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37963817\x26blogName\x3dNowhere\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GB\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x26vt\x3d2616783927992608377',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Thursday, 28 June 2007

是日,太公的一位朋友致電,說要寄帖給我,被我直接地婉拒了。

1. 太公向來反對擺酒;真的,大家就咁圍埋食一餐之ma, 咪又只係果班朋友同果班親友自己圍埋食,有何謂呢?如果想公諸於世,現時科技先進,不愁沒辦法解決;要不,來觀禮會更有意義。當然,如果閣下係因父或因母之命,咁太公會對你深表同情,不過都係不去也。
2. 太公會結婚的機會不高;就算萬一結婚都一定唔會擺酒;所以放心,太公係唔會派帖俾你,最多派吉儀。
3. 太公建議,不如將閣下擺酒,同我做人情既錢,拿去捐俾慈善機構,咁會兩家便宜三家著。

所以,如果各位朋友你地他朝結婚要擺酒,你大可以exclude太公出你地張contact list;這非交情問題,而是個人理念問題。不過,去觀禮,太公倒是來者不拘。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Thursday, 21 June 2007

煲呔搵工靠我.....地



以上是七一版的「福佳始終有你」。

另,太公搵到第一版「福佳」的手機鈴聲,一於download落黎,提醒自己,香港仲未有~普~選~架!!

高登網友「花膠公子」提供:鈴聲版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Wednesday, 13 June 2007

天壇大佛大戰昂坪360

Round 1

話說昂坪360初啟用時,因為影響氣流,繼而影響天壇大佛日常閉氣作息,於是天壇大佛難以壓抑心中的怒火,一於要同昂坪360黎返場大戰咁話。

大佛:你個邪魔外道,我今日要了結你呢個妖孽!大~佛~朝~宗~!!!!我妻!

360: (慒炳)下....好驚呀, 好驚呀....(驚到停左)

大佛:(驚)下,呢d後生仔咁唔襟嚇既?我都未射中佢,佢自己停左?
(大佛放下原本準備出大佛朝宗的手;但因為手風太勁,唔覺意撞到昂坪360隻燒豬移位)

昂坪360經此一嚇, 嚇到精神錯亂,會間歇性呆滯停鬼左;好在後來有關徵狀得以緩和。

Round 2

上回講到大佛打算出手攻擊昂坪360,點知手都未出,360已經嚇到停左,精神仲錯亂埋。為怕俾人話佢欺凌弱小,大佛決定忍,由得個360 自己轉黎轉去,最多得閒當佢傻仔笑下佢。直至有一晚....

360: 阿大佛叔....

大佛:咩事?無聊野咪問下,自己上網查,唔好阻我打坐呀下!

360: 我......我覺得我身痕!

大佛:下!你身痕?你身痕關我咩事呢?你身痕咪搵人刷下背lor...

360: 我....我唔知搵邊個呀....

大佛:氣!俾你激死!人少少,我當積返d陰德,幫你R啦。你邊度痕呀?

360: 呢卡車箱頂咯。 (手指某車箱頂與電纜連接處)

大佛:嗱,你唔好郁呀下...

(大佛正欲伸隻手埋去"r" 360個車卡頂,豈料,個車卡突然成卡跌左落黎!)

大佛:下...我仲未"店"到喎....唔關我事架, I'm nobody's child....

360: 我....我....身體某部分...甩左!我甩左身體某部分呀!救命呀~~~~! (說罷即暈!)

大佛:喂,你唔好暈住呀,喂~~~~!


(事件往後之發展,相信大家看新聞都已經略知一二;事後360雖然間中有醒返,但見到自己身體果部份仲未駁返,即時又暈過。而係經年累月既取笑中同360建立左微妙感情既大佛呢,就更加唏噓....)

遊大佛善信A: 喂, 你知唔知呢, 原來360跌左卡車卡呢,係因為開幕時個燒豬放錯左位呀!

善信b: 咁大鑊!燒豬放錯位,真係可大可小架!

善信A:係呀!今次都係跌左卡車卡姐,下次可能會成個爆tim呀!


以上對話,大佛聽在耳裏,很不是味兒:

大佛:死啦..佢開幕果日,係我唔覺意郁到佢隻燒豬果喎,佢而家冇左一忽,唔通真係因為.....哎....我應該點算呢?點算呀....


自此,大佛陷於深深的自責當中,不能自拔,最後更決定扮「預備回歸」,閉關為360唸經上香,希望可以救返佢一命。


欲知後事如何,請看下回分解

Labels: ,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Saturday, 9 June 2007

誰來為我們寫現在?

近日客串為同事寫七十年代的物事;老實說,對於這個八十年代頭出生的我來說,寫七十年代是一件很精神分裂的事;猶幸,太公家住偏僻,小時候生活的物事不少還停留在七十年代,加上資料搜集的協助,還可以胡混過去。

「集體回憶」,「個別回憶」也好,總之,現在個個興回憶,回憶潮已經從六七十年代,走到八十年代,近日芝see菇bee也呼籲要回憶九十年代,搬出一大堆的M Duck 地圖袋等90年代潮流icon。我們為回憶如痴如狂;然而,誰來為我們寫現在?

我們現在身處的,己經是千禧年代的後半段;千禧年代剛來臨的時候,我們還乍驚還喜,我們見證著這個大時代呢!當然還少不得當年的千年蟲恐懼潮,人人怕千禧跨年時會困lift撞地鐵爆電腦hang電視等等;不經不覺,我們的千禧年代已經七年了;七年的光陰一瞬即逝,驀然回首,原來身處風雲色變的大時代。

不是嗎?短短七年,金融風暴、由日日食雞到全城殺雞的禽流感、全民一比九十九千祈要洗水兼要淘大大隔離死傷無數的沙士、高(狗)官問責制的設立、廿三條幾乎立法、由廿三條引起的七一遊行兼往後一年一次的七一遊行嘉年華; (容許我這樣稱之 -- 嘉年華形式也可是認真表現訴求的一種方式,就像當年在愛丁堡的 G8遊行 -- 那些居於井底的狗共官員以為是嘉年華就可以不理訴求,是他們自己的智商問題)、董建華及葉劉等相繼被噓下台沉寂一輪又再發(up)瘋(風)等等大事接連發生;還未計鍾庭耀事件、松松偷步買車、長毛成功進駐立法會、保護維港的徐家慎被恐嚇、李鵬飛的女兒遭人問候、爛尾維港巨星滙、李國章聲言要rape教院、袋巾參選、吳邦國口出狂言話香港權力係中央俾、孔雀石綠、兩鐵合併、全城食肆辦公室禁煙、內地孕婦來港產子、昂坪跌纜車等等等等「小事」呢!此外,醫療融資,三司十二局等等大問題還陸續有來...this is the worst time 定 best time? 我唔知,總之是big time也!

除了軟件的改變外,香港的地貌在千禧年代也面臨不少改變;承接過往數個年代的傳統,新的高樓不斷建成,現時全港最高的已不是中銀,也不是中環廣場(定中心), 而是大佢個兄弟幾個碼的ifc二期;西九龍也差點有天幕,馬灣有方舟擱淺;但千禧年發展的重點,除了「立新」,更著重「棄舊」,灣仔喜帖街要拆、旺角波鞋街要拆,連陪住大家一起成長兼係無數中外旅客景點之一的天星碼頭和皇后碼頭都雙雙被判死刑,氣數已盡;天星碼頭先走一步,其鐘樓都被丟進填海區;以後各位旅客來港,不要再妄想去看有血有肉的歷史建築,只能看那冷冰冰兼土裏土氣的金紫荊和精選文物 -- 那些教堂是漂亮沒錯,但畢竟那不是大部份香港人生活的地方;為甚麼我們咀巴說重視回憶,卻對那些我們擁有共同生活經驗的地方,棄之如草芥?

千年蟲危機過後,科技亦隨寛頻的普及,正式進入互聯網時代;icq與msn相繼興起,網上資源分享風氣日盛,博客youtube日益風行;也同時令罪行網上化,非單上載有可能犯法,寫寫下blog都會俾人拉;以上網搜尋享受為主要消遣之一的香港人,相信不安感會感劇上漲。

說起「上漲」,相信大家都不會陌生;杜指、上海深圳A指、納指、加息、公佈業績、派息、50天平均線、跌穿、升破、申請五十手隱派一手、跌穿招股價等等等等,都是近日大家熟悉的詞語;鬼咩!千禧年代初,股市受金融風暴所累大跌,至03年沙士更插至谷底,大家餓了這麼久,現在股市再起,自然紛紛入市;加上近年還引入基金、窩輪等新產品,大家選擇愈來愈多。而H股在香港發展理想,除了成為股場新寵,更戰績標炳到有H股藍籌夾H股恆生成分股;股票交易場,相信是回歸後中港共融的最佳例子。

政治大時代,股市大時代,科技大時代,連衣著,也經歷了一個從constructed 到 deconstructed, 從modern 到postmodern 的大時代;千禧年代的style, 太多太多,因為這是個deconstruction + post-modern 無限可能大滙集,服裝要創新破格,而然樣樣你想得出來的皆有:衣服可鬆可緊,有正常有併貼,蝙蝠翼可以加入衣著,以前當短裙的裏面可以加貼身褲,近年還有leggings 出現,紅橙黃綠藍紫金銀銅應有盡有;SM系的蝸釘,皮裙等都可登大雅之堂;以前的睡衣也可成為潮流;也有民族系加上現代的fushion,等等等;連LV此等老名牌也可玩到加埋村上隆的哈哈笑花花懶cutie的炒埋一碟.......

可能你會說,個個年代都是大時代啦,千禧年代?How Big it is?! 你夠老戴福落樓梯震撼?的確,在香港這個地少人多的大都會,要找個不是大時代的時代,相信比找個大時代難得多。然而,如果一個人的二字頭是其黃金時代,千禧年代,正好和太公的黃金時代互相見證著;所以,比起其他年代,太公更會覺得,這個千禧年代,是我的;他日我可能會好stubborn地堅持著某一個年代的衫講某一個時代的陳年往事,這個年代,一定會是這個千禧年代。

所以,與其活在回憶,不如好好感受現在。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Thursday, 7 June 2007

香港自治權是中央授予的?

聽了吳邦國這番話,我覺得很不舒服。

難道是我錯了?自由民主不是一個人應有的權利,原來是要別人施予的;大陸在狗共多年統治下如是,香港卻不一樣;自由民主我們本來就有 -- 至少在最後幾年的殖民地統治中,我們有;然後卻給奪走了,再然後,那奪走我們民主的人還大義凜地跟我們說,我們現在剩下來的,是他們施予之下你才有,你應該感恩 --- 這和跟一個把你洗劫一空,然後留下二十元給你坐車的強盜跪拜道謝有何區別呢?

你告訴我,這是甚麼道理,難道我們要和大陸的人一樣,在一個沒有自由民主的社會裏行屍走肉地活著,然後為了中央施捨的一丁點「民主自由」而感動落淚兼感恩嗎?我再問一遍:那我們原本應得的,是給誰奪去了?真虧這幫強盜還厚顏無恥得講出這樣的說話!



老實說,聽到這番話,雖然義憤填膺,但看著那不坑一聲的曾特首,我的確覺得,香港是沒救了;久而久之,我們的下一代便會開始對這班強盜的施捨感恩 -- 然而,我不希望我們犧牲得不明不白!台灣的朋友們,請萬萬不要支持大陸的所謂統一,不要相信那所謂的一國兩制,你看香港今天這副光境,就是個好的反面例子!要嘛你們維持現狀,若要統一,也該由你們台灣光復大陸,這才是正道!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Saturday, 2 June 2007

ICQ

忽然手痕,開了遺忘多月的ICQ

MSN取代icq, 其實也只是近兩三年的事,大家也是這一二三年,才逐步棄用ICQ;於是,你現在開icq的話,就會發現大部份人的icq info, keep得比一級古蹟皇后碼頭還要妥善穩陣。那個info上把熱戀寫得多美妙,但明明己分手多月;那一位又把他心愛的球隊事跡盡述 -- 不過那是兩年前的風光;最妙的一位,還在叫我們搏盡,師姐真的很有心,畢業也有五年了,info還如一齊住hall時的一式一樣。

ICQ在本世紀初曾經風光一時;當年走在hall中長廊上,"oh噢"之聲嚮之不絕;現在,彷彿被msn取替了 -- 無他,ICQ較可以任加表情符號msn呆板得多,function愈來愈不獨有(現在windows live messager也可send offline message 呢),餘下的"獨得性"有也敵不過人家的生動活潑,以前在"info"訴心事的功能又被blogs取代;加上中文icq的發展一直都令人失望 -- 以至一直未能打進人人趨之若鶩的中國市場,最終淪至收皮下場,與人無尤。

今天,我們寫懷舊的玩具;十年廿年後,會否有人會把那曾經風光一時的icq,拿出來當懷舊玩具,懷緬一番?(相信icq漸漸收皮,以後的電腦大有可能too advanced to make icq compatiable) 而我們此時那刻留在icq的info,又會否恆久不變的儲存在icq network上呢?一百年之後,會否被變作一級古蹟呢?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好同事,for your information

今天午膳時講及的 陳啟泰


真係要望真下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