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37963817\x26blogName\x3dNowhere\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GB\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x26vt\x3d2616783927992608377',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Sunday, 22 June 2008

投訴

香港人是投訴成癮,只要有任何不順心,就會投訴,把小事鬧大。

最近接了個聽眾電話,他在電話裏大吵大鬧,嚷著要投訴某立法會議員;投訴甚麼呢?竟是投訴某議員的法律諮詢服務,是不能與該議員會面。

被投訴的議員本身是大律師,對立法會會務也很用心,參與了很多事務委員會和法案委員會,光時開會已幾乎用盡所有時間,更要處理黨務和其自身工作事務;因為事忙,她所提供的義務法律諮詢服務不能由本人會見,但亦會動用自身在法律界的人脈,廣邀不少資深大律師協助提供法律諮詢,以讓更多市民受惠。她既然沒有寫明法律諮詢是要親自處理,而事實上這批大律師也能提供相同的服務,更是一個能為更多市民提供協助的好方法,實在看不出她有任何失當之處。

香港人實在是挑剔太過;也許是本地新聞的「醜聞化」文化所致,一有少少的「不妥」,就要落藥說失當;任何事情都可被說成"scandal", 就讓那些學歷水平低的師奶阿伯們就產生錯覺,認為任何議員任何服務都要完全合意,不遇不合意就是對方不對,對傳媒界來說就是 "scandal", 於是搏了老命要罵要投訴。卻從來沒想過,任何一個service provider都有其局限性,並不能滿足每一個人的要求,更何況閣下也要看看自己的要求,是否過火得可以呢?

英國人可愛的地方,是那份包容,也是那份不容易發怒的智慧;英國的火車經常誤點,而且是非常嚴重;可英國人就是耐心地等。你要發怒吧?那些服務員都管不了,反正他們就是在能力範圍之內,做到多少就多少 -- 能安排接駁巴士的,就安排;不能安排的,就只能為你提供其他交通工具的資料和告訴你最新的情況;你要打要罵,他們絕對不管,要是你罵上一兩句髒話,他們更會大條道理的「不提供任何服務予任何辱罵他們的人」。要是在香港,地鐵誤點誤成這樣,早就被社會各界批評得體無完膚;職員對辱罵者的不理踩,更會被批評為「傲慢的態度」。

所以英國人遇事,不會先發火先罵人先投訴,他們會先找方法解決;要是事情實在太荒謬過份,他們才會事後投訴;不像香港人大陸人,遇事只會投訴只會罵,要等人家來為自己安排,就是不懂自己找辦法解決;就算那些以為自己洋化了的香港人也是如此,遇事也只會說 "I'm very disappointed", 以為自己懂以英文投訴就是高人一等,卻不知道自己「洋化了」的皮包著的卻仍舊是那種低等的只懂投訴文化,這種人,更叫人瞧不起。

可能英國人的這種文化,讓他們永遠不能「進步」;可他們就生活得比我們香港人快樂自在多了。香港人的投訴文化,也許會使香港不斷地「進步」吧(可是,何謂進步呢?我們對進步的追求,又是否過了火呢?),但卻不斷地為社會增添壓力;香港人,其實永遠都不會快樂。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