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37963817\x26blogName\x3dNowhere\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GB\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x26vt\x3d2616783927992608377',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Monday, 8 March 2010

若要人不知

今晚, 發生了一樁教人哭笑不得的事

原本, 我們正在訪問週六參與青年高峰會, 有份上台與唐英年「真情對白」的沈天誠同學,大踢爆峰會上一字一句皆要事前寫稿,更被恐嚇若不照稿講會影響日後發展機會等等。(參考: 明報, 7-3-2010: 青年峰會代表稱被迫改提問)

主持大約在19:15左右開始訪問沈同學,19:25, 晴朗組的同事氣急敗壞地走了下來, 指民政事務處的i.o. (新聞官) 找他稱有青年高峰會的參加者表示不滿,想作出回應;我們很芫爾:哎?明明都沒有人打來我們的"1872881"熱線啊?何以有人對我們節目有意見,要民政處轉達?更何況,民政處是行內出名動作緩慢的部門,平素問他們i.o.一條簡單問題,弄半天有回應已可偷笑 (很多時是沒有),何以今天民政處如此主動,為我們提供如斯體貼的「聽眾電話轉介服務」?

但我們是來者不拒的,也給了那位i.o.我們的「嘉賓專用內線」,也讓我們了解了解這些參加者有何不滿。

好了,第一位,只在台下參與,不用上台,當然沒有要寫稿清況,已經覺得啶氣,更笨得為主辦單位 (亦即民政局旗下的青年事務委員會) 澄清指「之前係有d協調....避免大家離題/重複/講d無意義的說話」這不也是審查的一種嗎?你不是在自暴其短,幫倒忙了嗎?

也許民政處新聞官也覺得這個第一位太笨,連忙找了第二位參加者"phone-in",這位參加者較聰明, 聰明過頭, 竟然無啦啦自稱自己是聽眾, 聽到沈天誠同學的說法感到不滿自行打上電台....甚麼?主持也料不到這人如此聰明絕頂,唯有好心告知剛才他致電入電台的是我們剛才給予民政處新聞官的「嘉賓專用內線」,非一般坊眾所能得悉;這位參加者是否真正的聽眾,明眼人一聽就知曉。

第二位聰明過頭掛掉後,又有第三位同學打來內線,想「補鑊」,但一來節目時間已屆尾聲,二來,一切皆適可而止,與這些明知是做媒的小朋友玩得也夠了。

老實說,民政事務處手法低庄,的確可笑;可也很可悲:何以,有一些小朋友會甘願俾控制,於青年高峰會上做媒,面對這些不公義的「滅聲」行動非但沒有挺身而出,反而要去為其文過飾非?

另外,現在民政事務局到底是甚麼一回事,連自己正面回應也不敢,要靠一些被控制的參加者做媒發聲,製造虛假的青年意見?太公念書時曾參加過頭兩屆的青年高峰會,其實也沒有好到那裏,也是高官講的多,青年沒甚麼時間講的鬧劇;猶記得,在第二屆時,太公氣得在人家的留言版上寫了「騙局」兩個大字,被蘋果記者拍到了,大肆報導,當年主席蔡元雲沒有直接承認錯誤,但至少大方自辯、承諾檢討、更沒有以其他方法捏造民意企圖掩飾自己罪行....猶有自由社會政府的風度和風骨;看今天這樣的民政事務局和青年事務委員會,只能慨嘆,這個政府日益共黨化,香港,愈來愈不可住人了。

但猶幸香港大部份人曾在回歸前呼吸過自由的空氣,仍有良知和智慧分辨是非,免受這幫共黨走狗的愚弄;我們真的要繼續警醒。(真的要繼續警醒,作為一個會接聽時事節目熱線的人,你會發現左仔做媒情況愈來愈嚴重...)

未了,借用黃子華在「棟篤神探」中的名句,送給企圖捏造民意的走狗們:「若要人不知,唔好太低B」


延伸閱讀:
明報, 7-3-2010: 青年峰會代表稱被迫改提問

蘋果日報, 15-9-2002: 青少年怒斥「高峰會」騙局 (圖中那"騙局"二字出自太公之手, 嘿嘿~)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34 Comments:

Blogger bysing said...

個3位"小朋友"無錯架,細路仔唔識世界,以為講2句就可以呃下人

只係俾"大朋友"帶壞左姐

不過"大朋友"反應都幾快,出街無耐就搵到3個"小朋友"補鑊

03:15  
Anonymous cheap said...

真係低能到無野講............

05:12  
Anonymous cheap said...

真係低能到無野講........

05:12  
Blogger 太公 said...

sing, 果三位小朋友, 至少有兩位已經係大學生; 有咁大個人, 亦都響一個唔使受重重校規規管的環境下讀書了, 理當有明辯是非能力.再對比下我地最初訪問果位, 只係中五, 已有不屈於強權的勇氣呢.

或者果三位'小朋友' 未必有錯, 但如果我地下一代竟然冇明辦是非之心, 咁容易俾人帶壞, 其實又真係一件非常可悲的事......

11:04  
Blogger Oscar said...

thx for telling the truth

11:41  
Blogger Thomson Hui said...

版主及各位聽眾:

首先,謝謝你們對是次青年高峰會議的關注,我是本次青年高峰會議的其中一名facilitator,顧名思義,我是一位促進參加者討論的青年人,我負責的議題是“環境保護及可持續發展”,補充一句,版主文中所指的第三位同學,我猜,應該蠻有機會是指我本人,不過,我得先澄清,我已經是一個進入社會工作了三年多,而且有獨立思考能力的年青人,不是一名學生,至少,我知道我現在做的是甚麼,而且,是按著良心去做,去說。

在此,或者我不爭辯究竟沈同學所說的是真是假,不過我可以保證,我作為第三組的facilitator,從來沒有要求青年人為他們的提問、報告等等作任何內容修改,唯一有的,只是表達方式的建議,例如如何在報告中多點與台下青年人多一點互動,在我小組內的所有青年人都可以證明這一點,甚或在某程度上,他們可能只會覺得我做得不夠盡責,因為我在青年人上台與司、局長對話前,連整條完整問題也沒有聽過!

我得承認,我是從局方那邊取得貴節目的內線號碼,不過絕非被任何人要求,我之所以致電貴節目,只是想在大氣電波中,替我們一班為這個青年高峰會議落力付出的青年人,表達一下我們的感覺,希望社會可以更了解整個過程,不要因為會議的一些不足,全然抹殺我們的努力,我本人在檢討時,也直接了當地向大會提出了是次會議的不足之處,上至議題討論及青年參與,下至會議流程及場地安排,我相信的,是整過會議怎樣都有可以改善的地方,重要的是我們知道要改善而且願意改善。

版主文中一句“香港,愈來愈不可住人了”,我覺得並不誇張,原因可以有很多,但如果原因是傳媒在處理新聞的過程中不求報道事實之全部(不論是偏重於哪一方),而是只求提高新聞價值,斷章取義、以偏蓋全,這將會教我痛心疾首,無以復加,因為我不能接受我們尊重的傳媒工作者的操守、判斷力都與全無接受教育的原始人無異。

我想我應該衷心感謝版主,因為版主或者真的非常擔心青年人被控制了,不過我想版主可以放心,我所認識的青年人都不是無知、無思考能力的,要控制今時今日的青年人,恐怕比控制中央高官困難,請版主更多的接觸不同的青年人,因為這會讓版主對青年人的想法,有更深入的了解,至少,知道年青人不只包括學生。

許仲琛

17:34  
Blogger 太公 said...

許先生, 得到你這一句, 實在感到非常高興, 我也很相信在你這位facilitator領導下, 你的組員一定沒有面對如沈同學面對的問題; 我也無心否定閣下為此高峰會所作的努力;但我疑惑的是, 既然有參加者表示不滿, 覺得自己受大會控制, 何以不先去了解一下, 就在此大表歌舞昇平呢?

"請版主更多的接觸不同的青年人" <-- 共勉之; 我本人也是一位"80後", 沒有任何野心要去籌備青年高峰會, 閒時與朋友/在fb認識的年青人交流一下, 我想也足夠了吧; 倒是閣下, 作為青年高峰會的籌辦者之一, 我想不單是要自己閉門檢討, 應該接觸多些年青人了解一下其意見; 請問你有否和在場示威的年青人傾談過呢?不如叫他們介紹些朋友給你認識, 應該有助防止下屆發生擲鞋事件

還有一點, 我相信沒有人會高智慧到, 認為有人覺得只有學生才是年青人 - 但我得承認, 我對我們有份交稅培育的大學生, 期望和要求特別高一點.

其實我還沒有放下心來; 因為我擔心的, 不是年青人有否被控制, 而是他們的是非價值觀; 老實說, 許先生你的留言, 並未能釋除我的疑慮.

你對傳媒的批評也非常中肯; 的確在有限的時間/版面之下, 也需要一定的取捨, 自問是憑良心做節目; 想必閣下也有一樣的想法, 我知道您一定不是大公/文匯/商報的讀者...放心, 這些當我們是智障的媒體, 我也討厭得很

18:02  
Blogger 太公 said...

最後想澄清一點: 我真的很想相信你們不是被安排的, 但真的很難相信:

1. 一個平素工作效率如斯慢的部門, 突然工作效率變得如斯快
2. 一些平素有聽我們敝台的聽眾, 不知道'1872881'這號碼 (因為常有聽眾記錯打來找港台), 而要如此轉折向民政處救助; 一個還算可接受是一個巧合, 總有些人沒甚麼記性; 但到第二, 第三個, 實在巧合得太可疑了, 不是嗎? 也許你是自發的, 但要人相信你們三位都是主動, 也有點太那個了..這巧合得太過份了吧!

其實我們也盡量沒有在節目中把你們的意圖講得太明白, 為免太尷尬, 我們和新聞官日後也要交手的; 只是明眼人, 一聽就明白, 不是嗎?

18:23  
Blogger Thomson Hui said...

版主:

坦白的說,當天我的確沒有時間和場外的青年人傾談過,但我絕對希望和願意跟每一個都傾談,而且我知道我們一眾facilitator之中,其實有的是場外會談或場內舉牌青年的朋友,所以請放心,我們不會亦不願意閉門造車。

我們沒有意圖粉飾太平,我們都知道有不足,有需要改善的地方,都落力地在檢討中“查找不足”,雖然我們都未必一定都參與下一屆青年高峰會議,我們仍然願意從今次的經驗改善,以令下一屆可以做得更好。

抱歉的說句,我本人甚少收聽電台節目,所以1872881這個號碼對我來說的確陌生,我也真的是為了回應,才致電到電台,希望你明白我沒有意圖作任何掩飾。

今次事件,令我失望的除了一眾我平時反感的媒體,更包括佔用大量篇幅報道掟鞋事件的傳體,他們令到在場數百青年的心機及付出都付諸東流,敢問這會有助青年人參與社會事務嗎?但願在將來的日子,傳媒真的可以做回正確的事,因為我相信傳媒的取態,在今日這個信息萬變的社會中,對青年人起著巨大的作用。

許仲琛

18:43  
Blogger 太公 said...

許先生, 不用就少聽電台節目而抱歉, 我也只是有點奇怪, 為何平素沒有聽敝台的市民, 何以會突然收聽並致電而已; 更何況你們昨晚是和陳振彬於九龍灣有聚餐吧, 1930入席, 但據悉你們檢討到八時多方能用膳, 你們能於百忙之中抽空收聽敝台節目, 我實在應當感激才是.

無論如何, 我作為由第一屆開始就參與青年高峰會的人, 我也希望有天會看到一個真正讓青年發聲的青年高峰會. 雖然直到是屆, 我的確看不到有任何進步, 甚至是愈來愈退步了...但我這位超齡青年, 實在不想重蹈青年事務委員會覆轍, 明明超齡也干預過多, 該說的都說了, 也只是發發牢騷而已; 只希望你們能廣納意見, 汲取教訓, 讓我在有生之年, 看到有個能真正讓青年發表意見, 百花齊放的青年高峰會. 努力吧!!

20:16  
Blogger Charles Mok said...

The stupidest 50 cents gang!

20:38  
Blogger 黃世澤 Martin Oei said...

許仲琛,唔好當全世界係傻至得。

我比網主仲早一代做商台,我做商台果陣係《風波裡的茶杯》年代,做獨立監察員。我可以講,除非Programme Assistant或Producer或主持俾條VIP Line,否則一般聽眾一定係要等PA Call back至可以出聲。

做媒唔好做得太核突

23:26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抱歉的說句,我本人甚少收聽電台節目,所以1872881這個號碼對我來說的確陌生<~~平時甚少收聽電台節目又會突然聽到節目內容去作回應 仲要有直線電話

23:47  
Blogger Thomson Hui said...

Martin及未留名的朋友:

我已經回應得很清楚,我個電話號碼是來自局方,我完全沒有任何意圖欺騙任何人士,今次我意欲打電話到版主之節目回應,純綷因為我們一班青年人真的付出了很多心力,我們沒有意圖要求全香港市民都讚賞這個青年高峰會議做得有多成功,反之,我只想從這出發,讓社會大眾都對青年高峰會議有更深入的認識,並從中提出改善意見,當然政府能否從善如流,可不在我的控制範圍之內,不過,至少我為青年高峰會議的發展,盡過自己一點點的力量。

我認同“做媒唔好做得太核突”,因為我並唔係媒,如果係媒,我就不會刻意在此說這麼多,至少,我不用留真名。讓我亦回覆一句,“做傳媒都唔好做得核突”,嘩眾取寵,最終受害的,若不是自己,就是自己的下一代。

許仲琛

00:36  
Blogger 黃世澤 Martin Oei said...

許仲琛的回應示範何謂禮義廉

00:58  
Blogger 傳說中的地通拿 said...

許先生:

在電台節目中,會定時定後說出電台的電話及傳真號碼,如果可以直接問當局取電台內線電話,究竟你當天有冇聽過電台說甚麼才打電話入電台?

01:29  
Anonymous Peter Mui said...

我只可以講許生你個組冇
1) 可能你有高尚人格 捍衛言論自由
2) 你唔可以保證你其他組的青年組長冇
最後要講既 你地係有份向陳主席反映意見的人 咁你地係唔係做完先俾意見呢
有d問題係未搞高峰會之前都看到有問題啦 如果你認同你既做法 即你是讓問題出現then未提出真正的意見令高峰會搞得更好 大佬你唔係第一日搞高峰會 陳主席亦唔係第一日sit coy 可能最後我地d內行人會明解 但公眾人士只會批評連騷都辦不好 這可不能賴人的 主辦單位為什麼要搞一個唔達基本標準的高峰會 講真我都搞過高峰會 有d野係呃唔到人 只係你選擇去唔去信

01:56  
Blogger 太公 said...

地通拿,

to be fair, 果晚訪問投訴高峰會的沈同學期間, 主持的確冇講熱線電話. 如果佢成世仔只係響果段時間聽過商台, 的確唔知1872881

不過, 何以一個平素沒聽電台的人, 會突然響果個時間走去聽電台仲要係商台? 仲知道有聽眾回應環節, 可以打去作出回應? 咁巧合, 仲要有成至少三個人係咁? 其中仲有一個會無啦啦話係"自己聽完後打黎電台", 刻意skip咗民政處攞電話部份製造假象... (雖然我地大家都知道, 果個唔係許生, 絕對唔係佢)...sorry, 我真係好多疑問, 要搵金田一解解佢

02:17  
Blogger steve said...

請原諒我對你地所講的”開放平台"非常失望。
敢問一聲根據當日主持的表現, 這是一個客觀持平的節目嗎?
對沈天誠的態度既恭且敬, 對其他有份參與的青年就語帶揶揄, 其他聽眾一聽之下, 不就被你們主觀的意見影響嗎?

敢問你作為傳媒, 有盡傳媒的責任嗎? 當日上台與唐司長對話的有八人之多, 而貴台只是邀請沈天誠作訪問, 你們有嘗試聯絡其他七位嗎? 答案是沒有。既然你們作為傳媒, 不知因為某些原因, 未能為聽眾提供一個客觀的平台, 一些該天上台的年青人便主動找機會在那半小時內phone-in, 而我相信一個普通市民想要phone-in商台, 大部份人都不懂貴台的熱線, 而當晚大家正聚在一起用餐, 便問附近的coy成員, 商台的電話是甚麼, 這並不是甚麼的巧合。而我亦相信你不會再主動查探其他組的情況了, 我就在此向你講講吧, 上台的青年中, 其實有些問題更是3月6日當天才想到的, 而8位上台的代表都是青年代表互選出來的,對"欽點"之說,是無稽之談。還有更多更多, 不過我相信這些對你們來說並無新聞價值, 不報也罷, 因此我亦不打算詳談。

試想想, 如果情況真如沈天誠所講的, 為甚麼當天數百年青人當中再沒人附和他? 大概你不會想像所有參加青年高峰會的青年人都是受控制的傀儡吧? 相反, 他在報章發言後, 很多該天上台的青年已奮起發表意見, 我們接二連三地phone-in, 是因為我們真的不滿了, 不滿傳媒又只是報導所謂有新聞價值的片段。

說實話, 聽完你的節目, 我的憂心更加大, 我對我地的社會真係好憂心, 有怎樣的傳媒, 就有怎樣的社會。我從小就相信, 傳媒是為民喉舌。每次見到傳媒揭發社會的不義, 心中都十分敬仰。但這一次, 實在叫人氣憤。甚麼持平公正, 正直公義, 你做到嗎? 最後, 真的希望你可以公平對待每一位發表意見的人。

02:21  
Blogger 太公 said...

steve, 你當天真的有聽沈天誠的訪問嗎?

"對沈天誠的態度既恭且敬, 對其他有份參與的青年就語帶揶揄" - 對不起, 當晚主持的確全程聽到有可疑的, 就會揶揄, 不論是誰, 這是她的作風; 沈天誠她也有揶揄過, 而且不少. 只是他說的的確較為合理, 所以也沒揶揄這麼多; 更何況對你們, 我們已事前提醒她念在你們是學生, 盡量揶揄少一點

"便問附近的coy成員, 商台的電話是甚麼, 這並不是甚麼的巧合" - 對不起, 我指的巧合, 是突然同時有這麼多平素不聽商台的人走來聽我們節目; 更何況, coy成員也不會知這個vip專線 - 要不然, 不會有民政處新聞官打來問.

"試想想, 如果情況真如沈天誠所講的, 為甚麼當天數百年青人當中再沒人附和他?" 比方說, 有個人在某地被黑社會恐嚇了, 沒有人敢走出來附和他, 表示他說的不對? 更何況正如樓上一位讀者所言, 你們那組沒面對那問題, 不代表沒出現過, 既然有人投訴有此情況出現, 你們作為有理性思考的年青人, 出現在你們參與的會議上, 是否先該作出了解和檢討, 而非貿貿然走出去辯護?

更何況, 何謂公平呢? 沈天誠感受到有不公平的待遇, 被滅聲了, 這不單因為有新聞價值, 而是我們相信這的確有在發生, 我們要為其發聲, 將真相講出來, 不單讓聽眾聽到, 也希望你們其他參與者知道有這麼一件事發生過. 為何我們相信他? 我們有同事以私人身份參與是次峰會, 也覺得只是場玩弄青年人的騷; 我們看到明明就一群有強烈意見的青年團體 (青台, 反高鐵的一群), 卻沒有獲邀參與對話, 連互選的機會也沒有. 甚至是我過往自己曾經以青年論政團體的身份參與過過往屆數, 也深知這高峰會如何將反政府的意見小心控制盡量不被放入.

甚麼持平公正, 正直公義, 你做到嗎? <-- 我自問真的做到, 要是我們真的要只聽片面之詞, 我們大可不接受你們的phone in; 因為要讓你們有時間發言, 我們還取消了另一個投訴案件的訪問, 當天的確也有給予與沈同學相同的air-time讓兩位同學發言; 只是你們自己說的話, 又製造了另一堆的疑點給我們; 要是主持要偏頗, 她可以於節目內力指你們是媒, 她也沒有, 我們也不建議她如此做, 交由聽眾自行判斷好了; 但難道我作為幕後人員, 收工後, 將自己的所見所感寫上自己的平台也不行麼? 23條還未於香港獲得通過!!

03:09  
Blogger 黃世澤 Martin Oei said...

我對steve的謬論極為失望

作為前度商台phone-in節目的獨立監察員,steve簡直一派胡言。

1. 太公己經接受那些擺明做媒的phone-in,你想點,如果以前鄭大班年代,你想一想鄭經翰、林旭華、勞浩榮幾位會怎樣炮製你們?現時那些土共是,沒有惡人坐鎮就得寸進尺。

2. 如果真的要回應,不是找那些台上年青人,有關指控應由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以及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陳振彬親自回應,正如一宗凶案,沒理由只是被指使的人要接受cross examination,而主謀就千方百計迴避cross examination。

03:44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一些該天上台的年青人便主動找機會在那半小時內phone-in, 而我相信一個普通市民想要phone-in商台, 大部份人都不懂貴台的熱線"

steve, to put it simply, I don't believe you.

I do not believe that most "普通市民" are so ignorant as to not listen to radio and not know the hotline for a radio station.

09:32  
Anonymous hystericireul - 鄧景 said...

我認為大家似乎都有點失焦了。

誠然,政府搞的這場「青年高峰會」只是過過場子,沒有誠意。而這明顯只是因應近日的「80後」問題,一班高官(連同區議會主席之類的「名流」)在EMAIL、閒談間想搞個「會議」來忽悠年青人,內裡根本是換湯不換藥。

然而我想我們無法否認的是,著實有年青人,思想上是比較親建制的(中性用詞,不是民建聯之流的「建制」),這點我們大概也不能否認。

我想事情的原委,大概是籌劃青年高峰會的青年,在聚餐期間得知這個節目,藉著席間的資料之便打去電台發表自己的見解而已。我倒認為,貿然將他們定性為沒有血肉的發聲機械人,又或傀儡公仔,並不公允。

而即使我們如何不贊同他們的想法也好,單單抹黑和恥笑無助解決問題,彼此以「被河蟹」和「搞搞震」互相諷刺,對尋求共識改善狀況毫無助益。

不過歸根究柢,問題是整個架構。架構上高官根本沒有質素,抱持錯誤心態去看待民情民意,對年青人只有輕蔑,對反對聲音只有不屑(請看曾德成和楊哲安)。然後一眾名流忙不迭去「痴金糠」,撈着數。最後搞得香港污煙瘴氣。

09:50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re:"我想事情的原委,大概是籌劃青年高峰會的青年,在聚餐期間得知這個節目,藉著席間的資料之便"

The key question is the source from which the three "non-listeners" got the VIP line. This farce is a waste of public resource and the person in charge should not hide behind the screen.

h.

11:22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呢位STEVE話:
有怎樣的傳媒, 就有怎樣的社會。我從小就相信, 傳媒是為民喉舌。每次見到傳媒揭發社會的不義, 心中都十分敬仰。但這一次, 實在叫人氣憤。甚麼持平公正, 正直公義, 你做到嗎? 最後, 真的希望你可以公平對待每一位發表意見的人。<----請呢位STEVE將呢段寄俾大公文匯商報,要求佢地正直公義。

14:20  
Blogger 太公 said...

e: "我想事情的原委,大概是籌劃青年高峰會的青年,在聚餐期間得知這個節目,藉著席間的資料之便打去電台發表自己的見解而已"

其實我們在7點15分至30分訪問沈同學, 我知道他們聚餐是在7:30開始, 大家都早到了, 又巧合地一起聽到電台? (注意他們平素都不聽商台, 要走去問民政處拿電話的)...的確, 他們在席間聽到電台節目的可能情較低, 應只是知道沈同學在商台接受訪問, 然後走去phone-in...可這是誰告訴他們的?

我完全沒有認為這群年輕人是"你點我做a, 我就做a" 果型的傀儡, 只是, 都被蒙敝了; 這高峰會其實象徵住某種權力, 他們在這之下被賦予某種優越感, 這個體制受質疑, 自然感不滿 - 但誰為他們製造這種"優越感假象"?我指的被控制, 其實是是這樣. 我從沒有指他們沒有血肉.

也許是有點失焦 - 我真的想表達的, 不是他們如何低b, 我是憂心, 如今政府, 非但要漠視年青人意見, 更想用不同手段, 蒙蔽控制他們, 玩弄他們, 為社會製造虛構意見.

不過, 我同意鄧景所言, 其實在討論中用上些極端的用詞漫罵, 無論對甚麼也好, 也沒甚麼幫助; 我原本也只想寫個幕後情況, 發發牢騷而已, 想不到引起如斯大的討論 :P; 就算是steve, 或許生, 他們能站出來討論, 我是欣賞的; 對, 歸根究底, 是整個架構. 其實這裏的所有人, 都是這沒質素架構下的受害者

最後想再分享一篇文: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100310&sec_id=4104&subsec_id=15337&art_id=13805206&coln_id=6939154

14:22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各位大哥,唔洗同班友仔講敢多,我只有一個要求。
---------回水---------

20:30  
Blogger Thomson Hui said...

版主:

多謝你相信我沒有說謊,我想,我成世仔唯一真的專心聽過電台節目的時間,就是會考及高考時聆聽考試的時間,當然,那是香港電台廣播的。

至於電話號碼的問題,我亦已經清楚說明來源,不在此重覆。

各位:

多謝你們在此深入的討論,至少,這都證明你們都重視青年高峰會議,緊張青年人的發聲機會,證明我和我的同伴們的付出都沒有白費,但願在將來的日子,我們有機會面對面詳談,為香港的青年人,以至整個社會的發展,都有正面的貢獻。

許仲琛

20:49  
Blogger hopingu said...

世澤兄, 不知你會否發現, 如Thomson Hui, steve 等人的論調, 可能在回歸12年後的香港才是真正的主流意見, 向權力, 建制靠攏才是上位之道! 如掟鞋男所為, 不過是失敗者發難揸.

可能, 我也應該"正面"一些看, 既然政府這麼有心辦青年高峰會, 當然要幫手辦得好好睇睇, 把握"難得"的機會發聲, 發什麼聲? 當然會議好有用, 討論好深入, 好到題, 總之開完會就前途一片光明! 什麼做show, 假溝通之言, oh no.... bad taste.... 或許他們也想學陳主席, 唔向政府打好關係又怎會被委任做區議員, 繼而做埋觀塘區議會主席?

今天now 請了沈天誠作嘉賓之一, 一位月入過3萬, 只看蘋果報的經理, 就立即說: 佢係唔係掟鞋果個傻仔? 先不評論那位經理之言, 目前傳媒的報導手法, 的確是一係如日月報, 星島擦得就擦, 一係就只集中報導掟鞋,瞓街等"精彩"報導, 至於整個會討論左那些議題, 傾左什麼, sorry... 我依家都唔知

21:48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我都有參與過今年既青年高峰會議,見到有咁多唔同既comment,真係覺得有d野係要講清楚事實出黎

首先我8/3晚有去食飯,見到唔同既人係食飯前後出出入入,而係冇人publicly announce商台既訪問同埋發生咩事。所以「我想事情的原委,大概是籌劃青年高峰會的青年,在聚餐期間得知這個節目,藉著席間的資料之便打去電台發表自己的見解而已。」所代表既青年意見係絕對成疑,大部分席上既青年人,包括我自己,係唔知道商台做緊關於青年高峰會既節目.或者係某部分「獲邀請」既青年人先有興趣回應la.

節目當中第2位青年表示話唔記得陳振彬對沈天誠既回應,我果晚都係到,我可以100%肯定陳振彬係講左「議會文化唔係文化,唔係所有有文化兩個字既野就同多元文化有關」我唔會猜測任何野,只希望第2位青年唔好太「善忘」同埋講一d連主席當晚都冇講既野,要對自己既說話作是非黑白既判斷.

我覺得如果呢個涉事既組長應該作出回應(係星期二某d左派報紙報左出黎),可唔可以當面對質呢?我地所有人都只係旁觀者,最好就係佢地兩個當事人去解釋整件事情既來龍去脈.

講番個會議,我都同意我地將焦點放左係反對同「河蟹」,而忽略左其他環節,如小組討論,匯報及與局長等對話.好多青年人真係放左好多心機準備,呢個我諗亦係點解有部分與會青年感到苦悶既原因之一.

最後,希望真理越辯越明!

00:05  
Blogger 太公 said...

許生, 我想我之前, 只是認同你敢於站出來討論, 和相信你沒有壓迫組員, 但不代表相信你沒有說謊

不過現在我相信你的話了; 的確, 你只在考試時聽過港台, 也即從沒專心聽商台, 包括我們節目嚕. 那你一開頭說自發打來些甚麼?


在此小女子要感謝各位讀者對在下的支持; 在此想澄清3點:

1. 是次青年高峰會的主題是「創建未來──青少年面對的挑戰與機遇」,四個分題:「人口結構轉變的挑戰」、「環境保護與可持續發展」、「健康與心理質素」和「多元文化及科技融合」 - 其實大家睇完唔記得唔奇怪, 根本只係一d好空泛的課題, 如吳志森所言: "校園驗毒、年輕人住屋權、三三四新學制、功能組別存廢等這些年輕人關心的話題,全都付之闕如。"一個呵欠就拋諸腦後

2. 其實我響呢度發表我既意見, 代表本人立場, 只係我將我響製作節目途中所見,寫出來講比大家知, 尤如一些記者的採訪手記般, 旨在希望大家對整件事更多了解, 同節目其他製作人等無關; 誠然我是從我的主觀角度出發, 但我相信我的讀者懂得分辯.

3. 今天有關當局有人打來找我的同事了; 道義上, 需幫忙澄清一句: (雖然我知道正常人會明白, 但唯恐有人誤會, 還是寫清楚好) 上文所指的 "新聞官", 其實我不是想將矛頭指向這位"新聞官"- 她也只是打份工, 幫手傳遞訊息而已; 我只是以這個"民政處新聞官", 借喻指使(並督促)她打來問我們節目電話, 和查詢為何vip直線無人聽, 背後的那位(些)人士而已. 不論那是誰, 企圖煽動一些未有收聽節目的年青人, 在對節目發生甚麼事仍是一知半解的狀況下, 扮有收聽打上來, 真的是很可恥的行為

01:12  
Anonymous Frostig said...

I think you have concluded it so well and clearly here, stopping those 'involved' people from arguing pointlessly!

I also agree that '企圖煽動一些未有收聽節目的年青人, 在對節目發生甚麼事仍是一知半解的狀況下, 扮有收聽打上來, 真的是很可恥的行為'!!!

10:11  
Blogger 太公 said...

haha, thanks! as from your request (and i believe that's the hope of most of my readers also), i announce here i shall delete all those pointless and nonsense posts from those involved people, if they dare to post more here! (i believe those above are more than enough to 'show off' their stupidity')

11:59  
Anonymous paulymh said...

許生:
1.
一個簡單事實:為甚麼會有三個支持局方的人 /同學 /媒 / 非媒 ,可以連續打上去,反而不見局方邀請反對的人去打上去?為何局方會讓你們用局方名義打上去?

就算你個人聲稱 / 事實上如何高尚 / 清白,你依然是局方的政治化妝工具罷了。

2.
你可有問過,你是如何成為facilitator的?為何是你做,而不是一個沒有參加被社工和政府機構高度組織和規范(更重要地,篩選)的普通青年?

對自身存在就是不義的事實一無所覺的人,是幸福還是罪惡?

21:17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