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37963817\x26blogName\x3dNowhere\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GB\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x26vt\x3d2616783927992608377',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Tuesday, 30 December 2008

UNO 之夜

冇,因為Ibyby 伉儷佢地話副我地上次玩到好high 的 UNO Attack 俾 Ibyby 細佬攞返,所以我地響玩具反斗城買左副UNO Spin俾佢地伉儷做入伙禮物啦! (睇下呢班豬朋狗友係幾咁熱愛UNO~)


不過,重點唔係d牌,都唔係中間個轉盤,而係:


睇唔明呀?咁等我high light出黎啦!


睇唔睇到呀,睇唔睇到呀~~~~ (亢奮中,把聲高左八度) 我個分比最高分的江基少成廿倍呀!啦啦啦~~ (UNO計分係鬥低分的)仲要係當全人類都已經係三位數時,我仲係得35分咋!!啦啦啦啦啦啦~~~~

*************************************************************

同場加映:

孔子:唉,汝等何時學得謙卑乎?

孟子:知其不可而為之,汝努力矣。

莊子:以有涯隨無涯,殆矣;世界上有咁q多自大的人,呢個仲咁大份,你地仲鐘個頭埋去想感化佢,唔怪得你兩條友死得咁早啦!我冇你地咁好氣,我去食阿庖丁劏出黎既和牛剌身好過....

孔孟二子:Nundaiyou!你個莊子好長命咩,話我地兩個?仲響我地兩個面前咁得戚食和牛?你梗係嫌命長定啦!我abcdeftxyz你....(繼而動武)

(以上孔、孟、莊三人都係A貨,佢地既真正身份係青山現疫院友甲、乙、同埋丙)

++++++++++++++++++++++++++++++++++++++++++++++++++++

再同場加映:

準新郎:(見到太公個分咁低,極度唔抵得) 唓!佢好彩之嘛!冇實力的!

準人地姊妹太公:(惡啤) 你話咩話?!我~俾~個~機~會~你~講~多~一~次.....一次咁大把!

準新郎:.....係!...唔係!我.....我乜都冇講過,嘻嘻嘻.....

點解個新郎咁驚太公呢?因為,太公除左係準姊妹,仲係「準玩新郎遊戲設計大員」,哇哈哈~~~~ 呢個幾月我仲唔有風使盡佢?!?!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Sunday, 28 December 2008

開舖啦!

因為設計左咁多公仔, 唔好浪費,又搵到個唔使我打本, 有心人見到個款啱會自己落訂,然後製作的地方,就貪得意地試試了:



不過個網頁layout有d亂, 我又控制唔到。我唯有響度列出部份貨品,方便大家參觀:




Labels: ,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Friday, 26 December 2008

青山院友專用區

小時候,總愛與同學開這種玩笑:「你係咪青出出黎架?」,或者:「今日係咪青山Open day?」,然後大家爭相指摘,也極力否認自己與青山有任何關係。

長大了,發現自己天性其實不正不經,倒將「與青山拉上關係」視為情趣。

在小童群益會工作時,太公因為出名瘋顛,故嬴得「青山院長」的美譽;另有一位臭味相處的同事,自稱「院友」。

但我們深信,其實有很多人都潛藏了瘋癲的本性,只是不敢表露出來,而暫時要「英雄莫問出處」而已;為鼓勵這些人士「走出衣櫃」,太公和院友特意攜手設計了一系列MSN圖,供大家取用:



***********************************************************************
話說某天,太公想租碟,但在租碟舖找了很久都找不到,於是就前往counter查詢:

太:唔該,請問有冇「頭痕狀」?
店員與其他顧客:........................................

良久,店員才回應 (竟然係好平靜地):出左街

太公一定係平時攪得爛gag太多,以致有此下場;下次租《保持通話》時,一定要提自己唔好講錯「唔好收線」。

好彩今晚Now有做「頭痕狀」咋,終於有得睇,又唔使冒住再講錯的風險去租碟啦!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Tuesday, 23 December 2008

曾經,我住在這裏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Saturday, 20 December 2008

Jamie Olive & 黃麗梅

如果問男人,為甚麼Jamie Oliver 會如此成功?十個有八個會不齒地說:因他會「懶型」。

今天放假,賦閒在家,扭開Discovery Travel and Living 剛好就是Jamie Oliver。該台的其他Cookery節目, 縱有比Jamie 更靚更型的廚師;我都不太願意看,只有Jamie Oliver 能夠吸引我的目光

我想,(懶)型是其中一部份他能夠成功的原因,他能夠將他自身的廚藝功夫,好好地「表演」出來。一般的廚師雖也有有一身好手勢,但作得平實;但Jamie就會加上一兩個很「型」的動作,如今天將薑餅打成碎粉時,把布袋一拋的動作,真的殺死人 -- 最重要還是最後打出來的,真是一些幼細的粉末;既有外表又有真功夫,已是受歡迎的第一步。有些型仔「廚師」欲東施效颦,卻空有動作而無內在,作起菜來總有點笨手笨腳,又那會受歡迎呢?而Jamie的住家好男人形象,當然也能為他加分。

不過,太公覺得最關鍵的,還是他對食物的那份執著和熱愛;觀乎他在煮食過程中,試味的用心和投入;吃上了味道好的食物時,所展現出的肉緊表情,都教人知道,他很喜歡這些食物 - 不單止非常非常的愛吃,還懂得如何善待他們,讓他們發揮最大的效用貢獻世人;Jamie 的這份熱切,感染了觀眾,才會嬴得觀眾的厚愛。

看著看著Jamie, 我想到黃麗梅。

我一直不明白,何以黃麗梅的那種"娘爆"的飲食節目,竟能成為亞視最收得的節目?我想,也許和她的「熱切」有關。

很多女士,特別是熒幕前的女藝員,對食物總不敢流露過多的熱愛,面對美食總不忘要加多句:「怕肥都要吃」,不斷地提醒觀眾自己其實不太喜歡「吃」,只是遇到好的才吃吧!但黃麗梅不同,太公雖然只看過兩三集她的作品:她遍尋不同的食物,每每找到特別的,或是吃到美味的,都會很豁出去的呈現出亢奮狀態;你可能覺得她誇張,但偏偏就是這種對自己內心感覺的完全釋放,最能感染觀眾,讓人相信她真的喜歡吃,她真的享受吃的過程,甚至是該節目的製作過程。更何況,我們不會這麼「誇張」地說喜歡,也許受著太多的社會規條 (如:「咁為食肥死你」、「女仔唔好咁為食呀」、「出到街莊重d, 唔好咁顛」、「咁誇張實係扮晒野」...) 的影響;黃麗梅既表露出對食物的瘋狂熱愛,又能為廣大觀眾作出自己平常不敢在街上亂作的情感表達,難怪,她在這個沒有慣性收視的電視台做節目,仍能走紅。

所以說,萬大事,「熱切」還是最重要。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Wednesday, 17 December 2008

choke

睇呢套野前,內心經歷了重重的掙扎。

本來睇trailer時好想睇,到謙少(嘿嘿嘿嘿~~~我改得好唔好呢~~)話唔好睇,再到豹哥話「唔可以錯過」時,心諗:好,二對一,一睇無妨;點知買完飛,去到門口,撞正大師聰伉儷,大師聰竟然話:

「下?呢套我悶到訓著喎!」

見太公呆晒,大師聰補多句:「我攰姐我攰姐..」

此時伉麗適時地再補多一句:「我都悶到訓著喎...」

於是呢兩位好好心地的伉儷(好心地到呢....)就遺下太公一條友,迷惑地企響戲院門口;除左身旁有片落葉吹過,頭頂上仲有隻烏鴉飛過,叫住「傻瓜,傻瓜」果隻。

咁又可以點呢,都買左飛咯,入場啦....


情節是沒有很緊湊,但要說悶到訓著,也太誇張了。

一開始就從「戒色」出發:主角因為沉迷女色,要接受治療,惜其死性不改,繼續與其他學員胡天胡蒂。

不過,再看下去,就發現,與其說這電影是講「色」,不如說它是講「習慣」,更為貼切;因為除了「色」,主角另一更重要的習慣(惡習),是「噎」;你以為是他的搵食工具,卻原來是已成習慣很難戒得甩;從故事的發展,加上穿插著主角年幼時與母親相處的情節,觀眾慢慢地就會了解到主角養成「色」和「噎」的原因和過程。

謙叔說不好看的原因在於零碎敍事手法,我不敢苟同,因為不算零碎;反倒時因為故事情節奇怪,而令人覺得敍述得很零碎;老實說,主角那些習慣的成因,其實與電影中他現在的故事沒有甚麼大關係;正確點說,是編導沒有好好地利用之,讓兩著扯上關係;主角以為自己流有神的血統這情節,實在可以好好地影響一下他的習慣;似乎是影響了他的「色」,但對「噎」有沒有影響?過程如何?則有欠交代。如果「噎」不是重點,那它的存在沒有甚麼意義;但如「噎」是重點,那編導和導演都似乎將之忽略了,反而花去很多篇幅講他如何領悟「愛」,但又沒有說得深入,讓觀眾茫茫然摸不著重點。

另外,此片既然欠很深的感受,其實可以更鬧劇式地處理,不用給予觀眾太多思想空間;但導演沒有這樣做,也許以為母子的關係要嚴肅一點:那過往與現在的穿插,加上母親的死亡,明顯是在敍述某些母子情懷:可中間偏偏又加上了好些「爛gag」型笑位,致令整套電影淪為有趣不足,深度欠奉的不倫不類。

總結就是,這本來不是很糟糕的電影;只是,導演和編劇都太貪心,想要把太多的內容、太多的原素塞在電影裏,結果整套電影的重點就變得很模糊;也許這可以算是一套「後現代」電影的典範 (因為沒有重點,甚麼都有一點),但從觀賞角度出發的話:它不好看。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Monday, 15 December 2008

My new TY beanies

最近英鎊和歐羅暴跌,幫襯英國佬買野抵左好多,嘿嘿嘿~~~。加上我見到d加菲貓TY系列做緊特價,平左好多呀~~~ 就忍不住又去ebay.uk買啦:


加菲同阿的,每隻減至2.99鎊,之前買要4.99鎊架,而且當時匯率更加高 (成1:14個幾架...)


呢隻08新出的小豬,實在太得意啦,教我如何不買它~~~

三隻有名有姓的正版公仔,連埋郵費每隻都只係60蚊港紙左右,真係抵到爛呀...呵呵呵....

(好彩之前入左貨果d, 大部份而家都賣晒咋...嘿嘿嘿....)

Labels: ,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酒、色、財、氣

若說「酒、色、財、氣」,你會聯想到甚麼?

雖然我對「酒」、「色」、「財」三者本身都相當有好感,因為都是能為我們帶來快樂;(我討厭「氣」,我被那煩人的胃氣折騰了很久了..) 但若果「酒、色、財、氣」四個字合起來,總是讓人有種財大氣粗的江湖味道(仲要係大陸佬果種),教人討厭。

週末去看了林澤群的「酒、色、財、氣」,卻教人感覺很warm很親切。

林澤群是我是欣賞的一位話劇演員,打從看他的《二人聚、二人散》開始 (係,果時先識;「前、後」反而要睇re-run),就很喜歡。不過今次「酒、色、財、氣」不是話劇,如他所說:唱下歌,傾下計;是一個精心編排的「剖白」,配合歌曲使觀眾更能投入;不要以為自白很易,君不見街頭有幾多師奶,講自己野就叻,聽人家的故事就難,往往都出現自說自話的情況;所以要「自白」得不悶場,難度很高,但林澤群做到了。



除了精心配搭,還可以感受到林澤群的真;在起首一段講是次演出的來由時,他說到自己「搶戲」 - 是的,他很搶戲,在很多的劇目中,如《頭注香》,就算不是第一男主角,但他往往就是最搶的那個;而他又不像是那種霸霸道道到處搶人家東西的人 (要是這樣,是晚不會有那麼多以朋友身份出席的捧場客)。那為甚麼會如此搶呢?應該是他對戲劇、也對生命、對友情、親情那真摰的熱愛,才使他,和他的作品,和他所敍述的「自白」,不自覺地,就在發出熾熱的光亮。

回望自己,我可曾創作過些發光發亮的甚麼?有總有的,我覺得我製作的那些「頭條新聞」型的歌曲,有時都可以發光發亮,因為製作時總懷著一種「整古下你」的心情,而我這種賤賤格格的人,又熱愛這種玩意;但我對生命和身邊的每一事每一人每一物,又是否能做到真正的熱愛呢?老實說很少;我似乎都太冷淡,又太內歛了一點,應該是那「乖學生為本」教學制度下的犧牲品 (沒錯我性賴, 人稱賴太公)。

然無論如何,能夠得到這麼歡樂和開懷的一個晚上,實在是感激得很。如果能豁出去坐久一點,與林澤群多談一會,那該多好。

Labels: ,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Sunday, 14 December 2008

13 Tzameti + I Always Wanted to Be a Gangster

太公發現,自從有了去電影中心借碟的習慣後,忘記自己看過甚麼電影的情況很嚴重,經常都會忘記自己看過電影的名字;然後,明明自己看過的電影,又借了回家 - 回家一看方發覺原來已看過了;好彩電影中心借碟唔使錢。

所以,要把看過的,特別是看畢自己有感覺的,記下來。

最近法國電影節,也趁墟看了一套 "I Always Wanted to Be a Gangster" (J'ai toujours rêvé d'être un gangster,2007, by Samuel Benchetrit)

這是一套喜劇小品,分別敍述了四批人的故事;雖然是四個故事,但這四批主人公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想當壞人,也不想當壞人」;有些是因為生活艱難,走投無路之下才做壞事(故事一和故事二);有些是為了取回自己所得的(故事三);第四個故事中那些老人,當劫匪也只為了重溫年青時美好時光。但這四批人,在一間位於市郊的咖啡店裏互相交錯,造就了一幕幕的有趣畫面;但有趣之餘,導演也不失描述這些「欲當壞人」的小人物內心那複雜的思想感情。

雖然是電影最後還是以故事一的兩位主人公作結,但最堪玩味的,是故事二和故事四;故事二是兩個綁匪,因為窮到燶所以綁架了一個有錢佬的千金;但原來那個女孩,因父親只顧賺錢而備受忽略,早就萌生輕生的念頭;反倒是這兩位善良的對她的關懷,讓她重拾對生命的熱情;最後一幕是女孩父親根本無暇接電話,對女兒被綁架一事絕不知情,綁匪堅持不傷害女孩、或作任何假裝傷害的行為,卻又面對生活的困境未能解決之際,三人只得相視苦笑。導演輕輕勾勒出「壞人」內心的矛盾,以及人與人不同相遇所能達到的化學作用,不慍不火,恰到好處。

故事四是五個老人,年輕時曾經一起打劫做大案,後來收山各散東西;因為其中一個進了醫院,其餘四人為了協助他達到三十年前那:「我要死都要o係我地個私竇度死」的承諾,齊齊把他虜走,驅車往「私竇」。本來想在「私竇」了結那生病的老人,前往途中卻發現他只是入院割腎石而非命危;本來想「一場黎到都不如睇下個私竇」,豈料「私竇」早已變成那個咖啡店;本來想重溫昔日美好時光,一齊打劫銀行,卻驚覺銀行變了麥當奴....導演除展現了對時光飛逝,城市面貌急速變化的無奈,也表現出對美國文化入侵的不屑與無奈。

這電影有趣的地方在:當了整套電影「主角」的咖啡店,是我們這個城市的縮影;我們不斷地和不同的人相遇,其實都可以是一些很有趣的事件;而每天和我們相遇的人們,背後都有一些可能很有趣的故事。導演就是要帶出這個,其實根本就是這樣,但沒有甚麼人察覺的道理讓我們知道。

這套電影用了一種彷五六十年代黑白電影的拍攝手法,整套電影都是黑白的,甚至畫面質素也是比較粗糙的那種,最初的故事發生場地也彷彿是在三四十年前的;不過,在引導你以為那是五六十年代之餘,卻會在影片的初期就留下線索 (如洗手間裏的主動感應水龍頭),告訴你故事是發生在千禧年代。這似乎是對以美國為首的世界,不斷追蹤高清、Blu-ray、各項畫面特技等高科技而作出的批判;老實說我很受這一套,我一向也對美國那些高科技搔之以鼻:「CG靚大晒咩」,能夠用最簡單的條件拍出動人的電影,才算最高境界。

也似乎是法國人比較有吉士去作這些批判;"I Always Wanted to Be a Gangster" 是我看到的第二套用這種手法,第一套,也是法國電影,"13 Tzameti"



這是我約半年前在電影中心借dvd看的;也是一套黑白片,也是在開始後約十分鐘即出現了手提電話,而且是新款過8250。然而,這套對追蹤科技的批判較沒有明顯,因為整套電影的話題,與死亡有關,也是一些暗地裏進行之事。勾勒出人性那種,為了自身利益,甚或那一時的快感,而犧牲他人性命的黑暗面。整套電影的結構就好像是,一份包了很多層的禮物,由導演帶領觀眾一層層的拆開,每層都有驚喜(或是驚嚇),很引人入勝,而導演對各種場面的處理手法也很能扣人心弦,對那些權力操控者的醜陋,也描繪得很立體;就是略嫌對眾「受害者」的內心複雜情感,勾勒不太夠細膩。

既然這電影是一份包好的禮物,也不便先透露內裏有甚麼,不如你自己去電影中心借返隻,自己好好拆開佢黎睇噢....


最後提提自己先:我仲要寫:"Burn after reading"啦,"choke"啦,"What just happened"啦,"黑幫有個荷里活"啦,"Le Charme Discret de la Bourgeoisie" 同埋 "That Obscure Object of Desire" 呢兩套我都借過兩次的Luis Buñuel作品....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Friday, 12 December 2008

Laberinto de pasiones



昨晚去看了Almodóvar (艾慕杜華) 的 "Laberinto de pasiones" (Labyrinth of passion, 激情迷宮) 的preview

Almodóvar 是我最喜歡的導演,全因他夠camp、夠顛、夠出奇不意、夠反叛兼愛打破世俗觀念 (單憑這點相信很多社會學人會喜歡他)。他幾乎每套作品裏都有人妖,誓要將我們固有的「兩性」(two genders) 觀念打破,要觀眾知道世上還有「第三性」的存在;又加插了不少有違倫常,卻又合乎邏輯的情節,逼迫觀眾重新檢視「正常」的定義;近年的作品,更愈來愈善用不同的空間感,去營造各種不同的氣氛。

"Laberinto de pasiones" 與我們現在較易接觸到的,Almodóvar 近期的作品大有不同;雖然同是充斥著"camp"'、"顛"和"打破常規"的元素,但艾氏近年的作品,較能捕捉到人內心的各種情感,也較愛從不同的角度對人性作出探究,觀眾所能感受的,就深入得多。"Laberinto de pasiones" 雖然在情感的處理上流於表面,但勝在夠表達直接,沒有試圖要講甚麼大道理,反倒突顯艾氏的顛喪和另類;劇中各個角色之間的錯摸,盡顯鬧劇的元素,令人過癮非常;創造了源源不絕的娛樂感之餘,當中打破常規的倫常關係和人妖們,又會教我們反思一下「正常」的定義。

相比之下,此片比艾氏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電影更優勝,也許是因為當時艾氏對於深入展現人性情感,處於摸索階段,就會出現「既不太明白當中的情感,但看起來又不夠過癮」的半天吊情況。

值得一題的是,艾氏也有參演 "Laberinto de pasiones",飾演當中一個人妖打扮的party主持,在台上載歌載舞;不過表演始終非他的強項,舞姿有點生硬,要靠剪接搭救;但一個導演能做到與演員一起扮鬼扮馬,與眾同樂,難怪整套電影出來的效果也是如此快樂 - 我相信當時整個製作團隊,也是懷著輕鬆愉快的心情參與。

稍後broadway院線的modern classics 系列中,此片會再上映;如果你的生活欠缺瘋狂、欠缺快樂,我強烈建議你入場,「過癮」一下。

Labels: ,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Tuesday, 9 December 2008

對照

比起香港,我想,我還是適合在英國生活。

今晚的晚間新聞裏,出現了很多憤怒的人群 - 都是因為地鐵將軍澳線故障引致的引車受阻;有個憤怒的阿叔更怒指列車每個客停十至十五分鐘,是「離譜」,幾乎爆粗。

而看著電視的我,完全不能明白這些人因何憤怒;如果事情是發生於早上上班時間,也許我會明白多一點;但也只有多那一點點而已。

我不是說風涼話;某一年和母親前往英格蘭的溫莎遊玩,回程的時候,發現原本的車站因為機件故障,所有火車停駛 (我們是買了來回車票的);在車站職員指示下,和母親匆匆地趕往溫莎的另一個車站 - 豈料,又是因為一個不知名的原因出現無限期延誤,火車站職員只能告知有接駁車,但一直說不出時間;結果,等了個多小時,接駁車才到達,然後再轉折近兩小時才回到倫敦 (注意:倫敦到溫莎的火車正常車程不到一小時)。

溫莎是個多外國遊客前往的地區,情況已經較好。有次孤身前往湖區小城Windermere玩,回程時才發現因機件故障該站當天火車全部停駛?!火車公司又拒絕為旅客作任何安排,只道第二天服務會恢復正常;一個女孩子,拿著一張不能使用的回程車票,望著漸暗的天色,很是徬徨,猶幸有一個好心的英國家庭順道接載我到附近的一個車站,好讓我趕上當晚回愛丁堡的火車,才不致於要露宿Windermere 的車站。

以上兩次經驗都非常糟糕,要是發生在今天電視機裏的人身上,他們一定會更為憤怒,甚至會如泰國人佔領車站;可是,兩次的事故,我身邊的英國人,除了那一點的無奈和徬徨,倒沒聽到有任何人說過甚麼激動的言語,或作出甚麼激動的行為;他們都是很平靜的,先了解好情況,再盡快為自己安排的應變措施。

要是香港人,第一下已經先跳起來了;傳媒也會將這些延誤無限放大,將之看成天大的失誤。但拜托 - 香港的公共交通網絡比英國來得要好,沒有地鐵,就不懂自己坐車嗎?而且都講好出閘不用扣錢的了(不比英國,已買了車票的,除非買票時加多鎊幾買埋保險,否則班次取消也不能賠),又沒有吃虧的,又為何要大呼小叫呢?自己跑去坐別的交通公共好了。相比起英國人的冷靜和沉著應變,這些只懂張開嘴巴大罵的人,真像智障兒。

老實說,我真質疑現今的傳媒,尤其是一些所謂名咀,對一些大是大非的事情(如普選、如選舉制度、如種族/性傾向歧視、如「香港人漸漸被共產黨慢性洗腦」等等) 就不聞不問;反倒為了要自己做獨家,就只執著於一些細微細眼的事情而偏激地狂罵,甚至做一些完全無關痛癢的「新聞甜品」;連帶政客們也要一起做這些騷,試問,香港明天那會更好?

別光說英國的政客好,英國的民眾和傳媒也好;對政府,除非大事大非之事,否則始終留一線;要罵,就來個旁敲側擊,剛好能讓政府明白,也不致於下不了台,這麼既能使政府有所改進,也不至於挑起太多的爭端。

雖然話是這麼說,但人家的民眾和傳媒的好,還是要有一個很重要的先決條件:他們有一個靠全民普選產生的政府,好讓他們可以在小失誤上安心自已解決而不責難政府,安心不發掘醜聞,甚至任何有關政府的奇聞怪聞「火羅」聞....一個非民選的政府,在一個民粹的社會裏,終究難取得民眾認同;些微的失誤,都可以被無限放大,而且民眾也接受這個放大。這種不能取得民眾認同的政治制度之下,做官的註定要成為炮灰;真不明白,為何還不盡快普選,而要繼續找第三個特首出來當炮灰呢?不過如我之前所說,香港政府愈無能,愈顯得中央政府的實力,也更能使香港人對中央認同 - 那些狗共的如意算盤是這樣的,但還有那些香港人這麼笨實,要搶著去當特首,做炮灰呢?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Sunday, 7 December 2008

太公花園



星期三補了假,跑去屏山文物徑看鄧氏家族的老房子。然後跑了去花墟買花。

因為喜歡吃九層塔,但又不易在市場買到,而且花墟有一大盤的正在做特價,所以就買了一大盤回家。每天澆一點點水,晒晒太陽;已經試著分株種植了,成功的話將有不絕的新鮮九層塔供給自己,天天九層塔煎蛋也無妨。



然後,看到艷紅的聖誕花,嬌艷欲滴,煞是好看,只需十元就有一小盤 - 雖說小盤,但看起來還相當豐富的。


最後就是蘆薈一盤;這是最貴的了,小小一盤就要二十元,不過可以新鮮摘下來敷面,嘿嘿~~


希望以上的植物,可以健康堅強地生存下去!阿門!

Labels: ,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香港,醒醒。

放假的日子不用工作,人變得懶洋洋,感覺也似乎遲鈍起來。

是日受監製之邀,到灣仔吃飯,再到她家與其女兒玩耍;然後,隨便在灣仔亂逛了一回。

要數我最喜歡的地區,灣仔排第二 (第一是西環,沒法,在那裏過了最精彩的兩年);因為有很多不起眼但有趣的東西,只是近年這些有趣的,要不變得愈來愈起眼了,然後就變得不有趣;要不就被拆卸,或是消失。

其中一個我喜歡的,是坐落於聯發街的《陳不二》。《陳不二》裏面總有些有趣的東西,都是店主和其友人從不知在那裏收集回來的物品,任知音人選購;當年在灣仔工作時,幾乎每個lunch time我都會往《陳不二》鑽,去看看有沒有合眼緣的寶藏,光看看已經教人樂上半天;後來雖不再在灣仔工作,但每次來到灣仔,拜訪《陳不二》就成了指定動作。在《陳不二》耐心逛逛,不難買到有趣的東西:一個斷了左手手指公的木偶、三對耳環、一個碎花小袋子、一個民族大袋子、壞掉的旋轉叮噹、缺了一隻的「三王」(聖經故事裏的)、芭蕾舞蹈員形狀的飾物架,還有無數的貼紙等小物。

既然來灣仔總要到此一遊,今天也不例外;甫進店,發現正掛著大字標題「所有貨品照價八折」,還有兩個小字寫著:「最後28天」。甚麼?最後廿八天?這家我鐘愛的小店,在我生活裏出現了六年的小店,怎麼忽然就要消失了?

不過那時候,我倒沒有想過這些問題;我盡力的,繼續在《陳不二》作最後的尋寶。而且今天有八折,機不可失 - 我買下了一個一直想要買,但嫌貴的掛牆鐘,還找到一個曾經相識但好久不見的 musical toy nursery。我幾乎要買下他的俄羅斯娃娃、神秘禮物、隔熱手套....等等回家,只是一想起斗室的空間實在太有限,只忍手沒有買下來。

臨走時,問了店主 - 一位約三十多歲的女孩子,結業的原因;她只是淡淡說了句,是自己要結業的,與租金沒甚麼關係;也許是私人原因,也沒有追問;當時也沒有甚麼可惜之感,天下無不散之筳席吧。

然而,寫著寫著,才想起:沒了《陳不二》,還有那家店子可讓我如此自在地尋覓屬於我的寶藏,而又能為我帶來如此大的滿足的呢?

*************************************************************************************

因為有特價,早就預定了《黑色四十八樓》的劇票。

近年以喜劇作招徠的話劇/劇場愈來愈多,但做得好的人卻少;因為若是一套純粹的鬧劇,笑位一定要夠多,寫的人要想到一些絕世好橋驚世錯摸,導的人要懂得掌握觀眾的情緒,演的人更要肯拋個身出來做個醜化了的自己;一旦拋得不夠徹底,就很難讓觀眾笑得徹底。想要笑中有淚,但又不淪落至牽強、老套,以上各單位人士功力要再深一些才可以。喜劇要做得好,其實比正劇更難。近期最好的鬧劇是《頭注香》,讓人笑得很滿足;笑中有淚的,《破地獄與白菊花》也不錯,不過太公最愛的還是異人的《二人前、二人後》。

今次進場,因為知道有盧智燊;盧智燊是一位很出色的喜劇演員,甫出場,一舉手一投足都充滿喜劇性;有他,劇情再差都有譜。不過,《黑色四十八樓》卻出現了預料中最差的情況;係,係幾好笑,但故事太牽強,情節太平淡;笑料是老港產片式的 (只有王耀祖的一些帶有黑色幽默的對白還可以)對白有點老套,故事似乎想講一些道理,但太隱晦;同劇除了廖淑芬和盧智燊,其餘演員皆「拋個身拋得不夠徹底」。觀眾看罷,可以開心,但不滿足。

回家的路上,不斷在想,為甚麼在話劇/劇場的世界裏,喜/鬧劇有泛濫的趨勢?是否因為詹瑞文,證明了攪笑有市場?香港人也許還是膚淺的,不要想太多,笑就可以了。還是平時想得太多,思考太複雜,閒暇就更需要笑來放鬆一下?

************************************************************************************
今天我忽發奇想:其實由董建華開始,香港出現無能的政府,其實是那些共產黨的陰謀:香港政府愈無能,愈能突顯中央政府的英明,以及其對香港「協助」的偉大;香港人,於是對中央政府的認同愈來愈大;加上不斷以奧運、航天科技等等「光榮」的糖衣包裝;讓香港人在不知不覺間,對那個獨裁專制的狗共政府的認同愈來愈深;這是一種慢性的洗腦。是以,我不反對時事節目主持批評政府,但討厭她動輒就指香港政府應該找北京協助;這種說法,才是那個專制政權的洗腦工程,最大的幫兇。

當年我們對「國歌」恨之入骨 (那是那個於1989年鎮壓學生的專制政權的產物),眼見今天的小學生唱得那麼的隨口自然;然後,我看到在生活中,能讓給予我們滿足的各種物事漸漸地消失;我們愈來愈沉溺在笑聲中,愈來愈重視錢,我們的生活愈來愈變得漫無目的,我們傳媒和各方政客的矛頭也愈來愈變得漫無目標。這個洗腦工程,似乎注定成功。香港是沒救了。除非,我們能醒醒。

中華民族的最後一片未受土共污染的淨土,是台灣,希望台灣人能夠好好堅持,不要讓馬政府放那些共匪進去大肆污染;「勿通匪類」啊!

Labels: ,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Monday, 1 December 2008

UNO

我們有多久沒有玩過UNO了?

UNO是中學時經常玩的紙牌遊戲,總是很白痴的到處draw人,或者為求自保要盡快將黑色draw人脫手(好貴架50分一隻)。那陣子,我們總是期待班會旅行的日子 - 對,我們的班會旅行,不是去享受自然景觀、湖光山色、或是陽光海灘,而是集體玩牌 - 玩UNO。

UNO其實很好玩:draw 人的很爽、被draw 時很無奈、當自己以為俾人draw時有人cut牌救你一命時很感動、然後當自己以為draw人但卻因上家cut牌而反draw自己果時很沮喪、然後還有無數的出錯牌白痴舉動,集體令某人「結」唔到一局.....等等等等,絕對可以令大家依哇鬼叫,充滿歡樂。

畢業後,或者因為袋裏的錢多了,玩意多了,我們老早忽略了UNO。我們會相約打牌,沒牌打會打機、去唱k、遊船河、shopping...甚至是,沒牌打就寧願不出來,各自窩在家中上網。

今晚,一個偶然的機會,在舊同學的新居home warming時,有機會再玩一次UNO,依哇鬼叫了一個晚上,舒暢得很。就是這麼簡單的在玩牌,沒有很舒服的坐位,也沒有甚麼美食 (叫pizza 而己),但夠我們樂上一晚。

我們是否漸漸忘記了這些簡單的玩意,所能帶給自己的感動呢?還是我們一直都以為這麼簡單的東西,是垂手可得,而從來沒有珍惜呢?老實說現在我真切地感覺到,這些我們以為是很簡單的,往往最容易被忽略,最後變成最難最難得到的;你試試有一天以「一起玩uno」為由,約朋友出來,看看有那個會爽快應約吧。

再加上,縱使我從來都不想承認,但我們的確都長大了,我們當中的一些朋友,也將要結婚,踏入人生另一階段;光結婚還好,我們還可以玩,而且還可以多個竇讓我們上去玩;但有天有了孩子,他們的世界將會變得很不一樣,孩子將會耗掉他們很多的時間和精力;到時他們還能夠如少時般,集體進行這些瘋狂幼稚白痴的玩意嗎?當我們的「腳」一隻又一隻的失去時,玩UNO,還能這麼容易嗎?

所以,趁各位還沒有小孩,我們還是先把握機會,多多相約出來胡鬧一番,阿門

Labels: ,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