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37963817\x26blogName\x3dNowhere\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GB\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x26vt\x3d2616783927992608377',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Tuesday, 9 December 2008

對照

比起香港,我想,我還是適合在英國生活。

今晚的晚間新聞裏,出現了很多憤怒的人群 - 都是因為地鐵將軍澳線故障引致的引車受阻;有個憤怒的阿叔更怒指列車每個客停十至十五分鐘,是「離譜」,幾乎爆粗。

而看著電視的我,完全不能明白這些人因何憤怒;如果事情是發生於早上上班時間,也許我會明白多一點;但也只有多那一點點而已。

我不是說風涼話;某一年和母親前往英格蘭的溫莎遊玩,回程的時候,發現原本的車站因為機件故障,所有火車停駛 (我們是買了來回車票的);在車站職員指示下,和母親匆匆地趕往溫莎的另一個車站 - 豈料,又是因為一個不知名的原因出現無限期延誤,火車站職員只能告知有接駁車,但一直說不出時間;結果,等了個多小時,接駁車才到達,然後再轉折近兩小時才回到倫敦 (注意:倫敦到溫莎的火車正常車程不到一小時)。

溫莎是個多外國遊客前往的地區,情況已經較好。有次孤身前往湖區小城Windermere玩,回程時才發現因機件故障該站當天火車全部停駛?!火車公司又拒絕為旅客作任何安排,只道第二天服務會恢復正常;一個女孩子,拿著一張不能使用的回程車票,望著漸暗的天色,很是徬徨,猶幸有一個好心的英國家庭順道接載我到附近的一個車站,好讓我趕上當晚回愛丁堡的火車,才不致於要露宿Windermere 的車站。

以上兩次經驗都非常糟糕,要是發生在今天電視機裏的人身上,他們一定會更為憤怒,甚至會如泰國人佔領車站;可是,兩次的事故,我身邊的英國人,除了那一點的無奈和徬徨,倒沒聽到有任何人說過甚麼激動的言語,或作出甚麼激動的行為;他們都是很平靜的,先了解好情況,再盡快為自己安排的應變措施。

要是香港人,第一下已經先跳起來了;傳媒也會將這些延誤無限放大,將之看成天大的失誤。但拜托 - 香港的公共交通網絡比英國來得要好,沒有地鐵,就不懂自己坐車嗎?而且都講好出閘不用扣錢的了(不比英國,已買了車票的,除非買票時加多鎊幾買埋保險,否則班次取消也不能賠),又沒有吃虧的,又為何要大呼小叫呢?自己跑去坐別的交通公共好了。相比起英國人的冷靜和沉著應變,這些只懂張開嘴巴大罵的人,真像智障兒。

老實說,我真質疑現今的傳媒,尤其是一些所謂名咀,對一些大是大非的事情(如普選、如選舉制度、如種族/性傾向歧視、如「香港人漸漸被共產黨慢性洗腦」等等) 就不聞不問;反倒為了要自己做獨家,就只執著於一些細微細眼的事情而偏激地狂罵,甚至做一些完全無關痛癢的「新聞甜品」;連帶政客們也要一起做這些騷,試問,香港明天那會更好?

別光說英國的政客好,英國的民眾和傳媒也好;對政府,除非大事大非之事,否則始終留一線;要罵,就來個旁敲側擊,剛好能讓政府明白,也不致於下不了台,這麼既能使政府有所改進,也不至於挑起太多的爭端。

雖然話是這麼說,但人家的民眾和傳媒的好,還是要有一個很重要的先決條件:他們有一個靠全民普選產生的政府,好讓他們可以在小失誤上安心自已解決而不責難政府,安心不發掘醜聞,甚至任何有關政府的奇聞怪聞「火羅」聞....一個非民選的政府,在一個民粹的社會裏,終究難取得民眾認同;些微的失誤,都可以被無限放大,而且民眾也接受這個放大。這種不能取得民眾認同的政治制度之下,做官的註定要成為炮灰;真不明白,為何還不盡快普選,而要繼續找第三個特首出來當炮灰呢?不過如我之前所說,香港政府愈無能,愈顯得中央政府的實力,也更能使香港人對中央認同 - 那些狗共的如意算盤是這樣的,但還有那些香港人這麼笨實,要搶著去當特首,做炮灰呢?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