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37963817\x26blogName\x3dNowhere\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GB\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x26vt\x3d2616783927992608377',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Sunday, 8 August 2010

安貧樂道?

我是在想,現今的社會,「安貧樂道」應是個神話。

我不是想說,現今愈來愈少人能恪守「安貧樂道」這「美德」;而是,如今若想做到「安貧樂道」,其實很難,很難。

據講「安貧樂道」源於後漢;提出這四個大字,是一種管理手段,希望國民能滿足於自己的生活,忘卻社會的不公義,以便利君主的統治。

的確,當時社會未工業化,物資尚算不豐,除了極少數的富人和皇親國戚能享有奢華生活,大部份人生活仍是樸實;「安貧樂道」還說得過去。

可如今的社會呢?已是極度資本主義化,各種不同的商品不斷地用各種的方式「誘惑」顧客去購買;財務公司的借錢廣告也鼓吹人家去借錢購物旅遊,「慳到既息夠我買多件衫」而非「慳到既息可以等我還少幾個月」;連以往大家以為是平民娛樂的免費電視,也因引入「高清」而起變化:以前大家睇免費電視人人平等,就算世界盃免費播得四場都係大家一齊睇,如今,窮得沒錢裝高清的,連僅餘的四場賽事也未能安坐家中觀賞,死未?

然後,一眾商家、一眾因著這些「誘惑」而引起的消費活動的直接和間接得益者,如各商品的推廣人員、行政人員、銀行經紀、會計師、律師、工程師等等等等,自己因著這個社會的這些消費活動,而賺到了錢,擠身中產,生活無憂了;回頭一看,望著23歲仔為了供車儲錢娶老婆兼供養家庭日做15小時而猝死的新聞,卻冷眼報以一句「不安貧樂道」...天!難道在這個花花世界裏,要過得清貧天天花上兩個幾鐘迫巴士地鐵家住豆腐潤餐餐粗茶淡飯勉強食得飽,然後看著身邊個個大魚大肉買衫買鞋裝高清睇世盃兼夾無處不在的鼓吹消費或借錢消費的廣告而不為心動才是「正常」?已經敵得過信貸廣告,沒有大想頭到借錢買架法拉利週身名牌,只是想要架錢七代代步就是奢侈?在這個花花世界裏,這個看法會否太harsh了一點?

如今這個社會,再視「安貧樂道」為處世之道,其實已經不合時宜;與其用嚴厲的眼光批判低收入人士不夠「安貧樂道」,不如將這眼光轉去那些高官大富豪地產商:你們,可否「安富樂道」一點?可否再為自己再多賺一些而無止境的瘋狂加租兼以誤導手法賣樓掠奪市民和中小止的財產?明明自己袋一份夠埋閣下下一代慳慳地食足一世的人工了,可否不要為保自己的下一代有份高薪厚職而犧牲市民利益與奸商勾結?你們這些社會財富(倒)金字塔最頂端的人,你們能賺少一點 - 其實也足夠你們維持奢華生活,也許只是在世界性富豪榜跌些位置而已,卻能中小企僱主付出33元時薪時也不用太擔心維持不了,然後,讓一般老百姓有三餐溫飽,生活得到改善,而不用日做15小時做到猝死。


延伸閱讀: 蘋果日報, 25 july 2010, 《儲老婆本及供車捱兩份工,日做 17小時準新郎猝死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Tuesday, 3 August 2010

看不慣




和我年紀相若,一個o靚模和一個會計師,本來較令人看不慣的,應該是o靚模。

不過周秀娜在最低工資的取態上,卻教人看得爽快。

反之,那些我們認為的年青有為,社會才俊 - 亦即一批年輕專業人士們,作為社會的既得利益者,在最低工資的取態上,那份涼薄,卻是教人大大的看不慣。

***********************************

一次,偶然和一位年紀相若的會計師朋友談起最低工資,她竟說: "不應有最低工資",應由市場決定,不應干預,云云;背後意思,笨蛋也聽得出來: "誰叫你們沒努力念書?誰叫你們沒好好增值自己?拿低人工,你們活該"

聽畢,呆了。

只是沒那麼適合在那套遊戲規則裏生存而已;沒那麼適合在那套遊戲規則中生存, 就代表他們活該每天做足16小時以上方夠糊口,活該取一個沒尊嚴的工資嗎?

更何況,"人人生來平等" 其實是個神話,人根本天生出來不平等;家庭背景不同,註定你要走的路也不同。家境好的,父母人面廣,長大後不乏那些uncle auntie們照顧;就算沒有此等connection, 小時候有錢補習多做幾份補充教材多看幾本課外書、不用憂柴憂米、不用幫手煮飯照顧老嫩,已是條件教人高。

她不憤,再反駁說: 我們上一代又怎了?我們的父母也不是白手興家的傳奇故事嗎?的確,大家都是白手興家,不過據我所知她的母親因家庭背景而有懂日文的優勢;而我家,對,的確,現在可擠身中產,的確是父母在工廠打工、繼而有買樓、成立自己工廠,做點小生意得來;看似典型的成功故事,可背後其實是個偶然 - 若非當年父親計錯數,以為自己夠錢供樓,也許不會行出第一步買樓 - 後來勉強收拾了這爛攤子了,工廠生意不好,其實還是靠外公介紹客人給他們;這個成功,三分誤打誤撞,四分靠關係,三分才是努力。

可那一代中,沒有"計錯數"的就代表沒有在努力嗎?也不然,很多人踏踏實實在工廠打工,慢慢升為經驗技工,當個小主管。可是,當九十年代初工廠北移,削減不少人工,繼而連一些北上的開荒牛也漸漸被大陸員工取代後,這些當年踏實工作而無非份之想的,就頓然失業;多年累積的技能變得無用武之地,年紀又大了,只能轉投飲食,清潔等行業,然後過著日做16小時才勉強有四五千元的工作....也許只是欠了點野心、欠了點膽色、欠了點創造力而已,這就是他們的罪過,活該有這種工資嗎?

說我們這一代了;念得了書就優人一等嗎?會考考得不好就是懶,就是咎由自取嗎?需知道大家進主流學校,考會考,只是根據某一套遊戲規則分高下而已;有些人較能融入這套遊戲規則中,較輕易就有好成績;可也有不適合這一套的人,就算付了多大的努力,就是考得未如理想 - 這不代表他們就比較懶比較次等,成績好就較優越,可活得比較有"尊嚴"啊!

她繼續反駁了,說有最低工資,老闆就會傾向以機械取代人力,叫我看看英國的超市,很多都轉用自動收銀器了;可這根本就是一個逃不了的趨勢 - 就算不設立最低工資,終有一天科技發達得,使用這些機器的成本會低過人工之時,難道那些無良老闆又會憐憫工人為自己捱咁多年了無人道的工資,顧念情宜而繼續聘用他們嗎?設立最低工資只是讓這些終有一天都要處理的問題提早出現而已。更何況,有些事情機械還是取代不了,超市還是有一定數目的人手收銀處,自助收銀處那邊還得有職員老是站著隨時候命提供協助;與幾年前沒有自助收銀處的超市相比,收銀部員工也沒有怎麼少,只是顧客輪候時間少了而已。

於是她有搬出了那些大學生未畢業就騙公屋、有人不思進取騙綜援等問題,想證明這些人,不值得同情,拿最低工資是活該;第一,我終究相信這些人只是少數,只是媒體報導誇大而已 - 更何況,懂這些技倆的人,特別是那些大學生,分分鐘畢業後能用其靈活腦袋做個成功生意人:真正需要最低工資的人,往往就是勸勸懇懇辛勞工作的人 - 就算不論這些是否少數了,我們又是誰,能單憑這些所謂"觀察",而斷定社會部份人,拿著一個日做16小時或以上方剛好夠一兩個人糊口的時薪,"活該"嗎?

說到底,只是自我感覺優人一等而覺得比自己競爭力弱的人, 死不足惜, 死有餘辜; 生怕有最低工資後, 自己的那一份既得利益, 或升職加薪的幅度, 會減少。但其實明明自己的那一份,也要比$33最低工資為多;閣下為其專業資格,學位所付出的努力,也被認同且有回報,何苦為了自己獲得更多,而否定那些,只是不及閣下優越的人,拿到一份有尊嚴的工資的權利?

這份涼薄,實在教人看不慣,非常的看不慣;相比之下,我寧願看周秀娜的寫真 - 起碼知道,她這本寫真,不會是靠壓迫社會中的弱勢,否定他人生存的尊嚴而賺回來的;她所賺的,絕對要比那些涼薄鬼賺來的,乾淨得多。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Monday, 2 August 2010

院長狂想曲

院長忽然有個想法: 既然要棄文從商,應該找一份,老闆是柯清輝的工作....

(幻想面試時)

對方: 請問阿長小姐你點解想做呢份工作呢?

院長: (懶神秘) 你知唔知道..我同你地老細阿柯生,好有淵源..

對方:(大驚) 下?

院長: (繼續懶神秘) 佢成日黎搵我.....

對方: (更驚) 下?!?!?!?!?! 唔x係呀??

院長: (認真) 係, 真架,單野珍珠都冇咁真,堅過平井堅....

對方: (就快暈低,接受唔到個現實)...................................

院長: 我腸胃唔好,成日"痾清fight"!!!!

對方: $^#%@%!!!XYZABCDEFG...



查實,阿柯生知唔知自己個別名係: "痾清fight" 呢?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