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37963817\x26blogName\x3dNowhere\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GB\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x26vt\x3d2616783927992608377',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Saturday, 31 May 2008

人民不會忘記

四川地震引起香港關注和動員的程度之大,就只差八九六四可比。也許因為,今天和十九年前,香港人都是在電視上看到一幕幕震撼的畫面。

也許十九年前的震撼更大;當時的我只有7歲,只記得,父母好幾天都花了很多時間坐在電視面前,然後,邊看邊哭;卡通片和兒童節目都沒有了,只是不斷的新聞和特別新聞報導。當時我不明白他們為甚麼哭。

現在我明白了;他們哭,是對於一個他們一直被教導要「愛」的國家,那個他們一直以為毛澤東和四人幫下台後就開明起來的國家,竟然用武力去鎮壓手無寸鐵的人民,當中不少更是一些,只是為了一個有民主而無貪腐的社會而發聲的年青人 -- 這都是我們的同胞,怎能教人不難過?

那時候的香港人很齊心;我還記得學校都教我們唱學運的歌曲,上街遊行的人有一百萬人,還有《民主歌聲獻中華》;不少演藝紅星,都為了公義,走出來支持學運。1989年5月27日,在香港跑馬地的30萬人大合唱,幾乎所有歌手都參與;連出席不了的譚詠麟,都錄了短片支持:



當天是一句句的:「支持學運,因為我們是熱血的中國人,要剝你崩牙!」「我地會全力支持民主運動,因為我地都係有傲骨的中國人!」「民主自由中國萬歲」「民主自由是中國的希望」

今天呢,似乎大家都為了內地市場,而放棄了公義。藏人和僧侶其實也是受武力對待,可就沒有明星支持他們 -- 甚至是新聞,尤其是電視,也沒有1989年那種真實和直接,尤其是無線更引述了不少中共政府的謊言當新聞,更令人慨嘆今天本地傳媒自我審查之盛,已經到了一個無可救藥的地步;難道以後看中國新聞,都要全靠BBC News 的Asia-Pacific版面麼?

十九年前發生的雖然可怕,但當時香港人的表現,比今天展現的更勇敢更可愛;因為當年展現的,不止是無私,更是面對強權底下的勇敢;更何況,這次趁賑災搏出位搏出名拿著數的,實在太多太多 -- 也許是現在我身邊的,讓我看得多;無論如何,香港人在這十九年間,實實在在是變了很多。

「人民不會忘記」,我們現在還可以說得很響;但他朝連我們這批,至少也在學校唱過學運歌的都離開,剩下那些接受洗腦式所謂愛國(其實是黨)教育的下一代時,又有誰會記得這個歷史?難道由外國人來記住我們中國人的歷史,然後中國人就永遠活在狗共編造的虛構歷史中嗎?

無怪乎長毛總是說,要解放中國,讓中華人民擺脫狗共的獨裁統治和享有民主自由 -- 我現在終於明白,因為,在他這一代不解決,以後解決的希望,只得愈來愈微;別奢想那些中國留學生可以幫上忙,不少視六四,如今天的西藏事件一樣 -- 他們都認為是外國傳媒在歪曲事實 (邊有咁夾呀?),覺得全世界都在針對中國 (中國邊有咁值呀死蠢),然後,覺得自己在大陸學的歷史是絕對史實,只有他們的歷世界史觀才是最正確,其他人的世界史觀都不是。

所以,我實在希望,十九年前站在跑馬地台上信誓旦旦的明星歌手們,今年、明年、後年...以行動表示你們真的會支持民主運動到底,不說其他的,至少也出席六四燭光集會,親身的「用熱血噢醒中國魂」!


看著看著,我發現多了一個喜歡顏福偉的理由;十九年前,他是上台獻唱的其中一員;早前還接受民主黨飛鴿電台訪問,講自己對民主的看法;他是少數還是敢言的。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姿整

太公很怕姿整的人

可能是太公實在不太姿整 -- 求其衣著乾淨,個樣齊齊整整就出門了;偶爾出大孖瘡結焦的日子,才會稍稍化妝遮之。

但出門姿整都算了,除非閣下是我男友,否則閣下多花時間在出門前的裝扮,與我無關;然而,在任何地方,逢鏡必照的行徑,就極度讓人不安。

當一個人站在鏡前,常不自覺的指定動作是:將臉上或身上「不夠整齊/型」的部份「變型/靚d」,然後整個人/頭左轉一下,再右轉一下,滿意後微笑。這套動作,是一種自戀的表現,自己覺得沒甚麼,一個人在廁所,在試身室進行也無不妥,但當街當巷做,任閣下變得再靚,其實都很礙眼;很多以為自己打扮入時的型男索女會都犯這個大病,認真有礙觀瞻。

逢鏡必照的人很多時也會「忽然自戀」。太公有位男性朋友,外形相當討好,說話也風趣,碰面時總會滔滔不絕;不過,每當走進有鏡的電梯,言談再甚歡會忽然dead air -- 因為那位男性朋友,總會在鏡子面前搔首弄姿一番,專心得將太公撇在一旁,不知所以然;如是這般,實在很不禮貌,再熟的朋友,也不該如此。

所以,總的來說,太公很怕姿整的人。如果你是姿整的人,見到我,最好閃一邊去,不要在我面前照鏡子,我可不想看見閣下自戀的臭樣子。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Wednesday, 28 May 2008

疑似好睇演唱會

星期天,我們去看了疑似好睇的詹瑞文《萬世歌王》

詹瑞文的演出固然精彩,但他實在太喜歡扮野,也因而有點過了火;如《萬千師奶》般,偶爾會有冷場 -- 雖然,整體來說,還是讓我們過了個開心的晚上,尤其是當以「由紅館唱到差館」來形容顏福仔。

但我仍然覺得好好,因為林奕華。

從《快樂王子》開始就喜歡林奕華;他對社會文化的批判從不手下留情。《萬千師奶》是對電視文化的批判,《萬世歌王》則是對流行曲。也許太公日常工作中總免不了要接觸不同年代的本港開埠後流行曲,所以對此特別有共鳴。

林奕華批判下的現今香港流行曲,沒有個性;被追捧的偶像亦然 -- 至少是那些當紅歌手當紅k歌會如是這般。湊巧,近日拜讀呂大樂的《四代香港人》,也說穿第四代的香港人,正正就是沒有個性的一群;他們那個會聽流行曲「青春時代」,也即九十年代中後期開始,正正就是這個「沒有個性流行曲/明星」風氣盛行之時。既然聽者沒個性可言,市場又何需製造個性商品?

大樂指出了第四代香港人沒有個性的原因,是第二代,也就是現在第四代港人的父母師長之輩(約五六十歲者),規管過多,愛將自己觀念加諸他們身上,不像當年自己父母給予自己空間般,讓現在自己兒女享有較多的空間。是以,第四代香港人不論乖者,反叛者,都幾乎是一個模式 (當權力核心模式相近,反抗的力量也集中在核心上),永遠活在的第二代人的陰霾中。

我不知道,如果「第二代」看到我今天這篇文章,一定諸多反駁:以前的社會較簡單、其實這是「你睇人好人睇你好」,「我都係唔想仔女走冤抂路」等等。但這又是誰的標準呢?

如果以前的社會較簡單,我們就除卻其他規範,以學校規管學生外觀說起:作為第四代的我,裙/褲長度、髮飾、男生頭髮長度等等,都有嚴格限制,連褲管裏的襪子,都要嚴格規定不能有logo;更甚的事,就算你一切其實都沒有違規,但只有老師覺得你「不夠樸實」,而迫的轉變形象,試過有一位男同學雖然頭髮夠短,但因「剪得太厚」而被記過。

可有一天,因著學校25週年的校慶,我們有幸看到一位舊生在70年代穿著校服的舊照;不得了!他完全是模仿披頭四的造型 -- 勁窄的上衣,勁闊的喇叭褲,長長的頭髮,喇叭褲下更有疑似鬆糕鞋的物體,不得了!我們都在想,如果今時今日有同學以如斯造型回校,連踏入校門恐怕都有困難。

「我都係唔想仔女走冤抂路」-- 這其實也就如大樂所言,好些第二代家長往往用的借口;但問題是,為甚麼我們這個社會要如此容不下「冤抂路」呢?多走一些,多試一些不同的,其實也是一個人生經驗,也不錯啊!不會比那些一生營營役役,人到中年攬住幾層樓幾隻狗才發現自己年少時沒有輕狂夠的人為差;太公在英國的同學,年近三十,念完碩士,所謂career path似乎想都沒有想過,就嚷著要去南美教英文;香港人是特別地對career path過份著緊了。然後,既然家長抱有這些容不下冤抂路的觀念,作為現今社會上地位較高的人(君不見現時政商界名人多是五六十歲的一群?),自然較易「操控」社會文化觀念;於是一些「late starter」愈來愈為社會所不容,年青人最好就在大學入學前就想好自己將來的工作,年紀太大應徵fresh grad工總有點為世不容 -- 可是,年紀這麼小,中學時間經歷的又多是讀書考試和課外活動,又如何能對自己的興趣專長有所掌握?太公畢業五年,老實說,還未對自己的career path 摸索完畢。是以,很多年青人career path的選擇,不是跟從父母,就是跟從社會的主流。


我曾經以為,在這個後現代百花齊放的社會中,可能會現出一絲生機 -- 我看到有朱凌凌、the pancakes, 等等一眾較「另類」的歌者;然而,這個社會有這許多結構性原因造成年輕一代欠缺個性,非單單一個「後現代」,可以扭轉局勢;加上社會愈來愈講求效率 (對late starter的不容,其實也是過份講求效率的表現),(投資)回報率夠唔夠高,香港似乎正一步步的走向文化沙漠,任你西九任你M+任你有楊秉基定林澤群註場,都難挽大勢 -- 大家其實只是合力維持一片綠洲,讓不甘居住在沙漠的少數,閒來透透氣而已。


林奕華,其實你說的,有多少人會明白呢?或者今天明白了,明天又是依然故我的繼續追捧其stephy祖兒洪卓立方力申,而忘記了曾經有個詹瑞文,在台上扮鬼扮馬,希望他們反思一些甚麼甚麼....

Labels: ,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Saturday, 24 May 2008

冒失監製又發作

我知道今晚咩雲都唔慌得閒update其blog, 所以先寫為快。

是晚肥監製載了我們一干人等到九龍城用晚膳。用完膳當然又要返公司繼續工作

肥監製的坐駕雖然是通街都係日產sunny系,但裝上了大陸車牌,其實不難辨認,於是太公一個箭步走去其肥坐駕前等上車。

然而,驀然回首,驚人的一幕就在眼前;肥監製竟手持遙控車匙,對著後面那部黑色兼沒有大陸車牌的日產sunny左按又按,龐大的身軀更為了調較角度而上搖下擺。那情景實在教人忍俊不禁,太公很想高呼制止他的舉動,但實在笑到失去說話能力,只能不斷用手指向其肥坐駕真身,以求吸引眾人注意。

事隔約一分鐘,有人終於發現自己搞錯.....早知唔好顧住笑,用手機影低呢個景象啊,可恨!!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Monday, 12 May 2008

我有如遊子歸家



不止是我們的國父。相信每一個在港大呆過的,回到這個曾經熟悉的校園,都有這個感覺。

掛著這幅banner的地方就是當年暗戀對象工作的大樓;那時候有機會晚上到電腦中心工作,都總會乘機找機會走走,去眺望一下窗裏會否有他的影子。

今天和朋友講起,朋友說:呵,這裏面有很多回憶吧。

對,這裏面有很多回憶;在這個校園發生的,本來就很豐富;走到每一個角落,都是回憶,不是特別的一個人或某些人,而是跟在這裏碰上的每一位。(瞭解我的朋友都知道,真有特別的,我是不會隨便說的。)一邊走,我一邊講解,回憶卻是這樣襲來:考試、勁過飯、勁過利是、各種和考試有關的傳說、話劇比賽、那一個睡過頭的導修課、銘茶、上robert black 吃飯、拍畢業照、晚上坐在荷花池發呆、猛男柱、騎呢怪、鬚勁痕、orientation day、肥仔教授、那些臭臭的Fencing Masks....









彷彿走到國殤之柱,才回到現在。

說來慚愧,念了港大三年,也從來都未有像今天看她,看得如此清細。可以賴,因為橙色使這個雕像醒目多了。但我多少年只當她是校園裏的一個裝飾,每天走過太古橋也沒仔細注意上面的字。但遲了,比從來都沒有珍惜過好。要知道香港還敢讓學生如此明目張膽的,恐怕只剩下港大了。猶幸今天看到太古橋上的字,還是清晰的展現在世人面前,讓大家都記住,八九六四,發生過甚麼事情 -- 對年青的學子來說,這才是最好的國情教育。

所以,雖然我不是男人,但我也會支持陳巧文。不因甚麼,只因為她做了當時的我沒有做的;她珍惜大學裏自由的空氣,她沒有只將眼光放在學生會的選舉、校長的遴選,而是看得更遠;她為那些實際上與她沒甚麼相干的人爭取他們應得的,她為自己的理想堅持。這是香港大部份學生所缺的,不,不止是學生,是香港大部份人,對錢以外的事情,也過份「事不關己,己不勞心」。這樣膚淺的香港人,教我愈來愈難相信,真正的普選可以在香港出現。


在腦子裏發完一輪牢騷,今天還在校園裏碰上嘉銘,可不是在過往經常碰面的KK Leung,而是:



想不到吧!我也想不到,當時只是系裏的「星級tutor」(對,當時我是「星級難纏學生」),現在已經變成了學界一顆耀眼的新星 (天!應該致電搞手問問為何是他啊!),實在教人震撼不已。在出發往英國唸書前碰過面以後,都只是在頭條新聞中看到這傢伙的「倩影」,繼而想到上導修課爭辯的場面...可恨啊,畢業後的我感覺似乎比以前笨了好多,看來,真的要認真想想重回校園的可能了...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Thursday, 8 May 2008

硬膠潛水怕屈機



正!雖然要夾硬食埋會考試題呢d有d倔強,但帶到因為今次傳火炬,被「屈機」的香港人(嘩!霍震霆就幫我地揀左曾老梓同d唔知咩人代表我地喎!我地都冇say!! 你話你揀晒運動員我服姐!),一點歡樂。

曾老梓真係幾似宇宙大王....係呢,睇過《IQ博士》既朋友應該記得,尼克真個patpat係生o係個頭度架!我覺得好貼切!!嘿嘿嘿!!


延伸閱讀:
星島:揶揄名人火炬手跑姿核突 凸首詹鬧市補跑聖火難燃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之前太公寫了有關對奧運和傳火炬的意見,有民族主義上腦者不甘被批評,既對太公作人身攻擊,又提不出甚麼論據支持自己的觀點...正確點說,是完全提不出論點。

如果那位讀者是香港人,他/她可認真證實了太公所言,現在的香港人膚淺得很。我倒希望如譚艾敏所言:「你俾維園阿伯襲擊」-- 他只是維園阿伯,或者精神有問題,而不是一個正常健康的香港年輕人,否則,香港真要悲哀。

為甚麼這樣說?如果5月2日襲擊和妨礙他人表達意見的,這種對民族主義的崇拜近乎盲目的人,應該是拜內地的教育所賜;香港人應該還有理性的思考 -- 就算「愛國」(亦即愛中共政府),都可以提出論點,理性討論。以前在大學都曾與有左派背景的同學交手,雖然彼此觀點不同,說得面紅耳熱,但都識英雄重英雄,大家講道理的。

可只相差五年,香港就出現這種「紅衛兵」式的無理批鬥:民族主義上腦就失去理智,噬人如瘋狗者;明明理虧辭窮,就作人身攻擊討咀巴便宜;如陳巧文,好端端一個年輕人為自己的理念爭取,身裁私隱更被拿來討論,更有人要收購其個人資料以有所圖...如果只是短短五年香港人就變成這樣,再過多五年、十年,也許香港真的變成了一個大陸城市!

今日陪母親和她的一些朋友相聚,他們都經歷過文革,經歷過紅衛兵的批鬥。他們說:面對紅衛兵,是不能和他們客氣,因為,這種人完全不講道理,也不明白任何道理。席間更感慨中國愚民政策的可耻和可怕。感謝他們,給予我這個從來沒在香港見過這種民族主義上腦的愚民,很大的啟發。

太公從來都不介意有不同的聲音和意見,可是,批評卻不敢具名,還作人身攻擊,相信也不是甚麼英雄好漢或巾幗英雌;所以,太公聽從各方好友的意見後,將其留言刪去。如果想閣下的留言得以在此處千秋萬世,下次留言請具名和閣下網誌連結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Wednesday, 7 May 2008

這個政府很丟架

2005年7月, G8八國峰會在蘇格蘭Gleneagles 舉行。當時全世界發起了不少以"Make Poverty History" 為主題的遊行示威和音樂會等等,促請八國元首關注貧窮地區的問題

在愛丁堡的遊行,我也有參加。與會者來自不同團體、有學生會、基督教組織、同性戀組織、反對工黨繼續執政團體、甚至法輪功,大家關注的。警方一直沿途監察,我也發現有攝錄機拍攝;偶有示威者超出示威範圍阻街,警察上前勸阻。監察無可厚非,維持秩序的勸阻也無不可,最可貴是那一視同仁的原則:我理得你的意見,理得你上街是為了扶貧、光復法輪功定要求貝理雅下台,總之你妨礙他人,我就勸阻你,對事不對意見;最後到了草地上,不同意見的各佔一角,河水不氾井水,你喜歡到那裏就到那裏。

但我不明白,為甚麼香港政府就要打壓異見的聲音 -- 高志活、獨立中文筆會、自由西藏學生運動成員又非來港發動騷亂,只是來進行示威表達意見,有何不可呢?怕有人搶火炬?人家又沒揚言會搶,又沒動機要殺人放火放炸彈傷人;更何況保護聖火的責任應在警方,而非要防止這些參與者進境。任何一屆奧運任何一個國家傳送火炬,除非合理懷疑有人意圖發動恐怖襲擊或傷人,從來不會純粹因為某人想搶火炬而被禁制入境;搶火炬本來不是甚麼難以防止的事,只要安排得當,根本就可以有效防範。難道香港警方能力有限?還是有心將香港打造成一言堂?

當天警方放過打人和滋擾他人的示威者,卻將和平示威者帶返警署,太公已經不滿非常。但今日閱報,方知原來很多人想來港殺長毛:「咁點解咁多內地憤青講到明要殺我,又畀佢地落黎?」係咯,殺人比搶火炬罪行嚴重得多,而且更已揚言,為甚麼他們可以來港,高志活不可以?

我實在對香港政府不滿。我不是覺得不能容讓一些極端民族主義者入境,而是,任何事都應一視同仁,無論抱有甚麼意見,誰想犯事,誰犯了事,就該阻止和作出合適的懲罰;誰想來港傷人,就應該禁止他入境,準則不能因其政治取態而有不同。這是警察和政府的應該作的;如果權衡的準則只在政見,這與中共那獨裁政府有何分別呢?這個政府很丟架。

然後,看到「政治分贓」的火炬手名單,聽到有為港取得國際賽金牌的運動員因為曾對運動政策表示不滿而沒份參與火炬傳送,有一位現在更分配不到資源進行訓練....這個「親疏有別」的香港,實在教人心寒!

香港的人權、自由和多元已死。5月9日,請著黑衫!



延伸閱讀:
Inmedia: 香港警察五月表現出位 獲頒「消滅示威」金牌

蘋果:高志活等遭拒門外   揚言殺人者卻放進

伍家謙:愛國?不愛國?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Lollipop

要返工的日子,日日都要聽到呢首歌,但還是今日方首次接觸到其MV:




以上是official mv;但不得不佩服外國年輕人的表演慾和製作能力;單憑一首歌,就可以製作一個完全不一樣的MV,而且技巧雖然未自很高超,但都不過不失:


其實這不是我第一次看到「改篇MV」,之前 search shakira 的 "hips don't lie", 都讓我發現個攪笑版 (因為個肥仔都幾嘔心,可能要睇完原裝正版先識笑):





香港的小孩可能都太緊張,又功課又補習又要課外活動,我想自發去製作這種mv,不多吧。眼見很多都要入U,甚至工作後,才開竅要做得特別的、比較胡鬧的,去嘗試瘋狂一番;但年輕是胡鬧是「輕狂」,長大後胡鬧是「無聊」,年紀再大,就是「痴線」了。 (我們不都是這樣批評那些在家自拍mv的嗎?)

我們逼得小孩太緊了嗎?抑或是,其實這個社會上的任何一個人,都在自覺或不自覺地,逼得每一個人都「太緊」了。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Monday, 5 May 2008

好心著雷劈


話說,荃威羅莽的calendar是積木型,每個月都要重新砌一次.....




好心著雷劈呀!!哼!!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Sunday, 4 May 2008

膚淺的香港人

5月2日,我沒有去參與任何行動,但我穿得很橙:橙色上衣,帶大片橙的長裙和耳環,再在頭上綁上一條橙色的絲巾。

我不想再說那些暴民,因為看見了實在痛心;一方面是他們破壞了香港一些本有價值;另一方面,這幫既愚且暴的中國人透過是次奧運在國際社會「獻世」,作為中華民族的一份子,(我盡量避用 "中國人"字眼,因為太多人將此等同於 "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了!!) 我實在感到丟臉、蒙羞。

但香港人實在好不了多少。是晚和老同學MSN, 我們綜合了身邊好些對「傳火炬」雀躍不已的港人的表現,得出的結論是,這次傳火炬,反照出香港人有多膚淺,有多勢利;環境不好,就上街;環境好,只要不影響切身(錢銀)利益,就甚麼都沒問題,甚麼都事不關己。甚麼人權呀自由呀,哦,影響不了我的利益,反正股市繼續有得升,我管他的。然後,人家說甚麼「運動應與政治分開」,老左說甚麼「橙色運動和藏獨份子一樣,都是來破壞火炬傳送」,就照單全收;想也不多想,如果「運動應與政治分開」,那份分餅仔只有老左連民主之父李馬丁都榜上無名的且大把一代運動員如郭家明車菊虹都欠奉的火炬手名單是怎一回事?還有,基本上連紅色也不要穿,國旗不要亂揮 -- 既然運動與政治不相干,支持火炬傳送也應只是支持奧運精神,不應與一個國家民族的榮辱相關 -- 奧運是屬於全世界的,不單單屬於這中華人民共和國,愛不愛國與奧運一點關係也沒有;那些說「運動應與政治分開」又高喊「中國加油」的,基本上是愚笨得連基本思維和分辨不同概今的能力也沒有;香港人卻對這種人說的話照單全收,想也不多想,這不是膚淺算甚麼?

更膚淺的是,為甚麼單聽那些老左多說兩句,就以為橙色行動就是藏獨了?這根本不用去想,上網翻查一下資料就可以,連這簡單的一步也不做,就指鹿為馬!現在香港人的質素,為甚麼低落至此?
The Color Orange 橙色行動

這麼膚淺的社會,實在讓人覺得愈來愈不適合居住,實在想一走了之,跑去一個沒有甚麼大陸人的地方(台灣是個好選擇!希望國民黨不要開放大陸人去台灣自由行啊!),辦一個民宿過活算了!幸好,總在不同的地方遇上不同的有心人,讓我繼續得以支持下去;也實在因禍得福,雖然昨天示威人士受到粗暴和不公平的對待,但這情象似乎喚醒了不少香港人,他們都為各橙色行動的支持者不值,也開始討論人權奧運的問題。香港還是有希望的,所以我會為這,我曾經引以為榮的家,繼續努力!雖然現在實在不太樂觀呢...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Saturday, 3 May 2008

為香港的言論自由默哀!!

5月2日是香港人的黑色日子。

那天,我們看到有暴民粗暴地侵犯了一些與他們意見有異的人士,表達意見的自由。

更甚的是,香港警方選擇性執法,縱容這些以暴力阻礙他人表達意見的人士,更將表達對中國人權的關注的人士帶走!

言論自由、人權和多元化,本是香港核心價值之一,但這次火炬傳送之中,我們看見香港漸漸被強行打造成「一言堂」,對中共政府表示不滿,甚至只是關注一些狀況的聲音,都被粗暴地打壓!香港警方更是當中的幫兇!


香港人權已死,連警方都選擇性執法,打壓異見聲音,而放生施予暴力的暴民!

作為理性的香港人,我們不要罵戰,但也不能坐視不管!5月9日 (星期五), 請大家著黑衫,於1時正一齊默哀1分鐘,為香港人權和言論自由默哀!!


請廣傳!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