中賺錢?是工資太低了,賺些外快; 還是失業了, 要維持收入?

也見過有女孩不光為了錢,只是為了享受在外國的二手攤尋寶,然後與人分享的樂趣;總之,一人有一個故事,一人有一個原因。

***********************************


突然心血來潮,想買些涼茶券,在拍賣場看到價錢相宜的,既然今晚有空,就留電相約交收。

賣家倒是爽快,很快就致電相約交收;可怕的事,滿口"lur音"(我自問都算多懶音,她是更甚,唯有自創"lur音"一詞以區別之)兼音量微小,與之對談,尤如聾貓上身,不斷要其重複方能成事。

那滿口"lur音"與我的期望有點落差;還以為賣這麼多不同款式現金券的,定當是師奶或宅男,平素留意各大傳媒的有獎遊戲/購物情報而得到不少現金券而將之轉售;可這一口帶稚氣的"lur音", 倒像是十來歲的小丫頭;而且說話沒頭沒尾的,像是壞女孩;壞女孩賣甚麼現金券呢?難道是朋友在涼茶店打工,廉價購得,然後轉售圖利買花戴?

終於到晚上交收的時間;她比約定時間早到,老早打來查問了;還以為這"壞女孩"也許沒耐性等候,生怕會放飛機,我氣急敗壞地趕。豈料,抵達太子,她是安安靜靜地等著,而她壓根兒也不是甚麼"壞女孩",看起來和我年紀差不多,個子較矮小,不修邊幅,頭髮泛油光,可外表其實是娟好的;個性屬害羞性吧,對著女生也是靦腆的,不敢直視對話,說話依舊小聲,結果在地鐵站,我又變身成為一隻聾貓....只是,我不再像我們通電話時般大聲地說話;對,我不敢,面前是一個看起來多麼脆弱的女孩,就算自己作為女性,也不敢表現得太兇。

在電話裏沒交沒帶的一個人,交收起來卻萬事俱備、找贖備妥,貨品也是整整齊齊的交上,連未能賣給我的貨品,也清楚交代;也算是職業賣家吧。

我沒有與她聊太久;畢竟,網上交易也只是萍水相逢,沒甚麼長遠關係可言,當然沒可能在地鐵站如查家宅般問長問短。只是交換過幾句關於貨品的話,勿勿道別了。(另一主因:可別忘了我變實為聾貓)

可一路上,她的身影卻在我腦海中盤旋;我不斷從我僅有的線索中,重組她背後的故事,慒慒懂懂地,列車原來已將近尾站。

然後,枱頭一看;那穿著廉價西裝、在椅上睡著的男人,那對正在冷戰的年輕情侶,那個正在對著一袋手作物料,喜孜孜地翻弄著的中年婦人;他們背後,又藏著怎樣的故事呢?

一切忽然變得有趣起來。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