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37963817\x26blogName\x3dNowhere\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GB\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x26vt\x3d2616783927992608377',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Sunday, 9 November 2014

不經一番寒風徹骨

http://news.mingpao.com/pns/%E6%9B%BE%E9%88%BA%E6%88%90%EF%B9%95%E4%BD%94%E9%A0%98%E8%A1%8C%E5%8B%95%E7%94%A2%E7%94%9F%E6%AD%A3%E8%83%BD%E9%87%8F/web_tc/article/20141108/s00001/1415383458825


昨天,去做一個訪問。老闆平易近人,對本業非常有熱誠,敬業樂業,待每一個人都非常的親切。

這位看似與世無爭的前輩,一直都只講本業 (其實夠講很久很久),談笑話家常。大概他看到我手上的up band,誤以為我是藍絲,臨走時,他語重心長地,開始講一些政治議題。

他說,他從不討論政治,但最近發生,讓他忍不住要說。

他說,香港是個多元社會,每個人都可有不同意見,但要表達不同意見,不應妨礙到別人。

我沒答腔,也有點詑異;之前訪問,老闆都有講到現在沒年輕人入行的問題,他說:「以前我哋入行,只要努力做,一日做十幾個鐘,至少都可以養到自己養埋老婆仔女;而家後生入行,你叫佢做,做十幾個鐘都搵唔到食....而家生活水準太高喇。」

對於現在年輕一輩生活難題有如此體會的人,我有不相信他會人云亦云盲目反對;我沒有答腔,讓他自己慢慢說理由。

他說,法治是香港的核心價值,不應破壞法治去達至自己想要的目標;這是大家認為「公民抗命」是否必要中有差異之處,這一點我非常尊重的,我想聽下去,未有開控辯論。

他繼續說,這些學生都不肯去捱,只盲目西方理想化的社會;你估英美好好呀?美國當自己係大佬攻打人地國家,佢哋警察又係打人,冇人講?以前英國統治時,尐警察咪又係咁打人?我地市民咪又唔出聲?而家好好架喇,香港好好架喇,仲嘈?仲有,呢場運動根本係戴耀庭策劃既,呢個人只係為咗積累自己政治本錢之嘛!民主制度響香港實行唔到的,外國人實行到,佢地心胸廣闊,議會入面點講都得,出到去放低晒;但中國人唔係架,你睇尐泛民?議會入面一傾唔掂數,就出來佔路.....

至此,我感覺有點不太對勁;這些「論述」本身已自相矛盾 - 到底是泛民還是戴耀庭策劃這些運動? (雖然根本是市民和學生自發,誰也沒有這樣的影響力);而這些「論述」和事實之間也有不少矛盾;佔領的策劃者是,英美政府的不足之處,那會沒人講,當年美國攻伊拉克香港都有規模不小的反戰示威,更遑論美國本土了。更重要的,是既是他自己認為法治是香港核心價值,但何故對當權者的有法不依,他卻以一些更嚴重的例子引證作為小市民要默默忍受就算 - 既然要有法治,為何不是人人平等?

雖然邊聽我內心不斷反駁,但我也深深地感受到,他那一代人對英國統治時的,被壓迫得多麼慘,那段傷痕對那一代人來說,是難以磨滅的;所以,當工聯會民建聯說佔領是勾結外國勢力,以「學生想用外國果套」VS「自己中國」作二元對立,就此將爭取民主的理想打成「外國理念」而「污名化」 - 他們都很快受落;就算是較有邏輯思考的人,在傷痕的陰影下,都難以抵檔,全盤接收這一套,不管這一套本身、和事實、和自己自身理念間,有著多大的矛盾。

只是他們不知道,當年他們被英國佬欺負,正正是因為他們沒有選舉港督的權利;君不見如今政權變更,變得只有政權,香港其實仍然被殖民;甚至回歸後立法會除消功能組別新九組、分組點票、議員難以提具約束力議案等令立法會功能被削弱,加上除消民選市政局而改成政治委任制,當年英殖期間辛苦爭取多年的一些較民主的以及較易培育政治人材的政治體制,實則上也漸被削弱;真正該著眼的不應是「愛國抗敵」,而該是市民實則得到了多才權利。

更何況,民主自由權利應是普世價值,也於聯合國人權公約列明,中國也是簽署國之一。現在學生所追求的真正的民主,並不是盲目追隨西方那套,並不是覺得「外國的月光特別圓」而屏棄中國,也不會盲目覺得殖民時期英國的一切都對;他們只是爭取一個普世價值而已。

只是眼前這個,本來講到沒接班人問題時也不曾如此激動的老人,說到此,臉肌也微震 - 這個平常循規蹈矩習慣忍氣吞聲的老人大概傷痕很深、也或許和自己兒女因此不和,因而如此激動。

看著這個老好人 - 他的確本身是個仁慈的好人,我沒有多爭論而令他更憤慨,而且這些「論述」恐怕在社區間已醞釀多時 (其實落區多麼重要啊),憑我一己一時之力難以一時三刻改變;只是,我禮貌地問了他一句:其實,你之前不是自己說,現在後生仔就算想入行,再努力,都難以搵食嗎?這是後生仔正在面對的問題,為何要說他們不肯捱世界呢?

他呆了幾秒,倖倖然道:「...嗯,很多出來的,都是學生未畢業的。」我笑了笑,禮貌地告辭;沒有再多的話,只希望他呆的這幾秒,至少種下一些種子,總有一天他會想到他接收的這些「論述」,多矛盾。


******************************

今天的新聞說曾鈺成和學生對話,說在佔領行動產生正能量

我想,曾鈺成固然有他的政治崗位,但他一直能合邏輯地說出對佔領行動一些較中肯的意見,相信也是自己的功力。

和昨天訪問的老闆年紀相若,甚至還更大一點;他對當年港英政府的「傷痕」,一定不亞於那位老闆。

大概不同的,,是他年輕時在不公義的政權下,沒有忍氣吞聲;他也為他認為理想的社會,發聲過、努力過。所以今天他看見這些學生和年輕人,他知道他們在追求自己的理想,也懂得這種東西叫普世價值,也會客觀地看清事實才作出論斷。若果當年他選擇沉默而忍氣吞聲,不經運動的洗禮、不經反覆思考的過程、不經行動中不同意見互相衝撀反覆掙扎 - 實在難以變成今日的「曾鈺成」。

「不經一番寒風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我想現在的年輕人,能勇敢走出來,不管這場運動會如何,但這都會是人生一個很好的訓練 - 待那天長到五六十歲,回看社會上發生的一切,不論當天站的位置如何,至少會較廣闊的視野和常識,會客觀地看清事實才作論斷 - 雖然,那一天,你也許會選擇掩住良心說話 - 我希望不會再有那樣的必要。但無論如何,至少你有選擇。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