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37963817\x26blogName\x3dNowhere\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GB\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x26vt\x3d2616783927992608377',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Tuesday, 2 September 2008

暴民政治?

早前Maren 在 blog上的 《雜談政治.選舉》 中批評毓民,竟引得一班毓民狂迷瘋狂留言,除了人身攻擊,當中更有不少只是寫下隻字片語的髒話。

更不堪的,是有毓民狂迷不知如何找到她的個人資料,然後在高登網上大肆發放;高登管理員後來將這個題目完全刪除。但此等網絡暴力,令我想起5月傳火炬前夕的陳巧文。

當時,陳巧文公開表態支持西藏獨立後,不少討論區中,就出現了對她作人身攻擊的留言;然後,開始有她的個人資料、照片等流傳。當然,這些由內地策動的憤青,規模和攻擊力都比這些毓民狂迷大得多;可是,教人神傷的是,當我們那時批評那些憤青不理性、粗暴、狂莽,現在這些行為,卻出現在我們泛民某候選人的支持者身上;實在是太讓人見笑了。

一個人的支持者,其實大致可反映那人形象;如果有人在blog上狠狠地批評李柱銘,甚至大班,都不會像Maren般招來這許許多多髒言和人身攻擊的。Maren在blog上批評毓民不理性,她沒說錯,毓民的形象的確如此:他的評論很多時過份重「攻擊力」,過份著重吸引人注意力,看似有道理,但其實很多時忽略大環境大道理,他個人也許不是如此,但這卻是他從事電台工作開始,給予大眾的印象。

就他在論壇中批評鍾港武為例;他的批評,的確有點大快人心;可是,看著看著,就是有點不對勁:他說的副局長/政治助理國藉問題,雖然正正攻中民建聯最弱的地方,可其實卻不是一個重要的議題;真的,不重要,因為副局長和政治助理這東西根本不應該存在,我們香港根本不需要擴大委任制;反而,毓民這樣說,似乎將一些「沒有外國居留權/護照」的副局長/政治助理合理化;也許你說,毓民這一著突然其來,他自己也許沒準備好;如果毓民不是一個當了電台評論這麼多年的人,平素謙虛點,我可能對他寬容一點;可是,他平常是經常聲稱他口才多好多有料子、聲稱自己有多清高 (他不是批評公民黨選特首選功能組別是假民主嗎?)有多高瞻遠矚,他不是應該有能力在短時間內組織,問出一個像樣的問題嗎?現在竟然問出這麼一個瞹昧不堪的問題,較人失望。反而新西鄒秉恬,一個寂寂無名的區議員,罵民建聯的副局長有國籍,也會講明這擴大政治委任制度是不應存在,民建聯是雙重抽水...我理得他是誰的打手,但那一記,他罵得好。

也許是我對毓民的期望太高,也許是我們太期望他加入議會能帶來新景象。可是,他似乎就只會追著這等小事窮追猛打,他也只會追擊公民黨,說他們搞假民主,把自己說得很清高...可為甚麼,為甚麼毓民說來說去,都說不出這個選舉制度的荒謬之處?本來公民黨民主黨他們選擇入建制搞事做無間道,而你社民連選擇在外面發動群眾壓力,大家為民主爭取,沒甚矛盾之處,反而可以雙劍合壁,發揮無窮威力;不過,為甚麼現在,明明大理念一致的泛民,都要互相攻擊?正正就是這個選舉制度最荒謬的地方!例如,九西明明有五席,為甚麼選民只可以投一票?為甚麼剝奪我投第二、第三、第四、第五位的權利呢?我眼見有五個候選人,我都很想他們入局,為甚麼偏偏要我在當中再排次序選出一千零一個呢?為甚麼偏偏要採納現在這個複雜的比例代表制呢?(當初回歸時說可以引入更多少眾的聲音 -- 今天你看龍偉紋梁雪芳阮偉忠被人當小丑當大茄看待,這就叫「引入少眾的聲音」?)然後,既然我們都可以handle這個複雜的比例代表制做地區直選多年,既然港府和中央覺得我們香港人可以hanle這個複雜的選舉制度,為甚麼還說我們不夠成熟進行普選呢? 這些問題,我都期望一個真正高矚遠觸的人為香港發問,可是卻沒有。我以為毓民,我以為社民連這些聲稱不會在假民主制度內同流合污的人會問的,可大家都沒有。大家都只是想如何在選舉中抽人家水,一味求勝。要是這樣,既然選他們和選民主黨公民黨沒大分別,我不如選公民黨或民主黨,起碼他們光明正大的走無間道路線,逐步在建制內滲入,也許有天,真的成功選到特首,真真正正為香港市民「玩舖勁」。更何況,他們沒有嘩眾的取寵言行,更讓我相信他們是在議會內做實事的。

不知是不幸還是幸運,我居住的區域不是九西而是新西,幾位工會人士、民主黨和公民黨候選人都是「投得落手」的...可這樣該如何6選1呢?這是一個很大很大的難題....

Label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