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37963817\x26blogName\x3dNowhere\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GB\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x26vt\x3d2616783927992608377',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Saturday, 9 August 2008

好文共享

今天李怡的蘋論寫得很有意思,沒被奧運洗腦的,一定看得很有共鳴;被奧運洗了腦的,希望看了可以清醒過來:


蘋論:甚麼是真正的運動員精神 李怡 9/8/2008

今天開幕的北京奧運會,人們除了看中國的開幕式與歷屆奧運比拼之外,接下來大家就聚焦在獎牌的角逐了。香港民意調查發現,有七成半的香港市民,有信心中國隊在獎牌榜上超越美國,名列第一。這對中國人民的民族主義精神的提升也許大有幫助。然而,爭奪金牌是奧運精神的體現嗎?

筆者念念不忘的奧運會經典故事,發生在1936年的柏林奧運會。這個由希特勒為顯示雅利安民族優越的奧運會,讓德國贏得有史以來最多金牌。但經典故事卻發生在一個沒有得到金牌的德國選手身上。

美國黑人選手歐文斯(Jesse Owens)是100米、200米、4×100米和跳遠的世界紀錄保持者。能夠在跳遠項目挑戰他的德國選手叫魯茲.朗(Luz Long)。希特勒要魯茲.朗擊敗歐文斯,以證明他的種族優劣論。在跳遠項目初賽中,魯茲.朗順利進入決賽,但歐文斯在第一跳和第二跳都超越起跳板而違規。再跳一次,若達不到標準,他就要在決賽前止步了。他一再試跑,卻遲疑,不敢作最後一跳。這時,魯茲.朗走到歐文斯身邊,用稍為生硬的英語對他說,他去年遇到同樣情形,他用了一個小訣竅解決了困難。他取下歐文斯的毛巾,放在起跳板後數英寸處,他說從那個地方起跳就不會有失了。「你肯定不會犯規,而且你的狀態足以進入決賽,初賽得不到第一有甚麼關係呢?決賽才算數。」歐文斯照做,果然進入決賽。決賽中,魯茲.朗以7.87米平了歐文斯的世界紀錄,但歐文斯以8.06米贏了他。

貴賓席上的希特勒臉色發青,看台上的觀眾倏忽沉靜。場中,魯茲.朗跑到歐文斯站的地方,舉起他的手高喊:「歐文斯!歐文斯!」歐文斯隨即舉起魯茲.朗的手,聲嘶力竭地喊:「魯茲.朗!魯茲.朗!」

沒有詭譎的政治,沒有人種的優劣,沒有金牌的得失,只有惺惺相惜的感動。被稱為「黑色閃電」的歐文斯在這次奧運會贏得四面金牌。他創下的跳遠世界紀錄保持了24年。多年後,歐文斯回憶,是魯茲.朗幫助他贏得金牌,並使他了解到,單純的人類愛和真正不磨滅的運動員精神。這種精神超越了金牌的價值和意義。他說:「我這時才意識到,現代奧運會創始人顧拜旦(Pierrede Coubertin)當年心 正是想 魯茲.朗這樣的運動員,才會說:『奧運會重在參與而不在取勝。生命的關鍵在於幹得出色而不在於征服。』」國際奧委會其後頒給魯茲.朗一個最高榮譽的「顧拜旦獎章」。

希特勒沒有放過魯茲.朗,1939年歐戰爆發,希特勒指示要徵魯茲.朗入伍。1943年他戰死沙場,年僅30歲。

沒有甚麼人記得1936年德國所獲的33面金牌的得主是誰,但魯茲.朗在希特勒面前無所畏懼地表現的運動員精神,卻長存史冊和人們的記憶中。

希特勒的奧運是政治,「乒乓外交」是政治,中國過去倡導的「友誼第一」和種種故意的讓賽也是政治。魯茲.朗的運動員精神,重點在要讓自己和對手都表現出最好的一面。他在決賽中當然想贏,但要贏的是一個能夠充份發揮的對手。他不想因為對手違規退選而輕易贏得獎項。奧運會不在爭逐獎牌的多少,而在於運動員要發揮最好。

在一個台灣網站,有人記錄了去年舉行的欖球世界杯的主題曲,其中一段是:「探索最好的我/發現我能力所及/不論贏輸或平手/都是所有人的勝利」。

正如顧拜旦所說,「生命的關鍵在於幹得出色而不在於征服。」自己發揮最好,就是所有人的勝利。以「征服」為目標的民族,不配談奧運精神,也不具有真正的運動員精神。

李怡
蘋果日報
9/8/2008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