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37963817\x26blogName\x3dNowhere\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GB\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x26vt\x3d2616783927992608377',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Wednesday, 24 March 2010

永久封閉




畢業後首份與港大無關的工作, 上班地點在皇后大道東上的東美中心。

猶記得, 當年仍在儲留英學費, 為省錢, 每天都自攜便當回公司吃; 每天我都會盡快完事, 善用餘下的午膳時間, 在皇后大道東一帶的灣仔逛逛。

我最喜歡到陳不二 - 那是一家雜貨店, 有手作小品,也有從外地購來的二手貨,隔天就會去逛逛尋寶;要不,走去太原街看看精品玩具,回程時在合和斜對面的一家果汁店買果汁喝 - 那店子的老闆娘很和藹健談;果汁店樓上是一家沖印店, 老闆年約六十,是老式的人,話不多,卻認真得很,教人放心;或者在大道東上閒逛,跑出藤器店看看想些藤椅藤籃,然後去那間一年四季都在結業清貨的精品店跑一圈,雖然往往都是無趣地走了。不夠飽的時候,就往快樂餅店買個美味雞批吃著回公司。

偶然想弄點手作仔送人, 江郎才盡時, 喜帖街就是我的靈感女神。

四十多歲,仍是單身的女同事,則喜歡下班後去大道東上某窗飾店看貓;這也成了她工作的動力,每天都很拼命要及早完成工作,好趕及人家打样前看貓。我跟她去過一次,那隻肥貓,樣衰衰的,倒有幾分似我。


那時的灣仔雖舊雖破落, 卻很有活力


現在呢? 果汁店座落的那棟舊樓仍在, 但已然一片漆黑,一個個單位,門外都掛上 "此乃市區重建局物業" 字樣。

不知果汁店老闆娘和沖印店老闆跑那裏去了?


*******************************


喜帖街,早已拆個清光,整條街光脫脫的,大白天走在裏面也覺蒼涼陰森;最近路過,竟也索性永久封閉起來。

別了,我的靈感女神。


*******************************


太原街仍在、快樂餅店仍在,但陳不二已於去年關門,藤器店不見影踪,也找不到那隻肥貓了;大道東仍是賣家品的,但一家家店舖的裝潢比以往要型格得多,可卻也教人陌生。

是的,這一帶變得新潮了、明亮了、光鮮了,可以往那份親厚和活力,卻好像缺失了;只有在快樂餅店買餅時,或是走到晏東街和蘭杜街一帶,看著那些仍安然生存的店家,在店員面上找到那餘下的活力。

肥貓、藤椅、藤籃、陳不二....都到那裏去了?


*******************************


是誰,偷走了這一切?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Wednesday, 17 March 2010

今夜,誰來偷東西

週二,獨個兒跑去看《歲月神偷》。

早於得獎前,己想看這部電影;念書時拜讀羅啟銳刊載於《我們是這樣長大的》書內的一篇名為《今夜,誰來偷東西》的文章後,對羅啟銳寫的「偷」,一直有個懸念。

「我一生的所有,原都是偷回來的。」

文章內羅啟銳的自述,與電影內入面那位小朋友大耳牛,很像;大耳牛去偷金魚、偷魚缸、偷夜光杯、偷英國旗;羅啟銳就說,自己小時曾偷過一隻巴西龜,再為它偷去一個玻璃金魚缸,然後,將玻璃缸套於頭上,像太空人般歌唱;亦曾往般咸道某消防局,偷去英國國旗。

一直以來,我對羅啟銳筆下的「偷」,感到疑惑;肥仔教授指,羅啟銳透過對偷的描述,展現當時的時代面貌:去偷港英政府既天朝物事、偷灣仔南天偷書、偷當舖招牌…其實都屬於那一代,甚至超越了那一代香港人的集體回憶;他提及去偷蒲飛路上的23/103號巴士站,使我輩港大學生每天從宿舍出入時望到23/103號巴士站時都手癢癢的,結果有天就下了決心跑去山道偷了個安全島回校。

「然後,戴卓爾夫人摔了一跤,群眾湧購白米,大批港人離港,事情急轉直下;猛一回頭,我驀然驚覺,於無聲無息之中,有人偷走了一個城市,有人偷走了一個夢 ,有人甚至偷走了一個國家」

但羅啟銳講「偷」,真固只為展現時代面貌嗎?偷走一個城市、一個夢、甚至一個國家的那個人又是誰?我想不通;進電影院看歲月神偷,我也在想:到底是誰偷走,大耳牛那位讀書成績又好,運動又出色的哥哥?到底又是誰,偷走了我們,原本當成是理想當然的美好平穩生活?

也許人的一生,都是我偷你,你偷我,大家偷來偷去。但最終,大家都敵不過歲月,敵不過命運;正如大耳牛不斷地去偷,最後,卻有人將他的哥哥偷走;就算大耳牛將一切偷回來的物事都放棄,都不能阻止這個事實。

「今天,雖然我仍會偶然偷看一下邵聖瑜出席舞會的照片,或者偷笑一些柔順地龜縮的議員,又或者偷望一眼幻變的月光,但是我知道,無論我偷下去,我仍然只會是一個細眉細眼的小偷,於茫茫夜深之中,對著一室偷來的細眉細眼物事,天地之所棄,竊之以為喜。」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無知是幸福

不知道就好好的, 知道後想說甚麼也不知道, 很難很難了. 最近的體會太深.....

彎彎 無知是幸福

就好像, 要是不告訴我咖喱裏下了豬潤 (我最討厭的) 一起煮, 我可能不察覺, 還吃得蠻高興的; 可是一說了, 就教人感噁心, 光看到那盤咖喱也覺得噁

看電影, 要是不小心預知結局, 後來的情節都變得無趣, 不想看了

還有很多很多........


洞察力強的人好像註定得不到太多的幸福, 真可憐 .........可幸我其實洞察力不算強, 嘿嘿~(幸災樂禍中...)





還有, 最近身邊失戀的朋友不少, 為防各位朋友做傻事去錯地方散心或者留錯響屋企發呆, 想分享一隻具散心作用的MV給大家; 其實我自己在facebook分享過一次, 不過都想再分享一下.

Pink 的 "So What", 歌詞夠絕, 給予人渴望獨立的慾望; 這首歌由曾經歷婚姻失敗的pink (雖然她唱此曲時應已於復合階段了) 唱出特別有力; 而且MV夠抵死, 看後絕對令人心矌神怡, 絕對好過去日出康城郊遊散心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Saturday, 13 March 2010

害群之馬

太公平素對從事政府新聞官這個職系的人士, 有一份體諒 - 他們總是被我們這些傳媒逼迫, 卻要向那些動作緩慢的相關人等攞料, 甚至還要等動作更緩慢的部門主管過目;作為中間人,不好受。

是以,有時他們態度未算盡善盡美,也可諒解;更何況大部份的新聞官也明白記者很多時的苦苦相逼,都是為交差;這是記者,和新聞官之間的互相尊重。

可惜,今天讓我遇上一隻害群之馬。

事緣我接到order, 要去問廉政公署一條簡單的問題 - 只是想知道, 為何同為收費電視,"now"電視不屬於防止賄賂條例內的公共機構之一,而有線卻是?最初聯絡到一位女新聞官,態度友善,雖最初覺得這問題有點mission impossible,倒也承諾盡量為我查詢一下。

可是,等了好久,這條簡單問題的答案仍是芳踪杳然;想聯絡那位女新聞官,卻屢次被那男的,譚姓新聞官檔掉,而且態度相當惡劣,說該女新聞官非常繁忙等等....我有點奇怪:這已近乎是低聲下氣地要求,幹嗎這麼兇,而且連跟對口同事說聲的機會也沒有?算了,也許要處理無線大案子較繁忙,也沒放在心上。

我記得我應是4點多致電廉署發問;豈料,待七時新聞播完,節目開始後,方收到回覆,而且還不能解答到有關問題,只是繞個圈子跟我說:「我地答唔到你, 你問第二個把啦」,教人氣結。一來,這般等同廢話的回覆,不值得打進去擾亂主持的思緒;二來,我也正忙著找主持突如其來要求的資料,也沒空處理。

豈料,在臨去廣告前,主持突然說了一句:廉署至此仍未能提供答案 (老實說, 這沒有錯, 那頂多只是個"回覆" 不是答案);那個廉署新聞官譚先生竟立刻致電,用極其差劣的語氣,力斥其說錯了;那一刻我有點光火:

1. 之前在我不斷催促時,這位譚先生用相當惡劣的語氣要我"體諒"他們那刻非常繁忙;那他又以為我們做直播很閒,只為他廉署服務?!根本在那十多分鐘裏面,我忙得不可開交在找別的資料!

2. 而且從他回覆,到打來找侮氣時,只差十多分鐘,節目一直在進行中,未有廣告時間,就算我有空,我那有機會告知主持廉署有個解答不了她問題的回覆?

3. 最令人光火的是:他一直口口聲聲要我體諒他,那好,我們給予耐性、等他們3個小時可以,仍盡量保持最佳的語氣善待他;現在反過來,我才要他們十多分鐘,就已經是這副惡劣德性對我?

我體諒這也許是他們上司/督促者較麻煩,之前遇有相類情況,有新聞官好聲好氣地打來要求澄清,我也會盡量幫一下忙,央一下主持 - 反正大家都是打份工嘛;可是,這位譚先生態度異常惡劣,一副聊交嗌的口氣;既是這樣,正忙著的我,駛鬼理佢咁多?我就以先前他打發我那同樣不佳的語氣,把他打發掉。

我於稍後的廣告時間也將其回覆告之主持,但主持也覺得這回覆根本解答不了問題,不以為然。節目完結後,這位譚先生竟敢打來找我侮氣,說我們理當澄清他們有「回覆」,態度之惡劣,不作他想;我也不甘示弱和他吵了起來。

在此提醒大家,和別人吵架,千萬不要輕易說自己「和誰誰誰很熟」,胡亂搬些甚麼人出來以為可以坐陣;這位新聞官,一邊廂和我監製說「我和節目主持很熟的~!」(我見自己愈罵愈上火,始終不是好事,後來交監製處理了);另一邊廂,他向我要求和主持對話,但當我叫他直接致電主持詳談,他竟回應:「我沒有她的電話!」

看,這是自暴其短;除了讓大家一聽就知他扮熟,膠到冇朋友,更甚的,暴露了他的想法:他就是只尊重權貴,看不起作為下屬的。

從哪裏看出端倪?就從他明明和主持不熟,也要扮熟。本來,他覺得我沒有將他的回覆轉告主持,想和她直接對談,還可理解;可是,他突然要將自己拉近權力,說自己「和主持很熟」云云,企圖以權力壓迫我們這些做小的;怎樣,和主持很熟大晒?大到可以當我地冇到?加上從一開始就對我擺出非常惡劣的態度 - 我和我的團隊已經深深明白,這個人是多麼的粉。

早前發生過有晨早電台節目主持,認為新聞官只懂對主持/監製哈巴而不尊重基層記者,而於電台將之臭罵的事件;本來,在這件事上,我體諒新聞官,因為大部份我過往遇上的,對我都相當尊重;可今天讓我見識了廉署新聞組譚先生,讓我了解為何那位晨早節目主持會有那些錯覺 - 正正就是因為有這種害群之馬,影響了新聞官的形象;太公尚算身經百戰,未有因此嚇怕;但若找個剛入職的,面對這位譚先生,搞不好都會認為天底下的新聞官都只會依付權貴,以「我同你上司好熟」、或者「你咁我以後點幫你搵野呀」 (其實可能只係追多兩句,或者稍不合佢意),欺負基層記者。

所以,我希望這位廉署新聞組譚先生,或者其他新聞官好好注意一下;一個人的不禮貌,一個人對記者的毫不尊重,其實已影響人家對整個團隊的印象。我相信大部份的新聞官都很敬業懂得尊重他人,但希望大家能對身邊一些,態度有問題的同僚,多加提點,勿讓那一個半個害群之馬,影響人家對你們的印象,甚或引發更多不愉快的事件。

譚先生,或許你會說我開你名(但其實也只是個姓而已),很不君子;但一來,我只是在我個人博客分享,頂多在facebook與朋友post 條link,沒有在我個人節目時段借機把你提出來臭罵一頓,算很好了;二來,我想說,是閣下先打破我們當記者的,與新聞官互相尊重的規則;既然你都沒有很君子的對待我,我也不需要對你君子。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Monday, 8 March 2010

若要人不知

今晚, 發生了一樁教人哭笑不得的事

原本, 我們正在訪問週六參與青年高峰會, 有份上台與唐英年「真情對白」的沈天誠同學,大踢爆峰會上一字一句皆要事前寫稿,更被恐嚇若不照稿講會影響日後發展機會等等。(參考: 明報, 7-3-2010: 青年峰會代表稱被迫改提問)

主持大約在19:15左右開始訪問沈同學,19:25, 晴朗組的同事氣急敗壞地走了下來, 指民政事務處的i.o. (新聞官) 找他稱有青年高峰會的參加者表示不滿,想作出回應;我們很芫爾:哎?明明都沒有人打來我們的"1872881"熱線啊?何以有人對我們節目有意見,要民政處轉達?更何況,民政處是行內出名動作緩慢的部門,平素問他們i.o.一條簡單問題,弄半天有回應已可偷笑 (很多時是沒有),何以今天民政處如此主動,為我們提供如斯體貼的「聽眾電話轉介服務」?

但我們是來者不拒的,也給了那位i.o.我們的「嘉賓專用內線」,也讓我們了解了解這些參加者有何不滿。

好了,第一位,只在台下參與,不用上台,當然沒有要寫稿清況,已經覺得啶氣,更笨得為主辦單位 (亦即民政局旗下的青年事務委員會) 澄清指「之前係有d協調....避免大家離題/重複/講d無意義的說話」這不也是審查的一種嗎?你不是在自暴其短,幫倒忙了嗎?

也許民政處新聞官也覺得這個第一位太笨,連忙找了第二位參加者"phone-in",這位參加者較聰明, 聰明過頭, 竟然無啦啦自稱自己是聽眾, 聽到沈天誠同學的說法感到不滿自行打上電台....甚麼?主持也料不到這人如此聰明絕頂,唯有好心告知剛才他致電入電台的是我們剛才給予民政處新聞官的「嘉賓專用內線」,非一般坊眾所能得悉;這位參加者是否真正的聽眾,明眼人一聽就知曉。

第二位聰明過頭掛掉後,又有第三位同學打來內線,想「補鑊」,但一來節目時間已屆尾聲,二來,一切皆適可而止,與這些明知是做媒的小朋友玩得也夠了。

老實說,民政事務處手法低庄,的確可笑;可也很可悲:何以,有一些小朋友會甘願俾控制,於青年高峰會上做媒,面對這些不公義的「滅聲」行動非但沒有挺身而出,反而要去為其文過飾非?

另外,現在民政事務局到底是甚麼一回事,連自己正面回應也不敢,要靠一些被控制的參加者做媒發聲,製造虛假的青年意見?太公念書時曾參加過頭兩屆的青年高峰會,其實也沒有好到那裏,也是高官講的多,青年沒甚麼時間講的鬧劇;猶記得,在第二屆時,太公氣得在人家的留言版上寫了「騙局」兩個大字,被蘋果記者拍到了,大肆報導,當年主席蔡元雲沒有直接承認錯誤,但至少大方自辯、承諾檢討、更沒有以其他方法捏造民意企圖掩飾自己罪行....猶有自由社會政府的風度和風骨;看今天這樣的民政事務局和青年事務委員會,只能慨嘆,這個政府日益共黨化,香港,愈來愈不可住人了。

但猶幸香港大部份人曾在回歸前呼吸過自由的空氣,仍有良知和智慧分辨是非,免受這幫共黨走狗的愚弄;我們真的要繼續警醒。(真的要繼續警醒,作為一個會接聽時事節目熱線的人,你會發現左仔做媒情況愈來愈嚴重...)

未了,借用黃子華在「棟篤神探」中的名句,送給企圖捏造民意的走狗們:「若要人不知,唔好太低B」


延伸閱讀:
明報, 7-3-2010: 青年峰會代表稱被迫改提問

蘋果日報, 15-9-2002: 青少年怒斥「高峰會」騙局 (圖中那"騙局"二字出自太公之手, 嘿嘿~)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Sunday, 7 March 2010

星期日應該訓晏d

今晨, 一名中國藉女子起了個大早, 執齊d野, 前往上其flamenco 舞蹈課程也!!

11時正抵達學校, 換好了衣服, 11時06分才進課室; 以為11時正才剛開始上課, 仍在熱身而已...豈料, 打開課室大門, 一眾同學竟正在走位跳舞, 兼夾異常齊人!!! (註: 因為全班都是夜鬼, 上午的課往往要開始半小時後方齊人....)

目睹此情景, 該名中國藉女子大吃一驚, 對老師講了一句: "吓?我遲咗好多呀?!?!"

豈料 (又豈料), 老師眼定定望著我, 報以一個"o"咀; 連同該班的同學, 合共十個"o"字對住該名中國藉女子....

見到咁多個"o"字, 該名中國藉女子終於清醒了點, 發現課室有異樣: 點解有個男同學既? 明明我果班係全女班黎架?.... 再望真d, 全班人除咗老師, 冇個係識既; 此時此刻, 有人方恍然大悟:

"哦, 我黎早咗, 我果班應該係11點半先開始!!...sorry sorry....你地唔使理我, 繼續跳, 當我冇入過黎"

可惜, 得悉真相眾人, 隨即爆笑, 笑到肚痛.......


其實呢堂應該係唔知第七定第八堂, 唔明點解仲有人可以搞錯時間? 唔使咁疑惑, 因為呢名中國藉女子係青山院長, 起身太早食唔切藥, 係咁上下架喇.....是以, 呢個故事教訓各位院友, 星期日記得訓晏d, 食埋藥先好出門, 阿門!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