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37963817\x26blogName\x3dNowhere\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GB\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x26vt\x3d2616783927992608377',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Monday, 31 March 2008

這個世界

看似繁華的,似乎黑暗得很。

太公很討厭去惠康購物;因為同一件貨品,往往比其他店舖如藥房、街市等Mark up很多,標價手法又往往誤導,很不老實。現在物價飆升,惠康總是帶頭漲價,Mark up 情況變本加厲。

所以,如果時間可以,太公寧願走遠一點,到街市附近的裕記購物。但的確,受大陸物價上升和人民幣升值,裕記的貨品都貴了一點,不過就那麼少許,不像惠康那般誇張。

但如果閣下去價惠康和百佳,在裕記裏面的臉,你會很陌生。都是些老人,部份衣衫可以說是襤褸的,行動緩慢;再不,就是廣東話完全說不準的新移民。買東西,每次都沒有買很多,但會挑很久。

再看惠康,似乎顧客的衣著都愈來愈光鮮,每逢週日,收銀處總有一部又一部載滿貨物的手推車在排隊付款。我從小到大以為是「平民」光顧的惠康和百佳,似乎變得愈來愈中產,愈來愈貴氣迫人。

這個世界似乎愈變愈繁盛,理應是愈變愈好的;可是,一切的轉變,卻又不斷地衝擊著我們的傳統價值:所謂的和諧社會,階級的分野卻愈來愈鮮明 -- 窮人生活的空間愈來愈小,只得瑟縮在某些地方和場合,我們以前不是覺得印度教的階級觀念原始兼霸道的嗎?何解我們這所謂「自由社會」竟隨著發展而變得愈來愈階級化?

維港兩岸的燈光,沒有以前的好看。因為這些耀眼熣燦背後,這個城市的靈魂,卻一天一天的被蠶食淨盡了。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Saturday, 29 March 2008

衰足三代危機!

我有預感,我將會做一件唔做會三代好的事....


嗯,為左呢位咁好既同工,如果我真係唔覺意插手幫你做左,咁我呢世都唔生仔!嘩哈哈~~~~!!! 你睇我幾~偉~大~~~~~~~!!!! (明明係幫自己搵藉口,呵~~~~~)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Friday, 28 March 2008

有甚麼不妥?




太公喜歡「騎呢」的東西

喜歡唱改編了的爆笑歌詞、喜歡看人家在街上趴街兼裙拉褲甩或者互罵互扯頭髮、喜歡把人家店裏可愛的熊仔,放成伸手入衣服裏「自摸」狀、浪漫的定義是「同心搞爛gag」、也覺得顏福偉、羅網(哈哈哈哈哈~~~)可愛非常。

所以,我喜歡蘇貞昌,有甚麼不妥呢?我真的是覺得他很可愛呀~~~~~!

同場加映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Thursday, 27 March 2008

沉澱

被迫離職的她和我說,離開的一刻,感覺還不算強烈;直到現在感覺都沉澱了,才意識到自己有多熱愛這工作,很想哭。

一切的感覺都無可避免地,會經過沉澱的過程。

最近看畢 Alain De Botton 的 Essays in Love (多謝問米陳借出,嘿!) ,愛情感情也會隨著沉澱,沉澱後才感覺痛楚;然後,當自己意識到自己的感情在沉澱時,又會再次觸動痛楚神經。

對愛人的感情沉澱,我總覺得事小,因為總會在不久以後,又再來一個再來一次;但對一段快樂時光、一段黃金歲月、甚至是一個理想的沉澱,可能更教人唏噓,更讓人無力。

可能是因為這一趟的自由行 - 也許並無直接的關係;但回來後,中學和大學時代的回憶卻在腦海中縈繞不散;我們這群女孩子,愛瘋也愛無聊玩意,但也會晚上圍在房裏來個深情對話,同房和我這兩個一個月才開機洗一機衫的持房無道女子不斷挑戰大家忍受髒亂的尺度....偶爾,大家結伴到「可可店」吃個宵夜放縱一下;偶爾,排練話劇和修改劇本直至通宵達旦;再偶爾,是偷偷跑去暗戀的導師工作間外眺望其窗內的燈光。

畢業離開的一刻,真的沒有甚麼感覺;後來,一個人呆在家中,上網看到有趣的卻找不到同房來分享,才是感覺沉澱的開始;我變得愈來愈容易哭,無聊了,就哭;寂寞也哭;自言自語著,也哭了起來。

然後,我又變得不愛哭;人生的這一頁和下一頁,都在等待著我開始,我真的忘記了要如何哭,也想不起自己為甚麼要哭,就這樣走著走著,走著走著....

直到今天,她的一句,讓我驀然回首;我的感覺,確實沉澱得很徹底,距離很遠,我甚麼都看不到了,我只能在剩餘的物事中尋覓一絲的痕迹,但那些是遺下的呢?我實在分辨不來了。我難過,但是,我哭不出來。

感覺的沉澱,比想像中可怕。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Wednesday, 26 March 2008

係咪玩我先?

天!你係咪玩我!

太公每晚都需要從當晚節目中抽取精華,製作約30秒的「台號」和一個約分半鐘的「聲音專欄」。通常,「台號」和「聲音專欄」都是當日節目最精彩的部分,開會商定了,便不容再改。

可以從那裏得到當晚節目的錄音呢?公司的內聯網系統,會以半小時為單位的,將節目完結後十分鐘內上載上該系統;即是,一個由六點半到八時播放的節目,應該可以在節目完結後,在系統內找到三段,每段長半小時的錄音,我們以:「六點半果節」、「七點果節」和「七點半果節」稱之。

可是,這個系統運作實在是健康得很,特別是適逢假期和非辦公時間的時候,總是有些差錯。

從復活節開始,這系統的差錯都很離奇;每每太公需要那一節,就偏偏欠奉;例如你要六點半,卻偏偏其他兩節都有就是沒有六點半;然後今次卒之不再用六點半了,系統上卻偏偏只有六點半。

這個系統的運作,在辦公時間以外就找不到對口人了。找資訊科技部,又伊伊哦哦的自說自話,著你找工程部;工程部更離奇,只是講了一大堆的道理,堅拒承認責任,只稱你要有關錄音就要找上級寫紙,更責問太公:點解IT叫你落黎?...甚麼?!這句說話很教人火大,明明是你們幾個有關部門出問題,又欠缺溝通,已經害我要跑來跑去,現在你責問我?!或者始終本組組員都較為潑辣,太公只有一個回應:「你問我?我邊有可能知呀?而家係我搵唔到我應該有既野而走黎問你地喎!你不如自己打去佢地度問好唔好?!」已經盡量壓抑住就爆的火山,不過都夠嚇。

最後,折騰一輪,終於找到某部門的上級,只是很簡單的一句:「喂,我係左右大局既同事,我想要返今日既錄音...」

「哦!得得得,咁我同我d下屬講返,佢會俾你架啦!」

下?點解只係咁簡單既事,點解班人可以咁官僚?呢個話晒都係一個傳媒機構呀!明明我只係要自己個節目個錄音,仲要係原本我可以係個系統度download落黎,只係而家你個系統出問題,我要直接問你地dup落隻手指度姐,唔使要搞咁多野又要高層approve又點呀.....呢d咁既無謂野,折騰左我足足一個半鐘呀!做多個「左右大局」都得啦!麻膠煩!真係唔客氣都講句:你地咁做野法!抵你地一世都踎係呢d咁低層既位,一世都冇得升呀!

以上是復活節前一天的慘痛經歷;經過第一天這樣的經驗,太公己經對這兩個部門的所有人反感非常,覺得佢地一個二個都係「智障外星人」;唔想再同佢地deal,但點解偏偏,連日來個系統都操作異常,每日我都要去同佢地呢班外星人deal.....即係冇再出現以上呢d咁老土既問題,但佢地總係會有唔同既亂子,而令到太公至少要搞成三十至四十五分鐘先攞到個錄音.......唉!我唔係一定要好準時走,只係,我d時間花係呢d咁無聊既過程度,我真係覺得好唔抵!

希望今日個系統可以正常,我可以唔使再同呢班咁智障外星人deal啦!阿門!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Monday, 24 March 2008

What is Man?

昨晚,我們跑了去看「水滸傳」(What is Man?)

興起看「水滸傳」的念頭,是在澳門前往 Da Vinci 展覽的途中萌芽 -- 當時兩位小肥,在澳門大會堂對出的十字路口上,看到了「水滸傳」的宣傳海報上出現了「杜琪峰」和「吳彥祖」這六隻大字後,便隨即被吸引,繼而產生無窮興趣。

可是,看真些,原來只是「杜琪峰」和「吳彥祖」有份...推薦而己,根本沒有參與製作;可是這個既然有大卡士推薦又在港澳京等地巡迴演出更只需100大元便可以買到葵青劇院 balcony (一般在市區上演的劇目,最平都要120-180大元不等啊!一些知名劇團更貴了), 假假地都是「非常林奕華」,兩位小肥於是立志入場。

可能是因為海報上的半裸猛男,吸引了不少同性戀者入場;但這卻是一場適合大男人和大女人看的戲 -- 因為戲裏都是大男人:主持audition的是,來參加audition的是,然後他們飾演的那些黑幫老大和老二都是,他們的自我獨白都是...在裏面,女人都一樣,任性又危險,隨時會背叛男人,而且比男人狠比男人無情無義 -- 但她們似乎都欠了獨特性,像是一個個由工廠生產出來的發聲玩具,亦即是,簡單來說,所有女人都一樣;只有男人,才是真真正正有血有肉有個性的實體。

男人看完會覺得這是男人的浪漫 -- 什麼叫兄弟?什麼叫義氣?什麼叫愛情?你以為這套片是在講這些「浪漫」嗎?我反而覺得有批判的意味。不知為何男人總愛沉醉在這種「浪漫」中,就如女人喜歡看愛情小說;所以很多男人愛看杜琪峰,但往往女人卻對這不以為然。然而,這種「浪漫」說穿了,其實很荒誕;劇中明明是扮演沒有個性的女角,每每在老大和老二在為「義氣」而爭論期間,表達了自己對二人這種「婆婆媽媽」式的義氣不滿。

點出男人「情迷義氣」的荒謬,然後又要教訓男人可不要小看女人。很多男人總是覺得女人都是一樣:任性、危險、癡情卻又可以無情、情緒化 (還要不知為何十個男人九個半都以為女人月事期間總會發脾氣!天!)、愛美愛購物愛花費。很多男人不懂得欣賞不同女人的獨得個性,認為男人應該只有男人的世界,女人只是一件附屬品而己 -- 要是這樣,男人,女人背叛你,絕不奇怪;女人無情,絕對合理;因為你們根本沒有將女人當人看待。

所以,這個「水滸傳」,英文名很貼題「What is Man?」,甚麼是大部份的男人?在這裏可以看到一點的端倪。

場地方面,我實實在在推介葵青劇院 -- 這是我第一次往葵青劇院坐balcony, 坐位夠斜,就算坐最後排都可以看得很清楚;我是坐第一排的最邊的,雖然不伏在圍欄上看,視線會有點受阻;但我很享受伏在圍欄看話劇的感覺,非常自在;之前也有坐過下層前方的位置,其實也不錯;本港很少有場地是全場幾乎每一個位置都可以讓觀眾看得很高興很自在的,我想葵青劇院是這萬中無一的一個。

Labels: ,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Sunday, 23 March 2008

cut 線有玄機

話說杜大導欲致電「講東講西」,卻被接線生cut線,於是大發雷霆,大罵港台。

杜琪峰實在有點言重;如果能夠從接線生的角度出發,自然會明白,被cut線的原因,應該是因為「表明身份」。

做電台烽煙節目接線生不易,除了如我早前所寫,會遇上不禮貌的聽眾外,年終還會遇上不少神經病的;這些神經病,要不有被害妄想症、要不語無倫次、要不就是精神分裂,以為自己是某某名人。

所以,接聽聽眾電話,每每對方「認親認戚」的時候,都會格外小心;如果無從引證,都是不接出街為妙,以免影響節目質素,因為接少個杜琪峰,好過接多個顛佬出街;更何況,如果這人真的是杜琪峰,為何不直接致電予節目主持?

面對人手有限,但有無限聽眾打入的壓力,這種「疑似神經病」,都難逃被"hold線"的命運,甚或是錯手cut線;甚至,如果之前曾經有神經的自稱「杜琪峰」、「李安」或「徐克」等致電,今次以為神經病再臨,狠狠地cut線,也無可厚非。

是以,我完全明白該位接線生的心情 -- 我想,他/她可能今天才知道,當日這個自稱「杜琪峰」,真的是杜琪峰,他/她應該比任何一位香港市民都要震驚!!因為他/她當日,認為這位「杜琪峰」是神經病的機會率,高達99.999999999999%

杜大導,下次開火之前,不如先找個心思細密的編劇朋友開解一下方公開發炮,對心藏可能好d


參考:
致電劉天賜節目遭Cut線 杜琪峰扯火:港台冇公義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Saturday, 22 March 2008

得一不要想二

想自己樣樣皆能,其實是不可能

是日港台節目講朗誦;誦者字正腔圓,冇懶音有氣勢,太公心裏不由得羡慕起來 -- 喔,如果當初中學,不去參加英詩,而是參與中詩朗誦的話,那該多好!現在改懶音不用改得這麼苦 -- 當日的我,那有想過今天會走到去電台呢?

和不少從事傳媒工作的朋友不同,我自小對文字都不太敏感...嗯,應該連個「太」字都刪去,我對文字不敏感 (粗口除外),尤其是中文,極有可能是英文筆劃較少,比中文容易寫之故。相反地,太公對數字和方向,卻像是天生有多對觸角;是以,太公絕少迷路,太公也愛計數,至今對那段大家有空就會拿出計算機玩「拍廿四」 -- 一個鬥快計數的遊戲 (非用計算機計也...只是大家顛到於自己的casio考試機內set 埋programme方便玩而已) 的高中時代念念不忘,太公當時更是「拍廿四」稱后,A level 唯二兩個A都是靠計數奪得。

想起來有夠笨的 -- 既然對數字方向如此敏感,為甚麼當初不報考土木工程、建築系,或者做任何一款的工程師、精算師、統計學者、會計人員、甚至機師都好 (不過太公畏高),可能都好過做傳媒 -- 這個一天到晚要爬格字或者講野講到嘔白泡的程度的行業;不是不好,只是太公這種自小對數字多過對文字,計數多過說話的小朋友,要在這行業做得好,比其他人具難度。

可是,太公這個人衰 (勝)在多心;當初不就正正是覺得,自己不可能一輩子都活在數字裏,才毅然改變主修科目嗎?現在難道又後悔了?這樣走,比走直路的人看得多試得多呢 -- 這不是當初自己想得到的嗎?

做人不可以貪心 -- 既然自己是個甚麼都蠢蠢欲試的人,就要預備自己人生路要比其他人繞更多的彎;既然繞了更多的彎,就好好享受繞彎子的過程吧!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Friday, 21 March 2008

吁~~

吁~~然於鬆了一口氣

之前之所以咁驚,乃因為太公於是晚進行了其處女直播;第一次做直播,之前更無完整做節目的經驗;加上是臨時頂替,始終是人家的brand, 又是個個高層金眼火眼的看著的一個節目 (真的托李小姐洪福....種種原因之下,令人感到份外緊張

要感謝的,除了有膽讓這個新到唔新的同事頂替的李小姐、一直見我滴晒汗就施予援手的資深好partner郭志仁、在直播室外扮鬼臉的監製、幫手製作了很多抵死segment的咩雲,一眾同事的協助和支持,也要多謝黃永前來打氣...真的出人意表!雖然有時不太認同他的做法,但那一下真的很warm, 只是自己那是還是處於極緊張的狀態,實在未能回過神來。

托賴了....多謝各位


另,是日臨開咪前,拍擋郭志仁很認真的地對我說了一句:「唔好攪爛gag!」嘿嘿!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驚!

是日,太公真係驚到爆,原因不便透露....住

總之,要發洩下:

我真係~驚~到~

爆炸!
爆mon!
爆瘡!
爆石!
爆褲!
爆屋!
爆波!
爆頭!
爆肚!
爆煲!
爆燈!
爆數!
爆鏡!
爆渠!
爆衫!
爆軚!
爆樽!




總之!都係一句!

我真係...驚~到~爆呀~~~~~~~~!

救命呀~~~~~~~~~~~~~~~~~~~~~~~~~!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Monday, 17 March 2008

杯葛北京奧運!

一個如此黑暗的國家,打從第一天獲得奧運主辦權,我已經覺得很莫名奇妙。

對異己的迫害 -- 我們看到法輪功被說成了邪教、透過青藏鐵路對藏民進行文化滅絕、然後不少對國家抱有理想的人士,如程翔,無辜身縏怨獄...一切一切,都是極權國家的手段 -- 只是現在的她,有個開放經濟的糖衣外殼罷了。

然後,這樣的一個極權國家,透過奧運的籌備工作,都還沒有讓自己充份投入奧運精神、改善人權,反而對受迫害而作出反抗的人民,加以鎮壓 -- 這樣的國家,不配搞奧運。

所以,我真的希望,所有國際運動員都杯葛今次北京奧運 -- 一屆舉行不了,不是甚麼大事,但如果開了一個先例,讓此等漠視人權的國家成功舉辦而不予以正視,奧運,將會只得空殼,奧運精神,也許以後都會蕩然無存。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尋找客死異鄉的涼拖出發

(可憐天下父母心音樂起)

雖然今次去馬來亞,春色真係景緻如畫,結伴同行處處留爛gag既感覺真係好 "FANTASTIC",不過,呢個trip, 始終都避唔過一個悲劇!

話說肇事低能仔次次去親熱既地方旅行,都會著住佢對心愛既birkenstock,一齊走天涯云云;而呢位低能仔平時去開旅行,都會採用盡量唔搭車的方式,即係次次都行到隻屐咁。今次都唔例外,兩位低能仔甫到馬來西亞,即主要以行走的模式前往各大目的地;即使吉隆坡也如是。就在第一晚抵達吉隆坡,由食街行返酒店的途中(都有幾個monorail站架),呢位低能仔左腳果隻birkenstock就開始頂唔順,個底開始甩下甩下咁;個低能仔唯有死頂,好似俾人打跛左隻腳咁,一路gug下gug下咁,行返酒店。

直到第二朝,就真係出事啦。出發之時,對birkenstock仲係咁既:



點知,行唔夠十步,就變左咁...



成個底向前移!好難好難好難行呀!大鑊既係,呢位低能仔為左令自己個旅行袋有咁輕得咁輕,成個trip都只係得呢一對birkenstock同佢相依為命!而家佢搞到咁,點算呀~~~!點~算~呀~~~~~~~~~~~~~~~~~~!? (仰天狂呼中)

好彩,呢位低能仔,之前一晚係食街附近,見到有一間birkenstock專門店,於是就係另一位低能仔護送下,一路gug下gug下行去最近既monorail站,然後再gug下gug下行去間專門店 (兩條友仲係死都唔搭的士),買左一對新既birkenstock...



好咯,財散人安樂!唔好問我幾錢,總之係馬來西亞買birkenstock係唔會平過香港的,唯一好處就係,比較容易買到40號人字拖,fit晒我呢d大腳八!

而對舊拖,就此客死異鄉。我將佢個身首異處慘不忍睹既屍首,留左係當地果間birkenstock專門店,希望佢可以安息啦!阿門!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同房

趁感覺還未消失,先記錄下來

六天五夜的旅遊,是和同事一起出發;順理成章地,成了這五晚我的同房。明明同事之間應是君子之交淡水的,然而六天過後,分別的一刻,竟有說不出的不捨。

大學畢業搬離何東的一刻,也是這種感覺。

好的同房不易找;但若找到了,他/她便會不經不覺地成為生活的一個重要部份;Eunice 是我大學生涯中最後的一位同房,和她同住的日子,房間最不安靜:上網遇著有趣的,會即時分享;身體出現任何異狀,包括生多了一粒瘡,都會即時「傾訴」;臨睡前,又可以隔床說心事...這一切一切,只有同房才可以做到;因為你不會為著在ebay看到一件幾好睇的飾物、生多一粒瘡、頭髮打結,而勞師動眾地致電朋友;分享心事更不消說了,有些事情真的只有在大家快要睡而室內只得你我的情況之下才會說的。

那時候,我以為我這一輩子都找不回這種感覺。之後都試過和不同的朋友去旅行,也從沒這樣的感覺,也就沒有甚麼期望;始終人愈長愈大,愈難直言直語,想找到個打開心窗天南地北的同房,愈來愈難。

然後,這次的旅行,這位好同事,又再次給了我這份「同房」的感覺;五個晚我們由第一晚不著邊際的話,至回程的機上,卻己分享了不少相互的秘密、心事、想法、當然也開了不少幼稚的玩笑;就是這個「同房」的感覺。還能夠再擁有這個感覺,實在是感恩,一方面讓我在這個殊不簡單的工作場所中還能遇上這樣真摰的同事;另一方面,發現自己還未被這個複雜的社會沖昏頭腦,還具備與別人暢所欲言的能力。

這一切,比任何事情都要美好。

Labels: ,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懶鬼去旅行

六日五夜的馬來亞之旅

有笑 (使乜講!仲俾我地識到「吔蕉吹水王」Howard!)
有淚 (我對陪左我五年幾六年既birkenstock就咁客死異鄉!)
有肥 (兩條懶鬼為左訓而大條道理放棄上雙子塔!)
有瘦 (二萬五千里長征都冇我地行得咁甘呀~~)
有驚 (係街邊水渠出現疑似鱷魚物體!)
有險 (去錯機場爭d返唔到黎香港!)

隨著回家的巴士扺達總站,一切的絢麗都歸於平淡
是以,人也變得撻皮起來
是以,終日懶懶行撻兼係不同既地方典下典下...

但驚見同伴己經以極速update左自己個blog,為左顯示自己唔係咁懶,唯有放d肥相出黎,公諸同好!



欲知我對birkenstock會客死異鄉之詳情,請看下回分解啦!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Wednesday, 5 March 2008

「疑似」

念語言學的,一定要選修一些關於本地社會普及文化的課程。

因為,很多用語,都是透過一些社會事件,風行一時。最近,因著陳冠希的照片,「疑似」大行其道;不單指照片,現在說某人大機會當處長,或懷疑某高官講大話,都會用到「疑似」來形容:疑似廣播處處長,疑似講大話,等等。是社會對「疑似」一詞似乎己經有個約定俗成的「意象」:比詞話本身所表達的意思,更添一層嘲弄的意味。

在「疑似」之前,我們興講「忽然」,原自德成局長的一番「忽然民生」言論,於是我們又會講,誰誰忽然慷慨、誰誰忽然身手敏捷,等等。這個「忽然」嘲諷的意味更明顯 -- 是明顯將一個很中性很中性的詞語,約定俗成地加了一層負面的意境上去。

這些對詞語的一些約定俗成的意象,很多時,都只是個熱潮;君不見,德成局長熱潮過後,忽然那個意象能量隨著時間,變得愈來愈少;再講人家忽然甚麼的,大家開始要諗,甚至諗完都get唔到了。始終是難以對語言造成持久的影響。

一個熱潮難以持久,但熱潮一波接一波,倒也是「香港話」這個語言體系下的一個趣緻現象;往往都是一些具嘲諷意味的說話突圍而出?「疑似」,是事件中各大傳媒不約而同地用上了,對一些「明知係佢」,相中女藝人的描述;手法本身,已經很具嘲諷的意味;「忽然」,雖然不是傳媒寫出來的,但德成局長在會講中說了這許許多多的話,為甚麼就是報導他「忽然」嘲諷這一段呢?這是傳媒的取材。有這樣的傳媒,才有這樣的社會;然而,傳媒都要講收視講銷量,是以,也是有這樣的讀者,才有這樣的傳媒。這和「有雞先定有蛋先」其實相像,實在難是追究誰導了誰?只能說,這是整個社會的氛圍與傳媒遣詞用語的習慣相互影響之下造成的結果吧。

既然有這相互的影響,所以說,念語言學的,一定要選修一些關於本地社會普及文化的課程;反之,最好都識少少。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爛gag之氧

攪爛gag,都需要氧氣。

因為爛gag不可以亂搞,要搞得好,才可以令到人家「訓低」同「滴汗」之餘,仲識會心微笑;例如「沮喪牆」、「必髮廊」、和「小童群益會之草」、以及有關「大咪食錯飯盒」之一切聯想。

可以,有時,當非處於一個充滿爛gag 的氣氛 (aura)下,新的意念就難以出來;很多時隨手攪個gag, 只是食下字,交個行貨;人家難以欣賞,自己更難接受。

我對自己攪爛gag是有要求的;要攪得新,好笑,最好唔好講來講去三幅被。要有變化,才有驚喜,生活才會豐富;任何人,老豆老母同事男友朋友仇家,都一樣。

為左可以使爛gag不斷創新,太公唯有動用「持續爛gag進修基金」,等自己去一下馬拉,感受一下當地既風土人情,同埋馬拉人既爛gag。希望是項研究,可以成功,阿門。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