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37963817\x26blogName\x3dNowhere\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GB\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x26vt\x3d2616783927992608377',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Wednesday, 15 October 2014

距離

這段日子,和某些朋友的距離彷彿遠了很多。

沒有公民權利的意識、沒有上街看個究竟,就大放闕詞,謂佔中「阻街」 - 阿爺都定咗性 - well,同道的朋友傳來,附上一句:「一個已自奄的人說明自己已自奄」,同意之至,還以為自己和那些收錢搞事的都是「大多數」,實在很想講句:「話你on 9 怕你嬲」。

民主是人權呀,中國這獨裁政府,他們都有人民在爭取,更有人為了聲援香港而坐牢;香港人活在這自由的土地,大家用盡了可用的「最少阻礙」方法,政府都不管才迫到上街 - 令自己要採取這種方法的,是市民還是政府呢?講了十萬次,幾近氣絕;不再多講,深深明白這世上柒頭太多. (猶幸不是大多數),堅持解釋會嘔血死的。

但同時,和另一些人的距離突然拉近。

本來政治有點冷感的朋友,在金鐘上班;理應是首當其衝最受影響 - 而的確,他是很有影響的,然而他每晚路過看到路上學生和市民為了自己的將來堅持,心中默默地為他們打氣,也陪某天瞓街的我聊了半晚天 (害我睡不夠, 吼~!)

久未連絡的師姐,突然發了個訊息:喂,聽晚瞓街囉?

總是在金鐘閒坐和鄰人閒聊起來 - 這不奇怪;但這些日子,連在地鐵或在屋苑都比平常「容易」和旁人打開話匣子,看到街上有人呆坐著一險痛苦 - 以前在香港是沒有會上前問個究竟,現在有了!omg!! 也許是因為在佔領區大家互助和願意為這地區而做好公德的氛圍影響,終於明白年長朋友說:「這才是我們以前的香港 - 大家會互相幫助,不是如此冷漠」。終於明白。

今天坐地鐵回家,有位媽媽對兒子說:「我聽日整條黃絲帶俾你戴返學校,如果老師話你,你叫佢嚟搵我!」

語調中洋溢熱情,然而兒子冷冷地拋下一句:「媽,你日日都話整條黃絲帶,幾時先真係有呀?」

媽:(汗)「咁冇貨吖嘛....我有搵架喇....」

為咗防止該名母親再次走數 ,我隨手除下自己袋上的黃絲帶,遞給該名小兄弟。

「嘩!多謝EE!」 EE? EE? EE?!!?! 死肥仔你去驗下眼啦!即時想推佢落車

 不過,亦因此與其母親打開話匣子 - 她說老闆都想她去佔領區和學生了解,看看有甚麼需要幫手,預咗一筆資金捐物資 - 香港,有心人很多。

肥仔大概未去過金鐘,和他母親傾談期間,他的肥手喜孜孜地捉住我的手臂 - 你可唔可以陪我去搵載耀庭,我想同佢合照呀?

看到肥仔的笑容,剛才他叫我「EE」之仇一時忘清;雖然,我衰衰地同佢講:你請媽媽帶你落金鐘搵佢啦!

希望佢可以盡早爭取到同戴合照啦!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Wednesday, 1 October 2014

Animo!








話說,小女子早在半年前已計劃好是次出國習舞活動,待機票住宿門票甚至學校都安排好 - 其實只是臨出發前不久,才知到佔中將於自己離港期間進行。決定如期繼續出發,因而未能參與今次香港大事件,唯有在異鄉緊貼facebook。

但香港的行動是成了國際間的新聞;西班牙人一知你是香港人,都會問起你香港的情況。

今天,趁課堂中間空檔去練習;studio負責人 - 一位酒吧大叔,主動和我討論香港的情況 - 香港發生的,已是世界大事了

(當然以下對答係以西班牙文進行,但為傳神將之譯為中文)
叔:喂,香港好危險喎,好大規模示威
我:(本來仲以為佢話香港有暴動叫我小心) 係....但尐示威者好平和,佢地唔係危險人物...
叔:(忙不迭) 我知示威者係平和,我話(構成)危險嘅係中國政府同警察呀!你唔知佢哋會做尐乜對付你地,一切小心呀!
我:我都知....唉,其實我哋都係想爭取民主啫....
叔:咪係!香港已前係多尐(民主),但而家係一路少一路少....傻的嗎?政府揀完三個自己心水的候選人先俾市民選,咁都叫民主?呢尐唔係民主!唔係!pei!(呢個位我直情係呆咗!嘩,一個遠在西班牙的大叔都明呢個係假普選呀!點解咁多香港人仲係未瞓醒咁!)
我:係啦,政府係咁話係真民主.,想呃我哋,痴線!嗱我星期六返去喇,如果未完,我都會上街!
叔:小心呀!中國政府咩都做得出!不過,為咗將來,都要爭取的,我哋以前都係咁走過的!“animo!"
我:,.....animo c點解?
叔:(作出加油姿勢,仲寫俾我睇)


嗚,多謝西班牙酒吧大叔,感動到想喊!

Labels: ,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如果有更「平和」的方法令政府聽市民意見,使鬼走出嚟公民抗命咩

咁,各位仲係覺得,香港人「好唔冷靜」、「搞亂香港」、「有咩談判桌上解決」、「尐政棍唔好再利用學生」、「警察都有阿媽生」的朋友,真係諗清楚其實呢幾年,直到近呢一年幾個月,香港人以及學生為爭取普選做過乜?

1. 談判 - 市民同學生都好想有得發聲、都好想有得談判;一直以來,我地發表意見,相信唔少人 (如我) 都有響政改諮詢期時發表我要冇篩選普選的睇法;仲搞埋個公投,好平和好和理非非喇卦?但我地講咗咁多,結果都中央提出只能有提委會篩選候選人的方案,當我地一直講的冇到!

再者;大早係學生話要傾,689唔理佢地,而家係邊個迫到市民上街先?責任係咪響政府度先?

2. 「政棍」 - 係囉,你地所謂最討厭的所謂「政棍」們 - 咁,即係我都唔係特別鐘意佢地,但之前李飛又只係見佢地唔見市民唔見學生,如果佢地代表唔到市民意見,咁係咪政府官員應該走入人群同民眾對話先? Again,責任又係政府囉。(雖然,其實今次俾人拉先果批都包括你地所講的「政棍」....OOPS, 定係我誤會咗,其實你係講既政棍譚耀宗同葉劉?喂,我好同意呀...呀都係唔係,我覺得話呢尐無恥之徒係「政棍」都侮辱咗支棍呀陰功)

3. 亂? - 我地市民上街係為咗爭取更好的未來,唔係要搞亂,呢個係公民抗命;造成一時的不便我感到抱歉,但一個有普選而並非被愚弄的未來,你我都可享有,你都有份架。

係的,我相信大部份市民都嬲了 - 因為我地和理非非地爭取普選咁耐都俾人當耳邊風,近月仲不斷被親中人士以及官員用不同歪理嚟迫我地收貨 - 嘩喂,唔止係冇真普選,簡直侮辱我地智慧,豈能不嬲?更何況,大家犧牲休息時間同假期走出嚟呀,你估貪好玩

4. 傳媒唔好「煽動」? - 我諗唔同傳媒有不同取態,選擇佢地覺得應發揮的社會功能;既然係報導真相,我個人覺得有咩問題;不過報格同取態的喜好係好主觀既,你唔鐘意我都了解;不過有少少好奇點解某尐傳媒的報導遠偏離真相,以及滿佈歪理侮辱市民智慧時,又唔覺你叫佢地做返好本份啟迪民智?

5. 「警察都有阿媽生」 - 我絕對同意,所以我都不太鼓勵向住個別警察作人身攻擊;然而,警察係一個紀律部隊,一個整體,今次警察無端向手無寸鐵的市民施放催淚彈,真係好有問題;作為一個整體咁去批評警察唔係唔得呀嘛?即係,如果咁都唔得,下次咩x佳呀大x樂呀美x呀麥x勞呀有咩問題食品果尐你都唔好鬧喇 - 「人地員工都有阿媽生」架嘛,用你個邏輯!

仲有,你梗係唔知有示威者都有送水俾警察俾佢地補水,只係佢地唔要之嘛 - 喂,有邊個冇當警察冇阿媽生先?!

6. 你可能覺得香港好亂,仲係唔多明點解要搞到咁「激」?但你試下調返轉諗,其實咁就突顯真普選的重要性 - 唯有政府係真正由人民授權選出嚟的,先有民意基礎去做嘢 - 佢為咗張選票,都不得不聽市民意見,大大減低搞到市民「無路可行」,走出嚟抗命的機會。即係我哋今次上街爭取到,我地以後(可望)唔使咁辛苦喇,分分鐘七一都唔使再遊行有返日假你話幾咁美好呢?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