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37963817\x26blogName\x3dNowhere\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GB\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x26vt\x3d2616783927992608377',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Tuesday, 3 January 2012

賺盡

十年前,樓上舖出現,因為小市民想做些小生意,但地舖租金太驚人,於是轉戰市區住宅/商廈的一二樓開店。

但如今,連樓上舖的租金,都變得瘋狂。

約半年前,和當財經記者的朋友上過去羅素街的一家樓上書店做訪問 - 時值,羅素街被某外國媒體評為全球租金最高的街道 - 但位於一樓的樓上書店,實用面積也只有三百多呎,居然月租三萬多元。以實用面積計,呎租要一百多元。

而且,那家書店,數年前還有一個大玻璃窗,可邊看書邊看街上的風景 - 現已被大型廣告牌遮檔了;據說,是業主本想加租至七萬多元,但後來樓下錶行肯以三萬多元承租那片窗作廣告用途;結果,書店得以瑟縮在碩大廣告牌的身後,委曲求存。

誠然,在身價最高的那條街上,租金自是驚人;但這也多多少少反映了現時市區樓上舖租金的實況 - 就算給你一個偌大的窗戶,月租三萬元,一個小小的地方,要入貨要舖租要請人,一個小小的書店,如何維生?

如今,這是除了賣書,還賣奶粉,賣精品;仍是cozy 的,但感覺,比以往侷促 - 固然是因為少了那一片窗,也因為是那種生活迫人的氛圍,使這小店失去了往日的悠閒。

我沒有怪他們 - 被租金壓得透不過氣,他也是受害者;怪只怪,那些凡事要賺到盡的業主們。

**************************************************

當樓上舖的租金都開始變得瘋狂 - 是以,開始有年輕人,轉移陣地,往工廠區創業。

友人在葵涌的工廠區開設了一家服飾店。

一家三百多呎的地方,月租才數千元;人流當然比不上羅素街,但不用被龐大的租金壓得喘不過氣,她可以根據自己生活的步調而設定開店時間 - 每天開店3-5小時,有時去入貨,或是有事,就索性關門不做生意;她笑說,以前我們經常鬧著說的「在職退休生活」,倒是在她身上體驗了。

沒有租金的壓力,也能有較多的時間選購最好最精的貨品在店裏出售;也可以容許自己當個老實生意人 - 有人客反映貨品實素有問題後,會和其他有與選講該件貨品的顧客解釋,並以來貨價發售;有時候,某件貨品原本標了某一個價,卻因為鄰近商場賣得使宜而主動減價 - 她從來沒有想要賺盡,夠吃夠花,就好。

更要想一步的是,作為一個人,我們就一定要為著賺取最多的金錢而要自己忙得不可開交嗎?我們可以選擇,只花一半時間賺取自己足夠的,把餘下的時間留給自己?

雖然在香港,很多創業的人,尤其是做小生意的,也不是想要賺盡;只是,因著某些人 (業主) 賺到盡的貪念,為了應付那高昂的租金,卻做得要死。

也許,有不少做小生意的人都想當個老實商人,賺口碑,也賺人情;但要是受到昂貴月租的壓力,有條件做到這個地步的老實嗎?

我實在為著朋友能選擇以自己步調生活而感到高興,只是有點擔心,這些日子可以過多久?和業主的租約滿一年了,她收到通知,業主要大幅加租。

又是一個要賺到盡的業主。本來把一層工廈分拆成十多個小單位,每個付他幾千元,他也能賺取可觀的租金;但卻偏偏不滿足於此,見租客把人流帶旺了,使心雄要加幅,加幅還超過通脹 - 你說,因為通脹,物價貴了,你要加一點租才能維持原本的生活,情有可原;但若一加加三四成,甚至以倍計,那不是出於事事要賺盡的貪念,還算甚麼?

很難怪小市民對地產霸權如此憎恨。

**********************************************

想起以前,大學宿舍的迎新營。

大學宿舍的迎新營,說穿了,就是老鬼們 (所謂的大仙) 百般刁難新人 (freshmen) 的玩意; freshmen 想要升仙, 真正成為宿舍一份子, 就要乖乖聽話; 明明每天早上七時要起床做早操, 但每晚都要走去大仙房中DEM CHEERS, 稍為走一下音, 或是聲音不夠響亮, 笑容不足 (或大多), 甚至是某條頭髮太直....總之, 大仙總會找到一些原因要你DEM完一次又一次, 非得要你凌晨四五時才可去睡。

每一個新人被折磨時總覺自己份外淒涼; 但可怕的是, 一旦自己升了仙,自己折磨新人時卻絕不手軟,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還要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覺得這是自己作為大仙的「權利」,當然要「有風使盡」;而能將心比己,不過份挑剔,均均真真你做得好就收貨而不計較是否仍「時間尚早」的大仙,極少數;結果,迎新營中新人睡眠的時間,一年比一年少。

業主和租客,某程度上也是這種大仙與新人的關係。

有些業主,可能不久以前,也是一個捱貴租的租客;當時叫苦連天,但今天有了自己物業,放租,當然有咁盡賺咁盡;管你租客苦?反正人總也要有住的地方,要有做生意的地方,總不愁沒有租客,總之大市大升,也定要死跟,慌死執輸。

而一些原本就屬於大財團/有錢人的業主,就更不用說了 - 只是,如果捱過貴租之苦的小業主們都不會從租客的角度出發去想想租客之苦,那更不用奢望那些人會了; 更何況, 要是每個小業主們都肯不賺這麼盡,單靠那些原本就財雄勢大者,也不能將租金推至如此瘋狂的境地。

每個人都以自己為出發點,事事要賺到最盡;一賺不到最盡,要不就呻笨 (君不見,多少股民每天在搓怨自己放了某股票後就狂升或是買入時不夠谷底 - 明明有賺,還要怨);要不,就被指不懂做生意 - 但如果夠吃夠用,其實我們有需要賺到最盡嗎?多出來的錢,還不是拿去吃山珍海味破壞生態,或是去瘋狂消費製造垃圾?

所以,不得不認同這句: this city is dying, you know?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