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37963817\x26blogName\x3dNowhere\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GB\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x26vt\x3d2616783927992608377',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Monday, 23 March 2009

I have a dream?

香港人,實實在在的太現實,現實得過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到身邊的人,被以大欺小,想為他們作一點事情;本來是懷著滿腔熱情;豈料,一問之下,個個冷淡,反應悲觀,一盤冷水照頭淋,也就此作罷。

訪問城大學生,學生報編委會明明為著「六四」這黑白分明的議題被評議會欺負,卻又不敢挺身指正,遇有媒體輿論代出頭,竟然妥協為評議會明哲保身?何道理之有?學生會評議會都只是學生,怕它有牙麼?就算是校方,如此是非分明的問題,校方無論如何都不會因為開除學藉,頂多不讓你參加與學校有關的實習和交流而已 - 但天大地大,不止學校才有機會,大學生應該懂這一點,是基本知識。

訪問時,看到他們的龜縮,很想告訴他們:我不是要將你們大學生放在道德高地上,但實在,你們現在還未出來工作,沒有「怕丟了工作」的心理壓力,大有條件為理想勇往直前,你們也既然應為自己是對的,該享有編輯自主,何不坦蕩蕩與那已被赤化了的學生會和評議會對著幹?你們既然是對的,不愁沒有支持;今天沒有為自己的信念勇往直前,「扮型」一番,他朝這份勇氣更難尋;你們非但要承受收入上的壓力,更會淪落至沒有戰友的困境 - 因為在香港這所社會大學念久了,人竟會更膽小、更怕事。沒有經過今天,將來一定更後悔。

今天的我,面對身邊的事,是很唏噓無奈;但想起當天為抗學生會赤化,捱義氣為同學以自己名義貼大字報,貼得黃克競大樓一地都是;開campaign一論咀將那赤化內閣罵得狗血淋頭,忽然間,我又無憾 - 至少,我衝過。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忽然之間想起陳巧文,是的,她是少數還有吉士,有勇氣為自己信念和理想勇往直前的年輕人 - 縱然要受萬夫所指,更要被那幫無賴糞青作身世起底,仍然無懼地向前衝 - 我想,我是身邊少數,會欣賞她的女性;經歷過鬥爭的人才明暸;經歷過,想鬥爭但欠缺戰友無奈的,暸解得更透徹。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在看陳水扁那《台灣的十字架》;我是被他深深地打動 - 姑勿論他在任總統時,是否做錯了,但他述說他當年如何被太太遇上的那場政治車禍打擊,如何在困難中堅持理想;然後,看清了「中國共產黨是賊」的事實,看清楚香港的「一國兩制」中香港民主和自治的大倒退;然後不顧一切地對台獨高調地堅持;還有,任內排除萬難,打破公務員以為自己高人一等的文化,推動公共服務「服務為先」的精神....這一切一切,對理想和信念的堅持,值得我敬佩;不論他後期做得有多錯,都不能埋沒他過往的這種,堅持信念的精神,對台灣民眾的貢獻。要不是他和其他民進黨的努力,台灣人鐵定還活在保守國民黨的的陰霾中 - 馬英九這等老好人,也別想有上台當總統的一天 - 連宋那幫老而不,那會讓路?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不是想講台灣問題,只是佩服台灣人,尤其是民進黨,對理想執著的傻勁和熱情;看到有人不顧一切地去要去營救阿扁 - 外人看起來很傻,但為著理想和夢想,往往就得幹些傻事。為自己的信念而傻,絕對不醜怪。

但香港,個個勢利實際,莫講話要排除萬難,就算不會有損失,只要沒有得益,也沒有人想幹;你看誰或誰在伸張正義?也許是為利,也許是為名,背後總有好些利益!真正忘我地堅持理想的人,終究只是少數;華叔、卿姐、馬丁、長毛和梁耀忠這種人,買少見少。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Monday, 9 March 2009

退化

不得不相信,「科技使人退化」這道理。

十年前,中六,拿起筆寫中文,是件最容易不過的事;除了極少數的字我,95%的字我都會寫。

那個年代,沒有寛頻;家中有56K, 已好叻;當時,我連速成也不會。

現在的我,會倉頡,每分鐘打四十多個中文字決不是難事;但執筆忘字的情況卻日益嚴重;中文字,懂得打卻漸漸不懂寫了。現在可以用紙筆寫得出來的字,相信只有八成。

誠然,這是因為太公個人「極討厭寫字」的後果;當打倉頡比用筆「寫」得更快的時候,寫字的機會愈來愈少。寫字能力,也因而漸漸地退化了。

打這才發現,小時候,老師要我們抄書練字的苦心。

外國人發明「打字」這玩意比我們早,但畢竟其語文系統與我們不同,沒有複習的筆劃可言,反正本身的詞語都是用字母拼出來的,除了字體有異,打出來和寫出來分別不太 - 不會因為打字多了,而不會拼那個英文詞語,因為在「打字」的時候,同樣要將詞語拼出來,兩者的思維過程相若。

但中文不然;倉頡只是一個將中文形像,簡化成鍵盤組合的系統;我們在寫字時會感受的每一筆每一劃,在鍵盤上卻不能反映出來;兩者的使用,是要經過兩套完全不同的思維模式,也因此,任何一項久未運用,便漸漸會生疏。

所以,有時不能太依賴科技;有時人太習慣使用科技,反而一些原本有的基本技能,就會漸漸生疏;聽說有個新發明,人類揚一揚眉,就可以控制iPod? 也許十年後,我們連用手控制iPod,都不會做了!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Wednesday, 4 March 2009

pk shop 的 pk 技倆

家居附近的惠康最近結業,換上一家百佳。

太公一直都不齒惠康暗中佔顧客便宜的營商手法,以為換了百佳也是一件好事;但原來,兩個都一樣。

太公在這不是指那些,打了折還比裕記、各大小藥房士多凍肉舖的「正價」還要貴很多的價格;超市的所謂「超值價」往往不是最便宜,我已當是人人應有的一項常識了。

這裏要說的,是一種更離譜的「掩眼大法」;太公先說一下上週的經歷:

上週某天下班,突然想吃車厘茄;就近去了百佳選購;前往收銀處時,督見英國入口的"citrus zest diet coke"只索價$4.7一罐,眼見比去七仔買罐港版lemon coke light還要便宜,就取了罐一試。

但是,結賬後就老覺得不對勁,總數好像比自己一路算著的為多!一看,那可樂過機時竟索價$6.5!! 雖然$1.8是少數目,但太公不甘心就此被騙,就向收銀員投訴;後來找售貨員找同事去「查」一大輪,發現牌上真的是寫了$4.7,就若無其事地退回$1.8給我。

太公不相信這是偶然;過往在惠康也遇到過太多相類似的事件了!我相信這是超市的一種騙財技倆;因為實在太多人到超市購物,都是一次過買很多不同貨品,很難記住每一種物品的價格;超市只需把少部份貨品的過機價錢標高一丁點 (比貨架上的標價高一蚊幾毫),除非顧客對數字很敏感 (如我),或者只是購買很少貨品,否則都很難察覺;就算察覺,為了那一蚊幾毫,要多付上幾分鐘的時間,有不少人都寧願「豪咗俾佢算」。這樣,在每個顧客身上刮幾塊錢,年終也可膁不少。

所以我說,還是最好避免到超市購物;而萬一真的要到超市購物,就要特別小心,一定要避免每次購入太多貨品,也盡量要記住每一件貨品的價錢;誠然,一蚊幾毫不是大數目,但背後所象徵的不誠實營商手法事大!更何況,若每個星期這樣被騙走兩三元,一個月十多元,一年下來,也可用作吃一頓相當豐盛的晚餐了!這樣被騙,實在不值得!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