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37963817\x26blogName\x3dNowhere\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GB\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x26vt\x3d2616783927992608377',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Sunday, 22 June 2008

投訴

香港人是投訴成癮,只要有任何不順心,就會投訴,把小事鬧大。

最近接了個聽眾電話,他在電話裏大吵大鬧,嚷著要投訴某立法會議員;投訴甚麼呢?竟是投訴某議員的法律諮詢服務,是不能與該議員會面。

被投訴的議員本身是大律師,對立法會會務也很用心,參與了很多事務委員會和法案委員會,光時開會已幾乎用盡所有時間,更要處理黨務和其自身工作事務;因為事忙,她所提供的義務法律諮詢服務不能由本人會見,但亦會動用自身在法律界的人脈,廣邀不少資深大律師協助提供法律諮詢,以讓更多市民受惠。她既然沒有寫明法律諮詢是要親自處理,而事實上這批大律師也能提供相同的服務,更是一個能為更多市民提供協助的好方法,實在看不出她有任何失當之處。

香港人實在是挑剔太過;也許是本地新聞的「醜聞化」文化所致,一有少少的「不妥」,就要落藥說失當;任何事情都可被說成"scandal", 就讓那些學歷水平低的師奶阿伯們就產生錯覺,認為任何議員任何服務都要完全合意,不遇不合意就是對方不對,對傳媒界來說就是 "scandal", 於是搏了老命要罵要投訴。卻從來沒想過,任何一個service provider都有其局限性,並不能滿足每一個人的要求,更何況閣下也要看看自己的要求,是否過火得可以呢?

英國人可愛的地方,是那份包容,也是那份不容易發怒的智慧;英國的火車經常誤點,而且是非常嚴重;可英國人就是耐心地等。你要發怒吧?那些服務員都管不了,反正他們就是在能力範圍之內,做到多少就多少 -- 能安排接駁巴士的,就安排;不能安排的,就只能為你提供其他交通工具的資料和告訴你最新的情況;你要打要罵,他們絕對不管,要是你罵上一兩句髒話,他們更會大條道理的「不提供任何服務予任何辱罵他們的人」。要是在香港,地鐵誤點誤成這樣,早就被社會各界批評得體無完膚;職員對辱罵者的不理踩,更會被批評為「傲慢的態度」。

所以英國人遇事,不會先發火先罵人先投訴,他們會先找方法解決;要是事情實在太荒謬過份,他們才會事後投訴;不像香港人大陸人,遇事只會投訴只會罵,要等人家來為自己安排,就是不懂自己找辦法解決;就算那些以為自己洋化了的香港人也是如此,遇事也只會說 "I'm very disappointed", 以為自己懂以英文投訴就是高人一等,卻不知道自己「洋化了」的皮包著的卻仍舊是那種低等的只懂投訴文化,這種人,更叫人瞧不起。

可能英國人的這種文化,讓他們永遠不能「進步」;可他們就生活得比我們香港人快樂自在多了。香港人的投訴文化,也許會使香港不斷地「進步」吧(可是,何謂進步呢?我們對進步的追求,又是否過了火呢?),但卻不斷地為社會增添壓力;香港人,其實永遠都不會快樂。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Thursday, 12 June 2008

葉子





葉子
作詞:陳曉娟 作曲:陳曉娟 
編曲:鐘興民 演唱:阿桑

葉子 是不會飛翔的翅膀
翅膀 是落在天上的葉子
天堂 原來應該不是妄想
只是我早已經遺忘 當初怎麼開始飛翔

孤單 是一個人的狂歡
狂歡 是一群人的孤單
愛情 原來的開始是陪伴
但我也漸漸地遺忘 當時是怎樣有人陪伴

我一個人吃飯 旅行 到處走走停停
也一個人看書 寫信 自己對話談心
只是心又飄到了哪裡 就連自己看也看不清 我想我不僅僅是失去你



「葉子」是2003年台視播出的一套偶像劇《薔薇之戀》的插曲,很喜歡歌詞對孤單的體會;也許因為台灣人的生活沒我們香港人那麼過份講究效率,感情比較細膩,所以才可以寫出這麼窩心的歌詞。


仲有,《薔薇之戀》好好睇,小綜同黃志瑋都靚仔,又高大又靚仔果隻...呀~~~!! 睇得真係好開心!!! 好開心好開心!點解台灣可以拍到呢d咁好睇既偶像劇? (惡作劇之吻,花樣少男少女好好睇啊!) 但我地香港就成日得d爭家產呀、勾心鬥角果d師奶戲? 仲有,點解台灣咁多靚仔?!我真係愈黎愈羨慕d台灣人,好想搬去台灣住呀!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Monday, 9 June 2008

cheap

同事泰山和郭ken都是wii的愛好者;其中有錢仔泰山更是崇尚正版遊戲之徒。

某天,二人在討論wii的各項遊戲及配件時...

泰:(指郭ken) 你個死cheap精,用埋晒d老翻..

ken:咁我...

(郭ken正欲解釋,太公剛好走過)

泰:(轉頭向太公, 以為太公係女仔唔打機一定支持正版)你睇下,呢d人,(指住郭ken)係咪好cheap呀,用埋晒d老翻碟打機。

(泰山話音未落,太公面上即浮現一個得戚+奸詐+低能的複雜笑容...)

太:嘿....但我係借佢(指住郭ken)既老翻再自己dup黎玩,即係自製老翻喎!

泰:(突如其來的刺激,令平素反應快的他都呆了幾秒) 下....

太:(指住自己,繼續得戚+奸詐+低能笑) 我仲download緊隻cooking mama tim,如果係真係連借都唔使借!嘿嘿嘿嘿!!

泰:(受了極大刺激狀) 呀~~~~ she's even cheaper!! 點解...點解呢組既同事係咁cheap??? (自言自語愈走愈遠)


泰山,呢個問題係因為我地窮,我地窮係因為我地人工低,我地人工低係因為商台真係cheap x 100000. 所以,最cheap應該係商台,講完。

再者,我係響應緊政府呼籲「咪幫罪犯,咪買盜版」,咁我咪唔買盜版,唔俾佢地賺呢d錢lor,我呢d咁聽話既好市民,何cheap之有?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Friday, 6 June 2008

冷血

太公比較男仔頭,自小就愛和男孩為伍。小學開始就己經和男孩子打架欺負弱小同學,大一點就和男孩子們走去露營打機劈酒。

雖然不是所有的男孩子都較爽直,但的確跟男孩子相處,會較容易讓人覺得輕鬆一點;有些女孩子的組群,會有些不成文的「捆綁式」現象:你交了男朋友,要跟大家分享;你和男朋友相處情況,要和大家匯報,要不大家總會千方百計八到為止;你有煩惱不和我說,就是不夠朋友;還有,我討厭誰,你也不得喜歡.....跟男孩子相處,就沒這些煩惱。

太公就是和男孩子一樣,需要較多自我空間的人。

這種人,不懂得安慰別人,卻精於安慰自己;遇事多自我調節,頂多找一兩位朋友,吐吐苦水,但多點到即止;特別是年紀漸大,愈來愈明白,自己的事,只有自己最清楚;別人不明就裡的意見,只會讓自己愈想愈多,愈往牛角尖裏鑽,最後其實自討苦吃。

所以,太公也不太會安慰別人,特別是一些要倚賴別人安慰的人;太公會覺得安慰這種人很辛苦;今天好不容易讓他明白了些道理,但他其實根本自己又在牛角尖裏打轉,第二天又打回原形;如是者不斷地重複,很累人。

更累的是,這種人實在太依賴,明明是人家上班時間,或者是深夜正要入眠時,就要打來訴苦,說自己有幾可憐幾想自毁;一天可以,兩天可以,一星期可以,但明明看著閣下是在牛角尖裏打轉,每天都是在不斷地重複,就讓人覺得有點煩,也很讓人火大;天,大家都年紀不少了,青春有限,難道你就不會好好把握時間,善待一下自己?為甚麼就要把這許許多多的時間花要牛角尖裏鑽?還要捆綁式的要人家陪你一起轉?

所以說太公冷血,因為對牛彈琴的事兒,任由對方要生要死,太公不會有耐性做得很久;這是天秤座人的弱點,遇上這種麻煩事,就想逃避。是以,太公身邊的朋友,男好女好,情感上都比較獨立,可以說是較為「冷血」 -- 我們看起來都沒有很親匿,但遇事時,總不忘幫上一把,可以幫得很徹底 -- 因為對著這班朋友,我知道,我的關心,不會被無止境的被濫用,被捆綁;我知道,我的個人空間會得以被尊重 -- 就算我會半夜三更收call, 至少你們不會在我工作時間多次致電重複著看似不同其實是如此一徹的事情,聽你自己在牛角尖裏打轉。

這篇寫得實在有點冷血,實在有些想法不容易寫,如何說呢?我不是冷血到不想安慰別人,不想付出關懷;朋友為化驗結果擔心了個多星期,連夜傾訴也沒覺問題;她因為家庭煩惱而傾訴,多晚也不覺煩;只是每件事情,其實都有個限度;當然每件事的限度都不一樣,但超過了,都只會帶給別人壓力,甚至煩惱。

所以愛在牛角尖裏鑽又愛要朋友和自己一起轉牛角尖的朋友,請你好好想清楚,到底當閣下的朋友/伴侶捱義氣,付出這許多的時間聽閣下訴苦的時間,你又有否珍惜這份友情/感情,尊重一下他們個人生活的空間?要明白,這麼大的一個人了,在訴苦訴到一個水位,也該好好學一下如何愛惜自己,將自己從牛角尖抽身而退。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Thursday, 5 June 2008

阿姐,你係咪玩野?

會草、星媽和太公等一眾青山院友們都很喜歡到四川 -- 麻辣米線光顧。因為該店米線之湯底鮮甜,辣得過癮,米線爽口,魚旦彈牙(雖然此店除魚旦炸醬外其他餸只屬一般,不過我地都係魚旦人,no fear!!)。

此店每碗均蓋上一大堆韮菜和芽菜,每次送來時都教人震撼非常。可是,由於星媽不嗜此韮芽二菜,次次叫米線時,都需要提醒侍應走韮芽。

是日吃米線途中,星媽有感自己碗野太辣,故此想叫一碟油菜中和一下:

星媽:蝦,呢度有咩菜呢?

會草:呢度好似得生菜咋喎....

星媽:(面有難色) 唔....

太公:(懶醒) 我知!呢度有其他菜!

星媽+會草:係咩呢? (星媽特別期待,因為明顯地她對生菜興趣不大)

太公:(繼續懶醒) 呢度有韮菜同芽菜lor!!(因為有咁多舖o係每碗米線上,厨房內一定有好多)

(星媽與會草均為此爛gag而痛心疾首了一回,好彩未有回罵:「邊有油菜係芽菜同韮菜架,最多咪韮菜花!!」)

星媽:唉,我都係問下阿姐啦...(揮手叫侍應阿姐) 阿姐,油菜有咩菜揀呀?

阿姐:(正常地) 哦!有韮菜、芽菜同生菜lor!!

阿姐話音未落,太公已經忍唔住笑左出黎;會草忍笑都忍得好辛苦,辛苦過食佢果碗勁辣米線;星媽果然身為人母見慣大場面,仍然可以平靜地對於阿姐講句:「我要生菜得啦,唔該!」

可惜當時笑到出唔到聲,唔係真係好想問:阿姐,你係咪玩野?你係咪偷聽我地講野?下下下下下......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