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37963817\x26blogName\x3dNowhere\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GB\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x26vt\x3d2616783927992608377',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Saturday, 30 January 2010

院長特別報導

以下係一則特別報導。

上個星期, 一名中國藉女子, 面對排山倒海既工作, 精神幾近崩潰, 心情極度燥狂, 有打人既衝動 (我要打走晒d建制派!!!),好彩,俾佢諗返起, 佢響英國讀書果陣時,響屋企附近既一間書局打書釘時,睇過既一本叫做The Book of Bunny Suicides既書;即刻搵返出黎睇;呢本書,平時睇佢, 只係覺得幾過癮,不過當一個人好燥狂好想搵個人黎摧殘果時,睇住有幾隻兔仔無端白事響度用d奇怪但搞笑既方式自殺,例如將自己夾響空手道夾版中, 等師父一落手刀, 將佢劈成一半;或者炸左比殺斜塔, 等佢倒塌落黎責死自己;再唔係, 匿係茶壼入面, 俾滾水辣死….一邊睇住d兔仔自我摧殘, d燥狂念頭都一掃而空。結果, 佢就衝咗去, 買咗本The Bumper Book of Bunny Suicides, 自殺兔結集黎看門口


(聲音版於逢星期日晚十點半至十一點半, 商業一台《發現新大陸文化篇》內播出)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Thursday, 21 January 2010

2010, 關於我的50件事

心情鬱悶的晚上,想寫一些東西發泄一下;可近日工作繁重,身心皆疲累得要命,寫甚麼反高鐵爭普選釋放劉曉波探究卡夫卡抑或解構消費主義等大課題,負荷不了,動不了筆;剛好,隨意翻的Ahsimsim2007年時,關於我的一百件事 - 喔,也許我也能趁一年代之始,隨意寫出自己的50 (文筆不及人家的好, 無謂獻醜寫一百),當個記錄,也當個發泄。

1. 我討厭濃妝艷抹,特別不喜歡用眼影
2. 是以, 28歲了, 化起妝來, 仍是笨手笨腳的
3. 對, 我比較男仔頭
4. 自小喜歡與男孩子為伍,比較粗魯
5. 總覺得在男孩子面前較容易說話
6. 在比我年長的女性面前, 我不愛發言;
7. 近年與女上司合作多了,才有所改善
8. 不過我其實不太愛講話, 可我在電台工作
9. 更致命的, 是我的記性超差, 特別是記文字
10. 就算記一個十個字的劇名, 也有難度
11. 猶幸方向感不錯, 就算是陌生之地, 去過一/兩次都會記得如何走
12. 雖然我也喜歡迷路, 讓自己多走走看看
13. 我喜歡走路,之於坐(駕)車
14. 那種直接自主的感覺, 難以取替
15. 是以, 每每去旅行, 我都是在走
16. 喜歡去旅行, 喜歡獨自上路
17. 因為喜歡認識來自不同地方的新朋友
18. 也害怕合不來的旅伴
19. 更重要的, 也許是工作中要接觸的人太多
20. 放假, 我需要獨處, 獨個思考的空間, 要完全脫離原本的生活
21. 但最近一次和他去了趟關西, 感覺還不錯
22. 也許, 年紀漸長, 該學習與人同行, 而非自願自的亂衝亂走
23. 不過我還是不會害怕孤獨
24. 也許生下來是家中獨女, 孤獨慣了
25. 所以, 還是一個人在外跑的多
26. 而且抗拒婚姻, 看得太多, 愈覺兒嬉
27. 自己也討厭作出承諾
28. 更何況我更喜歡和朋友過
29. 年紀漸長, 愈不怕對朋友說肉麻話
30. 看著母親開始要面對朋友離世, 我發現這些肉麻話不說, 也許以後沒機會
31. 我喜歡貓, 自小就喜歡
32. 可母親大人不喜歡, 否則家中已有幾隻為伍
33. 唯有寄情於貓產品
34. 大學搬出來住是最瘋狂, 被封了"妖貓"之稱, 某某還叫到現在
35. 性格也像貓, 有點高竇, 朋友貴精不貴多
36. 我深信做人最緊要有腰骨
37. 座右銘是: "未試過點知唔得喎?"
38. 我的太陽星座是天秤座
39. 理當愛和平, 可我卻脾氣剛烈, 唯恐天下不亂
40. 是典型被月亮星座和上昇星座嚴重影響的現象
41. 脾氣剛烈, 遇見不平, 難以啞忍
42. 我討厭在擠擁的地鐵車廂內, 把整個身體挨上扶手的人
43. 這些時候我喜歡使出五爪神功, 把這些人從扶手篤走, 讓週遭的人有手可扶
44. 我討厭這政府製造出愈來愈多的不公平
45. 我希望能改變這一切
46. 我開始理解拉登與eta背後的難言之隱
47. 但我希望成為他們之前, 已經得到真正的普選
48. 我心目中那真普選是沒有功能組別, 每人可投的票數一樣, 人人平等
49. 希望特首有天良心發現, 尊重一下我們年青人, 升斗市民的聲音, 阿彌陀佛
50. 順帶一題, 我也是天主教徒, 可沒上教堂多年, 也犯下不少戒條; 然而, 我深信自己的罪孽, 拍馬都不及一眾問責官員, 阿門

*******************************************************

夜間心情鬱悶, 不是第一次; 但昨晚鬱得有原因

我有多久沒見到妳了?

以往, 妳放年假, 我從也未曾有此感覺; 這一次, 不一樣

妳在與病魔戰鬥,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怪病, 這段路, 一定難走

作為妳, 每天見面最多的"鄰居", 每天一起工作一起奮鬥的戰友, 除了做埋妳果份, 也幫不了甚麼忙

連打電話慰問也做不到; 不巧的碰上那可惡的監製放無謂假, 每天忙個要死的衝衝衝, 與死線搏鬥; 有時因工作需要致電, 也難說得久; 只有期往妳偶爾上上msn, 談幾句

更重要的, 是本來做得渾渾沌沌, 感覺遲緩; 這兩天終於清醒一點

當我開始清醒一點; 我開始感到, 這是失去了手足的難受; 我們從彼此的生活中, 突然脫離了彼此。

寫到這裏, 忍不住流了一點淚; 很肉麻對否?毫不切合我平日的"爛gag mode", 但人總有感性的時候。

不過, 我們的手足今天也只是打打石膏動彈不得而已, 而非真正的失去, 我希望妳早日康復, 早日回來, 與我一起搞爛gag。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Sunday, 17 January 2010

The Return of the Economic Naturalist...FuXk it!!

嘩, 我真係好耐都冇試過,睇一本書睇到咁嬲架!!!!

呢本書就係Robert Frank 既The Return of the Economic Naturalist – How economics helps make sense of your world;睇本書既封面,同埋個書名,都同佢上一本書 The Economic Naturalist, Why Economics Explains Almost Everything 非常相似;咁我以為,呢本書寫既野,同上一本好似,都好正常吖係咪。

上一本既the Economic Naturalist 真係寫得唔錯架;因為響本書入面,Robert Frank就住好多我地習慣咗既生活細節,問咗好多我地從來都冇諗過去問既問題,譬如,點解dvd個盒比cd大得多?點解去酒吧有免費花生食?雖然佢既解答未必啱晒,但至少佢問既問題,俾到讀者好多新既角度去觀察社會。

但呢一本The Return of the Economic Naturalist就根本係兩回事!!佢的確都係以問答形式去寫呢本書,但係佢問既,竟然係一d好多正常既升斗市民都識得去質疑既,關於政府政策既問題;最慘既係,佢既答案都幾偏頗下,我覺得佢真係似借經濟學之名,宣泄自己既政治立場為實囉!加上佢都只係講d美國本土政策,同佢上一本書有既全球經濟視野,爭太遠喇!氣,我真係愈睇愈嬲!唉,下次見到d咩咩咩好好睇既書呀,戲呀,既續集呀呢,我都係諗清楚先買喇,唉....

(於逢星期日晚十點半至十一點半, 商業一台《發現新大陸文化篇》內播出)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Saturday, 16 January 2010

今天

今天, 起了個大早; 前往立法會, 由上午九點,逗留至下午四點半;在現像,坐坐站站,與各方友好聊著談著, 叫著激昂的口號,懷著希望的心,仍是很平靜的;然而,當回到公司, 看電視直播, 通過撥款、警察清場,體內的血,不自覺地沸騰起來。

忽然間,很多思緒倏地湧上來; 憤怒, 無奈, 悲哀, 難過...完成了節目, 我一言不發地瞪著電視; 同事們感受到我的怒氣, 臨走時, 不忘叮囑我要冷靜

又教人怎能冷靜呢?

***********************************


事後想來, 我不是因為高鐵撥款的通過而憤怒; 高鐵撥款的通過,其實早已有了心理準備, 所謂的希望也只是心存僥倖; 真正觸動我神經的, 是以下兩幕。

1. 在投票前的總結時段, 民建聯的劉江華, 竟謂"通過撥款是主流民意", 而反對的只屬"其他意見";今天在立法會外,反對撥款的一端, 中午時份, 少說也有幾千人, 群情洶湧;支持的一邊,在那一百呎左右的示威區內, 只寥寥站了十數人圍邊, 中間是空洞的,後面那排也只有一字排開的十人,而且個個表情落漠, 萬分不情願的樣子,這幾十人是主流民意?還是劉議員只聽到阿爺和地產商的意思,將之當成"主流"了?


(這是支持撥款的一端; 零落之餘, 個個貌似參加與喪禮多過參與示威)


2.會議結束後,局長鄭汝樺欲乘其專車離開立法會,卻被要求對話的示威者欄路而被逼停在路中央;電視畫面一邊是欄路的示威者一個一個的被枱走,另一邊,是鄭汝樺坐在車上,面露一副冷漠而帶點厭惡的神色;她這是一個甚麼的"問責官員"?這麼大的一項基建,這麼大的一筆撥款,妳本有責任做好諮詢;妳以往做得不足,現在有一幫關心社會的年青人送上門,希望向妳表達意見,妳卻面露不屑,著警察把這些年青人像欄路犬般一個個的枱走,這和古裝片裏的貪官污吏,所作的有何分別?!

***********************************


回家的路上,我一言不發地站著;遇上這等pk的政府和政客, 我本覺是徹頭徹尾的絕望, 其實不然。

令我感動的, 是今天遇上的每一位;不論是認識的,或是不認識的,光坐在場內,已感受到大家一起, 想要爭取一個更好的香港,的一個共同信念;而且當中很多的年青人, 比我年輕很多的人,頓然覺得,香港有救。

但令我有希望的不止是比我年輕的,還有他;他是一位,我相識了不久的70後朋友;本來上週問他對包圍立法會的看法,他還是比較保守的,覺得作用有限,而且怕會引起反效果;連著問了幾位70後的看法,竟也不謀而合;他們的無力感, 有點感染了我;我也覺得自己老了?也有點憂心: 我一直以來的座右銘: "唔試過又點知一定唔得?!"十年後的我,會把它忘掉嗎?

但昨天,突然收到他的msn message, 說他今天也想來立法會, 支持一下80後;哇!! 雖然當時我正在忙得一團糟,但實在是開心的不得了!當天的疑慮一下子掃清,人也提起勁來;有鑑於近日睡眠不足,為確保自己能準時起床,連忙相約一個久未見面的熱血兼之前去足咁多場包圍立法會的識途老馬舊同事同行....(豈料, 這傢伙倒自己遲到了 .V.)

k, 謝謝你, 你讓我重拾了希望; 除了對未來的希望,還有對自己的希望; 就算十年後的我,不像八年前的自己, 會聯群結黨漏夜趕稿,然後把大字報貼滿一地,傾盡全力與赤化的學生會候選內閣抗衡;但至少,若遇不平之事,能像你今天,專程而至,作些記錄,而非躲於家中自怨自艾地灰心絕望。

我也希望,比我年長的朋友們,也像你。

***********************************


下午, 透過大學時代的宿舍senior tutor,認識了學運老鬼M; 她這位70後, 談起社運,仍然起勁;對身邊的一切happenings, 仍是多麼的敏感和雀躍;甫聽到我當年是住何東的,劈頭就是一句:「哇,唯一一個有社會意識的何東妹!」

也許是讚美,可我倒不願這一句成真。我希望,何東姑娘,不,應是整個港大的師弟師妹們,都能多有社會意識。

***********************************


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家中,忽然收到Leo的電話,謂對這結果,感到難過,有想再出去圍城的意思;被他說得蠢蠢欲動 - 對,我其實仍然不太能冷靜下來;但人已身在荃灣了,我能戰勝我自己體內的懶蟲嗎? (啊,但願我當初搬進了西環, 阿門!)

(@00:31: 唔得喇, 我之後單單坐響梳化, 睇一個鐘新聞, 已經恰著咗四次; 可能, 咁漫長既抗爭, 對於呢個禮拜total訓得25個鐘都冇既我黎講, 實在有d奢侈....><)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Monday, 11 January 2010

沒有皇后的愛丁堡

2010年1月9日

下午,到大會堂看音樂劇; 路經近未走過的愛丁堡廣場,竟發現已面目全非....




猶記得當年在灣仔上班當OL時, 很喜歡下班走去中環天星碼頭坐船過海; 愛丁堡廣場是必經之地, 看過去皇后碼頭, 總不乏一些百無聊賴的人在走走坐坐站站釣釣魚; 當時,完全不覺突兀,自自然然的就走了過去,反而看到這些人的悠閒,自己也感覺閒適起來;因為,我知道,那是屬於我們的地方,屬於我們香港人的地方。

今天,已有工程在進行,雖沒有圍欄,但塵土飛揚,海上風光亦被一幅幅的幕牆阻隔,沒有那份閒適不特止,還教人渾身不自在;當下,是百般滋味在心頭,一些我與皇后、天星的回憶,倏地全湧在腦海裏;條件反射之下,我從口袋拿出了相機,想要把眼前的情景照下來。

眼見有地盤工友正在準備開工,硬著頭皮走進沒有圍著的部份拍照;豈料,竟被惡言相向,指我阻住其開工,傳入耳朵裏的盡是難聽的說話;我征住了,我完全想像不到,這個曾給予我許多閒適自在的地方,今天,我卻尤如誤闖私人地方的喪家犬般難堪。

我沒有怪那位工友,他也只是打份工而已;我痛恨的,是那個把屬於我們的回憶、財富、民主、自由,一點一滴地瞞混騙去還要粉飾太平的那個厚面皮始作俑者。



就是那個香港特區政府,而"回歸"後的去殖化也一定是幫兇;看到掛在大會堂外的這兩面旗幟,很想把它們搖下來燒掉....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Sunday, 10 January 2010

《奇幻聖誕夜》

今天趁上課與上班之間的空檔,去看了《奇幻聖誕夜》。

本來是幾乎錯過的了,猶幸某天福至心靈,上網搜尋,關懷一下我的偶像林澤群的近況,方發現原來他演出的《奇幻聖誕夜》已開始公演,趕緊去購買; 猶幸廉價票尚餘少量,而且還有七五折。

《奇幻聖誕夜》是改編自Charles Dickens的老掉牙著作Christmas Carol,主角是Uncle Scrooge (Ebenezer Scrooge), 中文譯名叫史高治叔叔,耳熟能詳吧?迪士尼有一位貌似唐老鴨的人物就是以這史高治叔叔為藍本。這Uncle Scrooge平日孤寒成性, 職業是吸血貴利王, 欺壓身邊的貧苦大眾,沒有人喜歡他;自己一個人過孤獨聖誕, 不爽就算了,連平安夜都要出去收數,破壞人家的歡樂;後來,得亡友顯靈, 以及派出前後三隻精靈出來感化他,說之以情,嚇之以理,終於一夜之間,令Uncle Scrooge完全改變過來, 判若兩人,還與身邊的親友街坊渡過一個歡樂聖誕。

一個老掉牙的故事,以歌劇形式呈現;首先不得不讚香港話劇團,製作嚴謹,質素果然有保證;雖然演員眾多,但每一位唱功和演技都不俗;填詞部份由陳文剛負責,難得此劇同期公演中英文版,每一首歌都填得公整而不覺突兀,聽人得順耳;而導演掌握觀眾情感起伏的功能也很到家,說到悲情時確膁人熱淚,但眼淚還未流下,已再被引至發笑,笑後又感到一份窩心的溫暖;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轉場的SM,手腳非常快,乾淨利落,是我近年看過的舞台劇中,轉場轉得最好的。

當然不少得主角,飾演Uncle Scrooge的林澤群;我承認我很喜歡林澤群,對他一定有偏心,但他實在演得太好了:把這角色演活之餘,還加上一些現代的完素,例如一些以很港式的語氣講出他的口頭蟬:「呃鬼咩!!」;被精靈施力法術而作出身不由己的動作時,竟變成其招牌的「姣騰騰mode」,惹笑非常;還有,最後他大發慈悲,免去他的債仔的欠款時,竟出其不爾地說出這一句:「債務一筆清」,又是一陣的哄堂大笑。

這般大堆頭的製作,畫面雖豐富,卻也有缺點,就是難以令人記住每一位演員;而因要控制走位、時間等,個別演員的發揮空間也很有限;劇中唯一可以有所發揮而令人有意想不到的驚喜的,只有當主角的林澤群 - 因為他最多單/雙人戲份,而其他人則以群戲為主,自然難以發揮;而部份少年/兒童演員,演得太誇張了點,有點不太順眼。

但無論如何,《奇幻聖誕夜》仍是一個教人笑得開懷,樂而忘返的精采制作,絕對值得一看。


延伸閱讀:

《奇幻聖誕夜》購票詳情
張錦滿:香港話劇團2010年開門紅歡樂《奇幻聖誕夜》感人醒世 (亞洲時報)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Saturday, 9 January 2010

Buyology, by Martin Lindstrom

(the following article's radio version was broadcasted on 10 Jan 2010, during the programme "發現新大陸 - 文化篇", it is presented in a way of 'blog' thus i copied it directly here....:P, the programme will be broadcasted every sunday night at 2230, to 2330, for 13 weeks)

Maren, (and all of you who are reading this article) 你覺唔覺得生活響呢個城市好危險?(驚)

哎吔, 你唔好以為我未食藥啦, 我講真架! 我地身邊真係滿佈陷阱,一個唔小心,就會中咗商人既計謀, 買咗d唔等使既野架返屋企。

你一定話, 氣, 我地睇廣告都睇咗幾廿年啦,仲唔培養出d免疫能力咩?係, 或者我地對仕一d硬橋硬馬既推銷廣告, 係識得用理智去分析佢地,但其實我地日常生活中既好多細節, 都隱含住, 剌激我地去消費既陷阱; 譬如你知唔知, 點解好多超級市場, 都會將佢地既麵包部放響入口附近吖? 因為佢地知道, 果一陣陣既麵包香, 可以剌激我地既食慾,之後, 我地就會買多d,響行入去之前冇諗過要買既野食返屋企;就連售貨員既笑容,原來都可以刺激我地腦入面既某種物質,刺激我地消費….

多謝我地消費者既無間道, Martin Lindstrom, 佢寫咗呢一本’Buyology – How everything we believe about why we buy is wrong’, 將佢之前花咗三年時間, 進行既神經行銷學, Neuromarketing, 既研究成果, 將商人不同既行銷手法, 話比我地呢一班消費者知, 等我地…蝦!

但係…Martin Lindstrom明明係一個品牌傳銷大師, 12歲已經開設佢自己既廣告公司, 做咗推銷呢行差唔多三十年, 又會咁好死, 忽然行善, 將佢既搵食秘技話比大家知?唔通佢睇死我地, 都係避唔得晒?但唔好理啦, 就算避唔到, 有個知字, 都好吖, 係咪?


延伸閱讀:

Buy.ology by Martin Lindstrom |Book Brief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Friday, 8 January 2010

逃不掉

太公每天都要花上45分鐘, 坐地鐵上班;坐地鐵行車較穩定,看書是最好不過的事。

可惜,事與願違;地鐵車箱內往往太吵,很難讓人集中精神專心看書;戴上耳筒放點輕音樂,竟還是覺得太吵。

香港人在車廂內的說話聲量其實還可以接受 (大陸人就不然了),可卻不知怎地,大家都喜歡在車廂裏講電話;大白天,工作需要,爭取時間處理工作,還勉強說得過去;可下班時間,還是愛拿著電話,喪煲電話粥。

今晚回家途中,正正就是面對一男一女的乘客的左右電話夾攻,你一句我一句,在我耳邊嗡嗡嗡嗡的,實在受不了;走了半個車卡,以為成功逃出生天,找到一個較安靜的位置看書,原來對面那位濃妝艷抹的女士,又在喊破喉嚨,大煲其電話粥。

實在不明白,在地鐵講電話又甚麼好?明明行車不算清靜,聽得困難,講都要很大聲才能讓對方聽到 - 太公可能對私隱看得較重,實在不能接受在公眾場合大談自己的私事,強迫身旁那些萍水相逢的乘客聆聽自己的工作、感情、錢銀、喪狗,甚至便秘,等問題。

怕悶嗎?為何不好好地看一下書、打遊戲機、甚至閉目養神也好,何以要幹像煲電話粥,這種自己吃力,人家又不討好的事呢?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Friday, 1 January 2010

因果

2009年的最後一天, 竟然是出奇地忙碌

好像甚麼問題都集中在這天出現:將於1月12號結婚的朋友求助 - 原來他甚麼細節甚麼也沒準備,忽然之間要協助他張羅打點;將要接手的新節目,明明將於1月10日開始, 卻因為傳話的耽誤, 到這天方能定下題目;當然少不得日常的工作,是日年結,工作量也不輕。

日常工作不是問題,新節目的忙亂也是我意料之中,唯一,是那位將要作新郎的朋友,只除了註冊、酒席和婚紗,其餘的,如化妝、蛋糕、甚至兄弟、姐妹等,竟是「沒有考慮過」,所以也未有安排。

一個正常人,看到這裏,定當覺得匪夷所思;對,匪夷所思,因為正常一對結婚的新人,對一切預備事項,定當互相提點;或有掛萬漏一,但缺不會如這位準新郎般冒失。

那準新郎何以落得如斯田地呢?明明他也為了這個婚禮天天在煩惱,那他在煩惱甚麼呢?原來,他的父母不肯出席他的婚禮,生怕和新娘娘家交代不來,一直為此事操心。

在這先說一說這位朋友的背景;他芳齡四十多,這是他第二次註冊結婚,準新娘是一位二十一歲的北京姑娘;再將時間推前一點,數月前,他才與前妻離婚,把一對正在念小學的兒女撫養權都交予前妻。

這樣也很難怪老人家不想參與他這個婚禮吧 - 作為老人家,眼看著一對孫兒精乖地成長,但突然之間,兒子為了別的女人而把他們拋棄,而且那還是一個來自大陸的女人,相信在離婚前已經搭上 - 光看這原因,老人家不接受兒子在短短幾個月之間這樣子地再婚,完全可以理解。

因為,我實實在在的,也不認同他這種做法;也許曾經當過他兒女的角色,我完全明暸他這麼做對小朋友的傷害;所以,打從他說結婚開始,我一直只維持有限度的幫忙,一切從不主動過問,只是今天看他迫在眉睫,於心不忍,一場朋友仗義相助而已。

我黑心,我建議他還是打定輸數,直接請臨記充撐場面好了 - 反正也只是要些相片讓新娘回娘家交代而已。

黃昏時,聽他的語調變輕鬆了,對我說:快到新年了,希望2010會更好,會得到父母的祝願,現在甚麼都不想了!

我的反應仍是一貫的冷淡;明天滿希望是好,但他沒資格擁有這份奢望;因為,這是他作的孽:是他為了一已的私慾,違背了婚姻的承諾,讓兒女不能於完整的家庭環境中成長,甚至或會因為對父親的憎恨而造成人格發展的傷害;付出相應的後果,得不到一個完美的婚禮,絕不為過,甚至是理所當然;若他想得通這一點,不去強求,相信會減少許許多多的苦惱

人,也許正正就是忽略了因果這東西,而往往作出一些不著邊際的強求,才會生出無窮無盡的煩惱;E, 共勉之。

Labels: ,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