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37963817\x26blogName\x3dNowhere\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GB\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x26vt\x3d2616783927992608377',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Friday, 19 August 2011

俱往矣

今天,很難過。

香港大學,一個曾經讓我引以為榮的地方,今天竟然因為一個政要來訪,竟然連封鎖學校,阻隔異見聲音的行為都做得出;實在教人傷心。

須知道,港大使我引以為榮的原因,不是甚麼甚麼名牌或世界排名,而是她的自由 - 正確來說,是她曾經擁有過的自由。

早在入學之前,已對港大產生憧憬 - 除了古老典雅的建築,還有那國殤之柱;六四於我心中一直是一個圖騰,89當年年紀縱小,但週遭大人的悲憤激情酪印於心中. 能容這一個紀念六四屠城大型雕塑安放的學校,一定不會差到那裏.

及至高考那一年,港大爆出鐘庭耀事件。當年港大學生會會長張韻琪在鏡頭前義正辭嚴地去譴責校方干預學術自由,令我深深著迷,立志要入港大,要為不公平出頭,要去抗爭到底。

然後,我順利進入了港大。然後,急不及待地加入了「關注新校長遴選委員會」,開始在學生會的圈子裏打轉。去過立法會示威,上了電視,被老媽狠斥,仍樂在其中。後來有被赤化的內閣和風閣有意選庄,和朋友寫滿民主牆,把反對文章貼滿黃克競樓的平台....(雖然, 主要還是她寫, 我貼;但能自由地在校園表達意見) 猶記得全個平台舖滿白紙黑字的氣勢,猶記得和風閣被大比數的不信任票拉倒後,戰友還會對"同學是否盲目地聽了我們說反就反?" 產生疑慮 - 是的,在這環境下,沒有一面倒地認為自己全對,沒被勝利沖昏頭腦 - 我真的慶幸自己進了港大,認識了這一班人;而且,當年校方對這些事,全無干預,沒有要向中央獻媚,推動赤化內閣主宰學生會之意;當然也沒有偏幫原有學生會的班底。

而我主修的社會學學系裏諸位教授導師,對很多天馬行空的想法和意見都很包容;縱然,這也許不是他們所面對的學術界真正的面貌,但至少他們的包容和開放,使我能於這三年間盡情地呼吸學術自由的風氣。

偶有接下一些研究分析的工作,往往在校園的電腦中心工作至深夜;完工後,對著荷花池發一陣呆,通常已是四、五點,那時,校園裏出現不少晨運的長者;他們和善的笑著,談著;與平時大家的嘻鬧不一樣,帶一種平和的氛圍;校園能與街坊分享,為他們帶來歡樂,作為學生,臉上也好樣貼了點金.

宿舍裏那散漫而自由的氣氛 - 雖是散漫,但當面臨舍際比賽等大事件時,大家還是會拼了命去做的;我想,是大家從自由的環境中學會如何對自己有適當的約束,也得尊重別人和做好本份,以免為隊友/他人帶來麻煩 - 誰說給了自由就會亂? 相反,在自由中才更能領悟適量約束的可貴。

那三年的日子裏,我每一天都過得很快樂,很自豪;畢業後這幾年,我也一直以港大畢業生為傲。

但今天,我看到那我一直以為很自由的校園,被重門深鎖封閉著,只能學生和教師進入;異見校入只能在校園外圍呼叫;持有異見的同學被推進後樓梯而不能自由於學校進出,就只為了一個政要? 而且還是一個不敢面對異見的獨裁政要? 我曾是多麼珍而重之的港大校園自由風氣,彷彿一夜之間,消失淨盡。

誠然,與大陸接軋,有些地方要妥協、要合作,無可厚非;但我還以為,學術自由、校園內言論自由和行動自由,應該是作為一個有理想的辦學機構,嚴厲守護的最後防線;但原來,我錯了,我的母校 - 香港大學,她的管理層今天竟自行將這道防線打破,任由校園的自由風氣被肆意破壞;而且是為了一個跟本沒必要的儀式 - 說實在,國務院副主席出席百週年紀念活動有鬼用,托咩???

看到被推往後樓梯的同學在哭;想起那些老婆婆老伯伯,明明天朗氣清,今天都不能來校園晨運了,我實在難過。俱往矣!不止是回憶,更是這所大學 - 「香港大學」;因為,她已不再是屬於香港人的學校,不配再被稱為「香港大學」。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