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37963817\x26blogName\x3dNowhere\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GB\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x26vt\x3d2616783927992608377',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Thursday, 16 February 2012

我和我的唐生 (節錄)

無疑,唐生真是傻的。

如果說,十年前,那個買入約道七號、積極參加課外活動、開會扮睇文件但其實係睇波爾多紅酒目錄的三碌零傻仔,還沒有意識到,唐太已打算把一個可圈可點的地下行宮造給了他,那麼,今天,當我再次見到唐生,並又一次嘲笑他的時候,我才意識到,我和我的唐生已經無法分開了。

不久前,我和朋友們看見了一本世界歷史上的垃圾。出於什麼呢?我立刻把它取下書架,幾乎是下意識地,隨手翻到了吊吊揈的那一頁。

是的,那是一個注定要用黑色筆填寫的日子 --

二月十五日

一九六六年 香港大旱,政府開始實施制水。
一九九六年 中國長征三號乙運載火箭首飛發射外國衛星,起飛後22秒由於系統故障,撞毀在發射場附近的山坡上,火箭與衛星損失。事件造成6死57傷,發射基地居住區80多間房屋被毀。
二零零一年 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董建華公佈時任財政司司長曾蔭權接替提前退休的陳方安生任政務司司長。

二零一二年 香港唐生發生大地震

我又看到了我的唐生。我的車毀人亡的唐生。我的金句累累的唐生。我的在核心中九死一生的唐生。

唐生大地震,它理所當然要和世界歷史、人類發展史上一切重大事件一同被人類所銘記。

唐生永遠也不會忘記這個忌日。這些年,每當二月十五日黃昏到來的時候,唐生家中的泳池就有一些垃圾在晃動看。悄寂無聲中,亮起的是一小簇一小簇剛愎自用的火苗。火光裏映出的是一雙雙勇往直前的眼睛 - 史納莎的,史納莎的,還是史納莎的。也映出了它在約道5號和7號之間穿插時遺下的狗毛。

人大xxx收
政協xxx收
中南海各位大人收

陽光中,淡黃色的吊臂化作的裝置,由升升降降間漸漸融合成一體,如唐生所欠缺的膊頭和腰骨,浮動在唐生和中聯辦行宮之間。吊臂在陽光中飄移,它們是唐生眼中一隻隻吊吊揈的黑色手臂,升得很高,又SET部機俯瞰。對準在他行宮的中心地帶,閃光燈的光線落在泳池中,落在佇立池邊的唐太。她沒有避開它,她的眼睛在癡癡地望泳池,不,是在望地底下的那個酒池肉林;唐太的嘴唇顫動看,在喃喃訴說什麼。(我又要幫老公出黎頂罪啦, 頂佢!)

我曾不止一次走過那些吊臂座落的街心。我理解,在唐生心中,「二‧一五」地震所帶來的挑戰是日日新鮮日日新的;那個吊臂下的泳池,那個日式風宮,那些在泳池天窗下的多用途影院,甚至剛剛在酒窖的品酒室,都是他進行課外娛樂的遊園地。十年前,它們就是在這些地方,被唐生的工人用鋤頭,一下一下好小心地挖深咗挖挖挖挖而挖咗成千呎空間出來建成的。十年後,堅實飽滿的土地已不復存在。然而我認得出一切。

唐生大地震,是迄今為止十五年香港特首選舉史上最悲慘的一頁。青山醫院出版社出版的《低能的震撼》一書,向全人類公佈了這一慘絕人寰的事實:
  • 小四學生 知道360的英文是three hundred and sixty,而養大一個小朋友,由零歲至十八歲十八年間,預計共花父母四百萬
  • 唐生 認為360的英文是三碌拎,而養其一年,共費納稅人近四百萬,當中還未包括房屋津貼等福利
每當我看到這些數字的時候,我的心便會一陣陣發緊。

更為重要的,是這些數字背後人的悲慘命運。唐生盡量可以指使其工人一次又一次「不小心」地挖深咗,可是又能用什麼來計算政府因為用了這些資源養唐生此等貪婪的廢柴而得不到足夠福利和藥物的老人和病者呢?還有那個被他一次又一次推出來頂罪的太太?活生生的人是無價的。

太難了,要想忘掉那一切是太難了。

**************************************

十年前,當時失業率還是百分之二點二,從電視機中一下子聽到唐生說相信自己『有生之年』再見唔到百分之二點二時,我祇是感受了什麼叫做「低能」。儘管林煥光教我們不要歧視他人、儘管看了一遍又一遍的「接納等於支持」政府廣告……我只是感覺到雖然自己而家有份工,卻仍然想響應黃子華『做低佢』,縮短他有生之年而解決香港人的失業問題。而唐生再一次推老婆出來為其頂罪,我忽然覺得,自己懂得了什麼了……

**************************************

七百萬香港人無疑是一個悲哀的整體,大家都清楚知道唐生至今在智商和人格上皆是車毀人亡。一切似乎都逝去了,一切似乎又都遺留下來了。彷彿是不再痛苦的痛苦,彷彿是不再悲哀的悲哀。

正是這一切,促使我用筆寫出我的唐生。我要給今天和明天的人類學家、社會學家、地震學家、醫學家、骨醫………不,不光是他們,還有--整個地球上的人們,留下關於一個大白痴的真實記錄,留下關於競選中的男人的賤格記錄,留下尚未有定評的歷史事實,也留下我的思考和疑問。

這就是我的心願。

(特別鳴謝Lestsariel 提供最尾一段)


筆者註:
其實, 見到豬狼互揭黑材料, 仲有件掃把無端想出黎抽水, 全民齊聲皆鬧龍豬冇膊頭的同時......大家認識到小圈子選舉幾咁荒謬未?如果當初爭取到2012有普選,會有今日的鬧劇?????

惡搞, 係好好笑, 但其實背後是可悲的現實: 因為惡搞,恐怕係香港人能夠對呢個我地根本都不能參與的所謂普選的唯一控訴方法.....

所以,香港人,惡搞之餘,請不要忽略小圈子選舉的可惡!我地要繼續爭取普選!!! 我不要這場鬧劇在2017年又要重演!!!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6 Comments:

Anonymous Lestsariel said...

唐生至今在外貌和精神上仍有殘缺感。一切似乎都逝去了,一切似乎又都遺留下來了。彷彿是不再痛苦的痛苦,彷彿是不再悲哀的悲哀。
   正是這一切,促使我用筆寫出我的唐生。我要給今天和明天的人類學家、社會學家、地震學家、醫學家、心理學家………不,不光是他們,還有--整個地球上的人們,留下關於一個大白痴的真實記錄,留下關於競選中的人的賤格記錄,留下尚未有定評的歷史事實,也留下我的思考和疑問。
  這就是我的心願。

21:31  
Blogger 若缺齋老人 said...

Joyce兄幾時出全本? XD

01:59  
Anonymous 馮師奶 said...

有唐生咁大場鬧劇,無記睇怕要執笠

05:11  
Blogger hopingu said...

香港最嚴重制水是1963, 1967年, 最惡劣是每4日只供水4小時

06:01  
Blogger 太公 said...

hopingu: 謝謝賜教. 寫1966年, 是因為剛好在WIKI上找到當年的2月15日政府開始制水而已.

若缺齋老人: 出全本太累人了, 而且小女子道行不夠高, 恐怕再寫也是寫來寫去三幅被. 這樣的長度, 寫來自娛+發洩一下,剛好.

12:17  
Blogger Unknown said...

360 係 three sixty

15:42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