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37963817\x26blogName\x3dNowhere\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GB\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x26vt\x3d2616783927992608377',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Wednesday, 28 January 2009

見人講人話‧見鬼講鬼話

所以說,不要信專櫃小姐們說的話。

太公是日感到皮膚有點鬆弛 (一定因為就黎變"中女", 所以...><),所以走去某專賣護膚品的店,買支可改善徵狀的的Mask。

為免麻煩,太公向店員訛稱自己用齊該店整個「三步曲」系列;該店員竟指太公「皮膚幾好」?!

下?!

太公是日臉色因睡得不好而呈暗啞色澤,剛出完暗瘡的印兩個,更有一粒蠢蠢欲出的暗瘡 (冇計,新年食得多熱氣野);重點是,昨晚太公沒回家,今晨未有用洗面膏洗面,一定是油光滿面.....這也算「皮膚幾好」?!

我想,專櫃小姐對客人皮膚標準的評定準則是:用齊整套用品的,皮膚起碼都有「幾好」的程度;不過,如果沒有用齊,就算你皮膚白滑,她們總可在你臉上找到一些缺點,然後為你加以「糾正」的。

這不是「見人講人話‧見鬼講鬼話」,是甚麼?這年頭,到處都是這些人。

Labels: ,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Sunday, 25 January 2009

太公與你...

臨近歲晚,又到太公與你睇住太公整蛋餃d相既時間啦!

係,你地得個睇字架喳!得太公有得食!哇嘿嘿~~~~(串得佢...)



睇下,成盤蛋餃,係咪好有金光閃閃金元寶feel呢? (成碟都係我整架!!)


d蛋餃係放響個湯殼度整架!(呢隻整得咁樣衰既唔關我事,問太公媽啦...)



同場加映:

太公幫襯左村長檔長沙灣年宵花檔後的得戚白痴狀:

Labels: ,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Friday, 23 January 2009

唔好收線

是晚,一名累透的中國藉女子走入影碟舖。

太公:唔該..想請問有冇「唔好收線」?

店員:(心道:又係你!又係你個「頭痕狀」?!)..................

太公:.......(突然醒覺)呀...呀...呀...一係我聽日先租!(說畢,落荒而逃)



你唔知「唔好收線」係咩?「唔好收線」咪即係...即係...即係...(諗左好耐)...即係「保持通話」囉!

好明顯,呢個係搞得爛gag多既後果呀~~~~!!!! 自作孽呀自作孽!!


參考:
太公的「頭痕狀」經歷 (拉落D就見到)

Labels: ,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Tuesday, 20 January 2009

青山系列 - 二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Monday, 19 January 2009

可笑的創意專家

同事間閒聊曰:某某竟大言不慚,自稱為「創意專家」。

嘿,「創意專家」,想想也覺可笑。從來「創意」都是很主觀的東西,你欣賞的,就是「創意」;不欣賞的,就是「痴線」;有機會跑去青山醫院的acute ward 看看,那裏住滿剛收新症的「精神病人」,有一半都愛把話說得天馬行空,創意爆燈,要數「創意專家」,青山裏面絕對是臥虎藏龍。

現在的社會就是如此病態,個個都喜歡玩抽水;面皮稍厚一點的,見名人就嚷著要合照,然後把自己與名人的合照到處放以作自我宣傳;有些食肆老闆面皮厚,明明該店的出品在有線節目中被蘇絲黃批評得一文不值,仍厚面皮得在店面放上蘇絲黃的名字作招徠。

面皮再厚一點的,就把自己的「成就」無限放大,如某天CNN有記者因為香港禽流感而隨街找了幾個路人訪問感受,某路人甲竟因此於自己的簡歷上加上那麼的一句:「曾接受CNN專訪」;或者,明明只是退休,偏偏要加上「榮休」;或者,自己只是對某些範疇稍多一點認識,就胡亂將自己封為「xx專家」。

如此「光榮」、如此「專家」、如此「禮遇」,太公自問下輩子再做人也配不上;也無怪乎,這一切愈來愈不值錢,那天,或會賤如地底泥了。

如果有天果真如此,世俗人能得此眼光,世界有救。


延伸閱讀:
鍾偉民:可笑的專業書蟲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Tuesday, 6 January 2009

天水圍的日與夜

看罷《天水圍的日與夜》,不得不從心佩服許鞍華。

驟看是一齣製作簡單的小品,但其實每一個情節,都經過導演的精心編排。

甫開始,劇中的三位主角:單親媽媽貴姐和她的兒子張家安,以及獨居的「阿婆」,都是以一個被傳媒暄染的「悲情」感覺出現。特別是張家安,看他整天躲在家睡覺,還以為他是雙失青年,後來才發現他只是因為放暑假而窩在家裏,而且是個顧家的乖仔,成績也不錯。

「阿婆」本來是獨居的,卻得到貴姐的關懷,使其生活重視生氣;而貴姐,一個我們以為「悲慘」的單親媽媽,卻原來一直積極樂觀地生活著,並處處對鄰里展現關懷,發光發亮。

影片的中後期,主角們,以及天水圍社區內的人與人關係愈現緊密;最後一段的中秋節,貴姐更更主動將她在「市區」的親人「遺棄」,選擇與鄰居「阿婆」和兒子渡過快樂中秋。

不止是將天水圍「充滿希望」的一面展現出來,更是將一記記的耳光,打在不斷將天水圍問題化,標籤化的人和機構身上。

誰說天水圍的青少年一定雙失?誰說住在天水圍的單親媽媽和獨居老人一定慘情?誰說住在天水圍的,一定要靠外間的施予才能逃出生天?許鞍華的鏡頭下,天水圍人都可以自強不息,透過社區鄰里之間的互相幫助,克服地理上的孤立性,使大家的生活更為精彩。

現在天水圍似乎就變成了這麼的一塊肥肉:各個機構爭相將天水圍標籤化,將之打造成「悲情城市」,甚至要令內裏的居民都感覺自己「需要被救助」;然後又儼如救世主般,搶著要去「打救」天水圍,為天水圍提供這提供那,然後乘機抽水;但想想,七十年代,我們住新市鎮的,要去shopping都要出市區,區內也沒有甚麼為各學習障礙兒童提供服務的地方 (甚至「學習障礙」本身還未被當成一種病),也沒有甚麼社區服務,我們還是透過鄰里相助而過的?為甚麼同一的情況,到今天就全都變成問題呢? (唯一我覺得屬合理「問題」的,就是區內職位嚴重不足)

許鞍華其實只是將那種,我們在七十年代的生活和與鄰里相處的模式,套用於現今的天水圍居民身上而已;打那些抽水者的耳光,也讓我們,不論是住在內或是外的,重新反思:有必要將天水圍看得如此悲情嗎?

Labels: ,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侯王古廟

我很小的時候,就知道「侯王古廟」的存在。

我是從王司馬的《牛仔》漫畫知道的:一天,牛仔告訴父親說要去「兵王古廟」,可父親怎麼也不明白在那裏;後來靈機一觸,帶了牛仔去「侯王古廟」;在王司馬筆下,兩父子就站在這幅「侯王古廟」牆前,父親指著「侯王古廟」,兒子點頭稱是。



雖然牛仔最後去到了他想去的地方,卻因為寫錯字而要給父親打屁股。

《牛仔》漫畫是我年幼是的良伴,雖然時日不長;自懂事以來幾乎期期追看,但初小的某天,母親帶了41期的《牛仔再見》回家,我知道再也看不到牛仔了。

《牛仔》是唯一一套我樂意付錢買齊一套的漫畫,那個時代的一切,包括包裝、用紙、印刷簡單多了,因此價錢也便宜得多,只需四至五元一本;當時的報紙是兩元一份。

《牛仔》的父子故事得簡單,卻是見微知著,從小事道出溫馨;社會失去了牛仔漫畫,我們對身邊小事的關注和珍惜,也似乎出現了斷層。

我終於明白為甚麼喜歡劉馬仔和彎彎的漫畫;她們與王司馬一樣,都能從一件又一件的小事中,道出生活的樂趣。

十年後的我們,會否更懂得珍惜身邊的小事呢?


參考:
港台節目:陽光下的孩子--哈囉牛仔 (1984)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Thursday, 1 January 2009

三年

2008的最後一天,與朋友午膳後,沿著聯合道,由九龍城步行上廣播道。

第一次走聯合道,是三年前,即2005年11月往亞視大樓見工;猶記得那天太早到了,就沿著聯合道步行了一陣,還拍下沿途的風景:



三年後,此處又變成甚麼樣子呢?



無怪乎,人們說這個城市沒有回憶。才三年,同一個地方,已是截然不同的風景。

三年前總覺得這些房子很像《獅子山下》曾經出現過的,現在要看這些老公屋,恐怕也只得看《獅子山下》。

樂富的熟食檔已不復再、大窩口的熟食小販們都不曉得往那裏跑了、石籬那些123座們都不見了、灣仔喜帖街被夷爲平地、牛頭角下邨的大排檔也快將消失;一個個我曾經與之相遇、投緣、再變成熟識的地方漸漸消失;去甚麼甚麼地方懷緬一下昔日情懷?這些活動我們這一代來說,很奢侈;十年後,我們這一代的想回憶,也許只能瑟縮於家中看相片,甚至只能透過腦海的殘存片段。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