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37963817\x26blogName\x3dNowhere\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GB\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x26vt\x3d2616783927992608377',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Sunday, 24 August 2008

選舉宣傳廣告

可能因為youtube的興起,今次的立法會宣傳,候選人在短片宣傳也多花了心思。

不過自然,風波就多了起來。有候選人諗住拍左段片,只放youtube浪費得很,於是打算也在地鐵賣一下廣告;不過,以下的民主黨廣告卻被地鐵拒絕放映,引來政治審查之嫌:



好衰唔衰,以下民建聯廣告卻獲地鐵批淮播放:



是以,民主黨便以此大肆炒作,謂地鐵有政治審查、大細超云云;地鐵有政治審查的可能嗎?有。但說她大細超,好像有點過了。民建聯這個短片,是傳統的選舉宣傳,只說自己好沒有說人家不好,很悶,但一定不會出事;民主黨今次的「創新」,部份內容是「踩政府」而突顯自己的優點,與民仔獲淮的那個有分別的。再者.....民主黨這個太好笑,乘客在月客等車時看了,會笑到跌落月台,地鐵也許都有這分面的考量。

不過,如果民仔以下那個都可以在地鐵播放,那地鐵真的是親疏有別了:



雖然對白很仔細地反擊外界對鄉事和民仔不和的傳聞,也暗串了公民黨一表;但終究內容乏味。以民仔新東的策略來看,他們想讓陳克勤入局;可惜,這宣傳片沒有他的年輕與活力,他反而是變了一個老餅、戲也是三人 (還有劉江華和莫錦貴) 中最屎的。而且所有的訊息表達得太刻意,就讓選民覺得很假;是以導演再好,剪接再好,都達不到最佳效果。

反而,民建聯新西的宣傳片,太公很欣賞:



怎樣說呢?製作質素雖然比民仔新東的差遠了,活像是一批學生柴娃娃的自家製作;可是,正是當中大家的柴娃娃般打成一片,反而讓觀眾感受到,這個團隊是快樂的,和氣的。沒有很刻意的營造,卻不經意地表達出民仔鄉事候選人 / 工作人員之間的和諧。看的人知道的,這些橋段,一定是班友仔一路爆笑一路度,特別是要譚耀宗扮「斷背版德成女傭」一段。

當然,或者有人覺得譚耀宗扮「斷背版德成女傭」好難頂;但如果睇埋葉劉的rap,一定嘔心x1000:



記住,入面係有rap做"reginababy"!!! (葉劉的英文名係"Regina"),即刻令人聯想起Angelababy!!!!!! 哇!唔係呀?! 記得早前有單八卦新聞,指傳穎於Blog內暗串Angelababy: "Theresa表示有日與友人食晚飯,席間提到Angelababy這個特別名字,Theresa講笑話若將自己個名改為Theresadarling可以增加甜美感,但轉頭又話講完之後即刻想嘔,擺明寸原本只叫Angela,但加多個baby跟尾的Angelababy扮cutie。" (壹週刊,2008-7-17)。咁而家,Regina 加多個baby 變做 Reginababy ,臨老份cutie,係咪更嘔心,更核突?! 救命呀~~~~~~~~~~~!!!!!


延伸閱讀:
My cup of T (傅穎blog): 別擔心了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Wednesday, 20 August 2008

Wall‧E




我同無辜市民搭到尾班車去睇 Wall‧E 啦,好好睇~~可以將冷冰冰的機械人,做成d咁人見人愛有血有肉仲賺人熱淚的「物體」,好野!

如果可以,睇英文啦!我係去睇英文版的,睇完之後,同無辜市民傾開,兩個都覺得,真係好難想像如果係廣東話配音套野會變成點呀~~~ ("Wall E" 變 "威 E"? 唔係呀?!)

Labels: ,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女藝人身高....

太公覺得,全部女藝人身高應該都是造假的。

今天偶然翻看一位無記奀星的資料,profile 上寫她有165cm....下,165cm? 太公記得這位女藝員,在街上碰過她;當時沒留意她身甚麼鞋子,但至少比太公矮大半個頭.....太公才167cm, 那比太公矮大半個頭的有165cm?? 著住三吋高踭鞋度呀?!?!

所以,日後大家看到某某的身高有幾高,記得要減返佢果對三吋高踭鞋,咁先至會係我地由細到大o係學校度開,精準到要除埋對白鞋魚度既果種「身高」嘞。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Sunday, 17 August 2008

揀飲擇食的媽媽



pizza 咪仲油過伊面多多聲!?!?

Labels: ,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Saturday, 16 August 2008

黑玫瑰!欠債還錢!

因為肥黑玫瑰食飯唔俾錢,英勇既太公就幫助無辜市民Eric採取收數行動。

首先,我地將黑玫瑰房內的陳水扁和蘇貞昌公仔捉走做人質 (留返個謝長停俾佢獨對),要求黑玫瑰以飯錢贖之。

可是,過了兩天,黑玫瑰依然無動於衷;於是我們就將行動升級:迫人質~影~艷~照~!然後勒索!!哇卡卡~~~~ (三十八歲以上睇的話要搵個後生d既陪住...因住個心負荷唔到,嚇到出事呀)


超變態!阿扁左擁右抱d變態露體熊!!


變態露體熊污辱阿扁!


蘇貞昌個頭被污辱呀~~~哇~~~~!!!


最後!十級變態!阿扁同蘇貞昌互咀!!嘩!~~~~十個嘔心~~~~!!! 不過蘇貞昌咀住都依起崩牙,嘿!!

Labels: ,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逃出



華語歌曲中,這有張國榮獨白的《這麼近那麼遠》是我的最愛,很有那種飄泊、尋覓的意味;在蘇格蘭時喜歡獨自去旅行;坐火車時,總愛聽這首歌。

那時候,面前的「未知」很明顯;也許是性喜變化,倒沒甚麼不安;回到香港,一切似乎變得穩定,反而教我覺得恐懼。

可在本港這個福利基礎薄弱的社會,想老有所依,可不能一生飄泊;只有自己偶爾放逐一下。聽《這麼近那麼遠》感受意境嗎?對,我會想起英國火車窗外的風光,可這是因為我有那種經驗,用心理學詞語來說,我是被 "Conditioned", 我每聽起這歌就想起在英自我放逐的情景。可總不能老是英國的窗外風光,悶都悶死了。

這時語言可大派用場。我可發現,多懂些語言的人,會容易開朗一點;語言其實是有種魔力的 -- 語言結構對人的思維模式有很大的影響;而當你說不同語系的語言 (如英文vs中文)的時候,思想也會隨著思維模式的改變而得以放鬆,從而有一種「讓思想脫出」的感覺,放鬆一下。所以太公不喜歡在一個說英語的環境下工作,這樣,每天工作時又習慣中文又習慣英文,到想利用語言讓腦袋「脫出」一下的時候,只能借助第三語言....well, 我的西班牙文沒那麼好。

但更徹底的,其實是讓自己完全脫離一些熟識的語言,跑到一個陌生語言的國度裏呆一回,好好用自己的方法與當地人接觸....也許我只是很懷念這感覺;也許因為,和這些互不相識的人在一起時,沒有包袱,我反正更能真真正正的做自己。


我真的很想逃走,逃得遠遠的;我甚麼也不想要了,因為,我不想再因為得到了些甚麼,而迷失自己。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Saturday, 9 August 2008

好文共享

今天李怡的蘋論寫得很有意思,沒被奧運洗腦的,一定看得很有共鳴;被奧運洗了腦的,希望看了可以清醒過來:


蘋論:甚麼是真正的運動員精神 李怡 9/8/2008

今天開幕的北京奧運會,人們除了看中國的開幕式與歷屆奧運比拼之外,接下來大家就聚焦在獎牌的角逐了。香港民意調查發現,有七成半的香港市民,有信心中國隊在獎牌榜上超越美國,名列第一。這對中國人民的民族主義精神的提升也許大有幫助。然而,爭奪金牌是奧運精神的體現嗎?

筆者念念不忘的奧運會經典故事,發生在1936年的柏林奧運會。這個由希特勒為顯示雅利安民族優越的奧運會,讓德國贏得有史以來最多金牌。但經典故事卻發生在一個沒有得到金牌的德國選手身上。

美國黑人選手歐文斯(Jesse Owens)是100米、200米、4×100米和跳遠的世界紀錄保持者。能夠在跳遠項目挑戰他的德國選手叫魯茲.朗(Luz Long)。希特勒要魯茲.朗擊敗歐文斯,以證明他的種族優劣論。在跳遠項目初賽中,魯茲.朗順利進入決賽,但歐文斯在第一跳和第二跳都超越起跳板而違規。再跳一次,若達不到標準,他就要在決賽前止步了。他一再試跑,卻遲疑,不敢作最後一跳。這時,魯茲.朗走到歐文斯身邊,用稍為生硬的英語對他說,他去年遇到同樣情形,他用了一個小訣竅解決了困難。他取下歐文斯的毛巾,放在起跳板後數英寸處,他說從那個地方起跳就不會有失了。「你肯定不會犯規,而且你的狀態足以進入決賽,初賽得不到第一有甚麼關係呢?決賽才算數。」歐文斯照做,果然進入決賽。決賽中,魯茲.朗以7.87米平了歐文斯的世界紀錄,但歐文斯以8.06米贏了他。

貴賓席上的希特勒臉色發青,看台上的觀眾倏忽沉靜。場中,魯茲.朗跑到歐文斯站的地方,舉起他的手高喊:「歐文斯!歐文斯!」歐文斯隨即舉起魯茲.朗的手,聲嘶力竭地喊:「魯茲.朗!魯茲.朗!」

沒有詭譎的政治,沒有人種的優劣,沒有金牌的得失,只有惺惺相惜的感動。被稱為「黑色閃電」的歐文斯在這次奧運會贏得四面金牌。他創下的跳遠世界紀錄保持了24年。多年後,歐文斯回憶,是魯茲.朗幫助他贏得金牌,並使他了解到,單純的人類愛和真正不磨滅的運動員精神。這種精神超越了金牌的價值和意義。他說:「我這時才意識到,現代奧運會創始人顧拜旦(Pierrede Coubertin)當年心 正是想 魯茲.朗這樣的運動員,才會說:『奧運會重在參與而不在取勝。生命的關鍵在於幹得出色而不在於征服。』」國際奧委會其後頒給魯茲.朗一個最高榮譽的「顧拜旦獎章」。

希特勒沒有放過魯茲.朗,1939年歐戰爆發,希特勒指示要徵魯茲.朗入伍。1943年他戰死沙場,年僅30歲。

沒有甚麼人記得1936年德國所獲的33面金牌的得主是誰,但魯茲.朗在希特勒面前無所畏懼地表現的運動員精神,卻長存史冊和人們的記憶中。

希特勒的奧運是政治,「乒乓外交」是政治,中國過去倡導的「友誼第一」和種種故意的讓賽也是政治。魯茲.朗的運動員精神,重點在要讓自己和對手都表現出最好的一面。他在決賽中當然想贏,但要贏的是一個能夠充份發揮的對手。他不想因為對手違規退選而輕易贏得獎項。奧運會不在爭逐獎牌的多少,而在於運動員要發揮最好。

在一個台灣網站,有人記錄了去年舉行的欖球世界杯的主題曲,其中一段是:「探索最好的我/發現我能力所及/不論贏輸或平手/都是所有人的勝利」。

正如顧拜旦所說,「生命的關鍵在於幹得出色而不在於征服。」自己發揮最好,就是所有人的勝利。以「征服」為目標的民族,不配談奧運精神,也不具有真正的運動員精神。

李怡
蘋果日報
9/8/2008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Friday, 8 August 2008

黑玫瑰之謎

實在忍不住了,我要向Eric 表白.....



那天晚上,是這樣子的...

事發時間晚上約八時四十分;某肥監製已經叫肚餓叫左差唔多半個鐘,幾乎超越佢捱肚餓既極限!一般的餅乾已經唔可以令到佢有飽足的感覺,佢好似隻怨魂咁不斷呼喚:「我要杯面~~~」

可惜,現場同事冇一個有杯面可以施捨俾佢,監製冇辦法,唯有走去佢認為最有可能有既同事,即係同佢個人身形最相似果位,個位度;經過一輪翻箱倒櫃,終於俾佢搵到一個「入後一丁」杯面!!

個監製攞完人地個杯面又唔好意思,就話想留一張「墨寶」俾受害同事,云云。於是,動筆想寫:「黑玫瑰食左」。點知才寫了個「黑」字,就擰轉頭問太公:

「蝦....『玫瑰』點寫?」

下...監製.....

於是,個肥「墨寶」上面,都有我既靚筆跡啦!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Thursday, 7 August 2008

刁民

香港人變得愈來愈像刁民。

會考放榜,考得不好的學生要趕著到各學校排隊報名;本來,作為學生,要受頻撲之苦是應份,因為過去的兩年,你沒有好好的讀書;作家長的,要為子女擔心,甚至冒雨幫他們排隊也是應份,因為作為家長,你沒有好好的督促你的子女讀書。

然後,一場颱風,使得你們輪候學位的環境變差,要在人身安全與學位之間取平衡,本來就是輪候者自己的責任;而學校停止開放,是理所當然,因為教職員本來在惡劣天氣的日子是不用上班的;如果該學校碰巧有校工守夜,網開一面冒著惡劣天氣開放予這些輪候學位者入內,是人情;但請記住,不提早開放,是道理。

如果是十年前遇上此前此景,身處其景的家長便會教訓子女:「都叫左你讀好d書,你當初讀好d就唔使攪到今日咁!」;在電視機前的家長也會乘機施教:「記得考好d會考,唔係就好似佢地咁要冒住颱風訓兩晚街啦!」

可是,因為社會苟責的風氣日盛 (都怪那些為批評而批評的媒體和「名嘴」所賜」),現在的家長和學生都變得刁蠻起來;將人情看成道理,不賣人情的,卻遭狠狠批評,批評學校鐵石心腸,欠危機意識,等等;警察好心,告知閣下翌日前來也一樣,大家可以回家稍事休息,卻引來家長喝倒采。可是,明明「在人身安全與學位之間取平衡」的責任在閣下自己身上;前一天晚上已知將會打八號風球,是閣下自己選擇等下去,那時那刻就該有心理準備學校翌日不會開放,要有心理準備等上兩晚。

只要情況不合自己心意,只要遇上些苦頭,就將責任和錯誤都推給別人,繼而像潑婦般大吵大鬧的這些家長和學生,其實不懂應變、盲目和危機意識不足的,是他們;這些學生的會考分數如此低劣,一定與失手無關。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Wednesday, 6 August 2008

我的讀書Q&A

因為打風,因為打風而仔細看人家的blog,因為仔細看才看到Maren早前寫下她十個關於讀書的QA,因為看了才醒起自己都好喜歡QA (同QK),所以都趁書展熱潮未過寫下我的讀書Q&A:
(不過希望maren看了不會激到暴斃)

1. 現在正看甚麼書? 最近壓力大,我在翻看畢華流的《誨人好倦》

2. 剛剛看完甚麼書? 小克新鮮出爐的《偽科學鑑證之心上人》

3. 下一本想看甚麼書? 我想將舒國治整系的書都看完;仲有,上次睇緊本 "Affluenza"要同佢再續前緣。

4. 擁有哪一位作家的全套書集? Oscar Wilde, 梁款,劉馬仔,柯南道爾的《福爾摩斯》系列,畢業流;如果有錢有地方我會買齊小克、江康泉、彎彎、舒國治、林奕華和Foucault的書。

5.對於每位作家皆推崇備至, 常說每兩三年必翻看的《紅樓夢》有甚麼意見? 無意見。

6. 人生必看的一本書是...? 特級校對的《食經》,因為民以食為天,而看《食經》才發現很多已被遺忘的飲食道理。

7. 哪一本書最能描寫愛情的真面目? 我唔知咩係愛情真面目;如果一定要我答我會答《我們的低能婚禮》

8. 近年通常在哪兒看書? 床上

9. 買書較多, 還是借書較多? 借書。不單因為我窮,更因為家居狹小,裝唔落。

10. 會不會看悶書? 悶呢d野視乎觀點與角度;你可能覺得梁款d書好悶,但我覺得好好睇;正如有人會好鐘意瓊瑤,但我會悶到抽筋兼抽蓄。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Free Tibet!!

(舊)同事問起,為甚麼我會支持西藏獨立?為甚麼我會如此討厭京奧?

終究到底的原因是:這國家不配。

我慶幸我的中國歷史,是在殖民地時代念的;老師還會如實教導共黨對中華土地的禍害,還會灌輸我們:「愛國不等於愛黨」的觀念;我慶幸我八九年時開始懂事,可以感受六四事件的前後局勢變化,可以深切認識到中共政府的無情冷血。

所以,我自少就知道,現在支配這片中華土地的政權,不是好東西;但它偏偏用盡威迫利誘的方法,要人民順從;透過洗腦式的教育叫人民去「愛」它;甚至,自己其身不正 (如自己都篡改有關文革和六四的歷史),卻遣責其他國家 (如日本) 的不是,要世界圍著自己轉,好學唔學學美國,霸道到極點;這個政權把中國幾千年的傳統文化價值破壞淨盡...莫說實質文物上在文革時期所受的破壞,儒道釋的謙厚思想在中共手裏也蕩然無存;現在,我跟人家說「香港現在是被中共統治的」這句都感到羞恥非常,說成是「英國的殖民地」感覺還好一點;這個政權,不配支配江山,更不配支配一些本身已經擁有自由民主的政治體系,很能保持自身文化的主體,如西藏,如台灣;因為中共一插手進去,這些地方文化和自由就會被侵蝕,被破壞。這是為甚麼我會支持西藏和台灣獨立。

然後,這個獨裁的政權會披著羊皮,戴著壞面具,去扮開放辦奧運,乘機落加倍的藥水對國民,和還未完全歸依中共的人民 (如香港人) 洗腦;咀上大條道理說:奧運不涉政治,卻把往京上訪的人民扣押、把胡佳、曾宏玲等的異見人士關起來、不容外國記者登上藏獨、法輪功等「敏感」網站;葉一知說得好:「體育超越政治,但不越正義」,這個與正義背道而馳的國家,這個連人民基本生活需要都顧不的國家,這個連貪污都處理不了的國家,這個容不下不同聲音的小氣國家,根本沒資格辦奧運!難得還有大大小小的愚民為此感到自豪,還有白痴的電視台長期在畫面的左上角加上無意義的「中國加油」標語 (抵佢長期積弱被無線"禁"住砌,被後起之秀有線扒晒頭);這是為甚麼我對京奧看不過眼。

最後,一個小小的呼籲:一個爭取西藏和平獨立的國際組織 「The Art of Peace Foundation」,將於8月12日推出 "The Art of Peace" CD, 請各位多多支持。






延伸閱讀:
Observe China: 有關曾宏玲女士事件
6月9日下午,四川省绵陽市的曾宏玲女士被當地公安拘捕。最早報道此消息的中国天網人權事務中心消息指,曾女士被捕的原因是刊發在觀察文章上的三篇有關四川地震的文章: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Monday, 4 August 2008

重慶印度菜

從太公從英國讀完屎片回港,就愛上印度菜。

有原因的。太公赴英時,是拿著一筆很有限的生活費;是以,能省則省,省得最多就是吃;特別是首八個月,一直都好擔心唔夠錢用,所以太公吃得很省;當時太公主食如下:

  • tesco (大英帝國著名連鎖超市) 即食面,雖然超難吃,但只需8p一包 (如果去中國店買出前一丁要35p,極偶然才去買一包解下鄉愁。)

  • Lido (歐洲著名連鎖廉價超市,分店不多) 售賣的19p一條的方包賣....即係圍返港紙3蚊度有成大條長過生命面包既包呀!可以食足三日九餐....配d超平果jam吃;豪一些,在Lido買一包40p有八片的火腿,99p成盤的salami, 或者約50p一打的片裝chedder送方包。

  • Lido出品的custard cream餅乾....太公趕功課時會勁想食甜野,但唔會想食飯,有時食十塊八塊呢d custard cream餅乾就夠....唔好睇香港Marks and Spencer賣咁貴,Lido一大包都只需38p!!! 至少可以分三餐食,抵過食出前一丁!

  • 已經係好少少...tesco會有pita bread賣,好以3Xp一包有成六塊,可以分三餐;咁然後用49p買盒dip 送pita bread...一盒dip可以送到兩包pita bread 的。

  • 意粉...o係歐洲意粉係cheap野,99p有兩大包,我會煮意粉,撈pesto sauce, 又係一餐。


太公算過,在英國生活首八個月,自己基本上每餐都是30p以內 (唔使5蚊港紙) (去到後期見有多個錢剩太公先會會豪下煮下飯/resotto整下沙律食下三文魚,每一餐係1鎊咁lor)...但成日食呢d野又悶又鞋口,同埋有時都會想出街食的...

不過英國出街食,真係想下好;去買個sandwich, 都至少要兩鎊幾,食熱的pasta lunch起碼要4-5鎊;去pub食個dinner, 最平都要8鎊,但其實一般餐廳都起碼要10至20鎊不等的;o係早期太公真係好怕使到最後會冇錢買機票返香港,所以唔敢出街食 (除非間唔時有friend約) 直至有同學介紹附近的一個回教寺,每天中午都會賣lunch box, 會有一大盒飯,另會有一盒裝咖喱裝雜菜等餸,夠食兩餐,都只係三鎊!!嘩!雖然和太公每餐的budget有距離,但一個月吃一趟還是負擔得起。這些印式lunch box, 對日日吃不太美味的面包和即食面的太公來說,已經是人間美味;所以,太公自此之後愛上印度菜。尤其是對於lunch box必備,「黑媽媽」成pat野的芝士菠菜,就更是念念不忘。

然而,香港的印度菜的味道都變了質,可能是已經為香港人調較了口味了?位於香港尖沙咀的重慶大廈,有很多南亞人士聚集兼聚居,也有很多吃印度咖喱的店子;可以回港後吃過一間,味道完全不對,更沒有黑媽媽的芝士菠菜!自此,就失去了在香港找尋印度味道的意欲。

看到網上食評,說重慶大廈另一間的咖喱做得較好,昨晚大學莊友聚會,就騙了他們(嘿嘿)陪我去試試。嗯....味道是比上次去吃的好一點,起碼是往「對」的方向走,但仍是不夠濃;菜單上終於有芝士菠菜,但是不夠黑,味道也不夠濃烈。而且香港的印度餐廳,太花巧了,連主食Naan都要分芝士、洋葱、蒜蓉、牛油等款式;我記得就算以往朋友聚會叫印度外賣時,從沒見過Naan有這麼多花巧的款式的....其實印度菜很多就是最簡單的飯或naan, 配以咖喱一起吃,才能吃出咖喱的真味。這些主食就混了味道,咖喱就變得複雜,不像樣了。

但也許,不一定是香港的印度菜被調較了味道,也許是英國的印度菜,為配合英人的口味而調得味濃而已?太公沒去過印度,我不了解;但在我們在英國光顧的lunch box和外賣店都是印度同學推介而且也經常光顧的,英國這麼多印度餐廳和外賣店,在云云這麼多印度外賣店中被他們推介,應該錯不了多少;更重要的是,不管正宗與否,我就是喜歡味道濃一點的咖喱!

所以,如果有誰在香港吃到一些又便宜味道又濃的印度餐廳,記得告訴我!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Saturday, 2 August 2008

公德心?

不知是否因為時運愈來愈低,太公碰上的香港人 (或者說是「在香港碰上的人」),愈來愈討厭。

1. 如廁:我以為社會進步了,我以為出得來辦公室工作的女性,都起碼有返咁上下文明,懂得如何用洋式馬桶 (即是坐廁) 如廁。不過,太公仍然經常在辦公室看到廁板上有點點黃色的水珠,更可惡的是連廁也沒沖!噁心死了!香港不是個國際都會嗎?為甚麼在辦公室的洗手間還會碰上這等事?你怕髒不想與廁板有直接接觸,可以舖廁紙,可以打開廁板,或者用完自己清潔好才走....妳不覺得其他人看到這情境,是非常噁心的嗎?

2. 打尖:以前那些師奶阿叔打尖,都是因為隊的前方有朋友,所以借故走上去。現在是,不管前面有人與否,就算用圍欄欄著,都照撞開前面排隊的人,徑自走去使用服務。太公今天在地鐵客務中心就遇上一個如此無禮的大叔,要不是前面那個怯懦的小伙子阻鬼住晒,太公會上前把這個大叔揪到隊尾。

3. 挨柱:都不知道為何人們愈來喜歡在人多地鐵上,挨著那些本來用作扶手的柱子。十年前不覺得有人會這樣做,會這樣做的頂多都是在人少時做,見到人多都會自動自覺歸位。後來,挨柱的十居其九都是操普通話的,但近年愈來愈多操廣東話人仕加入此列;太公更曾看到一男子將柱子當成不求人,為自己背部搔癢......又是很噁心!天!你身水身汗的肥背在柱上磨呀磨,叫其他人怎麼再敢用手抓著那些柱!

4. 褻瀆傳統小食:不要說我歧視新移民,但他們帶著自身的文化背景進入另一個文化時,想融入社會,應該花時間學習新的文化。荃灣多了些操不純正廣東話人士開的小食店,賣的是魚蛋、燒賣、腸粉等本地小吃 -- 你做得好,我沒話說;但他們賣的腸粉是「粉」得要命,毫無爽滑可言;有些小吃店用的腸粉雖不是上貨,但我還是第一次吃到這樣劣質的;還有,吃腸粉,底部是舖上一張牛油紙的,外賣的腸粉沒有,連站在攤子外吃的人,都是隨便一個膠袋裝著要人家吃...天!袋口小小的,叫人怎樣吃?用牛油紙,吃得方便,就算是外賣回家,連紙從膠袋拿出來就可以攤開吃了!不是吃腸粉吃大的,做腸粉就沒這些執著;新移民要是學不了本地小吃,做回其家鄉小吃,如不少買包餃的店子,其實都可以做得很好。

5. 講話大聲:可能是人太多,可能不少內地非來自城市的旅客總愛以唱山歌的音量談話,總之香港人講話愈來愈大聲;車廂內餐廳內,有人大聲說話,其他人都迫不得已加強音量講話,於是變得愈來愈吵;尤其香港地小人多,這種趨勢下,港人失聰率預計會持續上升。

6. 迫入車廂:一定是因為人太多,以前不會有人,對在已經很擠迫的車廂,還會強行推人們擠進車廂的,就算金鐘站,大家看到差不多滿了,就安安份份地站著等下一架...而且這也只是繁忙時間才會發生的事;也一定是因為大陸人;因為大陸的地鐵就是這樣...總之一定要不顧一切的擠進去,為了讓自己登上車廂,把其他人推得更入是理所當然的;他們的人性價值就是這麼的賤,完全不懂尊重別人的空間。


其實,如果當初香港政府沒有讓大陸人自由進出香港自助遊,上述問題至少有一半不會發生;不過現在的香港是不能走回頭的了;希望在台灣的朋友以此為鑑,不要讓馬英九讓大陸人自由進出,污染台灣...我還想退休後到移民台灣的,這應該是中華民族最後的一片未被狗共那低俗文化污染的淨土了!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