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37963817\x26blogName\x3dNowhere\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GB\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cyjoyce.blogspot.com/\x26vt\x3d2616783927992608377',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Friday, 18 May 2007

抗議馬力否定「六四」屠殺!!

那天閱報,實在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堂堂一個政黨主席,一個平素講得自己幾為市民服務,幾有良知的人,竟然可以掙大眼睛講些有違良知的謊話。如果不好好聲討這種人,香港政府遲早會變得樣狗共一樣,埋沒良知,做盡不義之事!所以,請大家支持聯署啊:

請加入聯署
屠城血淚猶在 不容青史成灰
強烈抗議民建聯馬力
污衊「六四」的歪論
http://www.petitiononline.com/june4th/petition.html



延伸閱讀:


抗議馬力否定「六四」屠殺

促請馬力公開道歉
(節自:支聯會電子報)

我們對民建聯主席馬力日前有關「六四」的言論,深感遺憾,他的言論不但對「六四」死難者極度不敬,更是公然在「六四」傷殘者及死難者家屬的傷口上撒鹽。作為一個關注「六四事件」的團體,我們對馬力這番冷血、麻木不仁的言論表達強烈的抗議,並促請他立即收回有關的「六四」言論,公開向公眾道歉!

馬力說,屠殺有刻意殺人之意,「揸」住支槍周圍射殺就是刻意殺人;又說,如果要屠城,四千個學生應該都死了,並堅持中央政府沒有刻意清場殺人(見「蘋果日報」,5月16日)。

中國政府若真的沒有「刻意」殺人之意,為何當年戒嚴部隊要用真槍實彈,甚至用上「炸子」,去對付手無寸鐵的學生及北京市民?不少香港及國際傳媒當年親眼見證了戒嚴部隊如何清場的殘暴情況,以及看到了北京醫院內佈滿傷者及屍體的慘狀,並拍下一些腦漿塗地的照片,這都是真實的紀錄,誰都不能否定中國政府殺害人民的事實。不論中國政府是「刻意」或「無意」去殺害人民、是死了「四千個」學生或「一個」學生。總而言之,政府用如此殘忍的方法去對付自己的人民,視人民的生命如草芥,這個政府就應受到譴責!

更何況,「六四」當天,在北京木樨地、復興門大街、六部口等地方,確有不少市民及年輕學生為了阻擋戒嚴部隊前進,而被槍彈射殺致死;有的更因為協助搶救傷者和搬運死者屍體時,被奪去生命,這些人都是無辜的,他們為何竟遭如此殘害的對待?丁子霖、張先玲、張振霞、黃金平等「六四」死難者家屬從此失去了心愛的兒子、丈夫,弄到家破人亡。難道馬力看不到這些慘劇嗎?還是遇難的人不夠多?難道要四千個家庭一同受害,才是「屠城」嗎?

馬力又質疑指坦克車把學生「輾成肉餅」、天安門曾經進行「燒屍」的說法。

「六四」鎮壓不僅令很多人失去了生命,亦導致不少人傷殘(根據「六四」死難者家屬的資料,直至2003年,已知的「六四」傷殘者共有71位),其中北京體育學院學生方政,因見到一輛坦克車快速地向學生隊伍衝殺過來,為救一名女學生,在躲避不及下,他的上半身被夾在坦克車兩條履帶之間,兩腿不幸被坦克碾壓而致失去雙腿。可見戒嚴部隊的坦克車,曾不理人民死活,衝向學生,方政便是活生生的見證,馬力可向他查證。另外,「六四」死難者家屬所搜集的資料亦顯示,至少有8位遇難者是被坦克和裝甲車碾壓過去的。

中國政府一直拒絕公開調查「六四」真相,我們的確無法知道天安門是否真的曾「燒屍」。但不論中國政府用何方法去處理屍體,最重要是她的確曾經企圖毀屍滅跡以掩蓋真相。

根據「六四」死難者家屬的證辭,有一批死難者的屍體曾被戒嚴部隊就近埋葬在二十八中學校門前空地,由於屍體埋得淺,又正值盛夏,未及數日,便傳出異味。後經校方的交涉,當局才將屍體挖出來,再行處理。亦有家屬指出,戒嚴部隊曾從醫院搬走屍體,在死者家人不知道的情況下「毀屍滅跡」。當局更曾強迫死難者家屬說,如果不接受當局頒發的死亡證(上面指死者是死於交通意外或其他虛構的原因),屍體就不准送去火葬。

現時,「六四」死難者家屬至少搜集到13位失蹤者的名單。這些人活不見人,死不見屍。若中國政府沒有毀屍滅跡,為何這些人會從此「人間蒸發」?

馬力說,他是希望可尋求「六四」真相;又說有不少老師對「六四」並不清楚,在教科書上,政府應說明該如何形容六四、「不能只聽死難者家屬的說法,也不能只看外國報道,應該連官方的說法也看,鼓勵學生思考事件」(見「香港經濟日報」,5月16日)。

我們認為馬力促請香港政府為「六四」定調是一種荒謬的做法。教育最重要是,讓學生有空間去探究、討論,訓練學生的獨立批判思考能力及存疑的精神,不是進行思想箝制或灌輸。而認識中國,亦不應只停留在對國旗國歌、歷史人物、傳統文化等的敬愛上,必須勇敢地面對社會發展所帶來的問題,以及正視歷史,檢討歷史。現時,本港有些教科書在論及「六四」時,用詞十分含糊、迴避及淡化了不少事實,本已存在不少問題。馬力若真的關注學生能否全面了解「六四」事件,就應該關心有些教科書對「六四」的描述欠缺周詳客觀。若不,只會令人更感到他的虛偽,以及相信他是為了討好中央政府,才說出這番言論。

事實上,我們和馬力一樣,亦希望能尋求「六四」真相,並了解不同方面,包括死難者家屬、當年參與事件的官員、中國政府等等的觀點。但事實是,一直不願意面對及尋求「六四」真相的正正是:中國政府!

「六四」死難者家屬從1995年起,便每年向全國人大發出公開信,其中一項要求便是對「六四」事件進行獨立、公正的調查;從1999年起,死難者家屬又向全國最高人民檢察院提交證辭及證據,要求立案偵察「六四」真相。多年來,死難者家屬一直要求公開「六四」真相,促請政府當局立即解密當年下令鎮壓的所有文件、檔案,以及公佈慘案中所有罹難者的名單和人數、解除對「六四」的言論及出版禁區,讓「六四」真相能呈現出來。香港有民間團體亦一直聲援「六四」死難者家屬此項訴求,但中國政府一直拒不回應。十八年來,這些死難者家屬得到的是,一再的監視、騷擾及被剝奪公開、自由地悼念親人的權利。

馬力既是民建聯的主席,又是港區人大代表,我們認為,他若真的愛國愛港,願意尋求「六四」真相,和關注本港老師是否了解對「六四」的真相,就應該勇敢地面對「六四」真相,立即:

一. 公開道歉,特別是必須向「六四」死難者及其家屬作出道歉。

二. 要求中國政府立即停止打壓「六四」傷殘者及死難者家屬;

三. 要求中國政府開放對「六四」的言論、網絡、出版禁制,包括撤銷對宗鳳鳴先生《趙紫陽軟禁中的談話》、丁子霖《尋訪六四受難者》等書的查禁,以及准許當年有份參與事件的官員之一──李鵬公開出版《關鍵時刻》(又稱《六四日記》一書,讓各方的觀點可以自由發表及交流;

四. 盡上人大代表的責任,要求中國政府解密所有「六四」檔案及文件,對「六四」進行公開及獨立的調查,並公佈調查結果。

香港天主教團體支援中國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

2007年5月17日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appy Idiot by Joyce Chian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