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37963817\x26blogName\x3dNowhere\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GB\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x26vt\x3d2616783927992608377',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Sunday, 23 November 2014

有今生,無來世

(本來只是想update 一下status, 記下自己心情;不料愈寫愈長,欲罷不能,還是記在博客,以免有天自己fb account 不幸被block, 也能找得回)

自從西班牙回來後,一直睡不夠,平均每晚都只能維持六小時左右,連所謂週末補眠也沒有;加上入秋後氣管敏感,一直作病,前晚一通頂,終於來個大爆發,甚麼渴睡甚麼咳甚麼頭痛甚麼鼻水倒流甚至痾清fight都在今天一起上。

繞了跳舞課,在家睡,也有空間思考了一下;想來這些日子幾乎晚晚都在街上而得來的累,值得不值得?談到大理想而堅持不論結果如何也是值得,而更值得去思考的是這個,當初只是因為爭取普選、公民抗命而得來的空間 - 街道,為我們帶來那麼多的可能。

往日約開會約朋友都只能往餐廳跑,往日覺得無聊也是去唱K去看戲逛街;現在我們有了空間,約人開會碰面可以在街上進行,或是坐在圖書館看看書或隨意聽人家分享 - 這些都是往日沒有的空間 - 我們的公共空間只有甚麼都不行的公園 - 坐坐可以,但可以讓人有個類似'speaker corner' 和分享書本分享想法的空間, 一直沒有。就算公園能坐也始終沒那種的氛圍,結果都只是往餐廳跑 - 佔領期間好像捐物資或為自己加裝備多花了錢,但其實另一邊廂也省下了一些伙食費用 - 就自在外吃,也會吃得簡單一些,最起碼不會至少二三百少能下樓的那種。

通頂時和新相識的朋友聊天,也才想到這場佔領也打開了很多香港人自身的一些「限制」:佔領前你想過在街上席地而坐甚至席地而睡嗎?但現在,尤其是天氣稍熱時,不少人真的直接躺下,披星戴月的就睡了;坐在街上很髒嗎?現在大家都很自然地就坐在地上;坐的椅子桌子一定要全新?廢木和舊傢俱其實也可成桌椅。佔領前你知道膠水樽要分拆招紙樽蓋和樽身才能回收嗎?政府沒好好做教育也沒給予空間,環團喊到聲沙也難以令市民明白當中道理,但能在佔領區分上三種膠樽回收 - 蓋、身、招紙,市民一看就明,也就跟著做。縱然要走的路還很長 (例如佔領區外怎辦呢?),但至少能將固中理念讓多些人明白,也算是一大步;佔領前你覺得祈禱一定要安靜?在旺角小聖堂的諸位可是經常「藍絲挑機於左而神不分」啊!

「還路於民」- 每次路過,我都認真地看著民建聯banner 上的這些字;寫得真好,但此時此刻的佔領,方讓我覺得道理才是真正的屬於人民;往日,除了坐車經過,你真能在彌敦道夏愨道怡和街上真正地「生活」嗎?還是你以為你去消費然後讓金錢流向租金流入財閥的口袋裏才是你的「生活」?佔領前道路都是屬於你的嗎?街道上最佔空間的是私家車,是擠塞的最大元凶;你一直在擠塞的道路上走就以為道路是你的?在旺角擠迫的行人道上苟且前進時,你以為道路是你的?我們平日生活的空間如此的少限制又多,是為了便利財閥 (劃地劃得取盡政府和財團可以賺更多吧)還是便利人民?所謂的經濟利益你享有幾多 -甚至換角度說,你真的需要享有很多這些「經濟利益」?還是其是有個人人能享用的合理生活空間,你可以不用搏得太盡而有更多時間陪陪朋友家人多點「生活」?就是話說回來,你真的喜歡你現在(佔領前)的生活嗎?為甚麼都不吭聲呢?

最近和朋友約在街上都笑說「有今生無來世」。的確,終會有退場或清場的一天,但對空間的想像,今天打破了框框,日後可以繼續發揚光大;爭取城市空間,也許是下一個戰場吧。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