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37963817\x26blogName\x3dNowhere\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GB\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x26vt\x3d2616783927992608377',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Saturday, 13 March 2010

害群之馬

太公平素對從事政府新聞官這個職系的人士, 有一份體諒 - 他們總是被我們這些傳媒逼迫, 卻要向那些動作緩慢的相關人等攞料, 甚至還要等動作更緩慢的部門主管過目;作為中間人,不好受。

是以,有時他們態度未算盡善盡美,也可諒解;更何況大部份的新聞官也明白記者很多時的苦苦相逼,都是為交差;這是記者,和新聞官之間的互相尊重。

可惜,今天讓我遇上一隻害群之馬。

事緣我接到order, 要去問廉政公署一條簡單的問題 - 只是想知道, 為何同為收費電視,"now"電視不屬於防止賄賂條例內的公共機構之一,而有線卻是?最初聯絡到一位女新聞官,態度友善,雖最初覺得這問題有點mission impossible,倒也承諾盡量為我查詢一下。

可是,等了好久,這條簡單問題的答案仍是芳踪杳然;想聯絡那位女新聞官,卻屢次被那男的,譚姓新聞官檔掉,而且態度相當惡劣,說該女新聞官非常繁忙等等....我有點奇怪:這已近乎是低聲下氣地要求,幹嗎這麼兇,而且連跟對口同事說聲的機會也沒有?算了,也許要處理無線大案子較繁忙,也沒放在心上。

我記得我應是4點多致電廉署發問;豈料,待七時新聞播完,節目開始後,方收到回覆,而且還不能解答到有關問題,只是繞個圈子跟我說:「我地答唔到你, 你問第二個把啦」,教人氣結。一來,這般等同廢話的回覆,不值得打進去擾亂主持的思緒;二來,我也正忙著找主持突如其來要求的資料,也沒空處理。

豈料,在臨去廣告前,主持突然說了一句:廉署至此仍未能提供答案 (老實說, 這沒有錯, 那頂多只是個"回覆" 不是答案);那個廉署新聞官譚先生竟立刻致電,用極其差劣的語氣,力斥其說錯了;那一刻我有點光火:

1. 之前在我不斷催促時,這位譚先生用相當惡劣的語氣要我"體諒"他們那刻非常繁忙;那他又以為我們做直播很閒,只為他廉署服務?!根本在那十多分鐘裏面,我忙得不可開交在找別的資料!

2. 而且從他回覆,到打來找侮氣時,只差十多分鐘,節目一直在進行中,未有廣告時間,就算我有空,我那有機會告知主持廉署有個解答不了她問題的回覆?

3. 最令人光火的是:他一直口口聲聲要我體諒他,那好,我們給予耐性、等他們3個小時可以,仍盡量保持最佳的語氣善待他;現在反過來,我才要他們十多分鐘,就已經是這副惡劣德性對我?

我體諒這也許是他們上司/督促者較麻煩,之前遇有相類情況,有新聞官好聲好氣地打來要求澄清,我也會盡量幫一下忙,央一下主持 - 反正大家都是打份工嘛;可是,這位譚先生態度異常惡劣,一副聊交嗌的口氣;既是這樣,正忙著的我,駛鬼理佢咁多?我就以先前他打發我那同樣不佳的語氣,把他打發掉。

我於稍後的廣告時間也將其回覆告之主持,但主持也覺得這回覆根本解答不了問題,不以為然。節目完結後,這位譚先生竟敢打來找我侮氣,說我們理當澄清他們有「回覆」,態度之惡劣,不作他想;我也不甘示弱和他吵了起來。

在此提醒大家,和別人吵架,千萬不要輕易說自己「和誰誰誰很熟」,胡亂搬些甚麼人出來以為可以坐陣;這位新聞官,一邊廂和我監製說「我和節目主持很熟的~!」(我見自己愈罵愈上火,始終不是好事,後來交監製處理了);另一邊廂,他向我要求和主持對話,但當我叫他直接致電主持詳談,他竟回應:「我沒有她的電話!」

看,這是自暴其短;除了讓大家一聽就知他扮熟,膠到冇朋友,更甚的,暴露了他的想法:他就是只尊重權貴,看不起作為下屬的。

從哪裏看出端倪?就從他明明和主持不熟,也要扮熟。本來,他覺得我沒有將他的回覆轉告主持,想和她直接對談,還可理解;可是,他突然要將自己拉近權力,說自己「和主持很熟」云云,企圖以權力壓迫我們這些做小的;怎樣,和主持很熟大晒?大到可以當我地冇到?加上從一開始就對我擺出非常惡劣的態度 - 我和我的團隊已經深深明白,這個人是多麼的粉。

早前發生過有晨早電台節目主持,認為新聞官只懂對主持/監製哈巴而不尊重基層記者,而於電台將之臭罵的事件;本來,在這件事上,我體諒新聞官,因為大部份我過往遇上的,對我都相當尊重;可今天讓我見識了廉署新聞組譚先生,讓我了解為何那位晨早節目主持會有那些錯覺 - 正正就是因為有這種害群之馬,影響了新聞官的形象;太公尚算身經百戰,未有因此嚇怕;但若找個剛入職的,面對這位譚先生,搞不好都會認為天底下的新聞官都只會依付權貴,以「我同你上司好熟」、或者「你咁我以後點幫你搵野呀」 (其實可能只係追多兩句,或者稍不合佢意),欺負基層記者。

所以,我希望這位廉署新聞組譚先生,或者其他新聞官好好注意一下;一個人的不禮貌,一個人對記者的毫不尊重,其實已影響人家對整個團隊的印象。我相信大部份的新聞官都很敬業懂得尊重他人,但希望大家能對身邊一些,態度有問題的同僚,多加提點,勿讓那一個半個害群之馬,影響人家對你們的印象,甚或引發更多不愉快的事件。

譚先生,或許你會說我開你名(但其實也只是個姓而已),很不君子;但一來,我只是在我個人博客分享,頂多在facebook與朋友post 條link,沒有在我個人節目時段借機把你提出來臭罵一頓,算很好了;二來,我想說,是閣下先打破我們當記者的,與新聞官互相尊重的規則;既然你都沒有很君子的對待我,我也不需要對你君子。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