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37963817\x26blogName\x3dNowhere\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GB\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x26vt\x3d2616783927992608377',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Wednesday, 20 March 2013

屈獄情 Bent

週日,看了風車草的《屈獄情》。

是一個改編劇本,述說二戰期間,納粹德軍如何欺壓同性戀者。

我從來都沒想過同性戀者也是納粹黨黨欺負的對象 - 坊間很多二戰的戰爭電影多以「納粹黨大量捉猶太人入集中營/屠殺猶太人」,描述一幕又一幕可歌可泣的場面。

我確信那一幕幕的可歌可泣是真的;只是,猶太人受的,尚是如此悲慘。而事實在集中營裏,猶太人的地位還不是最低的;在猶太人之下,還有政治犯;而在政治犯之下,地位最最最低的,是同性戀者。

那,同性戀者的生活,如何?

簡單的一幕就述說了監獄中的等級之分;最高級的是一般犯人,會被委派分餐的任務;先來的是猶太人,盛得的一碗湯中,會有肉;之後的政治犯,湯裏會有菜;最後出現的,是同性戀者,得到的,只有清湯。

最不能吃飽的,卻被分配做最粗重的任務;還被稱作是「變態佬」,被呼來喝去。

尊嚴何存?

猶太人生病了,還能去做「交易」 - 為那些長官們口交換個藥;但同性戀者呢?對不起,他們是「骯髒」的,連為長官口交都沒資格 (但男人為男人口交本身不已是某種同性戀的行徑了嗎?) 唯有等死。

有時,長官心血來潮要找個人來折磨而死,遭殃的,多是同性戀者。
 
這一切都是史實。Martin Sherman 七十年代寫此劇本時,做了資料搜集;今次重演,梁祖堯等也做了次資料搜集;劇中角色們所遭受的,都確有其事。

當愛被罪名埋沒

那同性戀者在獄中互生情愫,怎辦?

梁祖堯飾演的Max,和其愛侶Rudy(梁浩邦飾),被納粹軍派走送往集中營時;Rudy因戴上眼鏡而被盯上,繼而被打了一鑊;然後,那些德軍,還故意要Max親手打死Rudy - 否則,你們是同性戀,你也要死。

後來Max在獄中遇上湯駿業飾的Horst,二人日久生情,卻苦於不能互相觸碰;於是,只能趁工作期間那三分鐘的立正「休息時間」,以語言代替身體觸碰 - 你說這像是現在的phone sex吧,但這種在強權下而被迫要以言語代替觸碰,與現今社會因些疏離而成的,是兩碼子的事。

導演和演員把這種不同處理得很好 - 這一段段的三分鐘對白,很露骨,聽起來卻令人感到無比的無奈,很具張力很動人。

話說回來,何以同性戀,是死罪?

何以,同性戀,是賤如地底泥?

何以,同性戀,不能愛?

我忽爾想起明光社、高主教,就是那班高舉基督之名而反同性戀的蛋散;他們或許沒有納粹德軍般殘暴;但不斷地以歪理將同性戀問題化、將之醜惡化,還要美其名曰防止「逆向歧視」,實質是為保障自己歧視同性戀者的優越權。這一切一切,雖沒有明言,潛台詞就是:「你們這種同性戀者都有病,我要把你『改正』過來,改不了的,活該你受我們歧視。」

世間還有如此惡毒思想的人,抂這些人還自稱基督徒。

想起那些因為怕丟了工作而不敢出櫃的朋友,那些迫於偷偷愛的朋友,那些受盡壓力而不能愛下去的同性戀朋友。

時代前進了好幾十年,科技經濟也一日千里,沒有了納粹黨,但對同性戀者的歧視只是進步那可憐的一點點。


**********************************************************************

我們能自由地愛,那?


Max最後終於能抱住Horst - 那是在Horst死後,他奉命要去埋屍。

看著Max呼天蒼地,除了同性權等大是大非,也憶起自身,想起現實。

對某些人來說,觸碰都是奢侈的,但我們卻吝嗇觸碰。對某些人來說,愛都是奢侈的,但我們卻吝嗇去愛。

我們既然能自由地愛,能自由地擁抱。我們老是不敢去放開自己雙手去愛、去擁抱;大既我們太怕輸,連鼓起勇氣去邀約碰個面吃個飯也不敢也怕被拒絕怕輸怕被視為笨蛋,明明靠得如此近卻就是嗇於伸那雙臂。

也許是我們都只愛自己而忘記了愛;在這個忘記了愛的城市,在這屈獄裏的愛令人動容



論製作,《屈獄情》也非常情彩。

此劇上半段或令人感到有點沉悶 - 那是當Max和Rudy還未被抓走,暴風前的平靜 - 但得要此平靜,才能使後來人物命運大逆轉顯得震撼 - 而查實是"有點悶"也只是平靜一點而已,也還有一些令人感輕鬆的地方 - 導演功力相當深厚。

當然劇中各演員也要演得好,特別是梁祖堯和湯駿業二人那些「三分鐘」戲 - 非常的動人。而其他演員也入型入格,最令人驚喜的是,特別演出的張敬軒。

張敬軒飾演一個要扮女人的夜總會老闆 - 扮起女人來入形入格之餘,也把那份「我本善良,但為世所迫要出賣朋友 - 你現實啲好冇?」的無奈和矛盾演得剛好。

總之,是令人看畢會思潮起伏的一套劇。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