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37963817\x26blogName\x3dNowhere\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GB\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x26vt\x3d2616783927992608377',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Wednesday, 30 November 2011

光憑理想,可以拯救世界嗎?

在一些非牟利團體或一些志同道合類的組織或宗教組織,成立之際,主事人總是懷著一腔熱誠和理想,要幹一番大事業,拯救世界。

出發點,永遠是好的;但不少這類的組織,最後都是失敗收場 (大多數是不了了之只剩空殼,和收檔沒分別),有些更是鬧得很不愉快,含恨而終。

雖然,這些組織歸究死因,很多時會說,受打壓、財政來源不足、沒有心人接手,云云;然而,據我於早年,以及近期在這類群體的觀察中,「忽視人性的陰暗」,才是最大的死因。

因為無論理想有多宏大,人類,總也有劣根性。但不少基於熾熱的理想而建立的群體,往往響太高估人性的美好而低估人性陰暗面可造成的破壞。

最大的劣根性是懶;很多時,這些組織之間都是靠個信字,尤其是大家都有這麼宏大的理想下,我「信」你會盡力做好,我「信」你會好好地完成我交給你的工作....結果呢,大部份人都懶的,分配了工作就不了了之;好一點的,求其做了些交到功課過到骨就算;幸運的,會一兩個有心人幫手執手尾;不幸的,每人都是求其交功課就算,短期是可以應付過去,但往往此舉卻會為組織埋下炸藥,長遠發展下去,某天就會突然發現當天沒有好好處理的東西,成了最大的障礙。

另一個很嚴重的劣根性,是自私;有些人,在這些有偉大理想的機構工作了,得到大家的信任,以為他是真誠在服務。但實質卻在不知不覺間,也許是發現在這組織工作能得到他在一般公司打工的生活中得不到的讚許,或是其意想不到的權力,不知不覺中就墮落了。於是,最後,到底是為了實現這個宏大的理想,還是流於自己嬴得名聲以助日後得到更好的發展,而去工作?雖說人總也要為自己考慮一些,對自己未來發展有些考慮也不足為奇,但在工作的先後中,如何定輕重,有好些人會不知不覺就將自己的名聲,比那個宏大理想,放得更前。

還有的,是虛榮;如前所述,不少這些非牟利的組織,能為一些能力不太高的人,嬴得他在普通公司打工跟本沒有能力得到的認同和讚許,甚或是權力。是以,虛榮心就會作崇,使之飄飄然,在工作中就會不知不覺將目標定為追求這些嘉許,忽略了組織的實際需要;而因為這些虛榮心蒙敝了雙眼,回頭向「戰友」們擺架子;工作也著重博取更多的掌聲,而把賺換取掌聲的、麻煩的、自己不屑處理的差事推給「戰友」,甚至有時連「戰友」或受助者的實質需要,例如要準時出糧等,都可忽略。

也有一種虛榮,是盲目的地追逐那個理想設定的「目標」,忽略現實的需要,至走火入魔的地步。例如,有某宗教組織,花大錢去買一塊塊奇珍異石,謂其能體驗「神創造的奇妙」,可該組織的員工卻被拖欠薪金多時。

最後一項,是軟弱 - 人,其實是軟弱的;剛才提到,幸運的組織,會有一兩個人可以幫忙執手尾 - 是的,這些人最初會為這宏大的理想,會為大局著想堅持下去,但久而久之,當看見身邊那些所謂戰友,一天到晚只著眼最容易得到掌聲的部份,而將麻煩的部份推卻給自己,甚至對自己擺起架子時,任何一個人,都會有心灰意冷的一天。

尤其是,當你發現自己一直為這個理想去堅持,「蝕底」一點也沒關係,但到頭來發覺被某些自私鬼利用去成全他們的利益時,實在很難不灰心 - 畢竟,人是軟弱的。

這一切到最後...是禍是福呢? 早年碰上的一些理想宏大的團體,一些已經失踪多時,一些愈來愈聲名狼藉,愈來愈多本來與他們同道者也不齒其所為;近年碰上的呢?只能說一句:祝君好運。



是以,誠心地奉勸想成立志願團體的朋友一句:理想雖宏大,但切勿高估人性的神聖,反之,該對人性有深刻的覺悟,真誠地面對之;執行宏大的理想時切忌一切靠個信字,以為每一個「同路人」都可以單純地去和你一起追逐這個理想。有時先小人後君子一點,先行約法三章,甚至三十章三百章也不嫌多,對機構的管理多一點監察和管制,也不壞。



++++++++++++++++++++++++++++

感謝友人Sindy 也為我添上一點: 恐懼. 同意之至. 這種恐懼,倒不是執行職務時面對強權時的恐懼,而是對人家對其工作表現有所質疑時,內心的「恐懼」 - 害怕,自己之前辛苦在人前建立起來的光環,因著這些指責而被蒙上污點;或者簡單地,怕被罵。

是以,遇上這些質疑,就習慣將責任推諉他人,甚至捏造事實;例如一些自己應該要做的事,自己忘了,當人家質疑時便害怕了,謂自己已跟進4次之多;以為可胡混過關,誰料人家一再追問要求交出有關記錄以便跟進,方發現不可再逃避而唯有死死地氣承認;然而,說詞中仍不忘為自己諸多辯解。

或是,將過錯推在其他人身上,特別是已離職之人,自己到迫不得已時,就隨便認個錯就算,但認完錯,完全沒有真切地在檢討。

坦蕩蕩地承認自己的過失,然後虛心尋求意見改善之,好好地汲取失敗教訓,日後使機構更能正常運作 - 這是作為一個志願團體,一個希望造福人群的組織的員工和所有參與者,應抱有的態度。更何況這些機構一般比商業的公司,對員工犯錯容忍度較高,及時認錯,一般也不會招致很大的後果,最多被人家多罵幾句而已,很少會導致飯碗不保 - 那,有何難?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