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37963817\x26blogName\x3dNowhere\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GB\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x26vt\x3d2616783927992608377',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Friday, 28 September 2012

默契

連續兩晚,被老戰友的感動到。

先說今晚。

本是想致電關心舊同事的近況,聊聊到價值觀、聊到大生態、聊到人性。然後,談到大家的新工作。一些一直以來不知和誰說、不知怎說的話,很自然地,嘩啦嘩啦,向她盡說了。

謝謝妳,本想安慰妳的,卻讓妳成了聆聽者,真不爭氣。

******************************************
然後是昨晚。

本是完全不感性的事。只是隨手在另一公司的舊同事面書上攪了一個gag,她很自己接到,回應,發展得愈來愈爛;旁觀者閱畢大叫救命,我倆卻不亦樂乎,更何怕的是她連我的反應,一些小動作,都預測到;明明一個在西北一個在東南,卻猶如近在咫尺。

也許這都是因為默契。

以前一起做幕後,我倆總不乏一起胡鬧的時光;有男同事寫紙約大家吃羊,我們卻在上面塗鴉;剪帶時聽到女主持講歪了某些字,自己笑到斷氣返生後,不忘剪給對方共享,到另一個笑到斷氣。

但默契的建立不光基於胡鬧,還有淚水汗水;有段時間一起做文化節目,那時明明一週已要返足六天,第七天,因為節目需要,結果都要跑去看人家綵排;好辛苦,好顛,但有人一起感覺捱,時間好快過。

還有一次,她生病了,休假幾週;沒有和我分擔剪帶的工作,結果就算每天上班每分鐘都做到冇停手午餐也匆匆吃,每週都總有一天要做到兩點多才能離開公司。很奇怪的我沒有覺得辛苦,獨自在辦公室做著做著,倒是擔心得哭了。

我沒有兄弟姐妹。但那次,卻讓我第一次感受到,那種,猶如手足被撕去的感覺。

****************************************** 

另一個的她,是一個很有原則的人;大家都算是轉行而加入的人,結果,一起看不慣偽善,而憤慨;為了一些所謂的和諧妥協,一起受了委屈;然後,因為想改變些甚麼,一起發聲。

朋友,我想說,有些事大家盡力了,過得自己問心無愧就好。實在無謂為了一些自私鬼難過,更不值得因為這些人而教愛護你的朋友擔心。

我不想承認,但事實上這世界上實在有太多事是徒勞的,尤其是在香港這個畸型的社會裏,但不要為此而不快樂,把我們的不爽轉成能量吼出來吧,吼死他們,吼到我們不想吼為止。

你懂我,我不是一個甘於當乖乖的烈女。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Thursday, 27 September 2012

我想要把你敲碎

我想要把你敲碎
我真想,真想敲個稀巴爛
因為,你太可惡
而你也太可愛
卻也可恨
我沒有察覺你的可怕
而當它悄悄的到來
可憐的我想逃

你說我可悲
我說你可恥
事實上這年頭有誰不可悲不可恥?

我想要把我敲碎
我真想,真想敲個稀巴爛。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Sunday, 23 September 2012

和老媽的二三事

週末在家,居然就先後被老媽氣(死)了兩次。每次都在臉書上匆匆寫下了,不過不太想這些小回憶石沉大海,轉貼過來吧。



[受驚mode] 頭先響屋企食LUNCH, 食食下, 碟榨菜肉絲入面, 居然有半粒利口樂!!

女: 媽....你係咪煮煮下飯跌咗粒利口樂入去?
媽: (含糊應過) @(@*!*#**....
女: 唉...咁唔小心架.....
(以為只係偶然事件所以繼續食, 但食食下居然仲有多一粒、兩粒、三粒!!)
女: (大驚) 媽!!媽!!你煮餸放咁多利口樂入去做咩呀?!?!?!?!?!?!?!?
媽: 咁想有辣味吖嘛!!!!
女: (暈!!!!!!!!!)
(*註: 呢間屋柴米油鹽醬醋茶都有可能缺, 唯獨是辣椒醬係一定唔會囉!!)


**************************************

[再被媽媽激死mode]有人見朋友post咗首好好聽的久石讓, 醒起自己好似有果首歌的譜。打開琴櫈想搵時,驚覺D琴譜冇晒,只係見到一本本的冷衫書!

媽: 嘩!原來我啲冷衫書放晒響度!
女:(摷) 我啲琴譜呢......?
媽:嘩!呢本吖,呢本有用 (攞起第二本揭) 嘩...呢個正喎....
女:媽,我啲琴譜呢,你迫遷咗佢地去邊?
媽:(繼續陶醉中)
女:............................................

我想撼頭埋牆。


************************************** 

[阿女大報復mode]返到屋企,媽媽攞咗碗湯出黎

女:(望咗一陣,抬頭)你冇落利口樂果呵?
媽:........................................

其實我真係驚!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Saturday, 15 September 2012

臨老入刀叢

有一對老父老妻;男的七十八,女的六十七。恩愛半生 - 誠然,四十三年來的大部份時間,算不上熱情,但終究感情穩定,相處和洽。

男人在七十八歲的某一天,臨老入花叢;在溫柔鄉裏不能自拔,更學人沉船。

女人,不知如何知道了這消息。她一聲不吭,在老伴面前仍是一切如常。

只是,有一天,她突然拿著牛肉刀,在男人常去的溫柔鄉,亂砍。十死二十傷,死的大都是嫖客,傷的大都是小姐。

除了她的老伴;他剛好在,被她無情地,砍去右邊胳膊。

問:妳幹麼這麼殘忍?

答:他既不潔身自愛,臨老入花叢沉船;我既是他的老伴,不能獨善其身,得要身犯險境臨老入刀叢,大開殺戒。

法院沒有因為她六十七而緩她的刑;她死了,痛痛快快,留下他,少了一條胳膊,生不如死。

聽到判決的那一刻,她彷彿預見這結果:預見他生不如死的餘生;她別過頭,冷冷地看著他,說:你活該,是你不義在先。

**********************************

婚姻、同居、但凡一切廝守的承諾,說穿了,不是愛情,而是義氣。

當年華老去誰也吸引力大減,男或女都逃不掉;你男人說一個在床上老女人好可怕,但其實女人在一個挺著啤酒肚秃頭兼面部肌肉下垂的男人面前寬衣解帶也甚是難堪。

外表上的其實還好,關了燈,加一點想像也能挺過去了。但要經歷的,還有女人更年期的嘮叨,男人四/五十所散發出的排山倒海澎湃負能量...要容忍,統統不容易。

若非義字當頭,兩個人怎走下去?


所以,結緍,實在不用行禮擺酒,連神父律師也可省下;找個關二哥,切個雞頭,合巹交杯喝雞血,儀式完成;二人得要承諾忠心一世,否則,他朝若有背叛,死路一條。

聽起來不吉利,老人家明定當皺晒眉。但,卻是雙方對對方最赤裸裸的期望。先小人後君子,狠話先說在前頭,總比假惺惺又空洞的祝福來得要強。


「有忠心方可入門,無義氣請勿拈香」


從黃碧雲《烈佬傳》抄下來的,小女今後座右銘是也。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