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37963817\x26blogName\x3dNowhere\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GB\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x26vt\x3d2616783927992608377',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Saturday, 18 May 2013

找個人和我上火星 - 出色的劇本

稿債累累,但這套話劇實在好看,不得不趁記得猶新,先記下來。

《找個人和我上火星》編劇是莊梅岩;當年看她的《留守太平間》,非常震憾,也成了她的粉;她產量不多,十年間也陰差陽錯地錯過了一些,今次正式地重逢,想不到再一次帶給我驚喜。

《找個人和我上火星》主角是Jimmy,一個患了癌症的阿伯;露宿街頭,主要是為了看火星,因為企圖上火星是也;姑勿論是真痴還是假傻,此人,直率、毒舌,說話不留情面,也自我好強,不喜人打擾其生活,只喜隨自己的步調而行。

這種人,看似是一個討人厭的人;的確,他的毒舌惹怒很多人、他的直接傷害了很多人、他的自我,也令很多人難以追隨;但自我和毒舌就一定是壞?編劇莊梅岩告訴你:不一定;因為他忠於自己,有話說話,自幼雙腳殘癈的Dorothy, 感到親切;因為她的殘障,她總是受到特別的關懷和照顧,但Jimmy的直接和自我,讓她感到自己也是一個正常的人。

但莊梅岩的功力就於此;你以為自我直接就是人性的出路?也許不。Jimmy聽畢Dorothy的剖白,強行要她靠「意志」站起來;豈料Dorothy一站起來就非常的痛楚,最後不支倒下;友人見狀,斥Jimmy冷血,Dorothy不願再與他說話,他又變回一個壞人。

也許這就是人性;人是虛偽的動物,我們喜以道德、關懷,把自己修飾成一個好人,把某些人打造成一個壞人;我們自己感覺良好時,就會去欣賞「壞人」好的一面,但一個不如意,又隨大眾一起人云亦云;Jimmy的自私是由始至終都表現得很直接;但Dorothy和其他人呢?看似互相關懷,說到底,其實也自私;自私根本就是人性。

但偏偏人就是喜歡這份虛偽的關懷,過份歌頌人生的光輝而拒絕承認人性的自私陰暗;但說穿了,這份虛偽的溫情洋溢源於甚麼?還不是因為人對「被需要」此感覺的需求 - 人需要覺得自己重要,人想要和諧,於是就要去所謂的關懷 - 這不也是原於自私嗎?

然而,我不是想於此否定一切的關懷;只是往往這份歌舞昇平都過了火 - 很多事情我們可以對自己誠實一點,把想法說得直白一點,例如Jimmy會很直接地對有個身患腎衰竭弟弟的女孩說一句:「人總難免一死。」很對的一句話,但在有重症的親人的人面前何解是一個禁忌?何解人們總愛脫避此一現實而選擇以虛構的希望麻醉自己作一些很可能是徒勞的努力?而更令人大惑不解的是:何解,那些一語道破的人、或選擇面對現實的人,卻往往被指「你做咩咒我?」「你好冷血」或「你為何自暴自棄」等等負面罪名?Jimmy與他人的矛盾。正正突顯人們這些奇怪的邏輯 - 也許正因如此Jimmy才要上火星,因為地球的人都愛以溫情洋溢掩飾現實的殘酷,而他選擇面對現實的,恐怕是異類,不該留在這危險的地球。

還有對寵物的關懷 - 對,我們彷彿很愛動物,但我們是真愛他們,還是他們給予我們慰藉,甚至是給了我們不去和其他人建立和維持關係的最佳理由呢?我不想劇透太多,只道Jimmy最後選擇與狗上了火星,恐怕是這對動物最沒有「同情心」的人最大的諷刺,但我相信他是最能當小狗是直正的同伴的人。


我是買了「學員版」(就是沒有何偉龍等大卡士演員)入場的,演員演技明顯不及老戲骨,但仍覺得好看;編劇和導演,實在應記一功。

此劇只剩週日兩場,很多朋友也許來不及,希望有天重演,一定不能錯過。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