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37963817\x26blogName\x3dNowhere\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GB\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x26vt\x3d2616783927992608377',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Thursday, 24 June 2010

泛民千重浪

一個民主黨方案, 激起泛民千重浪。

2010年,政改表決前數天,政府(其實是中央)忽然轉軚,說支持民主黨建議的區議會方案; 頓時,讓不少泛民支持者激動不已。

但能不激動嗎?

先不說這個方案的好壞;唐英年最初提出政改方案時,泛民一致口徑,告訴市民這個方案"沒有處理如何取消功能組别, 也沒有明確指明2017/20普選的模式"(這已是當時最底的底線,社民連堅持的2012雙普選就不多說了);然後,五區補選,雖參與率不高,但的確增強對政改的討論氣氛,民眾開始建立一個"這個方案沒有處理最終如何達致普選,泛民否決也應當",也相信只要繼續抗爭,2017總會有普選 - 可忽然一下子,民主黨拿了個非但沒推廣出去讓公眾廣泛討論,甚至連黨代表大會也未通過的區議會方案,走去和中央進行閉門會議;再然後,中央在近乎最後的一刻,說接受這個方案,民主黨於是由反對,轉軚支持這個方案。

這個方案最大的問題是:在沒有處理到現存功能組別如何廢除, 也沒有時間表, 就拋出一個只是增加幾個有直選成份的功能組別議席 - 這是與泛民一直提倡對政改方案的看法,有著太大的落差;還要加多一句:中央係唔會俾普選香港人,有咩"lap"住先...這行徑,完全就是將自己幾十年來為香港市民製造的夢想泡泡,一下子自己拿支針去戳破。

民主黨突然作出了這個和泛民一直為民眾建構出來的期望大相逕庭的舉動,而且更是在沒有主動製造足夠公眾討論氣氛和共識的情況下進行,實在很有先斬後奏之感,民眾情緒反彈,激動不已,實屬正常,就算爆粗辱罵也無可厚非;君不見英格蘭在嬴美國1-0的情況下,格連一個牛油手令美國扳平的那一刻,粗口聲也是此起彼落嗎?更何況,英格蘭在世界盃的命運嚴格來說也是他人之事,但政改是我們的切身事務,我們的民主前途無端被民主黨擺上枱,能有不激動之理嗎?

我覺得民主黨在作這一步時,其實應把公眾反應計算內,可他們根本想不到這一點;加上社民連的煽風點火,這民主黨就昏了頭,以為指責的都是敵人。但不想想,說你們出賣了港人的指控也不全是失實;大家其實心裏明白你們也不是存心要拿香港人的政治前途向中央拿甚麼直接政治利益 - 因為我深信你們去談的時候,也不覺得這方案會被接受;只是,你們設計這個方案時,本身也一定有對民主黨政治發展的考量在內 (這五個區議會議席的提名和競選,泛民一些新成立而地區紮根不足的黨派自然較難和民主黨競爭,明顯不過對自己有利);但當中央首肯,這一切都變成瓜田李下;更何況這方案的確對民主黨有利,加上之前所說的期望落差,民眾自然會有被民主黨出賣的想法 - 嚴格來說這也是事實,就算只是不小心造成的,民主黨其實也的的確確把香港人的民主前途拿去賣了。

本來,我也是氣在心頭,不得不跟著罵幾句民主黨出賣民主來洩憤;豈料,民主黨往後的反應,更教人哀痛。

民主黨氣急敗壞地說民眾指責自己出賣民主不公道,張文光急著指摘長毛的指罵是恐怖政治 - 他們沒想過,這是很自然的公眾情緒;他們沒想過,是否因為他們根本沒有從一些很基層的泛民支持者的角度出發去想?然後,就倒過來大力指責罵他們的人,也飄飄然地走向政改起錨的親中群眾翩翩起舞?

我不得不同意,中央一直表態反對,直在最遲的一刻才支持民主黨這方案,是個很高明的策略 - 民主黨計算不到的,他都計算到了;公投過後,民主黨拿著這個方案走去談判,根本就是自己送上門。因此,我們不能將中中共的計謀和令泛民分裂的責任全推向社民連和指責民主黨的群眾;負更大責任的,應是民主黨 - 要是民主黨自己所聲稱那般真心為香港民主奉獻,面對這一切的指控,理當明白一切源於自己,理當沉住氣;然後,盡一切能力撫平民眾情緒 - 既然政治籌碼是自己的支持票,何不以此要脅煲呔押後表決,好讓社會有更多的討論呢?

可現在,我在民主黨身上,看不到一個領導香港人爭取民主幾十年的政黨,應有政治智慧,和風骨。我是徹底的對這個政黨失望。

**************************************

還有兩點想說的。

首先我想說社民連。我不是偏心,要偏,我偏公民黨多一點;可社民連,激進是為了要鞏固基本盤,所以要帶領民眾做些激進之事,無何厚非的;有民眾討厭他們很自然,但泛民中人,特別是傳統民主派如民主黨,其他也該想想"社民連的激進有market"這現象,背後也代表民意的轉化 - 大家對普選的爭取也許到了個不能再拖的地步了吧?別說群眾被黃毓民幾句就煽動 - 要是你這麼不相信市民,不要爭取普選了。

第二,我倒是有一句勸社民連: 要罵發洩情緒,可;但一切要有個限度;一些過份的話語,如指罵"華叔病上腦",應盡量避免。不要平白送些道德高地予理當接受遣責的人盡情享用。

**************************************

6月25日後記

這兩天, 看到民主黨和一些普選聯人士, 一直不斷將指責自己者看成社民連和其支持者而批評, 所謂名咀冷諷熱諷鄭家富, 長毛失言詛咒華叔, 更甚的, 一些左仔假借民主黨支持者之名來抽水挑撥...忿忿不已. 小女子不才, 只能分析自己作一位無黨派但情感上稍偏公民黨的泛民支持者的心路歷程而已, 想來想去想不出way out. 但今天, 看到敬重的傳媒人潘小濤於facebook成立的請八位民主黨議員辭職群組, 內裏寫給民主黨的信, 一帖清涼, 也為這紛亂的局面提供一個很好的way out - 對,要是確信自己為市民謀福, 問心無愧的話, 辭職吧, 重新獲得市民的授權, 再上路, 面對他人的指控, 自然理更直氣更壯地回應. 正如小濤所言: "讓市民在你們新政綱下,重新授權,令民主黨議員往後可輕裝上陣,與原來的選民、原來的政綱,貨銀兩訖,互不相干。"

Facebook:請八位民主黨議員辭職 群組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2 Comments:

Anonymous wens said...

否決方案之後沿用的舊制度有時間表嗎?沒有,否決方案只是將自己幾十年來為香港市民製造的夢想泡泡,一下子自己拿支針去戳破。

公社黨突然泡製了一個五區公投出來,民眾情緒反彈,激動不已,實屬正常. 但我們不會爆粗辱罵。

若否決方案, 我們的民主前途無端被擺上枱,能有不激動之理嗎?

社民連為何抹黑民主黨, 正因為新成立而地區紮根不足的, 自然較難和民主黨競爭,明顯不過對自己有利.

本來,我也是氣在心頭,但想到民主之路要兩條腿(激進和溫和)走路,所以不會說社民連出賣民主來洩憤。

別說新的區議會方案有多大落差,要是你這麼不相信市民,不要爭取普選了。

@不要偏聽,希望你也能聽一聽另一方說甚麼, 這才是真民主。^_^

01:50  
Blogger 太公 said...

wens, 你可以用我的logic, 但請不要拿不同份量的事物安上去, 也不要用得太核突

1. 你說 "公社黨突然泡製一個五區公投" - 其實市民可以不參與投票的, 沒有人迫著接受; 更何況, 整個泛民所有黨派, 在公社敲定這個方案之前, 都在市民間製造了不少討論, 才付諸實行, 他們的"突然", 與民主黨這三數天間的轉變,實在大不同

2. 否決方案我們的民主前途無端被擺上枱? 本來, 否決政府方案, "寧可原地踏步, 也不行差踏錯" 是泛民支持經討論後凝聚了的一些共識; 只是, 民主黨忽然拋個個方案出來, 在沒有於泛民支持者圈子中深入討論就要市民接受, 然後忽然表示支持, 當然是擺了香港的民主前途上枱。

當然, 否決這個方案, 也沒有足夠的討論; 但問題是搞到這建議只得短短數天讓市民討論, 泛民中最大責任的相信都是民主黨(和普選聯); 再者, 民主黨手中是關鍵的八票, 他們支持了, 這方案一定過, 要市民硬食了; 更何況, 我不是要他們立刻反對, 而是要他們好好利用這八票換取時間, 製造更多討論而不要倉促通過而已.

3. 還有, 你真的是民主黨的支持者嗎?你看不出民主黨在提出這方案中間, 對將來走向普選有難言之隱了 - 中共給香港雙普選機會甚低甚低, 現在提些東西出來,"要住先", 這個區議會方案也有這含意在內; 你有想法本來沒有問題的, 只是操作上, 你昨天本講到無限理想, 今天就忽然講現實, 一下子將市民從一個極端拉出來, 點呢?

4. 社民連是政黨, 當然都有政治考量; 公民黨企溫和呢個位, 都有; 甚至你可以說, 鄭家富退黨都有; 民主黨都有, 其實都一樣; 只是, 其他黨派明買明賣, 社民連鬧, 有受落的一群, 不喜歡的, 可以如你般在心裏默默地反罵他們, 他們從沒一句"我代表全部香港人"; 可是, 民主黨今天卻將一個讓他們得到政治利益的方案, 投下支持票, 要全港市民局住接受 - 而且事前討諭還不足. 在處理上是零蛋, 在情理上也不太說得過去

5. 我指的是這個新區議會方案與泛民之前製造予市民的期望有落差, 這是個客觀事實


@不要偏聽, 這才是我想勸你的. 你連泛民在之前製造予市民的期望與民主黨忽然表態支持區會方案, 這個客觀事實都不能接受, 而要硬以歪理叫我不要爭取普選, 我想, 你其實不太明白民主中間, 需要指出客觀現實的討論, 而不是盲目引用人家的邏輯安放不對稱的事物上去, 然後自以為很客觀自以為自己才是真民主

12:34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