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37963817\x26blogName\x3dNowhere\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GB\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x26vt\x3d2616783927992608377',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Sunday, 26 October 2008

假如當年英國沒讓大陸收回香港...

1.立法會全面普選 - 照1995年的選舉辦法,除了地方直選,功能組別也是「新九組」,透過市民選出來的,所有市民都一人有兩票,不像現在只有專業人士和有錢佬才有多一票; 還有,地區直選是單議席單票制,而非現在那實質也不能讓小眾出頭的比例代表制,喜歡誰就選誰,不用配票,也減少很多無謂的紛爭,多好!

2.街上沒那麼多無公德的大陸人- 現在的地鐵車廂中,太多大聲喧嘩,又不會排隊上車,又強行推開別人搶位子,把扶手當挨PAN,還經常強行擠進車廂的大陸人 - 還要一副「救世主」的咀臉,以為自己是來拯救香港經濟的,實質卻把香港弄得污煙墇氣 - 如果不是那個弱勢政府,當「開放自由行」是中央的恩惠來接受,會有今天這局面嗎?要是殖民政府,會將這政策看成一個交易;會開放一部份,但一定不會是如現在般無止境的開放 -- 你不開放自由行也無所謂,政府也一定有措施吸引更多內地團或外國遊客來港,不用接受那些「小恩小惠」

3.沒有政治委任制 - 市民也不用每年多花逾億去養那些局長、副局長和政治助理。我實在想不透,一個既然不是普選出來的特首,採用政治委任制有何意思;其對市民的問責性,實在連公務員體系中的常秘級也不如。

4.沒有「港人治港」 - 正確點來說是沒有「貌似港人實質卻受共狗控制的傀儡特首」的怪物,相對之下,我不介意要個英藉港督,起碼不會出現因中央施壓而讓政策朝令夕改的鬧劇

5.還有市政局和區域市政局 - 而沒有康文署;一個管理與市民日常生活息息相關事宜的機構,若當中決策成員是由市民選出來的,所推行的政策,興建的設施,理當更切合市民需要 -- 實在不明白為何要以康文署取代之,以實行中央集權。



請留意我用的是「收回」,而非「回歸」,因為我作為香港市民,實在沒有想「回歸」那早己被共產黨蠶食的中國大陸的意思。1997時,我感受到的,是香港被強行「收返」的無奈;我不捨得肥彭、我不捨得「事頭婆」、更討厭毛澤東、鄧小平、還有那些共狗得意的嘴臉。1997年那夜的煙花映入我眼簾,我覺得,我們的城市,在一夜之間被偷走;小時我很喜歡看年初二的煙花,但那天以後,煙花於我來說變成了恥辱的象徵。所以我對「回歸」一詞絕對不能認同,97年是,今天也是,將來也不會改變。

黃子華「秋前算賬」講得最妙; 但那還是97前言論絕對開放的光境;今天,還有人敢這樣批評「回歸」,批評「共產黨」嗎?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Sunday, 19 October 2008

記事

當初開始寫blog,只是為了記下生活上的二三事。不知何時變成高談偉論之地。


本週末,發生好些有趣的小事情,小得很容易讓人忘記,但不得不記下來。

1. 週五,尖沙咀美麗華todai的lunch buffet, 那些sobert很可口。

2. 週五,回家後收到agnes b邀請我去其旗艦店開張party的invitation。下?我五年來都冇幫襯過佢啦!(五年前生日在那裏買了個袋犒賞自己 -- 當年agnes b還不像現在般貴得不成樣子)點解佢會邀請我?我只在agnes b攞過著數而已!(有次他們派電影volver的優先場券,我寫信問他們要了兩張) 為甚麼要請我?難道是以德報怨麼?

3. 週六,尖沙咀阿貓地攤,那些小貓實在太喜歡窩在袋子裏睡;太公的揹袋因為沒有拉鏈,慘被貓隻蹂躪,內裏的頸巾更俾小貓連踩幾十遍。

4. 週六,朋友家,打牌;連輸幾圈的太公,終於在大家以為要摸和的一局中,海底撈月,食出一局混一色對對糊另加靚花發財自摸海底撈月共十番,絕處逢生。

5. 週日,看了一套話劇《頭注香》,內容關於一位婦人車禍離世後侄兒的胡鬧事;該婦人因生前熱愛飲沙示,所以佈景裏沙示堆積如山;碰巧,太公在開場前就是為了要喝沙示,跑了幾家便利店/士多才找到一罐 -- 早知跑到後台去偷一罐,應該冇人覺;反正西灣河個後台,我都幾熟。

6. 也是和話劇有關 -- 本來想一行六位同事一起去看的,但因為遲了買了,若要六個人可以同時收看的場次,只餘第二貴的180元可供選擇;但礙於負責購票的同事認為位置實在不佳,所以便取消行程;但由於太公是劇中演員林澤群的fans, 所以自己都要看;最後,太公找到一場還有最便宜的$120票 -- 一個位是在第三行最右邊,一個是在第四行最左邊,真係與友同行啦 -- 起碼我地叫做同時在同一場地一齊睇緊同一套野嘛!

話說回來,《頭注香》實在做得不錯;太公平素偏愛喜劇,《頭注香》以一個荒誕情節起始,加上不同情節和不同角色之間的錯摸,再加上切合時事的抵死對白 (如: 你不要騙我 = 你唔好雷曼兄弟我呀!),緊張之餘,也讓人看得好高興好高興,導演很能掌握觀眾「笑」的節奏,把觀眾情緒不斷收緊放鬆收緊放鬆,揮灑自如,高明的很。有人或會覺得此劇只有胡鬧,但既然不是從談理說教出發,就不要強行加些說教的情節,弄得不倫不類的,很多香港話劇都犯下此等錯誤;此劇成功之處,是它沒有;既然看得高興,又何妨要些甚麼細節呢?《頭注香》是一套我會願意再購票進場的話劇。



另外,本週末也發生了一件大事:

週六太公的節目很豐富,連走幾場;當中最有建設性的一場,就是陪同將於明年結婚的朋友,和其伴娘和另一位姐妹等,一行四人前往尖沙咀某很多姐妹裙租借的商場試裙。

其實新娘早已經物色到一間,可以為我們訂造心水款式,然後租給我們 (不用我們每人花上千元買啊),而且價錢相宜。不過當我們3點多抵達時,店舖還未開,所以大家唯有在商場亂逛。

太公要求的姐妹裙唯一要求就是「簡單」,所以沒甚麼要試的;反而是伴娘,她大喜之日經常在主角身旁,衣服的要求自然高一點。她早已跑了好幾次同類商場,都找不到心儀的款式,正在苦惱之際......

突然,一條近乎完美 (只差顏色)的裙子就在我們面前出現了!正正就掛在一家衫裙店的門外。伴娘阿wing甫看見,就跑了進店子試。老闆娘也熱烈的為我們介紹,說裙子可以訂做,顏色可以用我們的心水顏色,云云。不過,此店只設訂做,不設租借,如果想要該裙子,盛惠二千二百八十個大洋。

二千二百八十個大洋!!如果所有姐妹都用最普通款式的姐妹裙,二千二百八十個大洋已經夠包起我們六人的服裝了!當我們還在驚嘆之際 (除了新娘,她竟然沒有把價錢聽進去!),伴娘倒是精靈得很,用最短的時間,將該裙子仔細觀察,再好好記住。(因為店內外都有大字寫著: 不淮拍攝)

記住後,我們便走回新娘的心水便宜店家 (此時終於開門了);伴娘就和老闆娘形容那條2280裙的樣子,希望老闆娘可以為她做一條。老闆娘當然是沒問題,而且$700-800應該可以有交易,唯一問題是,不論阿wing如何形容,老闆娘始終掌握不了裙子的外觀,深怕自己會做錯了....

事到如今,我們唯有使橫手 -- 偷拍。可我們幾姐妹都沒有相機在身 (註,新娘一直在笑看我們的行動),唯有出動伴娘的手機,站在距離那2280店最近的一個轉角位,將手機鏡頭zoom得最近,偷拍那條裙子(是放在店外的,不難偷拍到)。我們在裙子的兩邊都各拍了一張,打算回店家交貨之際....

我們才發現,用Nokia手機(不知其他牌子的是否也一樣)zoom近後拍得的照片,只有很小很小的一格!(i.e. 未zoom之前可能有15cm x 15cm大的相片,Zoom近了之後才拍,只餘3cm x 3cm 左右),根本看不清楚裙子的細節啊!

在大家沮喪之際,新娘就開始摷袋...然後,除除的掏出了....一部數碼相機!一部數碼相機?!點解你唔早d攞出黎呢? 成個姐妹團,包括老闆娘隨即倒地。

待大家掙扎爬起來時,新娘就唯有親自出馬,去進行偷拍工作。由於發現2280店的店主正在店內吸塵,所以我們放心走近一點拍。但我們始終不敢走到店門口正面拍攝,一來店主還是會看見店外的心心;二來,2280店對面的美容店的老闆好像和該店主很熟,見我們偷拍一定會呼叫的...

最後,我們也是每邊各拍一張就完事。這次照片質素好多了,然而,我們的老闆娘始終覺得未看到正面不放心,唯有親自出馬,扮路過去「裝」那條裙子的正面!!

啊!這年頭不單做戰地記者要冒死採訪和拍照,做伴娘、做新娘、做姐妹,就連做呢班亡命之徒生意的老闆娘,都要一同鋌而走險啊~~~~~~~!!!!!

無論如何,終於完成多一個target啦!各位姐妹/伴娘都揀好自己的裙,只需當日未出席的姐妹自己走去度身就ok...下一步,太公呢個遊戲部就要開始為玩新郎遊戲準備啦.....蝦,尋晚新郎嬴左我幾多錢話?.....

(註:點解太公唔係伴娘呢?因為有人一年前就同新娘提出:「我唔做伴娘得唔得?我唔想減肥呀~~~」=.=")

Labels: ,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Saturday, 18 October 2008

轉行

本週三,黃毓民於行政長官曾蔭權宣讀施政報告時,向他投擲香蕉兩隻,令曾蔭權成為香港開埠以來,第一位於宣讀施政報告時時被投擲香蕉的本港行政首長 (即特首/港督)

此等歷史性創舉,引起社會的廣泛討論;除了評論對錯,有人就聲稱要為此向健力士申請將之列作世界記錄,有人就想到發展商機。

網友大衞在facebook的status轉成:預期香蕉因投擲用途開展而需求急升,決定投資熱帶果園,誓要於金融海嘯下殺出一條血路。

本來已經想於水果零售業發展的太公,也開始認真考慮,轉行賣蕉的可能性。

不是沒可能的。如果單純用作飲食用途,對香蕉的要求就簡單得多。但如果想作投擲用途,選購香蕉則是一門學問:例如,想香蕉被投擲後,保持原狀(如毓民當天的兩隻),還是要落地開花?而香蕉的大小和重量,與其殺傷力有直接關係,選購時也需考慮;還有,如果想發連環蕉,香蕉的體積要偏小,形狀也要方便連續投擲的類型.....如果開店賣蕉,可以先為顧客以不同的殺傷力、效果等分類;發展成熟了,就發展「掟蕉顧問服務」,為顧客度身制定香蕉攻擊計劃;再發展成熟點,更可提供「掟蕉顧問連行動一條龍服務」,讓不想親自出手的客人,掟人於無形之中。

各方好友,如果你都想轉行,不妨一起殺出條血路!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Monday, 13 October 2008

太公日‧塔門‧狗導遊



塔門,香港東部近西貢的一個島。平素人煙罕至,小島居民生活閒適,悠然自得;然而,今天忽爾有兩個白痴女子,亦即我和我的朋友,入侵,令平靜的小島添上一番忙亂!!

我們甫進島,即前往旅遊書上推介之食店 -- 一個供應麵食的士多。這士多很好,鮮魷很鮮,老闆娘好勢,最好最好的,是有太公最喜愛的海膽供應!太公就選擇了最便宜的吃法 -- 海膽煎蛋麵 (只需25個大洋,另可叫海膽炒飯或一大份海膽煎蛋,分別為60和50個大洋),海膽鮮甜的味道融於雞蛋內,很香很好吃。吃著吃著,還可與老闆娘寒暄一下,她也和我們坐在一桌借看我們的旅遊書。


店門外可愛的小狗

小地方,人悠閒,人情味也自然濃;生活在城市裏,兼中了劉華:「今時今日咁既服務態度唔夠架」毒太深,我們對侍應、售貨員等等的「服務提供者」總是諸多要求,認定自己是付了鈔就高人一等,於是往往造成了彼此間的隔閡 -- 是的,有時都不能怪那些連鎖店的職員提供很「公式化」的服務:面對自以為接受服務就高一等的客人,又如何可以和他們有說有笑呢?以前店舖老闆/職員與客人之間的人情味,很大程度是建基於兩者的平等關係上。我也是中毒太深,今天放下了匆忙,遇上做慣平等生意的老闆娘,才醒覺自己平常接受的服務時,是多麼不平等地待人。

吃飽,依著老闆娘的指示,我們再上路。走到了一個地方,才倏地發現被三隻狗圍著,我們走到那,他們跟到那,以為是流浪狗呢,可怕得很;二人一見有街坊就躲過去 (嘿)!不過島上的長者多說鄉下話 (估計是客家話),只隱約聽到說那些狗很純。


(呢個就係其中一隻....)

幾經辛苦之下擺脫了這三隻狗的跟蹤,我們走回士多,向老闆娘求救。得知原來當中兩隻平素最愛帶為遊人帶路,又指有它們帶領更安全,因為它們會為我們趕退野豬。二人半信半疑地再出發。果然,甫離開碼頭範圍,又見其中一隻的踪影。為著老闆娘的話,我們就由它帶路,一直沿路走走走;沿途島民見我們和它在一起,都會說:「佢帶你地行呀?」或者「好乖架,唔咬人架!」我們才漸漸放下心來。


(威到擺pose俾我影...)

後來連另一同伴也加入了,兩個人,兩隻狗,就往島的另一面出發。走了十分鐘,方發現原來柳暗花明又一村:



我實在不知如何以keyboard形容眼前的景致;海浪滔滔打在岩石上,然後海風是悠悠地迎面而來;青翠的草地和海和天的藍都很配合。很久都唔嗅到這麼新鮮的空氣了,真是一個沒被污染的世外桃源。

面對如此壯觀的景致,我們總忍不住停下來,坐坐,看看,拍拍照。人停下來,狗也靜心散散步,看看海。



如果一切如圖所示就好了;然而,這兩隻小狗經常童心未泯,扭作一團打架;為防央及池魚,我們每次見它們打架,就會繼續行程。

整個環島遊我們花了約一小時完成。它們好厲害,最後的一段完全沒了路牌指示,我們完全是由它們帶到碼頭附近的。(之前總偶然見到路牌指示) 不過,還來不及向它們道謝,它們就被另一家的惡狗,嚇跑了。

就讓我在這裏向它們道謝罷!雖然剛開始著實是被嚇到,但能夠成為你們的「顧客」(我發現同時在島的一批外國人和另一批情侶都是自己在走的),實在榮幸之至,希望下一次來到塔門,能夠繼續享用你們的「服務」啦!

Labels: ,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